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生天(第7日B2上)

OOC,三观不正;没走心,遍地是雷。肾入!第1日


第7日

直到第二天早上黄少天都没彻底弄明白昨晚喻文州最后的行为是出于什么动机。

他其实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是颈后传来喻文州嘴唇触感时的第一反应,还能完美解释昨晚做任务时喻文州的泰然处之。

那他也藏得太好了吧!黄少天气结。平时喻文州和同龄人交流不多,整个训练营没人察觉、一丝八卦的捕风捉影都没有先不说,他还记得前几天他们一起观摩的小电影,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那这些收藏可真的是欲盖弥彰。而昨天他玩了喻文州的平板一整个下午,回想起来,也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么思考着,黄少天突然发现要侧面确认一下还是挺容易的,抬头就冲着喻文州问道:“喂,你平板借我玩一会儿?”

喻文州还是在看荣耀视频,隐约听见黄少天喊他,暂停了进度,拿着平板径直绕着床走到黄少天身边坐下,扯下一只耳机递给他。

黄少天简直要扶额,瞬间明白过来喻文州根本没听清他刚才在说什么。喻文州见他没接过耳机,怔了一下,疑惑地问黄少天:“不看吗?”

“我是想借你的平板用一会儿。”黄少天抬着眼解释。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这时流露出的是什么样的眼神,猎刀一般雪亮而锐利,那种志在必得的自信扎在喻文州心口,每次都让他又痛又喜欢。

借是没什么问题,喻文州这次直接把平板递给了他,人却禁不住跟着微微靠了过去:“你要干什么?”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往边上退了退,刹那后又意识到自己的躲避太过明显,不由得僵住了动作。

这是先前不曾有的。即使经历了那样出格的任务,黄少天也自认并不讨厌喻文州,毕竟眼下的情形都不是他们能控制的。而他这人爱憎分明,在训练营里就从不同人虚与委蛇,玩得来的就做朋友,瞧不上的就离远点,他要是真的不想和喻文州接触就根本不会主动跟他说话。

可身体本能的排斥同样不可控制。

喻文州垂眼,他知道不可能一夕之间的亲密接触就真的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到底只有真正的情人间才会在事后十分黏糊。他甚至对会起相反效果也做过心理准备,但事态真的发生在眼前时,还是阻不住心脏被攥紧似的一抽一抽。

于是他也退了退:“那你看吧,我去看电视。”

电视除了公布任务的界面,还有普通的电视频道,是一般旅馆里的标配,也是他们唯一接触外部信息的渠道。刚来的时候他们还试图借此来分析他们究竟身在哪里,结果并没有得到任何线索。真的当消遣来看其实很无趣,喻文州却好像看得相当入迷,全神贯注,头都没有回。

当然,实际上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喻文州九成的精力都放到了黄少天身上,他再聪明也没想通黄少天神神秘秘把他的平板抢去到底要做什么——他是有点担心自己的心思已经暴露,可这跟他的平板有什么关系?

他飞速地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愈发觉得迷惑。然而他又不好表现出来,还得用另一成精力去粉饰自己过于刻意的关注。

见喻文州给得这么坦坦荡荡,黄少天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平板电脑到底是喻文州的所有物,平心而论,偷偷动别人的东西实在不是什么好习惯——平日里黄少天对这种行为很是不齿,这会儿自己脑子一热跑到了悬崖边,自然是要及时勒马。

再说他又不是喻文州的女朋友——或许对他和喻文州来说男朋友更为合适——不,就算是男朋友,偷偷摸摸翻对方的电脑也不太好吧?

等等,这都什么破联想!

黄少天使劲甩了甩头,不料一个用力撞到了床头,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喻文州也终于不用再装作沉迷电视节目,关切地转身:“你没事吧?”

没事个屁啊,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嘛!黄少天疼得内心咆哮,手摁着脑袋,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眼冒金星,嘴上却借机展开了新的话题:“那什么,你这里有术士和剑客的对战视频吧,存哪里了我怎么没找到?”

喻文州直觉黄少天真正想找的并不是他说的那个视频,但他根本没法点破——待黄少天朝他走过来,一手搭上他的肩膀,整个人都贴了过去,另一只手把平板塞到他怀里时,他也没再想要不要问清楚的事了。

 

于是那些疑问一拖就又拖到了中午任务公布的时候。

任务1:玩家H朝玩家Y任一手上打入钉子。

任务2:玩家H与穿着女装的玩家Y性交,并接受体内射精。

和前一天相比,两人倒没有那么诧异了,兴许是内心已经经过了足够的摧残。只是不足以震惊四座并不意味着他们能欣然接受,沉默还是笼罩着两个人,片刻之后,这回是喻文州先开了口,语气难免鲜有的迟疑:“我看,还是选一……?”

黄少天猛地看他,满眼都是“你是不是有病”:“那我昨天不是白选了!”

“但是你……”喻文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是不想再让黄少天承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二是又带了点私心,也不愿意让再一次的苟合进一步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因为有私心,所以无法坦然地对黄少天说,全都是为了他考虑。

怎么搞得跟他投怀送抱一样,黄少天十分纠结地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无法昧着良心说好:“但是什么,你怎么昨天不选一?之前不选现在才变卦?还怪我?”

连珠炮似的问完,黄少天顿了顿,自问自答起来:“啊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什么?喻文州先前被问得有点发蒙,黄少天突如其来的一句感叹,如一记警钟敲响在他的耳畔。

“你是不想穿女装吧?”

“……”

喻文州刚松了一口气,就听黄少天继续说道:“你喜欢男人,不能接受和女人上床,更别说被当成女的。”

喻文州的心又提了起来。黄少天猜对了一半,但他好像对同性恋这个群体、或者只是对喻文州有很大的误解。

“不是这样,”喻文州组织了一下语言,澄清道,“如果是任务,一件衣服,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他微微眯起眼。其实冷静下来他就不信黄少天的思路会如此清奇了,事实上那个荒谬的逻辑确实不过是黄少天生编硬造出来的糖衣,重头戏还是里面的炮弹。

喻文州没有否认前半句,那就是承认了,黄少天怎么会漏过这一细节,又对上喻文州不那么愉快的表情。

那好,干脆大家都真诚一点,黄少天便单刀直入地问:“你是不是对我有感觉?”


TBC.

评论(29)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