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索夜】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

BGM


“如果他不在,那我光记得,又有什么意义。”

“——我当然愿意。”

 

夜雨声烦独自坐在这个摆设简单的房间里。

午后的阳光隔着窗帘透进来,打在他金色的短发上,隐隐露出的尖耳朵昭示着他并非大陆上最常见的人族。他是蓝雨的光精灵,从小就展现出强悍的剑术天赋,在同龄的精灵中鹤立鸡群。

他或被仰慕或被嫉妒,却少有同族夸赞他的出类拔萃——因为他正是前任剑圣的转世,有这样卓尔不群的表现再正常不过。

不正常的是,夜雨声烦完全不记得前世的事。

确实有不少精灵,在生命之树转世时,会遗忘一些过去的记忆,可那些多是实力普通的精灵,且再弱也不会忘记全部。而夜雨声烦对过去的认知几乎是一片空白,若不是他降临时手上戴着前任剑圣的戒指,恐怕他的身份都将是个谜团。

那是一枚很普通的白银戒指,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内圈刻了一个大陆上并不常见的名字。

索克萨尔。

这是前任剑圣给他自己留下的极少的线索。

聚居在蓝雨森林的精灵中,没有一个名字是索克萨尔。而现在,夜雨声烦来到这里,正是为了这个名字。

“抱歉,精灵先生,让你久等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我是夜雨声烦,叫我夜雨就好,”精灵先生一边自我介绍一边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影,“智者果真如传闻所言,从不现身。”

“毕竟想杀我的人也有很多。”智者玩笑般地说,夜雨声烦知道这倒是真话,“夜雨……我知道,你是想找一个叫索克萨尔的人,对吗?”

夜雨声烦没有料到对方单刀直入地进入了话题:“没错。你肯定也知道了,虽然大家都说我是剑圣转世,但我一点都不记得过去的事。”

“说一点不记得也不是很确切,有时还是会想起一些零碎的片段,比如练剑的时候,”夜雨声烦说,“就是总觉得忘记了很重要的事……这么说会不会有点奇怪?反而不记得最关键的部分。”

“不会,很多过去的事,我也不记得了。”

“哈哈,你是因为知道太多了吧。”夜雨声烦把那话当作安慰,礼貌地笑了笑。

“总之,我需要找到索克萨尔,”对方展示了实力,他也就不客气,径直拿出了他带来的诚意,“不知这点小心意够不够?”

那是一块精灵族特产的紫水晶,个头不大,颜色倒很剔透,是夜雨声烦无意间从家中的仓库里翻出来的,作为献给智者的魔法道具再合适不过。

夜雨声烦手边的空气微微地扭曲了一下,紫水晶便被吞没在几近透明的气流中:“那我先谢谢你了。”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现存的文献或是传说中并没有索克萨尔这样一个名字,不光是精灵族,大陆上的其他种族也是,”智者先是给出了一个让夜雨声烦有些失落的答案,随后又补充道,“不过,这个名字虽然少见,但正好我知道有一位精灵就叫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眉毛一跳:“那我和他认识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智者声音有些无奈,“只能说,你亲自去问他会比较合适。”

“你不是智者吗,”夜雨声烦怀疑地问,“我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并不是,那只是传言,”智者解释道,“我只知道你们愿意说出来流传的事。”

夜雨声烦懂了他的意思。智者精通大陆记载,熟悉各类传言,但要他读心,或是掌握不见天日的秘密,便有些强人所难了。于是他问:“那他也是在大陆历练?”

“挺久了,”智者娓娓道来,“森林里快不记得他也很正常。不过,他现在不用索克萨尔这个名字了。”

“你听说过大陆东岸著名的海盗迎风布阵吗?”

 

夜雨声烦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如同其他拜访者一样很快作了告别。临走之前,智者将一只剑鞘交给了夜雨声烦。

精灵剑客不解:“我是光精灵啊,平时用的都是光剑,这东西我用不到。”

说着他伸手就甩出一柄利刃,手势一变又化作夺目光芒。

“但它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智者很坚持,“我只是物归原主。”

夜雨声烦低头看那个剑鞘,上面刻画着的确实是属于蓝雨的花纹:“你怎么会有这个?你又怎么知道它是我的?”

智者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只是……偶然间得到了它。”

他在说谎,敏锐如夜雨声烦几乎是立刻察觉到了这一点。但他想不出智者有什么理由要骗他,只好理解为其中有什么不想让他知道的隐情。至于怎么知道的,他问出口就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愚蠢——智者知道这件事并不是什么惊人之举。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谢啦!”夜雨声烦并不真的计较那么多。多一点过去的东西,对他而言也多一点了解过去的可能。

 

夜雨声烦第二次来到智者的住处,距离上次拜访已过了数年。对精灵来说,这只是弹指一瞬,并不漫长的时光,但夜雨声烦不清楚对智者来说是否也是如此。

这么说来,他还不知道,智者究竟是人,还是别的什么种族,甚至会不会是自己的同族……

“你又来了。”智者给他满了一杯药茶,夜雨声烦感激地喝了几大口,他在船上的时间长了,再到陆地上竟有些眩晕,赶路时还不觉得,一旦停下来安静待着就特别明显。

“索克萨尔怎么样?”

“老大可厉害了!”夜雨声烦立刻打开了话匣子,一箩筐地道出他们这些年在海上的经历。迎风布阵性格豪爽,一点也不像水精灵通常温柔纤弱的形象,但他的眼睛又很毒,很快看穿夜雨声烦知晓自己精灵的身份。

“可惜他并不是我要找的那位索克萨尔。本来我想直接回来找你的,可我觉得空手来见你不太好,”夜雨声烦挠了挠耳朵尖,“再加上我那时忽然有种感觉,就是我一直很好奇海上寻宝是怎么回事,好像是我以前未完成的心愿那样……我就在海上待了一段时间。”

智者静静地听他说完,忽然叹了一口气,吓了夜雨声烦一跳:“你没事吧?我是不是……”

“我也好想去啊。”智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恼。

夜雨声烦从来没有听过智者用这种语气说话——其实他也就见过智者短短的两面,说不上对他有足够深厚的了解,但他就是感觉,智者这样情绪化的样子应该是不多的。

“想去就去啊!”夜雨声烦毫不犹豫地说,“我带你去?不过……”

金发的精灵说完就有点为难:“我想我还是要先找索克萨尔,你要是等不急的话,可以叫上你的朋友,我带你们去见老大。”

“夜雨,”智者说,“我没有朋友。”

夜雨声烦有些吃惊:“怎么会?你这么厉害,想和你交朋友的人应该很多吧?”

“来找我的人确实很多,”智者没有否认,“但他们并不是要找我,而是为了找一个答案。”

“这么多年,许多人来过,却很少有谁像你一样会再回来。”

夜雨声烦罕见地沉默了。他无法出言安慰他,因为他也是为了一个错误答案而折返。

可是智者这么聪明,何尝不明白这一点,还是他率先打破了僵硬的气氛,继续说道:“这些都是其次,主要问题是我没法出去。”

“啊?”夜雨声烦没懂,“你怕别人来找你的话,门口贴张布告就好了啊?”

“不是这么简单。”

“难道你其实是个不能见人的通缉犯?”夜雨声烦佯装警惕地缩了缩脖子,“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你是什么样子。”

房间里再一次沉寂下来,夜雨声烦等着他的解释:“我就是这个样子。”

空气抖了抖,扭成一个小小的漩涡,却并没有什么东西冒出来:“明白了吗?”

夜雨声烦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你是隐形人?”

“……夜雨,隐形人是人族故事中虚构出来的存在,”智者先是纠正了他一个小小的错误,“我只是没有实体。”

“这算什么‘只是’”的反驳明明白白地写在了夜雨声烦的脸上:“我一直以为,你不肯现身,是为了躲避追杀。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你不会生来就是这样吧?”夜雨声烦苦思冥想,“会不会是中了什么诅咒魔法?”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在这个屋子里,”智者回答,“之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这话让夜雨声烦想起他上一次来拜访时智者说过的话。他原以为那是一句流于皮毛的安慰,却没料到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面临着相似的困难。精灵一下子觉得自己和这个未知高智生物间的距离被拉近了:“那你究竟为什么不多出去走走?像我,在大陆逛了这么些年,想起不少杂七杂八的事。”

“我能看很远,却不能走很远,”智者简单地解释,给夜雨声烦续了一杯茶,“知道得多,却不能干涉太多,像这样,就已经很累了。”

夜雨声烦顿时有了很深的负罪感,伸出手掌盖住杯子:“我懂了!难怪你要收集稀有的魔法道具!”

“正好,”说到这个他想了起来,翻出包裹里的东西,什么赛壬的鳞片、骷髅鸟的鸟骨、深海绿珊瑚,零零散散铺了一桌,“这些都是给你的。”

“我不能要,”智者婉拒了,“本来没帮你找到索克萨尔,我……”

“你刚才说了那么多,”夜雨声烦打断他,“那些事情,你不会跟一般的客人说吧?”

空气颤了颤,夜雨声烦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既然你把我当作朋友,那你应该知道,朋友出门带回来的礼物是不能不收的。”

他不给智者反驳的机会,跳起来拿过搁在角落里的一柄剑:“况且我自己也留了好东西,看,这是老大给我打的冰雨。”

夜雨声烦将剑身抽出,青白色的锋刃散发着凛冽的寒气。而那把剑的剑鞘正是智者之前还给他的那一副:“没想到你给我的剑鞘还真的用到了,玄冰和冥铁我没法一下子化用,只能慢慢来了。”

“这是……”智者似乎在思索,“你们找到了金银岛?”

“没错!”夜雨声烦很是得意,“我们是碰巧进去的,那晚正好遇到了暴风雨。早知道你听说过,就应该先来问问你。”

“不,”智者轻轻否认,“我也只是有个印象。”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确定:“刚才看到冰雨,你又提到玄冰和冥铁,我好像……”

“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夜雨声烦一下子明白了智者的情况,相似的经历让他很容易体会到对方的感受。

“嗯,”智者说,“好像很久以前,我也想过做这样一把剑。”

“铸剑啊……”夜雨声烦沉思,“你不会也是精灵吧?你刚才说很久以前,那你记不记得你活了有多久了?”

智者报了一个数字,夜雨声烦大惊:“那么久!就算是精灵恐怕也只有长老……等等,这个年份,是不是我前世还活着的时候?”

“那还要更早一些,”智者说,“不然,我怎么会不认识大名鼎鼎的剑圣。”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夸他,夜雨声烦到底有些不好意思,絮絮叨叨地把话题岔开。他们聊回了寻找索克萨尔的事,智者列出了几个人选,夜雨声烦一一听过,均否认了:“他们一看就不是啊。他应该跟老大一样,很有威信,或许是什么组织或者团体的首领。我后来又想起来的是,他应该经常看书,感觉像老大说‘请君入瓦’这种事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那只有这一位了,”智者说,“只是他在的地方很难找,我也只有大致的信息。”

 

这一次夜雨声烦去了更久,说不清是因为花了太多时间寻找龙族巢穴的入口,还是因为一直了无牵挂的心有了惦念的地方——每一个日夜都变得漫长。

他倒没有被传言中排斥外族的龙为难,兴许是对方认出了他剑圣转世的身份——许多年以前,在同恶灵的战争中,龙族与精灵族曾并肩作战。

“这是迟到的谢礼,”龙族的索克萨尔将一个方盒子交到了夜雨声烦的手中,“我族的史书上说,这原本就是赠与剑圣的,只是彼时剑圣有急事须赶回蓝雨森林,便耽搁至今。”

“感谢您为龙族所做的一切,”他郑重地行了一个精灵族的致礼,“夜雨声烦,您是龙族和精灵族的荣耀与骄傲。”

夜雨声烦颇有剑圣风范地承下了确属于他的赠礼,只是恍惚地觉得这句赞誉有什么地方不太准确。

原来前世是剑圣的好处有这么多!这龙玉比其他魔法道具强多了,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它的魔力波动,靠寄送实在太不安全了,我还是亲自把它带回来给你。

夜雨声烦在寄给智者的信里这么写道。他同时很遗憾地告诉他,龙族的索克萨尔依旧不是他要找的那一位。

他们定期保持着联络,只是这次智者的回信迟迟没来,在大陆上游历了这么多时间,夜雨声烦有了一个不太美妙的猜测。

果然过不多久,在离智者住处还有一小段距离的野外,他被一团劫匪包围了。

以他的实力,要与对方堂堂正正地对决并没有困难,而劫匪却并不是要取他性命,忍者和盗贼拖住了他的行动,一名暗精灵术士悄悄地吟唱起复杂的法术。

糟糕!龙玉——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出一段模糊的回忆,那是一段写在龙族特有的龙须草纸上的术式,却是精灵族的文字。前半段他只能认出是暗精灵的法术,后半段他倒能看懂,是光精灵的法术,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

只能拼一把。冰雨为他破开一个缺口,白光一闪,六个夜雨声烦凭空出现在劫匪们的面前。

剑影步!

缠斗继续着,术士确定不了目标,只好停止了先前的吟唱,转而对其中一个放出一道暗影烈焰。

“你有没有羞耻心啊精灵族的脸都比你丢光了当什么不好去当强盗!”“你老师是谁啊等我回森林了我一定去会会他教出来的都什么学生!”“看什么看啊你的对手是我别打旁边那个!”

“这太他妈吵了吧,”术士表情崩溃,“你们快打掉一个啊!”

释放法术无疑需要一个较为安静的环境。龙玉的魔力波动太强,夜雨声烦无法离得太远,那样很快会被发现,他只能在放出剑影步的那一刻,闪到了不远的一棵树后。

他静下心,飞快地吟唱起来。

空气中亮起一个金色的法阵,所有人都察觉到了,只是来不及赶过来——只有术士迅速地朝夜雨声烦的方向念了一个诅咒之箭。

他来不及闪躲了,除非取消现在的吟唱——夜雨声烦把龙玉投进了那个传送法术阵,准备迎接痛苦的一击。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他睁大眼,一面镜子出现在他面前,反射了那道暗系法术后旋即消失了。

没有了龙玉,劫匪们迅速撤离。夜雨声烦刚歇了一口气,思绪一转又紧张起来:他情急之下把龙玉传送到了智者的住处,如果那些劫匪能探测到……?

“不好!”三段斩开路,他飞速朝目的地赶去。

 

智者的房子门大开着,夜雨声烦匆匆忙忙冲进去,屋子里简单的摆设依旧齐整,让他稍稍放下心来。

可他察觉到了暗精灵术士的气息,他小心翼翼地提防着四周,另一边的房间有脚步声传来,他下意识地把手按在腰间的剑鞘上,想起那里现在空了又松手摊开掌心。

然后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内室的门口——

他却没有唤出冰雨,直愣愣地盯着那个一头银色长发、朝他露出一个温柔而友善的微笑的同族。

看到暗精灵的那一刻,夜雨声烦觉得自己仿佛被施展了一记击魂术,整个心脏骤然缩紧了。

“夜雨,”智者的声音让他神色一凛,“欢迎回来。”

“你……”夜雨声烦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快步走到他的面前,打量了他一眼,最终伸手捏了捏他尖尖的耳朵,“你还真是精灵啊?”

“算是吧。”智者拨开鬓角的头发,夜雨声烦惊叹了一声,那里凸起一圈细碎的黑色花纹。

他忍不住又伸手摸了一把,坚硬的角质触感坚定了他的猜测:“这是龙鳞?”

“嗯,”智者应声说道,“我好像知道我是谁了。”

“哎?”夜雨声烦放开手,对上他紫水晶一般的眼睛,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白皙的手探进自己的脖子,“你、你干嘛?!”

一根细长的项链被拿了出来,上面挂着一枚成色很旧的银色戒指。

智者打了一个响指,另一枚几乎一模一样的戒指坠落在夜雨声烦的手心。

“这是……”

一瞬间天旋地转,夜雨声烦只觉得周遭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

但他可以确定,方才在智者的那枚戒指上,他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夜雨声烦睁开眼的时候,他正靠在一棵树下,肩膀上传来不轻不重的分量,他侧过头就瞧见智者的脸。

他没有叫醒他,而是安静地环顾四周,很快认出了这是在生命之树下,但似乎又与他印象中的有一点不同——他仔细地回忆着,终于发现不远处的东南边少了一块刻满英雄名字的石碑。

那里都是为森林赴死、且无法回到生命之树的同族战士。

他正疑惑着,忽然远远看见一个身影朝这边走了过来。

“醒醒,有人来了,”他慌忙推了推身上的智者,对方一动不动,又试探地喊了一声,“索克?”

暗精灵幽幽地张开眼,夜雨声烦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准备躲进树后的阴影里。

“没事,”索克萨尔终于清醒了,反手牵住他,“他看不见我们。”

“我们……应该是在戒指的回忆里。”他补充说。

而这时夜雨声烦终于看清了走过来的是谁。

那个精灵穿了一身上古的战甲,上面布满了黑色和暗红色的印记,令观者触目惊心——而令夜雨声烦更为震惊的,是那头金发下再熟悉不过的脸,以及他怀里抱着的另一个精灵。

“这是我?”疑惑脱口而出。

“还有我。”索克萨尔接着他的话说。

他们干脆走了过去,看见夜雨声烦,确切地说前任剑圣把怀里的同族轻轻置放在了树下的草地上。那位索克萨尔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夜雨声烦一眼认出了上面蓝雨长老的标志:“这是你前世?我说,这有点厉害了吧……”

前任剑圣将一朵白玫瑰别在了暗精灵的胸口,他的手上有一道银光闪过,夜雨声烦定睛一看,那是一枚戒指。

和他的、索克萨尔的、还有那个暗精灵手指上的一模一样。

夜雨声烦顿时红了脸,虽然精灵族没有这样的习惯,但在大陆游荡过后,他立刻联想到了这种举动在人族还有龙族中的含义,再加上索克萨尔有龙族血统……

他偷偷看了索克萨尔一眼,结果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脸上不由得更热了:“怎么说,没想到前世我们居然是这种关系啊……”

索克萨尔淡淡地笑了笑,对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去看前任剑圣。

夜雨声烦没再说话,树下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风打在树叶上的簌簌声。

前任剑圣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语气坚定地开口:“请您救救他,既然他是精灵族的荣耀与骄傲,那为何不让他回到生命之树?”

“他在和生命之树对话。”夜雨声烦小声说。

索克萨尔点了点头:“我知道。可惜我们就听不见了。”

“是,索克是龙族,但他也是精灵。他为森林而死——”

前任剑圣的话被打断,他猛地抬头,阳光打在他的脸庞上,夜雨声烦清楚地看见他的眼角几乎是血红的,像是熬过孤独的夜,又像是流过无数的泪。

也可能都有。

“是,”他颓然说,“是为我。”

那句话如同一颗陨石,落进了夜雨声烦的脑海,并掀起巨大的风浪:一种令他恐惧的绝望从心底一下子爆开,狠命地攫住了他。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头疼得像是要裂开,几乎要站不稳的时候有谁抱住了他:“夜雨,你还好吗?”

这个拥抱带了点令他安心的温度,他大口地喘气,然后反应过来那是索克萨尔:“还行……想起了一点不愉快的事。”

索克萨尔似乎犹豫了片刻,然后放开他,伸手揉了揉他的金发:“没事了,我不是还在吗?”

他刚说完这话,夜雨声烦便看见索克萨尔身后的前任剑圣单膝跪了下来,在暗精灵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复又抬头:“如果他不在,那我光记得,又有什么意义。”

他看见他自己扬起一个决然而灿烂的笑容:“——我当然愿意。”

那像是一个宣告,整片大地跟着剧烈地颤抖起来,树叶和草屑被掀到空中,抬头却又能看见蓝色的碎片一块块地坠落下来,其中一块特别巨大的径直朝他们砸了过来。

两个精灵迅速离开了原地,等站好了,发现彼此之间已经隔了一段距离。

“回忆在崩塌,”索克萨尔说,声音被呼啸的风盖过,不得不大喊,“夜雨!你过来!”

他的脚下已经亮起了一个黑色的法阵,夜雨声烦迅速地朝他奔过去,但这个森林已然变得十分陌生,他的每一步都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索克萨尔挪到了法阵的边沿,朝夜雨声烦伸手——他终于抓到了他同样伸出的手,然后一个用力把他拉到自己的怀中。

“别松手。”索克萨尔说。

夜雨声烦应声抱紧了他。风和动荡渐渐地都被隔绝了,四周缓缓地暗了下来,最后变成了一片黑暗,脚下更是有一种虚浮的感觉,这种安静令光精灵十分不适,努力打破沉寂:“等出去之后,我们谈一谈吧?”

索克萨尔没有回答,夜雨声烦继续说道:“就像我之前答应你的,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他听见索克萨尔轻轻笑了一声,微小的气流擦过精灵的耳朵,感觉竟然十分明显:“你就不怕出去以后,我们又都忘记了?”

“那我也没办法了,”夜雨声烦认命地叹了一声,“我只能继续努力找你。”

“不过,你不是还在吗?”他重复了一遍他先前的话,“那我会一直找。”

——直到光再一次降临他们的世界。


Fin.

评论(25)

热度(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