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第53张牌

给 @医学狗轩诘忙于部活半死不活 的点文,魔术师喻×小丑黄



“黄少哪里去了?”

排练即将开始,蓝雨马戏团的后台却不同寻常地安静,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副团长黄少天的缺席。

“再等五分钟吧。”团长喻文州说。

郑轩懒洋洋地窝在椅子里一动不动,徐景熙不时朝门外张望,李远则侧过头,跟停驻在他肩上的雷鹰说了句什么,召唤兽尖啸了一声,随即闪电般窜出帐篷,消失在天空中。

五分钟过去,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拢了拢手中的道具纸牌:“先开始吧。让瀚文来顶一下少天。”

 

直到排练结束,黄少天依旧没有出现。

“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宋晓皱眉。黄少天很爱到处乱跑,有些来无影去无踪,但他同样很爱这份职业,从不会因为玩乐无故缺席排练。

喻文州收拾道具的手顿了顿:“等收拾完,大家分头去找一下。”

他把桌上一字排开的纸牌重新收了起来,叠在一起,拉开纸牌盒子的盖子。

“哈啊——”还算安静的后台忽然响起一记哈欠声,接着熟悉的声音炸了开来,“现在几点了?排练还没开始吧。我什么时候换的衣服,等等,我靠,这是哪儿?”

“还没开始,”喻文州从盒子中把那一张本该是一片空白的纸牌提了起来,“少天,你怎么跑纸牌里去了?”

黄少天穿着一身小丑的服装,被困在了白色底子的纸牌里。他摇了摇头,样子有点滑稽,而喻文州将其理解为了“不知道”:“真的不清楚?”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有些苦恼,表情被掩盖在夸张的妆容下,不是很明显,“团长救我啊!你不是魔术师吗?你会大变活人吧,快点把我放出来。”

“我也想把你放出来,”喻文州表示爱莫能助,“但这个大变活人我真的不会。”

其他团员也围了过来。年纪最小的卢瀚文思路最活跃:“我看过的书里,谁碰到这种情况,好像被另一个人亲一下就可以了!”

“你看的是童话书吧?而且那都是王子和公主,不能随便套用啊!”黄少天反对。

“谁给你的书?”喻文州问。

卢瀚文闭嘴。

“我觉得瀚文的建议试一试也没什么……”李远小心翼翼地说,“就当是一次大冒险嘛。”

黄少天有点怀疑李远是在公报私仇——以前有次他输了游戏,选了大冒险,被众人要求挑一个在座的隔着纸牌接吻。黄少天干脆念了一段顺口溜,说是轮到谁就选谁,最后结束的那个字正好落在李远边上的灵猫头上。黄少天倒没什么,计时结束后李远立马被糊了一爪子。

但现在暂时也想不出什么靠谱的办法,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死马当活马医地采纳了他的建议。

喻文州拿起黄少天待着的那张纸牌,贴近自己的嘴唇。

黄少天看见面前喻文州的脸放大到近乎可怖的地步,嘴唇上的细纹清晰可见,好像一张嘴就能把他吃掉——当然这个想法是荒谬的,在他碰到喻文州之前,他们就都停了下来,像是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

只是在蓝雨其他人看来,喻文州是亲到了纸牌无疑。

然而既没有白光闪过,也没有嘭的一声,总之一切照旧:“我靠,没用啊!李远你驴我呢!等我出来你受死吧!”

“那黄少你还是别出来了。”反正黄少天现在也打不到他,李远毫无顾忌。

“他也没说一定成功,”喻文州倒是说了句公道话,“景熙想到什么了吗?”

徐景熙当然不清楚,他只是个兼职医生,喻文州也不为难他:“这可有点麻烦,听说前几天张新杰刚出去。”

徐景熙看看李远,李远看看宋晓,宋晓看看郑轩,郑轩懒得说话,最后还是卢瀚文童言无忌:“你为什么不问问对面老王呢?”

“不行,微草是我们宿敌,我们怎么可以去问对手的团长……”

“瀚文倒是提醒我了,”喻文州微笑,“微草的人说不定比张新杰更了解少天身上这种奇怪的现象。”

“团长,你的原则呢!”黄少天抗议。

“把你变回来要紧,”喻文州说,拿上黄少天往门外走去,“我们去会会王团长。”

 

他们穿过热闹的街道,来到小镇的另一边。离微草大概还有几十步的时候,喻文州摇身一变,一身的魔术师装束便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再普通不过的棕色大衣,很合时节,和镇上一般的居民别无二致。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魔术师的称号会落到王杰希头上,”黄少天压低了声音,一方面是在微草的大门口不好太放肆,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只是一张纸牌,也不想太引人注目,“明明团长你魔术变得比他好多了,他就一神棍……”

“我怎么好像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是刘小别。黄少天立刻安静了。

刘小别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到了喻文州,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儿,瞧不出什么问题,带着点疑惑离开了。等到他走过了一段路才猛然想起,刚刚那个人是在往团长的方向走?可团长说他今天不见客人啊?

等刘小别跑回见到喻文州的地方,喻文州自然早就离开了。他带着黄少天来到微草的角落,那里有一顶不算起眼的帐篷,而帐篷顶上正是李远的雷鹰。

“谢谢你。”喻文州朝召唤兽挥挥手,雷鹰扑棱着翅膀朝蓝雨的方向飞回去了。

他踏入帐篷,王杰希坐在书桌后闭着眼:“你们来了。”

“你早就知道。”喻文州神色自若地在王杰希的对面坐下。

“这么安静,黄少天呢?”

“王杰希你什么意思!”被喻文州从怀里拿出来的黄少天按捺不住吼道,“快点坦白,你是不是对我用了什么妖术或者魔术或者法术!整个镇子上就你嫌疑最大了,你看,你都不敢跟我和团长对视,说明你心虚——”

“王杰希你就这么让蓝雨的进来了?”黄少天的声音太吵,很快引来了人,听口气就知道是整个微草里和团长最不对付的方士谦。

他戴着一副墨镜,手里还拿着另一副,嘴上抱怨着,却还是把手里的墨镜丢给了自家团长:“下次别让我临时再给你找这个。”

王杰希戴上墨镜,终于睁开眼,大小不一的双眼在黑色的镜片后显得不是很真切:“我确实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嗯,”喻文州表示他猜到了这一点,“你要是知道,就不会问少天在哪里。”

“那你找我,有何贵干?”

喻文州微笑着反问:“我有说过我是来找你的吗?”

他转向一边的方士谦:“方副团,我相信你应该更清楚少天身上发生了什么吧?”

“我又不是方世镜,你这副团也叫得太顺口了吧……”方士谦皱了皱眉,在喻文州恳切的目光下,最后还是没办法似的坦言道,“这是咒术。”

咒术!两人——现在是一人一牌——心下一沉。

他们熟悉的人里确实有一位擅长咒术的术士,只是这个人已经离开太久了,而且他实在没什么理由对黄少天施展咒术。

“不可能,”黄少天心直口快,“魏老大不会对我下诅咒。”

方士谦摇头:“不是魏琛。”

他看向王杰希,似乎是在征询他的意见。王杰希的右手覆上面前的水晶球:“这个镇上还有一位术士。”

蓝雨算是有很多接触不同人群的机会,但黄少天从来不知道魏琛离开后镇上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名术士:“是谁?什么时候来的?他对我下诅咒得接触我吧,我平时工作扮小丑穿得都很严实的,不可能让观众有机会碰到我啊!其他时候的话……我怎么不知道?”

王杰希抬头,黄少天隔着纸牌和墨镜都能感到他的眼里写着“天机不可泄露”:“他认为你不需要知道。不过,诅咒这事,很可能是他无意……”

“这还能无意?”黄少天目瞪口呆,“那他是本领不过关咯!手残当什么术士!”

“这不是正好吗,”方士谦翻了个白眼,在墨镜后实在很明显,“不然你还能在这里好好说话?”

“要怎么才能恢复?”眼看黄少天就要和方士谦对喷起来,喻文州悠悠地开口问道。

方士谦对喻文州这种人反而没脾气:“这个诅咒本是让人对术士毫无隐瞒——”

“这术士是警察局的人么?”黄少天汗毛倒竖。

“我还没说完呢,”方士谦忍住再次翻白眼的冲动,“但因为术士力量有限,所以,只要黄少天对术士讲一个秘密就好了。”

“秘密?”黄少天听得有点稀里糊涂,“什么秘密?”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王杰希松开水晶球,从黄少天的角度只能看到里面暗流涌动,“我们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谢谢王团长和方副团。”喻文州站了起来。

“等等,团长你为什么要谢他们?他们都没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啊?”黄少天不满地嚷嚷。

“你不懂,”王杰希眯起一只眼睛,“喻团长才是明白人。”

黄少天还想抗议,方士谦推了推墨镜:“波波油,你们快走行不行,我们最多还能撑一分钟,再不走我就要喊人了——”

“方士谦你居然说英文还挺时髦的哈!但你要我们走我们就走是不是太没面子了?好歹……”

“少天——”喻文州拉长了声音。

“……好吧,”黄少天停止嘴炮,“谢谢你们。”

帐篷里传来两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在黄少天安静下来后显得格外刺耳。

大意了!王杰希和方士谦想,没想到敌人在临走前还放个大招啊!

 

喻文州和黄少天回到大街上,这时已经临近傍晚了,夕阳投在喻文州身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刚才王杰希什么意思?”黄少天的声音听上去很冷静,“你瞒了我什么?”

喻文州停下脚步。

黄少天不傻。他只是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和喻文州对峙或者翻脸。

“少天,魔术师的称号没有给我是有原因的,”喻文州没有换回魔术师的装束,捧着一张牌说话的样子有点奇怪,幸好这个时候四周已经没什么人,“因为我并不是真正的魔术师——我是一个术士。”

黄少天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王杰希说的另一个术士是你?”

“是我,”喻文州点头,“抱歉少天,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我会……”

“我相信你,”黄少天打断他,想起了之前说过的话又急忙澄清,“那什么,我跟方士谦瞎说的你不要在意啊!我不知道是你才……哎,反正你肯定懂我意思,现在我该怎么变回去?”

“就像方士谦说的,”喻文州眨了眨眼,“告诉我一个秘密?”

黄少天有些警惕:“你无意中对我下了诅咒,现在倒要给我解咒了,这科学吗?”

“少天刚才还说相信我。”

“你……”黄少天无法反驳,他抓了抓脑袋,秘密?

他和喻文州算是知根知底,除了一件不太好讲的事,他一时还真想不到自己有什么秘密可以告诉喻文州。

他想来想去,突然灵光一闪,想起那么一件:“有了!之前李远说大冒险,团长你还记得吧?”

喻文州想了一会儿:“你和李远的灵猫接吻那次?”

“没亲上!”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光线问题,黄少天看上去脸红了,“那次我不是念了一段顺口溜嘛……其实,本来……”

他顿了顿,然后说道,像是拿出了巨大的勇气:“本来应该点到的是你,结果我一慌就多说了一个‘吧’。”

“我不是讨厌和你接吻啊!”黄少天说,发现自己的话有巨大的歧义后又加快了语速,“啊不是这个意思……卧槽……不说这个了我怎么没变回来?”

他确实讲了一个秘密,但诅咒似乎依旧有效。

喻文州忍住笑:“少天,其实那天我看到了,你念顺口溜的时候偷偷睁眼了。”

“——喻文州你不早说!”

“我以为你不想让我知道。”喻文州很无辜。

这确实怪不了喻文州,黄少天赖不了他,就听见喻文州又说道:“这个秘密没有用,少天换一个?”

“喻文州你是不是趁机套话?”

秋天傍晚的凉风吹过,喻文州裹紧了大衣,觉得有点冷。

“那公平起见,在少天说第二个秘密之前,我也说一个秘密吧。”他想了想,给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从黄少天的角度看过去,喻文州这时的形象实在是过于高大。喻文州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把纸牌举着离自己远了些,这个距离的喻文州看上去温和多了,虽然逆着光,但他的笑容看上去更像是阳光本身。

黄少天忽然有了一种预感,心砰砰地跳了起来:“你说。”

喻文州看着他:“少天,我喜欢你。”

去找王杰希前,他就打算过了最糟糕的未来:“就算你变不回来了,我还是喜欢你。”

黄少天没有说话,喻文州难得地有点慌张,仔细地观察黄少天,发现对方肩膀抖了抖。

“说什么呢,”黄少天的声音也微微颤抖,“我肯定可以变回来的。我现在就把我的秘密告诉你。”

“我也喜欢你。”

依旧没有白光闪过,也没有嘭的一声,只是喻文州一个晃神,黄少天在夕阳漂亮的金光中轻轻落到了他的怀里,他抱住喻文州,原本拿在手里的道具小球骨碌碌地滚到地上。

“欢迎回来,我的王牌。”喻文州在他耳边说道。


Fin.


标题来自扑克牌的历史,最早是52张牌,第53张牌是空白的,后来逐渐演化成Joker~

写的时候想到些乱七八糟的梗,什么大阿卡纳里魔术师是1,愚者是0,什么魔□□□樱里第53张□□牌是爱……

然而最后跟小丑和魔术师好像没什么关系有点对不起轩总ry

评论(13)

热度(378)

  1. 阮南烛云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鲸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