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生天(第6-7日B1)

OOC,三观不正;没走心,遍地是雷。肾入!第1日


预警:……好像预警了要剧透怎么破


黄少天再醒过来时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身后传来了难以忽视的钝痛,这唤起了他的记忆,双眼合上时定格在了喻文州猝不及防的暴戾上。

除了酸痛倒是没有其他的感觉,他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后面,一片干爽,大抵是喻文州给他清理过。

黄少天翻了个身想坐起来,结果用力过猛忍不住嘶了一声,喻文州听见声音回过头,又迅速移开视线:“我帮你擦了一下,衣服还是你自己穿吧。”

他正站在电视屏幕前,黄少天朝他望过去,屏幕里在播的是外面的新闻节目,看这个样子,任务肯定是过了。黄少天拎起干净的衣服裤子给自己套上,站起来才发现床单上还是有点惨不忍睹的,可能已经用毛巾或者纸巾擦过,可惜斑斑污渍还是相当醒目。

走了两三步路就有肌肉被牵扯的疼,还老有一种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的错觉——黄少天很想质问喻文州,在他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对他搞了什么名堂。

只是这话实在太难问出口,黄少天完全不想再提前刚刚完成的这项任务的任何一个细节,宁可让这事雁过无痕。

等到黄少天洗漱完回到房间,喻文州已经睡下,房间里只留了一盏壁灯,他就更加没有质问的机会了。

 

第7日

第二天他们终于有了吃的,一顿早饭过后两人都觉得体力恢复了许多,连黄少天都感觉疼痛减轻了不少,看来前一天体力很容易透支也有空着肚子的关系。

而人吃饱喝足后就容易胡思乱想,公布任务前他们就一直很发愁。特别是黄少天,昨天完成任务时只顾得上身体的疼痛,完全没有空闲去思虑之后的事,过了一晚身体恢复了少许,更是有了多余的工夫。

他们都知道一项任务不选,它便会延续到第二天。按照这个规律,喻文州的手受伤只是时间问题,除非他们坚持选另一项任务。像昨天那个任务已经算是踩在黄少天的底线上了,黄少天真的不敢想象再过分一些的任务会是什么样子。

而不管他们怎么想,中午十二点,任务依旧准时发布。

任务1:玩家H朝玩家Y任一手上打入钉子。

任务2:玩家Y使用尿道扩张器令玩家H达到高潮。

光看文字描述黄少天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预感,但多少还抱着一点侥幸的希望,问喻文州:“尿道扩张器是什么?”

喻文州用一种“我怎么知道”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黄少天反应过来,注意力重新放回屏幕,任务选项的文字是可以点击的,便径直点开了说明:“什么,就是这么一根?”

嗯,看起来是的,喻文州提醒他:“我没理解错的话,任务是把它塞进你的尿道。”

那就根本不是什么“就是”的程度了,黄少天言辞激烈地反驳:“那样会搞坏身体的吧?不行不行,今天这回真的不能听你的了!”

“黄少天……”一看喻文州又是一副要来苦口婆心劝说的模样,黄少天赶紧放大了声音盖过他的:“不行!我不同意!昨天就已经痛死了!”

又不是谁喊得大声谁就占理,喻文州汗颜,觉得面前的人真幼稚:“是你求我快点的,其实慢一点应该不会那么痛。”

“我靠,”黄少天更加不爽了,语气都有点凶恶,“你的意思是还怪我?”

这么针锋相对不是办法,喻文州一思量,还是先服软:“不是。当然是我不对。”

“昨天实在是没办法,”他继续说道,“我不可能未卜先知,事先没法做准备。”

他又不喜欢男人,不会有这方面的先天经验。

但是这回可以,喻文州目光坚定地望向黄少天:“如果选2,我可以先试,保证不会伤到你。”

后面的话就半是诱劝半是刺激了:“选1 的话,你能保证先给自己试一次吗?”

 

答案是毋容置疑的。

到了晚上,喻文州说不知道试一下会用多少时间,建议黄少天先去洗澡,免得他霸占了浴室耽误。

黄少天出来后换喻文州进去,他顺手带上了交换柜送来的道具——一支还未拆封的实心玻璃棒。

一共送来了三根,大小不一,喻文州挑走了中间的那一款。黄少天回到房间后就看到放道具的地方中间空了一块,愣愣地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

他必须承认,今天他这样是有点过分了。虽然黄少天无法做到好心替喻文州保护他的手,但他同样无法做到心安理得地受下喻文州为他开路的好意。

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还行,浴室里只有隐隐的水声传来,黄少天竖起耳朵,过了一段时间听见水声停了,显然喻文州已经洗完。而之后就没了动静,黄少天等得不耐烦,本来他就有点说不上的紧张,再加上越是没动静人的好奇心就越旺盛,他按捺不住偷偷跑到了浴室门口。

真的进去他倒不敢,很容易被喻文州发现。浴室的门半开着,一开始依旧没什么声响,过了好一会儿才漏出一点喻文州压抑而低沉的喘息。

黄少天心下一凉,这个声音他不是没听见过,昨晚他们做的时候喻文州也会偶尔这样,如果是和那时一样的话……那估计就比较痛了。

过了片刻,浴室里的声音又无影无踪了,喻文州是在淋浴间,其他细小的声响都被关在了里面。见再发掘不出什么信息,黄少天觉得没意思,正准备迈步离开,突然听见有什么东西坠落到地上的声音,还不止一样,噼里啪啦,紧接着是沉闷而响亮的“咚”的一声,像是人摔倒到地上。

“喻文州!”这个动静太大了,黄少天不用装作视而不见,大声喊,“你没事吧?”

“别进来!”

喻文州十分严厉地警告,这个斩钉截铁的声音甚至让黄少天浑身一凛。

不进就不进,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呢,黄少天嘟囔。喻文州应该是没事,黄少天印象里的他并不是那种会逞强的类型,有一说一,他想他估计是真的滑了一跤,不想让现在和他关系尴尬的同窗见到这么丢脸的表现。

当然黄少天心里还是感到了一点点无从解答的奇怪,比如喻文州又打开了淋浴器,水声再次传来,过了一会儿他才从浴室里走出来,步伐出乎黄少天意料的稳。

各种意义上,黄少天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了。


TBC.


就是我本来想打个喻对自己试用道具的预警的!评论告诉我到底要不要写在开头嘛><

评论(33)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