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52(完)

HPparo,微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狂欢过后,就到了要收心的时候——考试周来临了。

功课无疑是一年比一年难的,量也是一年比一年多,黄少天感觉自己快要累瘫了。他一抬头,就能看见坐在对面看上去游刃有余的喻文州,更觉得人比人气死人。

毕竟这恐怕是喻文州入学以来备考最顺利的一次了。现在他施展起魔法来,和其他的学生无异,甚至比绝大多数同龄巫师还要更优秀一些。

最终公布的考试成绩也证实了这一点。算上之前不太漂亮的平时成绩,喻文州的排名落在了一个中上的位置。

而格兰芬多的第一名兜兜转转竟又回到了黄少天的手里。不过这一次,面对其他同学的揶揄,连他本人都不得不坦白地承认男朋友在考试复习中提供的助力:“行了行了,我跳进黑湖都洗不清了是吧?你们这么不服气的话,肖时钦和张新杰都还单着呢,现在快点去,先到先得,都别来跟我抢文州。”

“他们抢不走的。”喻文州说,等人都走开了,又在黄少天的唇边落下一吻。

到学期结束的时候,格兰芬多毫无悬念地获得了这一年的学院杯。喻文州和黄少天作为功臣,自然又多了一大批崇拜者,也幸好他们已经公开了彼此的关系,倒还真没有追求的人上门。

“文州,这次暑假去我家吗?我爸妈说想见见你,”黄少天扬了扬手中刚刚收到的家信,“呃,他们现在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了。”

“好。”喻文州先是爽快干脆地答应了。他正在看书,好一会儿没翻动书页,最终“啪”地一声将书合上:“对于你交了个男朋友……他们没有说什么吗?”

“没有,我以为你知道我们那边早就允许同性恋结婚了,”黄少天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凑到喻文州跟前,“刚刚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紧张?”

喻文州只是笑笑:“我紧张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

“你是说上次决赛吗?”黄少天似乎还想了想,然后放低了声音,“其实手套的手感还是不一样的……”

其实喻文州想说的并不是那次魁地奇。他最紧张的时候,当然是在半年前那个圣诞假期。

而那时的得而复失、失而复得,一刹那豁然开朗的欣喜和随之而来的犹豫与小心,所有期盼的可能和自我否定的不可能,都被卷入了一个巨大而甜蜜的漩涡。

他对现在不能更满意了,可总挡不住想要更多一些。

“说到魁地奇,”喻文州说着从书架上拿下一个信封,拆开后将一张纸片递到了黄少天的手中,“八月的世界杯,一起去看吗?”

 

到世界杯开赛前的那一天,黄少天跟着喻文州通过门钥匙来到比赛场地外,看见满草地的帐篷,不禁目瞪口呆:“这么多人!都和我们一样住在这里?”

“嗯,”喻文州拉住他的手,“跟紧我。”

他带着他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场地的另一端走去。黄少天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外国巫师,有的还穿着比较规矩的长袍,更多的是一些算得上是奇装异服的存在。他就像第一天到对角巷、到霍格沃茨那样,对周围的一切都怀有新鲜感和好奇心。

以至于一个耳熟的声音在后面喊他们,他都没有立刻听出来:“文州你熟人?是谁——”

黄少天回过头,看见喻文州的父亲笑眯眯地望着他们。

他还和喻文州牵着手,这下像是做了坏事被家长抓到的小孩,有那么一瞬间不知该如何自处。而喻文州毫不在意,反手与他十指相扣,黄少天吓了一跳,再看喻家父子二人淡定的模样,心里便清楚了八九分。

“你们的帐篷在那边,”喻先生给他们指了个明确的方向,又塞给他们一份指引的地图,“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他没和我说,”看到黄少天刚才有点惊慌的样子,喻文州觉得有点抱歉,“我想应该是被部里临时调来维持秩序了。”

“我知道,”黄少天对上他的眼睛,“你要是早就清楚的话,你会和我说的。”

“等等,不对,”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又收回了刚才的话,“你没有跟我说过你父母也知道我们的事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喻文州有点无奈,“或者说直到刚才,我都以为他们不知道……”

黄少天回想起刚才喻先生笑着的样子,再看看喻文州。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有其父必有其子”。

他们的帐篷就是最普通的帐篷,进去以后是一片没有魔法修饰过的小小天地。喻文州想过让喻先生过来帮忙施展几个魔法,可他或许真的是太忙,喻文州竟真没再找到他的影子。

“魔法部是真的太缺人了吧,”喻文州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黄少天舒舒服服地躺倒在帐篷外的草地上,好像出去辛辛苦苦找人的不是喻文州而是他,“说不定明年我们就业指导的时候,他们会多发一些宣传单过来……”

“那少天你会考虑吗?”

“如果像今天这样要被拉来做苦力的话,我还真不太想考虑……”黄少天侧过头,看着喻文州在他边上躺了下来,“文州你呢?”

“之前没有。”喻文州说。他讲的是实话,从小见他的父亲忙里忙外,也听说过他的一些工作,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但黄少天显然捕捉到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也没有追问,只是静静地听他讲下去:“不过,上次圣诞节之后,我就在想,以后要不要做一个傲罗。”

不用喻文州仔细解释“圣诞节之后”的意义,黄少天当然也能明白。他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心跳有些快了起来,下意识地朝男朋友伸过手去,然后立刻触碰到了喻文州的手指。

“听上去确实比当魁地奇运动员靠谱那么一点……”说完黄少天就笑了起来。

“我们一起。”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觉得鼻腔里满是青草的味道。然后喻文州靠了过来,他在唇齿间又闻到了一丝薄荷的香气。

这让他想起了魔药课上的迷情剂。但这一刻的满足,是再强效的迷情剂都无法带来的。

毕竟爱才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魔法。

而只要有爱,他们就能携手同心,勇往直前。



Fin.



啊!我居然写完了!第一次写连载,而且最后写出来比我想象得还要长,怎么说,有写得痛苦的时候但更多的是开心和满足。节奏的把握显然有问题,不过我也觉得凭现在的我做不到更好啦……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没有车真是抱歉啊!但说不定以后我就飞起来上天了呢!

评论(61)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