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文章被屏蔽了的话去找客服小哥解决问题吧

生天预售


*梗自微博


喻文州按网页上的信息拨下了一串数字,接通后响起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荣耀中文网,”电话里的男客服说,“请问您遇到了什么问题?”

“我新发布的章节被屏蔽了。”喻文州说。

“好的,”对方好像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请问您的ID是?”

“索克萨尔。”

喻文州的话音刚落,话筒里便传来“咣当”一声巨响,喻文州这样镇定的人也难免被吓了一跳:“喂?你没事吧,怎么了?”

“没事没事,滑了一下。”客服小哥很快就稳住了。喻文州正想提醒他,听见他猛吸了一口气,随后继续连珠炮似的说了起来:“是那个在写《幻术》的索克萨尔?我靠靠靠……啊找到了,还真的是被屏蔽了!写了什么会被屏啊我帮你看看……靠你这么写当然不行啊!”

喻文州有些不解:“怎么说?有什么问题?”

“这个……”客服的声音顿了顿,“从头到尾出现了好几个敏感词啊,特别是中间那段,你还是重新改改吧!”

中间那段?还好几个?喻文州愈发不明白了:“哪一段?”

“呃……”那边似乎有些犹豫,嘟囔了一句什么后突然大爆语速,“陆仁嘉炼的根本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而是蛊惑人心的媚药吕佩珊此时只觉得身下泛起一股湿意眼前也跟着模糊了起来她看见龙傲天奸笑着朝她靠了过来不禁大惊然而此时她浑身绵软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对方扯开衣襟露出……”

客服说话的速度飞快,堪比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声音却越念越小,一口气也快到头了的样子。而直到他彻底没了声音,喻文州也没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但他已经知道自己之前还是应该出声提醒客服的:“抱歉,你是不是弄错人了?”

“啊?”

“你刚才读的不是我的文。”

 

黄少天差点把手里的话筒再一次摔出去。

冷静下来后他让电话那边的作者提供了登陆网站的ID——本来他问的就是这个具有唯一性的账户名而不是笔名,那个作者大概是第一次打客服电话,而黄少天听到他说自己是索克萨尔后又太过激动,一时间把规章流程抛到了九霄云外。

谁知道这种笔名还能重名,而且这位作者一直在连载的小说《宦术》,读音和另一位索克萨尔不久前在玄幻频道新开坑的《幻术》一模一样!

其实他应该注意到的,像索克萨尔这样已经小有名气的作者,都有属于自己的编辑解决这类问题,又怎么会打电话到客服部?

误会解开后黄少天立刻道了歉,然后开始着手解决这位索克萨尔遇到的问题:“你这个,也得全部重新改啊!”

不等对方追问他就主动解释了起来:“你这个新男配的名字在我们网站的敏感词列表里,还是一级敏感词,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在,但反正是一次也不能出现。我看他也才登场,你不如干脆给他改个名吧!”

他说着搜索了一下那个名字:“靠,原来是红四代啊!难怪了!而且你写的还是政斗文……看来还是改一下吧!”

他自顾自地说了一长串,对面都没有插话,黄少天忽然紧张起来:他知道有的作者非常看重自己的设定,错别字什么的还好,像这种修改角色名字的建议很容易触及他们的底线。他怕对方是生气了,赶紧把话题往回收了一点:“具体、当然还是取决于您。”

“明白了,”等黄少天全部说完,那个作者才慢悠悠地说,“我会修改的,谢谢你。”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不客气!您还有其他问题吗?”

 

这个乌龙虽然有点尴尬,但黄少天并没有因此被投诉,他也就没太放在心上。差不多一星期后,一个同样清闲的早晨,索克萨尔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你怎么又被屏蔽了啊……”一回生二回熟,黄少天的态度也不那么小心翼翼了。他点进新一章的后台界面之前,一眼扫到前一章的数据,感叹道:“不过你历史点击量和评论数都还可以啊!”

“是吗?”

“历史频道冷,你这个题材关注度也不算高,肯定不能跟玄幻啊仙侠啊那种大热门比。你更得又不算勤快……”

何止是“不算”。《宦术》每周末才更新两章,频率很稳定,只是在日更作者一抓一大把的荣耀中文网上,实在太不起眼了。黄少天说着停顿了一下,新一章的正文出现在屏幕上:“我去,这都屏蔽啊。”

第一个标红的词是十分普通的成语——“汪洋大海”。

这种情况,八成是联系了后文其他的敏感词,黄少天还没看下去,电话那头的作者倒先反应了过来:“我明白了,一起出现确实可能被屏。”

黄少天终于看见了之后被标红的某个职位名称,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实在有点太巧了……看来你写这种内容,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啊。”

“那到时候要麻烦你了。”电话那头的人轻轻笑了一下。

“没问题。”

黄少天随口答应完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疑惑托盘而出:“你应该有编辑了吧?怎么还打电话到客服这边来?”

问完他就有点后悔了。万一对方写到现在还没被安排编辑,他岂不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

幸而对方的回答让黄少天稍稍放心:“她生二胎休产假了,暂时还没人接手,让我有问题先找客服解决。”

黄少天挂了电话后就有些无所事事。荣耀提供的是二十四小时服务热线,而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写作或阅读的时间主要还是集中在晚上,因此白天的上午是客服部最闲的时候。

正好《宦术》的后台界面没退,黄少天就很随意地翻看了起来。

几个小时后,他把书评区的热评都翻完了,最后意犹未尽地关掉了网页。

 

“你终于要更新了?已经过去一周了!”

喻文州万万没想到电话接通后,他才说了一句“你好”,客服小哥就劈头盖脸地开始催他的文。

“工作比较忙,”面对气势汹汹的质询,喻文州没有不开心,只是有些无奈,“新一章又被屏了,麻烦你帮我看一下。”

“不麻烦不麻烦!”对面总算有了点客服的自觉,麻利地应声,话题却并没有立刻转移,“你工作到底是有多忙啊每次都是到周末才更新……唉,你要是更得勤快一点,现在肯定就火了。”

“哪有这么容易。”喻文州倒是冷静。

“真的不是我安慰你啊,我之前看了你的文,比我预想得还要有意思……”电话那头的人絮絮叨叨地讲起了小说的情节和阅读后的感想。

喻文州的编辑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但他的编辑也好,小说下的长评也好,都没有这个电话里的新读者分析得那样入木三分,以至于等他讲完,喻文州才意识到他们的话题已经偏离正事十万八千里了,赶紧把话题拉回到新一章的敏感词上。

这通电话不仅帮助喻文州解决了眼前的问题,也让他下定了一个新的决心。

他的新编辑还是没有到位,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松懈,反而努力提高了更新的频率——《宦术》的点击率和好评率都在缓慢而稳定地增长。

与此同时,喻文州联系客服的次数越来越多,和客服小哥也愈发熟络起来。

 

黄少天惴惴不安地刷卡进了公司。

这几天台风过境,暴雨袭城,他差点迟到,但这些都不是他如此忐忑的原因。

索克萨尔已经一周多没更新了。

黄少天原本当他是工作又忙了起来,并没有往心里去。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节点,索克萨尔仍没有更新,他开始担心起来:《宦术》自开坑以来,最慢的时候也维持着周更的频率,从来没有停更过。

当然停更也没什么,令黄少天焦虑的是,他鼓起勇气打过索克萨尔的电话——办公室的固话有来电显示,对方的号码他早就烂熟于心了——索克萨尔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正揪心着,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赫然是索克萨尔。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接了起来,三步两步地跑出办公室。

“请问您是……?”确实是索克萨尔,“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见是他本人,黄少天感觉心里悬着的那颗石头终于落了地:“你总算接电话了!没事就好!”

对面似乎愣了一下:“是你啊。”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黄少天很快察觉出了不对劲:“你是不是生病了?”

嗯,索克萨尔应了一声,没有否认:“抱歉,这几天可能更新不了……”

“还想着更新?你先好好休息吧!”黄少天又气又急,也不知道该不该夸他敬业了,“我是不是吵醒你了?那我先——”

“没有,”索克萨尔说,“不吵。”

黄少天摸了摸鼻子,活这么久他第一次被人说不吵,好像他才是那个需要别人安慰照顾的病人:“说真的你先养好身体,按时吃药多喝热水什么的我也不说了,反正道理你肯定都懂。”

又忍不住啰啰嗦嗦了一大堆,电话粥都快煲干了,他们才结束这个漫长的通话。

 

挂掉电话后的喻文州却没有信守刚才答应好的话。

他整个人依旧晕晕乎乎的,甚至有些头重脚轻,脑海里却不断地有画面和字词蹦了出来,生生拦住他为躺回床上迈出的步子。

他打开惯用的笔记本,手指灵巧地在键盘上敲打了起来。

等他写完这一整段,已经是傍晚时分,窗外的风雨渐停,乌云浓重的灰色中破出一线金光。

喻文州最后过了一遍文字,点下发布。

他已经有了固定的一批读者,其中最死忠的那些也并不会因为他停更就弃文。新的一章发布后,依旧有人积极地来抢沙发,喻文州扫了一眼,发现并不是他印象里那个最常见的ID。

是因为他出尔反尔所以生气了吗?

他苦笑了一下,拿过手机,把最近的那个陌生来电的号码存进通讯录,敲上“夜雨声烦”四个字。

 

喻文州这一章更新极其罕见地没有被屏蔽。而短短的一周时间里,他的文突然走红,新登场的神秘剑客成为了整篇小说的爆点。甚至有一天他去超市购物,结账时身后两个女生都在激烈争论,仔细一听好像还是两个腐女,一时间喻文州竟有些心情复杂。

也有读者质疑剑客替主角挡下一回刺杀的情节过于突兀,被细心的粉丝找出数十章前的伏笔疯狂打脸,紧接着又有更多铺垫被翻了出来,有挖掘前文细节的,有分析之后剧情发展的,十分热闹。

然而,剑客的原型却没了半点消息。之后的更新下,夜雨声烦也没再出现过。

喻文州拿着对方的手机号却不敢打过去。左盼右盼,终于盼来了自己更新再次被屏蔽的一个机会。

其实他可以直接联系编辑了,但他硬是等到了早上九点,整点一到便拨下了荣耀客服部的号码。

电话被接通后,他的心却凉了大半。

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与以前热情的夜雨声烦截然相反,只有一个字的招呼:“喂?”

他该怎么问呢?

喻文州垂下眼,还是先把新一章被屏蔽的问题解决了,最后斟酌着在电话挂掉之前追问:“对了,之前的客服不是你吧,他是请假了吗?”

“他走了。”

“走了?”喻文州的心完全冷了,“我明白了,谢谢你。”

听新客服的意思,夜雨声烦大概是离开了荣耀中文网。像这种岗位,跳槽离职都是很频繁的,和夜雨的几次电话中喻文州也体会到了他的知识面,也确实觉得比起做客服,夜雨应该有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

但更大的失落吞没了他。

喻文州原本是真的相信,夜雨声烦发自内心地喜欢他的创作,最差也是对朋友的恭维,总之不是出于荣耀员工的身份或立场。

可他现在没有这个自信了。

他很想打一个电话过去让自己彻底死心,刚准备翻通讯录,方世镜的电话打了进来:“文州,十点紧急开个会,你过得来吗?”

 

喻文州踩点赶到会议室,明亮的房间里坐了几个人,都是编辑部的员工,他或熟悉或生疏,但基本都是见过的面孔。

除了方世镜边上的一个年轻人。

那个青年眉目英朗,很随意地套了一件黑底金字的员工T恤,却不显得邋遢,透着一股新人特有的活力和干劲。

和他视线相撞的那一刻,恍惚间喻文州再次见到了那个下午的雨后夕阳。

那一日的体验再次笼了上来,脑海里闪过无数的声音和记忆的片段,汇聚成某一种预感,而这种预感在对面的青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后变得愈发真切。

一眨眼方世镜挥了挥手其他人就都出去了,整个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之前和你说过,”方世镜对喻文州说,“今年网站新来的编辑刚刚有一批轮岗培训结束,会抽一个人出来专门负责你的事,当然我这边也会继续跟着。”

“你好,”青年朝他伸手,“我是黄少天。以后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

那个声音,几乎是不出意外地令他熟悉。

喻文州握住了他的手,随后又松开,状似轻松地问道:“像文章被屏蔽这样的小问题也可以吗?”

黄少天顿住了收手的动作。他攥紧了手指,刚才喻文州的手心冰冷,黄少天有点担心他是不是先前的病还没有好透。

“当然可以,”他眨了眨眼,“这方面我可是熟练工……你知道的。”


Fin.


方世镜:我仿佛应该迅速离开这个房间

评论(56)

热度(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