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我好想你

作天作地式OOC



黄少天退役后的第一年,蓝雨战队止步季后赛第一轮。

其实按理来说,战队启用了新的阵容、新的战术,需要一段适应时间本就无可厚非。然而,或许是与上一年的冠军对比过于强烈,又或许只是媒体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做大新闻的机会,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不少记者对蓝雨的队员们发起了猛烈的问题攻势:细节操作是否有失误、新选手面对季后赛的心理压力、新双核之间的磨合……还有一个本应已经翻页、却始终绕不开的问题:夜雨声烦和黄少天。

喻文州按着事先准备好的采访稿,几乎是照本宣科地说道:“这个赛季,不光是瀚文要适应夜雨声烦,其他人也要适应新的位置、新的责任。希望大家不要光把注意力放在夜雨声烦身上,而是更多地关注蓝雨这支战队整体。”

他顿了顿,不露痕迹地看了眼桌上被装饰花遮住的讲稿,继续道:“少天对蓝雨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但他操作的夜雨声烦并非无可取代。这一点,我们会在下一个赛季证明给所有人看。”

他一边在说一边在想,什么并非无可取代。

不可否认,剑圣、蓝雨王牌、甚至联盟最强的机会主义者,随着时间流逝,确实终有一天会被后人取代。但是,那个会以强硬姿态护卫在他身前的人,也会决绝转身放弃营救他的人,真的会被另一份默契取代吗?

于公而言,毫无疑问,本该如此,这样对谁都好,他的职业生涯也罢,蓝雨的未来也罢,退了役的黄少天算得上头号蓝雨粉,说不定比其他人还高兴。

于私……喻文州听说过网上的一些说法。他们足够幸运,健健康康没有遭遇伤病,开始在蓝雨结束在蓝雨而不用在某一场对决中手刃曾经的搭档,待在联盟的时间又长,长到他们可以联手拿下两个冠军。

可时间的车轮总是隆隆向前滚的,便也有一天,黄少天先到了站。

 

他们坐巴士回战队的时候,徐景熙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儿,然后对他说,队长你回去好好休息,你都长白头发了。

郑轩和黄少天一起退役,宋晓的退役消息则刚刚宣布,仿佛一眨眼的功夫,第七赛季出道的徐景熙,已是蓝雨战队现役选手里和喻文州相识最久的人。

喻文州看着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隐隐约约好像是能看到黑色中有那么一点银色,或许是白发或许只是反光,但他还是点点头:“好。”

其实喻文州知道自己长白发不是最近才有的事。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是在第八赛季中后期时,经理把于锋和百花正在接洽的消息正式告诉喻文州后。

发现它的当然是一向火眼金睛的黄少天。

那晚黄少天陪他一起复盘,又恰好是新科冠军轮回的比赛,难免用时就长了点。等他把细节整理完,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

黄少天站起来,准备把凳子放好就撤,却一下停住了动作——喻文州感觉到他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头上,疑惑地抬起眼睛,被黄少天制止:“别动!”

头发被轻柔的动作拨开,有点痒痒的,然后被揪了一下:“队长你以后还是早点睡吧,看,这么长一根,跟索克萨尔的头发似的。”

“本来你这种搞战术的用脑就多,现在就有白头发了以后怎么办。”黄少天平时被说得多,这会儿好像难得有个反击的机会,抓着不放了。他轻车熟路地把头发扔进写字台边的垃圾桶,终于把凳子放回去,又转过头:“你压力也不要太大,他们是很强,但大半个赛季下来套路也被摸得差不多了,再说他们今年又没新转会……”

那个字眼让喻文州藏着的秘密在心里浮沉了一下,蓝雨队长表面上不露声色:“嗯。”

黄少天说完后没走,盯着他:“你真的不要紧?”

黄少天说得多,所以很多人都以为喻文州是倾听的那一方。当然那么说是没错,但实际上黄少天听得也不少,很多事情根本上是一起分担。或许黄少天的文字泡是多一点,可算起分量很难说孰轻孰重。出道时不被看好,崭露头角后遭遇的新秀墙,日益壮大后被寄予的厚望……

只是这一次喻文州还不能说。

他打起精神:“不要紧。”

黄少天目光如炬:“你有心事。”

太过熟悉了,难得也有不好的地方。喻文州叹了口气:“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黄少天没再坚持了,他走之后喻文州又仔细想了想,觉得在瞒住黄少天压力大和告诉他后压力很大之间,还是得选择前者。

 

到他们输了决赛后,黄少天私底下跟他抱怨“你预感也太准了吧”,喻文州都不敢正眼看他。

到底为什么经理和战队高层都觉得他懂战术就一定是个影帝,喻文州有点痛苦地想。十有八九是他在训练营一鸣惊人三败魏琛的事迹给了他们那种错觉。

但那时不一样啊。

那时没有人用那么关切的眼神盯着他问是否真的不要紧,他又不需要用一个谎言去蒙蔽一颗真心,哪怕是出于善意。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是喻文州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独自承担队长身份带来的压力,仿若是一段预演。

回去之后他还是趁热打铁做了第一遍复盘,季后赛的分析当然不可能一晚上就完成,翻完承疗记录后忽然想起徐景熙的话,便去照了镜子。

自己来就没有那种暖洋洋的感觉,没一会儿就觉得脖子酸,喻文州最终还是早早去睡了。

一夜无梦,身体遵循着一贯的生物钟,和往常一样醒得很早。

赛季结束后就没有常规的训练了,其他选手应该都响应本能睡着懒觉。因此喻文州听到走廊里还有人走动的声音时有点些微的惊讶。

他打开门就看见对面房间的门开了,宿舍楼的清洁工大叔正往里走,听见背后的声响回过头:“喻队早!”

“早,”喻文州回了招呼,他觉得自己还没太睡醒,“这是要干什么?”

“说是有人要住进来,”大叔抱歉地笑了笑,“是不是吵醒你了?”

“没有没有,”喻文州赶紧说,“我本来就准备去食堂。”

等电梯的时候他想,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宋晓退役,训练营怎么说也得上来个新人。

大致的名单战队里早就有数,不过喻文州也有点纳闷,经理并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说具体人选还要和人再议,可去年这时候早就定好了两名新队员,再怎么挑,总不见得在一堆萝卜中挑出一朵花来。

经理总不见得像当年他瞒黄少天那样瞒住他吧?

他走出有空调的宿舍楼,迎面撞上G市的夏天,轰地一下就热了,太阳蒸得地上仿佛冒起了烟。

所以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喻文州有一瞬间的茫然。

黄少天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到他的时候也有些吃惊,随即心虚地眨了眨眼。

他奔了几步过来,好像这么跑一点也不热,重重地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膀。

还是热的,甚至有点湿漉漉的汗,真实得令人欣喜。

“队长早啊,”他想这肯定是瞒不住了,不如抢占先机,“有没有想我?”


Fin.

评论(24)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