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39

HPparo,含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方士谦的话并没有起多大效果。黄少天和喻文州开始冷战,仿佛这是一场谁先开口谁就输了的较量。

其实一开始冷战还是单方面的。他们结束决斗的那天晚上,黄少天回去后没跟喻文州搭话,喻文州也没说什么。第二天早上黄少天是自然醒,接下来一整日都没见到喻文州的影子。黄少天一个人静了静,他先是思考了一下魏琛办公室闯入者的身份,想了半天毫无头绪,竟觉得陈夜辉的说法是最靠谱的,虽然这个说法仍旧解释不了当时办公室里的一些异象。

不知道喻文州会怎么看这件事,黄少天下意识地想。

等他反应过来,思绪已经完全飘到喻文州的事上了。年终宴会上魏琛仍旧没有出现,而喻文州甚至没有和往年一样跟他坐在一起,在拉文克劳的蓝色和青铜色的映照下,黄少天的心跟着再一次降到了谷底。

魏琛出去休养,道歉的事肯定是要搁置了,喻文州之前是答应过他,但要他在这样的情况下立刻跟喻文州和好如初,又好像办不到。

喻文州当时说是为了表示他的诚意立刻就去,可黄少天回想起来,觉得他还是在应付自己的要求更多。和喻文州相处快三年,这点把握,黄少天还是有的。

之后公布了考试成绩,黄少天的成绩并没有因魁地奇训练受到太多影响,依旧优异,当然要年年拿第一还是太难为他了。他和公共休息室里同年级的学生们聊了一圈,发现竟没人知道喻文州考得怎么样。

“我们还想问你呢,”其他人都这么说,“不过他既然能赢魏教授,今年考试肯定也是没问题的吧?”

公布成绩那日的晚餐时间,黄少天在餐厅里见到了喻文州,高峰时刻,喻文州的身边没有空位,一个人坐在两堆学生的中间,显得有些寂寞。黄少天想问他成绩的事,顾忌着周围的其他人,还是没有迈出步子。再加上喻文州从容的样子,黄少天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样说服了自己后,随便找了个位子用起了晚餐。

喻文州并不是没有察觉到黄少天。他背对着门口,而黄少天的目光就像是决斗时的魔咒,直直地朝他逼去。喻文州被击中一般向身后热量的来源回望过去,看见黄少天转头走往长桌的另一端。

晚上回到宿舍,开门进房间的时候黄少天正趴在床上,面前摊着一本讲各国魁地奇轶事的课外书。他没有抬头,也没有跟喻文州打招呼,只有书页“哗啦”翻过的声音轻轻地回应着室友的归来。

跟白天一样,喻文州坐下后,又感受到背后黄少天的视线。房间里迟迟没有再响起什么声音,喻文州对着自己桌上摊着的笔记发呆,许久后开口道:“你不想问我考得怎么样?”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翻过一页书。其实喻文州进来后他什么也没看进去,脑子里乱哄哄地塞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有听过的话冒了出来,顺着从嘴里溜出:“问什么?你既然能赢魏教授,今年考试肯定也是没问题的。”

喻文州没有接话,拢了拢几乎要被他看得着起火来的羊皮纸。

就当黄少天以为他不会再说话,开始反思自己的语气是不是哪里不对时,喻文州又说道:“对,是没问题。”

“你怎么阴阳怪气的。”黄少天皱了皱鼻子。

而这一次喻文州是真的没有再理睬他了。他脾气好,不代表他没有脾气,但他再生气,也不会做出反过去指责对方这种一贯不是他作风的事。

 

这种僵持的状况直到暑假仍在持续,连一向不那么关心儿子生活的黄先生都察觉到了异样。

“你和你朋友吵架了?”这回假期黄少天没怎么出远门,也没同以往一样邀请同学来家中玩。虽然话一点没少,但霍格沃茨的事情明显讲得少了。黄先生看过黄少天的成绩,显然不是学业方面存在问题,成年人的人生阅历很快给出了答案。

“是啊,”黄少天没有否认,嘴里塞着食物,有些含糊地说,“他把魏教授伤了,魏琛你总认识吧?”

黄先生点点头,黄少天头头是道地把大致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黄先生对于决斗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听到魏琛受伤昏迷时有些疑惑地问:“怎么会伤那么重?”

“我也想知道啊。”黄少天扒了口饭。不论麻瓜还是巫师,总体上人的杀伤力还是和年龄相关联的。

“魔法果然还是太危险了。”黄先生感慨。

“危险是危险,但还是挺有趣的,”黄少天说,想起母亲当年反对的态度又赶紧补充道,“爸爸,你不要跟妈妈讲啊,我在霍格沃茨还是很开心的,一点也不想她找上学校跟校长说想让我转学。”

“知道了,”黄先生叹了口气,“还好魔法部规定巫师不能随意在外用魔法……”

“没错,”黄少天说完,随即质疑,“等等,你怎么知道魔法部的规定?”

黄先生怔了怔,之后很干脆地和黄少天说起了自己工作上的变动。黄先生从事的工作与国际事务相关,在黄少天入学霍格沃茨后,他就开始在工作中接触到一些魔法世界方面的人,那样的安排明显考虑到他已经知晓了两个世界的存在。

而令他大跌眼镜的是,最纷争激烈的前线也好,最暗流涌动的角落也好,都有这股神秘力量的干预。

黄少天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对魔法世界几乎是一无所知,而在他学习摸索的时候,他的父母,至少他的父亲,也和他一样在接受新的认知:“说实话,知道了这些,我就还是希望以后你能留在这里,而不是去那边,至少安全很多。”

“你碰到的本来就是特殊情况,”黄少天反驳,想到魏琛却有些底气不足,“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撞上那种乱七八糟的事。”

 

喻文州的父母同样发现了两人的矛盾。或许是多少已经听说了一些,他们没像黄先生一样开门入山,只是试探着问他:“这两个月你没有朋友要过来吗?”

“不了。”喻文州说,甚至没有给个明确的解释。

他们也不强求,只是宽慰一般地说道:“不管发生什么,只要你觉得是对的,你就去做,我们都支持你。”

比起黄少天,喻文州倒不常在家里窝着,他终于去麻瓜世界办了手机卡,回家后惊喜地发现自家这么偏僻的地点竟然还有信号。只是有信号并没有什么用,他把黄少天的手机号输入通讯录后,到底还是没有打一通电话或者发一条短信。

只有索克萨尔未曾改变,仍时常往他的房间飞。喻文州没有接到什么信,也没有寄过信,完全是随着小猫头鹰吃喻家的白食。

没了黄少天在一旁提醒或者说催促,再加上索克萨尔的“不离不弃”,这次暑假末喻文州甚至没有走进猫头鹰商店。

一个假期恍恍惚惚地过去了,一眨眼又是开学,喻文州难得地体验一把一个人安静地走在喧闹大街上的感觉。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看书时,耳边充斥着火车哐哧哐哧的震动声,竟让他觉得有一点空旷。

进入餐厅后,他们依旧没有坐在一起,这让不少格兰芬多的学生暗暗吃惊,却没什么人敢大胆地上前八卦。喻文州朝几个熟人点点头算打了招呼,又和拉文克劳的张新杰聊了几句。而黄少天则是抓着每个遇见的人大谈特谈,大多数人很快招架不住,以各种理由离开——最后他身边的还是几个院队的队员,大概是长期相处产生了一定的抵抗力。

而到吴雪峰宣布宴会正式开始,黄少天终于闭了嘴。

并不是因为害怕打扰教师的发言,而是因为他看见主宾席上一个未填补的空位。

“魏教授这段时间有事不在霍格沃茨。这学期一年级的飞行课——”吴雪峰故意顿了顿,学生们仔细看了一遍主宾席,并没有新鲜的面孔,“将由叶教授代课,直到魏教授回来。”

“为什么!我早生了三年!”“让我留级吧!”幸好魏琛听不见餐厅里此刻的哀嚎和羡慕之声。

只有少数人没有被卷入这股巨大的漩涡,他们大多数对叶修没太多特殊的敬意,或者是对飞行不感兴趣的人。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少数人中的少数。黄少天身边的同学以为他是对这届新生羡慕得说不出话了,揶揄他道:“黄少,你也不用太羡慕一年级的,院队说不定也是叶教授来管。”

“不,”黄少天摇摇头,稍稍定了定神,玩笑般地说道,“叶教授那么忙,怎么可能管得过来?我倒希望魏教授早点回来。”


TBC.


抓耳挠腮写了so久,还是不满意……

评论(6)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