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早餐、衬衫与大冒险(中)

OOC,一句话双花。



黄少天十分苦恼。他并不是能轻易收下别人好意的人,第二个星期外卖依旧准时送到,让黄少天浑身不自在——吃人嘴短的道理他都懂,但香喷喷的早餐送到面前的时候,饥肠辘辘的黄少天对这些食物完全没有抵抗力。他第一次对自己这张嘴感到恨铁不成钢,这在他二十多年被扣上话唠帽子的人生中从未发生过。

黄少天也和喻文州提过不要再送外卖,结果被各种理由完美地驳回了,仿佛从中获益的并不是白吃白喝的黄少天而是出钱出力的喻文州才对。

对,他不能白吃白喝,于是黄少天启动了第二个方案:像之前喻文州做过的那样,给对方发了个微信红包。

喻文州没有接红包,回复了他一句:少天,钱你自己留着吧,不用算得这么清楚。

黄少天只好选择了场外求助。

张佳乐收到消息后,耐着性子把黄少天比平时还长的一段话看完了,看完后反而比黄少天更懵:我没懂,有人给你送早餐还不好吗?

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明白?黄少天噼里啪啦地又回复了一长串。

张佳乐感到了晕眩:那你就转账啊?

大哥,他都叫我不要算得那么清楚了,我再这么做不好吧!黄少天不太同意这个提议。要是喻文州因此不高兴了,那纠结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

他?张佳乐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字眼。他赶紧追击:我说你怎么会来问我,不会是看上哪个男的了吧?

滚滚滚,黄少天对这个基眼看人基的学长绝望了,追加解释:问你是因为送早餐的是喻文州。

喻文州?张佳乐诧异。你居然会担心他生气?

这话模棱两可,好像说黄少天不该是顾虑那么多的人,又好像说喻文州不会生气,或者至少不会因为这种事表现出来。

张佳乐的反问很犀利,而意识到这种反常令黄少天心情愈发烦躁。他关掉对话框,转而点进朋友圈,才往下拉了一点,眼睛又亮了起来。

那是一条喻文州发布的、风格却一点也不喻文州的朋友圈:求助万票圈推荐靠谱的淘宝代拍。

他也会在朋友圈求助、还会用万票圈这种词、会用淘宝不算意外可是居然会用代拍……这些爆炸的信息量在黄少天脑海中集聚起来,最终促使黄少天点开和喻文州的对话框:靠谱的代拍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抢东西从来没失手过,要不要我帮你?话说你要拍什么?

不多久喻文州便回复了,先是向他道谢,随后贴给他一个链接。

黄少天打开地址一看,顿时明白了为何喻文州要找一个代拍了:那是一件圣诞限量款衬衫,属于一个小众设计师品牌,价格不算很高但官网上的数量十分稀少。

交给我吧,黄少天胸有成竹地给喻文州发了一条保证,还在学校的时候,张佳乐开了刷课机都没刷到的课我可是秒抢到的!

尽管张佳乐没刷到并不能说明什么,喻文州还是心情愉悦地返回了朋友圈,对那段仅限部分人可见的文字毁尸灭迹。

 

黄少天自然是顺利抢到了那件衬衫,唯一的乌龙是,他一个着急,把收货地址填成了自己的。东西到货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无伤大雅的小错误,赶紧给喻文州发了个微信说明情况,准备趁午休把东西送到他们公司的前台去。

喻文州回复他:你等等,我出来。

黄少天没等太久,喻文州便出现了——黄少天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身影,恍然意识到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谢谢少天。”两人之间的对话却并不生疏,没有寒暄,喻文州十分自然地从黄少天手中把包裹接过。

“不客气,”黄少天对自己手快的优点还是很得意的,“对了文州,钱你自己留着吧,不用算得这么清楚。”

他故意用了喻文州说过的话,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喻文州愣了愣,随即笑了,然后变戏法般地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黄少天:“那我得给你谢礼。圣诞快乐。”

“这是什么?”黄少天好奇地盯着那个外观简朴的黑色小方盒,又看了喻文州一眼,才把它接了过去。

喻文州并不多做解释:“打开看看?”

于是黄少天毫不客气地动手了。躺在盒子里的是两枚金色的圆形小袖扣,点和线绕着圆心、沿着圆周排列,剩下的部分则全部镂空,组成一个稍显繁复的图案。

“好看!”虽然意义不明,但黄少天还挺喜欢这种富有几何元素的设计。只是他对那个黑色的盒子有些迷惑,也太简朴了吧,连点生产信息都没有:“我能问下是什么牌子的吗?下次我自己也可以……”

他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确定地望向喻文州,得到了算是肯定的回答:“那我就先谢谢少天支持我们的产品了。”

“不过,”喻文州朝他眨了眨眼,“你喜欢的话,想要什么直接跟我说就好。”

明明是深秋,黄少天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春天一般的温和柔软。他像是被电到一样移开视线,心砰砰直跳,根本听不出自己瞎说了些什么,然后形同逃跑地和喻文州匆匆道了别。

 

黄少天算是变相交了饭钱,应该没什么心理负担了,但心情反而比先前更加沉重了。

说沉重也不是很贴切,就是……这件事、那个人渐渐地在心里就有了分量,或者更像是扎根长枝,一点一点地蔓生开来,不知不觉就被密密地缠绕,有一点风声就哗哗作响,无风的时候又攥紧了喘不过气来。

作为一只工作狗,逃避烦恼的绝佳方式之一就是沉浸工作,当然这不能全算是黄少天个人的选择——年底很忙,忙到他平安夜都在加班,再一抬头天已经黑了,朝窗外望去,街上与时节相符的装扮已经亮了起来。

他简单地给一天的工作收了下尾,一手捏着早餐剩下的一个蛋挞,一手无聊地打开朋友圈。

张佳乐晒平安夜聚会的照片就这样映入了黄少天的眼帘。

靠,明明客户都是外国人居多,为什么他们就在狂欢,自己却要留在办公室苦逼地加班?黄少天瞬间有点心理不平衡,特别是九宫格中间那张,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看上去可口美味的吃食,让黄少天的肚子都跟着抗议。

不管是不是针对性报社,黄少天一个意难平,把张佳乐拉进了黑名单。

不知道这算不算立了什么FLAG,等他吃完,又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办公室时,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张佳乐打来的电话。

黄少天皱眉,不是在聚会玩么,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他被拉黑了?

他毫不犹豫地决定装死,毕竟他们拉黑对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看到好友晒美食然后把对方拉黑”这件事,明明是张佳乐先的。

手机铃声坚持不懈地喊叫了一分钟才停止,黄少天拿起手机,正要关灯走人,电话又响了。

这次却是喻文州的电话。

上次黄少天帮他拍衬衫,喻文州就顺势留了手机号。

虽然黄少天猜到很大可能仍是张佳乐在打电话,不过一想到是借了喻文州手机,说不定是真有什么事,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喂?”

果然是张佳乐的声音:“黄少天啊——”

背景音里似乎有很多人在起哄,紧接着黄少天听见张佳乐说:“我们这边在聚会,你要不要也过来玩?”

“可以是可以,”黄少天倒没很惊讶,毕竟他看到了张佳乐的朋友圈,“不过……我猜你是又输了被罚大冒险吧?别给我个假地址啊?”

“靠,”张佳乐骂了一声,随即声音有点遥远,像是在对身后的人群说,“他智商忽然上线识破了怎么办!”

“喂喂,”黄少天不满地反驳,“什么叫忽然上线?你在聚会这种场合打电话给我能有什么好事啊?被你骗到算我输行不行?”

那边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响起一个令黄少天安静下来的声音:“好了,少天。”

看来手机回到了原主人的手里,喻文州按着话筒说了什么,黄少天没听清,之后的话倒是很明白:“你过来吧。”

像是怕他不放心,喻文州又加上一句:“我给你真地址。”

 

喻文州挂了电话,告诉围观群众黄少天是真准备过来了,一群人一番商议后,决定听从喻文州的善良建议,放张佳乐一马。

“喻总可以啊,红脸都给你唱了。”张佳乐倒没真生气,虽然这局把张佳乐坑输了的就是喻文州,笑到最后可以对第一个出局的倒霉蛋要求真心话或者大冒险的也是喻文州,提议让张佳乐打电话给最近联系的大学同学的还是喻文州——张佳乐还窃笑着表示最近联系的头号大学同学就是你们孙董,然后迅速对身边的孙哲平胡乱报了个地址——这种做法显然是不会让群众满意的,于是人选往后顺延了一位,落到了第二号同学,即黄少天的头上。

“老实说,”张佳乐压低了声音,“你们什么时候搞上的?”

“还没有。”喻文州拢了拢袖口,眼睛却是盯着门口的,黑色的瞳仁平静深邃,如同等光降临的夜。


TBC.

评论(16)

热度(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