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迟迟

生天通贩


 @Sorcerer7 很久以前的一个点梗,会赖床的喻队和规律作息的少天


黄少天站在货架边,半个人靠在手推车上,正无聊的时候,手机响了。

见是训练营同伴打来的,他飞快地接起了电话。

“黄少!不是故意吵醒你……”

“喂喂喂,”黄少天纠正他,“什么吵醒啊这都十点了我早就醒了!”

“那就好,”同伴的声音很急,“神领野图boss刷了,精英团这边缺人,你电脑开着吧?赶紧上线吧我们等你!”

黄少天这次没再打断他,等他说完后痛心疾首道:“我现在在外面,上不了线。”

“啊?你不在G市?”

“也不是,陪我妈逛超市呢,你懂的,”黄少天说着瞥了一眼仍在选购商品的黄母,选恐发作的中年妇女完全没有注意到儿子的目光,“抱歉啦等下午有空竞技场抢boss都行。”

“这样啊……”同伴那边颇为遗憾的样子,话锋一转,“对了你有那个喻文州的电话吗?有的话给我一下?”

“行啊。”黄少天说着拿开手机翻出通讯录,却听见听筒里的声音又说:“啊中草堂的人来了……你有没有空?干脆你帮我叫下他吧,谢了!”

挂电话的速度倒快,黄少天愣愣地看着通知栏里的图标随着通话结束消失。

黄母终于选完了商品,一边把东西放进购物车一边问他:“训练营的朋友?”

“嗯,”他又盯着通讯录的名字看了几秒,“妈,我打个电话啊!”

黄母点点头,不放心地从儿子手里接管了推车这项任务。

黄少天递给她一个感激的眼神,随即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

他一边跟着他母亲走一边听着电话绵长的“嘟——嘟——嘟——”,黄母边推边看走走停停,而直到他们按购物单上的次序来到下一个货架前,电话依旧没有被接通。

黄少天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满了一分钟自动结束的通话,不死心地又打了一遍。

大概响了十几秒,轻轻的一声,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喂?”

是喻文州的声音。

可这个声音……

黄少天再次愣住了:“你……我吵醒你了?”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儿:“有什么事?”

“神领有野图boss刷新了,飞哥说他们精英团那边缺人,让我来喊你,”黄少天迅速切入了正题,听喻文州许久没出声回应又迟疑着说,“呃你要是还没醒的话就继续睡吧,等你上线说不定boss已经打完了?再说神志不清的也不适合去打架,那边没一定非要你去……”

“那你还找我干什么?”

 

话一出口喻文州就觉得脑仁一紧,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抱歉。”

“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吵醒你的!”

喻文州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十点多了,说真的确实怪不上黄少天。黄少天还在连连道歉,真心实意得反倒让喻文州不好意思了:“没事。”

黄少天似乎松了一口气,又嘀咕了一句:“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居然会赖床!看不出来啊!而且睡到这么晚!”

在一阵叽叽喳喳中喻文州的大脑逐渐开始运作,而听黄少天这么说,喻文州走向电脑的步伐顿了顿。

有模糊的记忆片段浮现出来,和黄少天的话一起清晰地组成了一个信息:

他果然不记得了。

 

那是大半年前一个与今天相似的早晨,不同的是周遭的场景,并非是在喻文州的家里,而是在蓝雨的训练营。

离这期训练营开班还有两天,大多数学员还没有入住,喻文州的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报了到。没有人喊他起床,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快要十点。

喻文州听说蓝雨的食堂很不错,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个时间还有没有早饭。但他初来乍到并没有什么干粮储备,也只能选择去食堂碰碰运气。

结果去食堂的路上迎面撞见了黄少天。

那个时候黄少天还没染发,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显得干净利落,本人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还有一点冷酷。

当然一开口就暴露了:“早啊喻……喻文州!你这是要去食堂?别去了他们刚刚收摊了。”

黄少天说着看了一眼手里的袋子,直接递给了喻文州:“对了我正好流沙包买多了准备带回宿舍,干脆给你吧……你别嫌弃啊!我留着当点心的。”

怎么会,喻文州眨了眨眼:“谢谢你。”

“嗨不客气!”黄少天收了手,后退两步,“那我就不回宿舍了,去找魏老大他们了!”

说着他转身往机房的方向去了,走了几步又跑回去搭上喻文州的肩膀:“我们约了竞技场,你房间里有电脑吧,要不要也来?”


挂了电话后,黄少天捏着手机。他莫名地觉得刚才喻文州的话有一些耳熟。

 

“行,”喻文州的声音四平八稳,“我马上上线。”


Fin.

评论(19)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