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索夜】龙战骑士(上)

*冷笑话合集



夜雨声烦提着剑赶到传说中的龙之巢穴时,并没有见到任何龙的影子,只是远远地看见了一个纤长的黑影。

他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手上传来冰冷的温度,他想对方一定是太害怕了,一边拉着人往外奔跑,一边语速飞快地解释:“别害怕,我是来保护你的骑士,我叫夜雨声烦,也是整个蓝雨最厉害的剑客,我一定不会让龙有机会碰你一根毫毛!”

他一边跑一边说话,气息竟然依旧很稳,可见确实是一名能力高超的剑客。

没一会儿功夫他们已经逃到了巢穴门口,夜雨声烦这才放慢脚步,回过头:“你还好吧?累不……”

回眸的那一瞬他却惊呆了。

黑色的斗篷兜帽因为奔跑的缘故滑落了下来,露出下面一张清秀的脸庞,月光一般的银色长发,白皙的皮肤,温和而清澈的紫色眼睛,毫无疑问,这是一名英俊的青年男子。

他们僵持了片刻,夜雨声烦迟疑着问:“你不是流云?”

青年男子摇摇头:“不,我是索克萨尔。”

说完索克萨尔露出了一点不解的神色:“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等夜雨声烦解释完一长串,索克萨尔才知道他到这里来究竟是要干什么。

作为蓝雨国最高的山,在很久以前,溪山就有深处居住着龙族的传言。而蓝雨国的人民自古以来就信奉一种说法:只要在每个星期一向溪山的龙进献白切鸡,蓝雨国就能一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这么多年来,白切鸡的上供从未断过,蓝雨国也确实一直十分太平。甚至有些大胆的人闯进溪山,向龙祈祷,据说最终都如愿以偿,十分灵验。

可这一年,蓝雨国爆发了百年一遇的禽流感。

白切鸡的进献被迫中断,百姓们都为此惴惴不安。风平浪静了大半年,就当所有人都快要放下心中的担忧,以为龙不会为此大发雷霆时,蓝雨最大养鸡场老板之子流云在溪山失踪了。

不少人都觉得,极有可能他常年和鸡接触,身上沾染了气息,便被龙当作了进献的祭品。

人们迅速分化为了两派。骑士团为首的一派认为应当迅速集结一支军队,讨伐食人的恶龙;而长老院为首的另一派则认为龙太过强大,且屠龙可能影响国运,不如挑选一些罪人或孤儿,如法炮制,继续完成进献。

夜雨声烦隶属骑士团,他本人则属于雷厉风行的行动派,第一时间接受了流云父亲的委托,到溪山深处的龙之巢穴来调查流云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里没有恶龙,”索克萨尔好心地向他解释,“也没有什么人叫流云。”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夜雨声烦抓了抓脑袋,金色的短发更凌乱了:“可是骑士团给我的情报说,这里是恶龙和流云最后消失的地方。”

流云的年纪要比索克萨尔更小一些,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夜雨声烦手头也有流云父亲给的照片,那孩子的脸庞更为稚嫩,所以夜雨声烦很确信索克萨尔并不是他要找的任务目标。

他们又分头在附近找了一圈,毫无所获,晚上索克萨尔邀请夜雨声烦去他的住处休憩。索克萨尔是一名术士,在几近无人的山林间修炼——这确实符合大多数术士的隐居习惯——他告诉夜雨声烦,他们探索的那个洞窟也并不是什么龙之巢穴,只是先前确实有樵夫在那儿捡到过稀有的金块,可能以讹传讹就变成了龙藏匿宝物的地方。

“接下来,你是准备回骑士团吗?”索克萨尔抿了一口自酿的葡萄酒,似是有些好奇地问。

夜雨声烦已经有些微醺,摇头晃脑的不知是轻微醉酒的反应还是对索克萨尔的反驳:“回去干吗?骑士团倒不会拿我怎么样……不过长老院就……”

亲近骑士团的大长老和二长老都隐退了,现在的情形对他着实不利,不过这会儿夜雨声烦嘟嘟囔囔的,口齿不清的也讲不清楚。索克萨尔干脆换了个方向:“那继续去找流云?”

“当然是救人要紧,”夜雨声烦捣蒜似的点头,“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听说流云那小鬼,虽然年纪轻轻,但也练了身好剑术,能在我手下过十几招呢……”

说着,他用力拍了拍桌子:“这就说明,把他带走的龙,实力更强!我,必须,打倒他!”

“那你一定很擅长屠龙术了。”索克萨尔说道。

夜雨声烦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有些挫败地低下头:“不……”

其实并不止是夜雨声烦,整个蓝雨,都没有人掌握这门特殊的本领。毕竟龙在这个国家,从来不是恶的象征,在这一年之前,也没什么人动过要屠龙的念头。

回过神来,这个国家的人才发现,他们对龙本身实在是太不了解了,甚至无法在第一时间找到他的踪迹。

然而索克萨尔似乎并不了解其中的这一层道理,继续问道:“那为什么是你接下了这个委托?”

“这个嘛,”夜雨声烦笑了起来,“当然是因为我手快。”

“我还以为你们都会用抢单神器。”索克萨尔说。

“抢单神器?开玩笑,长老院那群傻逼搞出的劣等法器怎么可能快得过我,”夜雨声烦仿佛有些不屑,微微泛红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坚定的光,“龙也不能。”

“我希望——”他顿了顿,“不,我一定会第一个找到他。”

 

夜雨声烦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用过了丰盛的午餐后准备离开,刚踏出木屋,身后索克萨尔就跟了出来,一个法术给木屋落了锁。

“你也要出门?”夜雨声烦有些意外,隐居的术士不轻易出门,昨晚的全素晚餐也让他充分了解到对方完全可以靠山林里的野果自给自足。

“算是吧,”索克萨尔说,“我准备出去采风了。”

下山的路上两人又进行了一长段相见恨晚的亲切交谈,只不过这回是索克萨尔主讲。原来他靠给大陆上的杂志供稿连载小说赚取生活费,并不是夜雨声烦私下猜测的“家道中落被迫隐居的末代贵族”(大陆上有超过一半的术士声称自己有这样的出身)。

只不过对于自己的笔名,索克萨尔似乎并不愿意提及,然而他禁不住夜雨声烦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道出了实情:他正是大陆上当红的冒险小说作者魔法少女☆索菲亚。

即使是不太看小说的夜雨声烦,也听说过索菲亚的名字,在大众的认知中,这是一位活泼可爱、还未成年的天才少女,精通术士、元素法师、魔道学者等各类法系职业领域。而现在对上面前索克萨尔的真实模样,夜雨声烦显然受到了认知上的冲击,他很想质问索克萨尔明明一个糙汉为什么要扮成萝莉,但对着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似乎又无法道出那样的指责。

倒是索克萨尔一眼看穿了夜雨声烦心中所想:“很抱歉用了一个虚假的身份,但这是因为我在修炼时,不能受到外界的打扰。”

听他这么一解释,夜雨声烦突然有点不安:“那我……”

“没关系,”索克萨尔难得打断他,“我很喜欢你这样。”

 

到了山下的镇上,夜雨声烦陷入了新的窘境:虽然他是一件委托几十万上下的身价,但他并没有成功找到流云,因此也还没法领到相应的赏金。

换句话说,他身边没钱了。

幸好他有索克萨尔,术士十分体贴地邀请他和自己共住旅馆。

可解决了今天,解决不了明天后天,夜雨声烦对此十分犯愁。

这时索克萨尔又提议,他可以和夜雨声烦一起出发去寻找恶龙和流云的线索,钱方面的问题夜雨声烦不用操心。

“反正到哪里都是采风。”索克萨尔笑眯眯地说。

 

没过很久夜雨声烦又接到新的情报,说流云有北上的踪迹。这次的情报中并未提到龙,夜雨声烦有点失望,但他想只要找到流云,也总能离找到龙更近一步,很快就和索克萨尔一起出发了。

路途中夜雨声烦也时不时接一些并不麻烦的小委托,路费是完全不用愁了,找索克萨尔还钱的时候遭到了果断的拒绝——他们现在都是不差钱的主,终于能每顿都吃上肉了。

夜雨声烦实在过意不去,征得同意后把索克萨尔登记进了自己的冒险小队,还把队长的头衔扔给了他——理由倒是很充分,骑士团成员的身份,接长老院势力的委托基本没什么可能,像索克萨尔这样无从属的自由人士显然要更方便(不过抢单主要还是靠夜雨声烦,回蓝雨后索克萨尔改良了抢单神器则又是后话了)。

穿越了大约小半个大陆后,夜雨声烦突然接到了一位老友的消息。那是一封飞鹰传来的信件,他正准备打开,索克萨尔按住了他的手:“等等,这是一封自燃的语音信。”

说着术士拿出一枚小小的蓝宝石,念了句什么,向夜雨声烦解释:“我用了录音石,现在你可以打开这封信了。”

夜雨声烦现在已经非常信任这个伙伴,马上手脚麻利地拆开了信件,果然在微弱的火光中响起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十根白狼毫,两个密银吊坠,点冰法杖,换冰雨的消息。”


TBC.

评论(3)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