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总有一天,会有一位拿着银武的术士,开着玛莎拉蒂来找你

摸个鱼,梗自微博



黄少天在被窝里赖了好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昨天在网游里带团打boss到大半夜,不出众望地掉了稀有材料。其实一开始他是拒绝熬夜带团的,因为他答应了还时刻处在家长监视中的表弟卢瀚文,一早去漫展排队抢一本热门本子,只是全公会上到会长下到新人都不相信其他人的运气,非要他去摸掉落,指挥甚至说不用他打,他可以先睡,等到boss打完了他们打电话喊他起来去捡东西。

是的,黄少天就是那种传说中的欧洲人,参加公会活动至今,只有一次活动是他参与了却没有掉稀有材料的情况——那次活动的最后他掉线了。

黄少天家离地铁站有一段距离,出门前他用手机查了下路线,发现也没有比较方便的地面公交,要赶时间最好是打车。他摸了摸自己并不丰满的钱包,前几天代打的单子钱也还没到账,最后打开了叫顺风车的APP。

他运气还不错,输入了目的地后,马上就有一位司机接下了他的单子,看地图离他还挺近。

等到正式见到车,黄少天作为一名年轻男性不难认出那是一辆玛莎拉蒂——卧槽,难得用一次APP,还碰上土豪了。

他屈起食指敲了敲车玻璃,半透明的屏障降了下去,露出了司机的真面目:银色的长发落下肩头,正对着他的却是一张男性的面孔,额头中间的花纹黄少天再熟悉不过,正是荣耀中术士的六芒星。

“……土豪你是在cos术士吧?”黄少天突然兴奋起来,他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座,想起这是辆豪车又小心地把车门合上。

“是啊。”被黄少天喊作土豪的司机朝他笑了笑,蓝色的眼睛微微弯了起来。

“好巧啊没想到蹭个车都能碰到同好,”本来黄少天觉得自己和土豪之间还有些距离,结果同一个网游玩家的身份立刻抵消了一点距离感,“不过像你这种有钱人我还以为大多去现充了。话说你是哪个区的?”

“第四区。”

听完回答黄少天就乐了:“我去我们还是一个区的!我ID夜雨声烦,你ID是什么?”

 

喻文州当然是听说过夜雨声烦的大名的。

游戏里无非有两种人特别容易出名:有钱的和技术好的。喻文州其实并不算是前一种,他在游戏中投入的金钱不多,但黄少天绝对就是后一种。说夜雨声烦是这个区里最厉害的剑客也不为过,当然网游里即使是君莫笑也很难做到百分百让人服气,黄少天树大招风,常见的黑点之一便是:他运气太好,其实没什么实力。

最强力的佐证就是他并没有固定的竞技场队伍,一定是因为他水平太臭了,其他人都不愿意要这么个猪队友——而真相是他技术过硬,只是话太多,一般人实在受不了。

甚至有人认为黄少天是官方的托,否则怎么解释蓝溪阁次次野图boss百人本都能掉落稀有材料?

“索克萨尔。”喻文州报上了自己的ID。

这个名字黄少天听着有点耳熟,但细细回想又想不起什么。看黄少天苦思冥想的样子,喻文州补充:“我游戏玩得不多,平时比较忙。”

“……这样啊,难怪我没什么印象,”黄少天有一点失落,土豪果然还是现充的多,“我猜你也是大学生?你是学什么的?我是学计算机的,填志愿的时候我还以为就能名正言顺玩游戏了,没想到老师和辅导员防网游跟防贼似的。”

“我隔壁学游戏设计的也是,”喻文州表示了认同,然后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我是学油画的。”

……听上去就是个费钱的专业,黄少天再一次对喻文州肃然起敬。

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喻文州作为新手,cos得却没什么违和感,画画和化妆大概是有一些相通之处的。至于衣服之类,从喻文州的座驾来看,基本可以用钱搞定——黄少天很快从后视镜看到了座位后排上的银武:“你武器配的是灭神的诅咒吧。”

灭神的诅咒是早年的神级银武,外观比较简朴,而现在术士的coser一般都选用形象更华丽的死亡之手了。这么看来喻文州还是个老玩家,黄少天问:“看来你玩荣耀应该也挺久了?”

“第四赛季开始玩的。”喻文州说。

那就和黄少天一样是第四区的第一批玩家,这么老的玩家还真是不多见了,黄少天顿时有了种遇见兄弟的感觉,感慨道:“情怀啊!”

“其实,”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直到现在,我都还没刷出灭神的诅咒。朋友说他在漫展上cos了手游里一直没抽到的卡牌,让我一定要试试他的玄学。”

……这也能信?黄少天目瞪口呆,看来人非到极点了真有可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脱口而出:“你要是刷不到的话……呸呸呸,你当然刷到最好,我是说如果没刷到的话,你可以找我代刷。我运气很好的,专业小红手,看在你给我蹭车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打个折。”

他成功逗笑了喻文州:“我还以为你会说给我免费。”

“大佬!你都开玛莎拉蒂了,还在乎这点钱?”黄少天也不客气。他思绪忽然一折,喻文州不像缺钱的样子,为什么出来接单顺风车?难道是成绩不好,最近被家长断了经济来源?

黄少天安静了下来,和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喻文州似乎挺快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在一个话题的末尾接口道:“对了,等下想请你帮个忙。”

“啊?”黄少天愣了愣。

“我也不要你车费了,就是朋友摊位上有点东西,想麻烦你帮我一起拿进去,”喻文州说着递给他一张门票,“正好我这边多了一张摊主证。”

“这就是你都能开玛莎拉蒂了,却还是要出来接单的原因?”用一点苦力换能更早入场的摊主证绝对是划算的,黄少天清楚这一点,很爽快地答应了,只是又多了疑惑,“要是打你车的是妹子,那你怎么办?总不见得叫妹子跟你一起搬?”

“那我只能跑两次了,”喻文州笑了笑,“看来我运气不错。”

“哪位运气不错的一直刷不到灭神的诅咒啊?”过了大半的路程,有点自来熟的黄少天调侃道,随即又忍不住吐槽,“不过你朋友也真是,是不是差点窗了?”

“是差点,”喻文州点了点头,“他手速比较慢。”

喻文州不太好意思剥削黄少天,就让他搬一个较小的箱子,自己抱着一个稍大的,把灭神的诅咒放在里面,站到了摊主入口的队尾。会场方面提前放行了,一进去喻文州就和他的朋友成功在门口接上头了。黄少天盯着喻文州那个一脸沧桑的朋友看了一会儿,想他大概是赶稿赶得憔悴,有点担心地把箱子转交了,互相告别后就跑去替卢瀚文排队了。

那个摊位竟已排了好些人,展会的工作人员很快赶过来,留下了队伍开头的几个,把其余人全都领到了一边更加宽敞的通道。

黄少天发信息给卢瀚文吃了一颗定心丸,边玩手机边等开场。

这条队伍有签绘,黄少天做好了长时间战斗的准备,但总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好不容易挨到他那一拨过去,黄少天腿都快站麻了。

他专注玩游戏,不太关心游戏之外的其他,卢瀚文喜欢的他只是隐约知道,来到摊位前倒是一眼认出在埋头给他前面那人签绘的是一个术士。

他忽然有了一种奇妙的预感,屈起食指在术士面前的桌面敲了敲。

“夜雨?”

他的称呼与其他人习惯喊的“烦烦”不同,黄少天有一瞬间不是很习惯,其他听见的人也是,沉默了几秒才有人开始窃窃私语“索克是在说四区那个挺厉害的欧皇剑客吗?”

“是我,”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一瞬间的惊讶之后转为了一种有趣的笑意,“我来找你了。”


Fin.


没写的:

号是老魏建的,文州有玩,后来彻底丢给文州PVX

赶稿的是文州,因为少天义愤填膺的样子比较好玩就没说是自己

迎风布阵是产出主力,索克偶尔出现所以少天印象不深,可能是个暗黑社团吧(不

评论(20)

热度(628)

  1. 顾临安云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