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生天(第8日A2上)

OOC,三观不正;没走心,遍地是雷。肾入!第1日



第8日

黄少天站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眼神茫然地环顾四周,转了几个三百六十度才想起什么的样子,神情明朗起来,朝一个方向大步走去。

他进了一家咖啡屋,目光又晃了一圈,最终落在一位穿着紫色长袍的青年身上。他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仿佛对方是网游中重要的NPC,头上或许顶了个看不见的任务指引图标。

哎,网游……是什么来着?

疑惑只是一刹而过,转眼间他就站到青年的面前了。黄少天也不怯场,毫不客气地坐下,对上青年的脸庞,才发现他兜帽下的一头银色长发在额间散开,白皙的皮肤上纹了一柄冰蓝色的长剑。

这副模样,黄少天有一种说不上的熟悉,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绞尽脑汁地在记忆的角落里搜刮了一圈却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反而引得头皮紧绷,脑仁还有点发疼。

坐在黄少天对面的青年见他神色严肃地盯着自己,露出一个温和而关切的笑容。他似乎经常这么笑,对着黄少天这样的陌生人也并不显得刻意或讨好,十分自然,然后顺势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推了过来:“怎么了?不舒服?”

也不是不舒服,黄少天很难归结这种感觉,于是摇了摇头,眼角的余光瞥见自己倒映在咖啡上的影子,刚到嘴边的问题一下子就止住了:杂乱的短发,高挺的鼻梁,刀刻一般的线条和轮廓……

以及,他没有错漏自己右眼下方一颗小小的六芒星。

这是……我?

黄少天思绪飘到了九霄云外,青年似乎喊了他一声什么他也没有听清:“趁热喝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他的话语好像有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等黄少天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端起杯子啜了好几口,唇齿间满是清苦的味道。这个气味让他有种隐隐的不快,可是为什么,他不喜某些蔬菜但从不挑剔饮料,一边纳闷一边又喝了一口,温热的液体滑入喉咙口,顺着食道坠落下去,触底的瞬间有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腹部蔓延开来。

黄少天下意识地捂住肚子,手才碰到软甲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对了:前一秒那里还是平坦的,现在则像是被灌满了什么,鼓鼓地胀着,似乎按一下就有东西要漏出来。

黄少天咬了咬嘴唇,他现在非常想……

他艰难地举起手臂,却被人一把拉住,青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们回去吧。”

黄少天并不知道他说的回去是指什么,只是虚弱地点了点头。

青年把手递给他,黄少天伸手握住,站起来后双腿却是一软,直接倒在了青年的怀里,腹部被轻轻撞到让他不禁呻吟了一声,青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讶异:“忍不住了?”

他的手探到了黄少天的身后,黄少天这才察觉自己的股间多了一种毛茸茸的触感,垂下眼愕然发现那是一条白色的尾巴,长而蓬松。青年动作轻柔地抚了抚这条赫然出现的尾巴,黄少天浑身一抖,如果不是青年一只手圈着他,他几乎立刻就能摔坐到地上:“别、别这样,不要碰那里……”

青年的动作顿了顿,忽然用力拉了拉:“那这样?”

这一下真的很要命,黄少天疼得眼泪都要掉出来。那还没什么,更糟糕的是他有一种身后被生生扯出一道口子的错觉,好的是剧痛没有持续,坏的是他感觉身下的布料渐渐被濡湿。

他不自觉地往青年的怀里钻,做什么说什么似乎已经不是他自己的意志能决定的了,只能听自己颤着声音求他换个地方。

青年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黄少天注意力已经有点涣散,根本没有听清,朦胧间感到青年的手指抵在了紧闭的入口处,偏低的温度给炙热的皮肤带来凉爽的刺激。

青年用力按了按,黄少天全身一个激灵,奔涌而出的热流令他一下子清醒起来。

不——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

视野中一大片白色的天花板让他再次陷入了茫然,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咖啡味,这令他觉得自己刚才应该是晕了过去。

“少天?”

他听见青年的声音,转过头:“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喻文州是真的很担心黄少天。他的副队长通常睡得很沉——以前他们战队出门坐大巴,遇到修缮的路段颠簸得厉害,黄少天整个人都趴到他腿上了愣是没被晃醒——因此他只要醒了,就向来精力充沛,很少能见到他一副没睡饱的样子。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摆出了一个和黄少天梦中青年一模一样的表情,这让黄少天更加恍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何为梦境何为现实:“算是吧……队长你不用担心。”

他的语气有点生硬,喻文州见他稍稍恢复了,便也不想深究:“早饭已经来了,你快去刷牙洗脸,趁热吃,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黄少天刚要站起来,听见这话差点没摔回床上,他甚至有点怀疑昨晚是不是做了个预知梦:“我、马上!”

他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把自己吃完剩下的垃圾收拾好放去了交换柜,房间里的咖啡味淡了许多,他看了眼桌子,上面放着另一个餐盒和一杯果汁。

喻文州正好也回来,见他对着早餐发呆,解释道:“一杯咖啡一杯果汁,我就先挑了。”

黄少天点点头,经过昨晚一役,短时间内恐怕他是不会再碰咖啡这种饮品了:“谢谢队长。”

现在的黄少天已经能对喻文州的这种体贴淡然处之了。最早的时候,他不是没怀疑过,或者说妄想过喻文州也中意自己。只是这种问题,自信如他,也没能厚着脸皮问出口。归根结底,还是想多观察一些,再确定一些,他就去告白。

然而观察多了,他倒是真有了确定的答案,只不过和开始设想的截然相反。喻文州这人太好了,细心温柔,对谁都很体贴,他在联盟里人缘不错本就不是没道理的事。所以,他的关心,并不一定是爱情意义上的喜欢。

只不过,和对其他人相比,喻文州对黄少天还是更好一些的,频率上更多、细节上更小,黄少天认为这不是自己的错觉。

毕竟他们是朝夕相处的队友,是最亲密的搭档。

对于这个事实,黄少天感到既得意又失落。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种多出的微妙一寸,是喻文州的理智与情感博弈后的结果。

 

到中午任务公布时,黄少天是真的可以确认,他昨晚做了一个传说中的预知梦。

任务1:玩家Y为玩家H穿上乳环。

任务2:玩家在性交过程中按要求通过关卡。

“关卡的意思是……”读完第一个选项后黄少天就直接忽略了它,一边嘟囔着一边点开了第二个任务的具体要求。

一个他们再熟悉不过的界面弹了出来。

“他们怎么会有训练程序?”黄少天的惊疑脱口而出。

喻文州倒是耐耐心心地看了会儿演示的荣耀视频,示意黄少天一起看过来:“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少天你看这里……”

“哦哦哦,”黄少天不过是没仔细看,稍稍注意一下很容易发现不同,“我还以为我们蓝雨的战队机密泄露了。”

蓝雨的经理要是知道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中,还操心着战队的保密工作,估计都要流下感动的泪水。视频结束后黄少天很快注意到旁边的说明文字,脸色一变:“这个APM要求!”

难怪从演示终止后喻文州就没再说话。其实正常情况下他完全能达到这个手速,只不过按照要求,被插入的同时要通过那道训练关卡,发挥只会更不稳定,手速只会更低,估计真正操作起来黄少天也就勉强过个及格线。

在看到任务要求中没有指定人选时,黄少天确实肖想过另一种可能。当然,他对自己所处的位置并不介意,他承受了喻文州带给他的痛苦,也同样享受了喻文州带给他的欢愉。只是一个男人,在血气方刚的年纪,想法肯定还是有的。

不过刚才还盘旋在黄少天脑子里的考虑现在不知道被抛到了什么地方:“我去,定任务的人是不是对你有意见?这都要黑一下你的手速?”

“我没关系,”喻文州对此是习惯了的,他又确认了一遍屏幕上要求的数字,“倒是少天你……这样可以吗?”

问是这么问,但喻文州清楚,荣耀相关的事,再难黄少天也会努力去达成。只是这并非纯粹的荣耀挑战,黄少天也还有另一个选项,并不一定要选这条路。

“我也没问题。”然而他的答案给得斩钉截铁。


TBC.


严肃澄清,我对文州没意见

评论(17)

热度(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