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仗剑随行 1

剑三paro,90年代


一 雷音

黄少天上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

大一新生刚开学时集体活动特别多,周六同样不例外,黄少天虽然沉迷基三,但还没有不问世事到把这种规定动作都给翘了——他们数学系管得严,辅导员对网游反感得很,溜到网吧来已经是黄少天的极限了,他还不想一入学就搞得鸡飞狗跳。

幸好他的帮会蓝溪阁相当给力,藏剑又是大攻防人人都爱的主力门派,黄少天在群里一提,立马就有热心人帮他上号先排了队。时间卡得不错,黄少天坐在网吧里登陆时,排队界面显示前面还有七十来号人,根据他的经验,大攻防开场前多半是能排进去的。

黄少天打了个战场,再跑到南屏山把阵营任务做完了。浩气盟周六的任务特别简单,他做完以后才刚过六点,排队的数字只减少了十几,不禁让他怀疑起自己先前的判断。

站着燃烧点卡总不是个好主意,黄少天看了一眼面板上的大战任务,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了神行。

 

这个时间,PVE的固定团大多还没开团,大战副本门口的人络绎不绝。黄少天切到近聊,随便点进一个在喊“大战来DPS4==========1”的队伍。

加入队伍的瞬间,黄少天的瞳孔骤然缩紧。

队伍中有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ID:

索克萨尔。

 

如果是在几天前,索克萨尔让他给碰到,他一定会第一时间私聊一长串话过去。

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黄少天已经知道,索克萨尔背后的操作者换了一个人,不是那个和他玩了快一年、亦师亦友的师父。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如往常地操作夜雨声烦触碰屏幕上的那团白雾,进了副本。

 

这年头的剑三玩家,有一半人上线第一件事是开屏蔽。这其中包括了黄少天,因此直到开始清小怪,他才发现索克萨尔有那么一点不对。

也不是不对,但是……就是不太科学。

索克萨尔是个纯阳道长,在他师父手里时主修的心法是太虚剑意,且费了一番功夫和金钱——他的师父还给账号搞了一把橙武。

然而现在,黄少天鼠标点过去确认了,索克萨尔正运转着的却是纯阳的另一个心法紫霞功。

买了个剑纯橙武号,却切了气纯打大战?

黄少天便是不懂土豪的心思了。

 

老一很顺利,冰秀一张嘲讽脸T得很稳,除了起雾后全队掉血有点猛,基本四平八稳地过了。

就是黄少天觉得有点可惜,要是队里的某位土豪换个心法用上橙武,他们的输出便不至于低到进入起雾的阶段。

去老二的路上发生了点小波折:索克萨尔跟在队友的后面,不知怎么就引到了旁边的小怪。

这也没什么,无非多浪费半分钟,何况打完后索克萨尔在小队里说了句“不好意思”。

[团队][冰秀]:没事

[团队][奶毒]:道长果然都是大屁股!#噢

现在看下来,黄少天可以确定,这个号的新主人八成是个剑三新人。

现在的新手都这么壕了吗!

黄少天一边感慨一边过了老二,冰秀很自觉留了技能打断了boss的招式,不用分心兼顾boss扔枯残去打断的奶毒还称赞了队友几句。

打完老二,一群人向老三进发。明教当仁不让地开了隐身就大摇大摆从大路上去了,而黄少天跳进亭子后,看见索克萨尔贴着自己跟了上来,顿时对这个新人有一点刮目相看。

也就是一点。

黄少天落地的一瞬间,索克萨尔不知是卡了还是手抖,明明看着是差不多的角度,很突然地就掉了下去。

[团队][冰秀]:#笨猪

[团队][奶毒]:游过去爬上来吧#笨猪

这是大战英雄琉璃岛有新人的队伍里都会遇到的问题,大概是看索克萨尔之前的表现还比较机智,其他队员也并没有太在意,说话的时候已经跳到了亭子顶上。

黄少天看他挂了个扶摇直上的跳跃技能,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一行字过去。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别用扶摇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扶摇只有八重,这边上不来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你用梯云纵,还能连跳三下,第一下接蹑云跳进去,然后走出去站到边上,看我这里

下面移动的蓝色ID停了下来。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谢谢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大笑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幸好对方没有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扶摇只学了八重,果真是新人不会想那么多。不过真要是问了也不是什么为难人的事,他完全可以回答“一看就知道”糊弄过去。

这并不算说谎,某种意义上,黄少天确实是一看就知道。

他和索克萨尔总算到了老三面前。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

黄少天正疑惑,看见团队频道里多了一行字。

[团队][明教]:队长阵眼给我

阵眼的图标从气纯的九宫八卦阵变成了明教的炎威破魔阵,黄少天也一下子明白了。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右键那个明教的头像,点移交阵眼

然后冰秀开了怪。奶毒心很大,经脉错乱的buff出来后,为了留着buff能提升dps,死活不用醉舞群刷,愣是靠冰蚕单加维持着超低的血线,黄少天盯着左上角可怜的血量,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

幸好boss贴着冰秀,他又是近战,奶毒把鼎扔在了他们脚下,他磕了两口才得以苟延残喘。

总算有惊无险地过了老三,黄少天习惯性地打坐,掉落装备弹出来的瞬间他的眼睛亮了亮。

轻剑!

他把鼠标指针移上去查看,是380的轻剑无误。

黄少天不太玩PVE,对这种装备抱的也是可有可无的态度,平时身上也就一套PVP的装备。奈何版本初期,不少大战队伍为了速战速决,都会婉拒PVP军装玩家。

没办法,150金的日常奖励对他这种穷苦的PVP玩家还是挺重要的。于是两个多月下来他零零散散给自己的藏剑搞了一套大战PVE装备,其实DPS应该和上版本满精炼满石头的PVP军装差不多,军装血还厚一点,他是不明白前者到底优越在哪里。

既然凑了,那就干脆凑一套整整齐齐的。

然而黄少天定睛一看,这把名为苍沭古剑的轻剑,他竟然不能点“我要”!

怎么回事,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轻剑被索克萨尔roll走了。

他再看了一遍装备的属性和描述,又读了一遍名字,联想到自己的重剑后才意识到,这是一把剑纯的轻剑,虽然装备时藏剑、剑纯都可以使用,但在分配战利品的时候,只有剑纯才可以roll。

黄少天在心里唾骂了游戏策划三声,随即大爆手速直接密了索克萨尔。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这位兄弟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我看你是气纯啊,那把轻剑你要吗?不要的话让给我好不好?好人一生平安!!!!!!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而且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我知道你这个号有80CW的,吞吴比这把破剑好用多了真的不骗你,你不如把它给更需要它的人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比如我#笨猪

多的黄少天没再敢说了,他也怕自己刷屏引起陌生人的反感。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好的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稍等,我解一下锁

YES!黄少天忍不住握了握拳。有钱人就是大方啊,他赶紧敲了一连串的“谢谢”回复过去。

可是,他高兴得实在太早了。

就在交易框弹出,他正准备接受时,耳机里的背景音乐忽然消失了,屏幕上明亮的琉璃岛地图也一下子变得灰暗。

“卧槽!”

黄少天对着浩气盟的过场地图目瞪口呆。

前面的排队不是还有几十个人吗,搞毛?!

等过了地图,黄少天很快发现世界频道上还有许多比他还愤怒的人,什么“点卡服有点卡是正常的#鄙视”“我我我没有卡卡卡卡卡我我我我只是是是是有点飘飘飘飘飘飘”挤掉了一堆PVE开团广告。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你在哪儿?

黄少天在心里狠狠扼腕了一把,这轻剑今天铁定是拿不到了。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我传浩气盟了#大哭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那我过来吧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不用了,排队几百人呢#笨猪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武器你留着吧,还是谢谢你了#欣喜

回完这句,黄少天飞快地在队伍里打了个“谢谢大家”就退队了。

他打开好友列表,准备去组浩气藏剑团的团长,鼠标指针滑过索克萨尔的时候愣了一愣。

那张名片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双向的箭头。

 

除了大战没有拿到轻剑的小郁闷,总的来说,这天黄少天还是打得很顺心的。大攻防分刷够了人头也刷够了,打完他还跟着指挥在南屏山坑了恶人几波,下机的时候算得上是心满意足。

黄少天走出网吧时已经十二点多,周末的第三波阵营大战这时候差不多结束,学校的路上则没几个人影了。他在不及白天一半拥挤的主干道上骑车,凉爽的夏日夜风照面拂来,散去不少刚从网吧空调房里走出来时蒸腾上身的溽热。

停车刷卡进楼,到寝室门口不过几分钟。令黄少天意外的是,寝室的灯亮着,他有点疑惑地推开了门。

喻文州还没睡,他坐在写字台前,黄少天一眼看见他面前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晚归的人迅速合上门:“你今天就回来了?”

“嗯,试试笔记本。”喻文州说,戴着耳机没有回头。

黄少天走到洗漱架边拿牙刷杯子毛巾,路过喻文州时眼角的目光捕捉到一方十分眼熟的界面。

他像被电到一样停下了脚步,定睛朝喻文州那边看过去。

然后,他看见屏幕的中央站着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角色。

“索克萨尔?”



TBC.



时隔已久,常年修仙记性不好,欢迎捉虫探讨~

评论(37)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