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生天(第8日A1上)

OOC,三观不正;没走心,遍地是雷。肾入!第1日

有私设



第8日

次日的交换柜里十分体贴地送来了一张干净的床单,喻文州将那个大袋子抱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坐在床上,凌乱的床单上还有一些干涸的痕迹。他抬头看清喻文州手里的东西,几乎是立刻跳起来。

“我帮你一起换!”黄少天连忙掩饰自己过激的反应。喻文州笑着点头,也没戳穿他。

等把脏了的旧床单撤下,黄少天忍不住抱怨这里明明是宾馆的样子却还要自己动手,然后把床单和昨天换下的衣服,包括那套已经没法看的水手服,一起塞进袋子再扔进交换柜。合上柜门前他想了想,又拿来这时被堆在房间角落里的那几套没穿过的女装,眼不见心不烦地把它们一起丢了进去。

黄少天到底还是没有表现得那么豁达,喻文州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也很理解他的心情。或许是为了规避会令两人再次僵持起来的局面,他们谁都没有提前一天晚上的悬崖勒马。

“一周没打荣耀,我感觉手都要生了,”黄少天状似随意地抱怨,“再坚持三天就能胜利了,一起加油啊喻文州同志。”

喻文州刚看完一个比赛视频,正用平板写分析要点——他惯用的笔记本没有被一起带到这个房间。听了黄少天的话,他停下动作:“说到这个,今天应该会换选项了吧。”

“是啊是啊,”黄少天猛点头,心有余悸,“总算是熬出头了!”

喻文州不太苟同,其实黄少天自己也知道这话更多是一种自我安慰,他们都看得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任务的难度只会越来越高,下限则是越来越低。他最终还是没有反驳,以免几小时后被黄少天抨击是乌鸦嘴,何况他同样为这个事实高兴:他不用再受黄少天的软磨硬泡,又看着他为保全自己做出各种牺牲——行乐时的快感和之后的内疚又形成巨大的反差,煎熬着喻文州的内心。

所以,这个角度来看黄少天说得还真没错,是熬出头了。

中午下达的任务不出所望,两个选项都被更换成了新的。

任务1:玩家Y按要求在玩家H的身体上完成作画。

任务2:玩家Y为玩家H穿上乳环。

“这个任务1看上去还挺简单的……”第二个选项看起来就很痛,黄少天毫不犹豫地点开了任务1的具体要求,然后脸热了起来。

喻文州看过去,即使多了要求,相对而言,还是任务1对身体的伤害较小,只是两点要求确实强人所难:第一,喻文州需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固定图案的作画,点开图,那是一种类似盔甲的纹身,花纹还是比较繁复的,限时的话难度不算低;第二,黄少天需要全程戴着震动棒。

任务2主要涉及黄少天个人,喻文州自觉没什么资格指手画脚,但他还是忍不住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打乳环对身体不太好,这里也太不安全……”

“这还用说?当然选1了。”黄少天挑挑眉,他迅速衡量了一下,觉得这第二个要求和前几天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等选完任务,他才恍然想起一件事,问喻文州:“队长你画画没问题吧?”

喻文州失笑:“你都选了,才来问我?”

“因为我想你画这个应该是没问题的,但保险起见我还是确认一下,”虽然正如喻文州所说已经晚了,黄少天想,“你不是画过剑客的吗?”

喻文州猛地侧过头看他,显然是相当吃惊:“你说什么?”

“咦?我记错了吗?不会吧,让我来想想啊……”

“少天,”见黄少天不明所以的样子,喻文州确信他记岔了另一件事,“出道后我就没画过账号卡了。”

被他这么一说,黄少天终于回想了起来,表情十分有趣地听着喻文州把话讲完:“所以,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少天是在喻文州的笔记本里看到剑客的画的。当然喻文州画的不止剑客,那本笔记本每隔几页都会被画上一个职业的涂鸦,有的潦草有的细致,黄少天看到的则是完成度较高的一幅。

但问题是,那本笔记本,是他还在训练营时期看到的啊!当时他怀着好奇心偷偷翻完了,上面不光有涂鸦,还有一些介于笔记和日记之间的文字。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当时的行为太不光彩了。而且他还想起个事……

黄少天没支声。

“我还想起一件事,”喻文州并没有生气,他的回忆在这一刻和黄少天同步了,“那幅画下面贴了一句话的,就是你吧?”

“什么一句话?我像是只会说一句话的人吗?好奇怪的哈。”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

喻文州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笔记本被人翻过,不是他观察能力特别强,而是因为黄少天打印了一张纸条,夹在画了剑客的那一页。

那张纸条言简意赅:能打败魏队,你很厉害,加油!

那段时间,黄少天并没有针对他,但也算不上待见,基本是能躲就躲。而训练营里的学员们一开始还斗志昂扬地要和他切磋,次数多了发现和想象有落差,背地里的话就不是很好听。

喻文州习惯了一个人,这些话固然不会放在心上,但这不妨他看到那张纸条时体会到一丝暖意。他以为这个人不够勇敢到站出来替他说话,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感激。

“少天,谢谢你。”

他极为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迟到了许多个赛季的话,眼里满是笑意,仿佛落入了盛夏。

“谢什么!”黄少天怔了一会儿,小声嘟囔,神情随即变得严肃起来,“有一点我要先说好。”

他眨了眨眼:“虽然我乱动你东西肯定是我不对,但我那时就是想看看你整天在笔记本上写点什么,说不定有一些可以参考的战术……哎怎么听上去更卑鄙了……”

“总之,喜欢上你是后来的事,”绕了好几句才道出核心,都有点不像黄少天的风格了,“那时我是真的认为你很厉害。”

就是拉不下脸去当面说。

喻文州也猜到了他的心思。他听着黄少天先是迂回,后又直率的坦白,心里忽然一阵悸动。


TBC.


突然纯情了!(

评论(26)

热度(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