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勇敢的心 50

首章  上章



第一个发现情况的是苏沐橙,到底是女孩子,在感情方面总是要更敏锐一些。早餐的时候她坐在这两人的对面,黄少天一如往常那样边吃边说,兴许是脸部肌肉运动太激烈,嘴角边沾上了覆盆子果酱,当事人却毫不自知。

苏沐橙本也没太注意,直到她抬头时恰巧撞见喻文州伸出手指擦掉了黄少天嘴角的果酱——这本没什么,是格兰芬多的餐桌上挺常见的事。

令她意外的关键是黄少天张口含住了喻文州的手指,又迅速地离开,并对他的室友露出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大概是感受到探究的视线,喻文州朝她看了过去,友好地笑了笑。

“恭喜。”苏沐橙眨了眨眼,意味深长地说。

黄少天跟着望了过去,耳根微微泛红,嘴上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谢谢!不过你的直觉也太厉害了吧,这么快就发现了?如果那些追文州的女生都像你这样,我今天还能不能活着走到教室?”

“你少说点就能。”面对接收了求救眼神却还是无动于衷的喻文州,苏沐橙只好亲自打断了黄少天的滔滔不绝。

当然黄少天还是活着走到教室了。

这节魔药课和平时不太相同,桌子被重新调整了摆放的次序,绕成了一个圈。而王杰希站在圈的正中央,他的边上摆放着一只巨大的坩埚,有蒸汽腾腾升起,还能闻到诱人的香气。

“我感觉我又饿了。”黄少天小声说,挨着喻文州坐下。

等学生都到齐了,王杰希开门见山地说:“应方教授的要求,今天我要为大家介绍一种魔药。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吗?”

黄少天侧过头,发现喻文州竟有些走神——看起来和平时听课的样子没什么区别,但黄少天可以确定他一定在想别的什么事。

于是回答的机会落到了拉文克劳学生的手中,只是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也出乎意料,并非张新杰。

“是迷情剂。”楚云秀说。

“拉文克劳加十分,”王杰希说,他没有继续问楚云秀为什么能认出它,而是直接开始了介绍,“我想迷情剂的名字你们都不陌生……”

作为近日风靡学校的笑话店产品,它在霍格沃茨当然是无人不知了。只是把教室中央的这锅药剂和迷情剂划上等号的人实在不多。黄少天回想起方士谦说过的话,开始相信笑话店的商品配方确实是经过调整的。

“有人说迷情剂是最有效的爱情魔药,但它并不能真的创造爱情,”王杰希提醒道,“我想你们也都听说了最近学校里发生的事,你们中也许有人使用过或者服用过……”

他随即解释了笑话店商品与真正的迷情剂的不同。教室里的学生反应十分有趣,有人恍然大悟,有人引以为憾,也有人庆幸万分。

“各位面前这一副的味道更为丰富,我想坐在前排的人应该都能闻到自己喜欢的各种东西。”王杰希讲解道。考虑到实际用途,笑话店的商品基本是贴合食物的味道,而真正的迷情剂气味要复杂得多。

黄少天陪喻文州坐在了前排,课前他说自己觉得更饿完全是事出有因的。他闻到了肉食和甜点混杂的香喷喷的味道,魁地奇赛场的青草味,还有——

淡淡的薄荷香味,有点像喻文州用的牙膏。

他有些心猿意马地问喻文州:“文州你闻到了什么?等等让我先猜……书的味道?”

“和墨水的,嗯……”有什么让喻文州犹豫了,他微微偏过头想了想,“我想这个应该是飞天扫帚的木头味。”

黄少天的眼神在他听见男友的后半句后一下子黯淡了:“没有别的了吗?”

喻文州看着他掩不住失望的样子,忽然就起了恶作剧的心:“有的。”

“是什么?”

他凑近黄少天的耳边,小声地说道:“是覆盆子果酱的味道。”

这次黄少天红起来的就不止耳根了。他轻轻咳了咳,似乎是想说什么转移话题,眼角余光捕捉到喻文州不同寻常的笑意,立刻又反应了过来:“我靠文州你居然耍我!”

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大,王杰希不满地朝他们瞪了一眼,吓得黄少天赶紧低下头,翻开教科书装作在认真看的样子——完全忘了现在讲的迷情剂是临时加出来的内容。

一小张羊皮纸被推到了他的眼前,上面是喻文州漂亮的字迹,句尾还没干透的墨痕在教室灯光的作用下折射出幽幽的光。

还有阳光的味道。他这么写道。

 


王杰希那节课选择教授的时机十分精准,正好是在情人节之前。得知笑话店的迷情剂并不一定能让自己的男神或者女神乖乖就范,跃跃欲试的追求者们便少了一大半——王杰希那句“迷情剂不能真的创造爱情”更是给了不少不甚清醒的少男少女们当头一棒。

不过这并不妨碍执着的人对心上人紧追不舍。比如情人节当天早上,两人才刚下楼走进公共休息室,喻文州就被一个拿着礼物的低年级女生拦住了。

女生甚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边上的黄少天一把揽住喻文州的脖子,用带着点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抱歉,他是我的。”

喻文州听了,微微侧过头,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就是这样,对不起。”

他们表现得坦坦荡荡,倒是女生愣了愣,红着脸扔下一句“不、不好意思,祝你们幸福!”就逃开了。

“我是不是吓到她了?这样好像太残忍了,”先前占有欲爆发的黄少天冷静下来后,有些后知后觉地说,“幸好刚才公共休息室没其他人。”

他很快就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并不能由得被告白的人来选择——早餐的时候,夜雨声烦在黄少天的面前丢下了一个粉色的信封。

“哇,”坐在他右边的是方锐,凑过来看热闹,“连黄少都收到情书了?”

“什么叫‘连’啊!”黄少天毫不掩饰自己的抗议,“方锐你讲话给我注意点!”

坐在方锐右边的是苏沐橙,她已经吃完了,正在等身后的楚云秀,听见他们的对话插嘴进来:“其实黄少还是挺帅气的……”

“黄少,”方锐瞪大了他的眼睛,“真诚地告诉我,你是不是给我们院女神下了迷情剂。”

“梅林见证,我可没有。”黄少天摊手表示无辜。

“是不少低年级的女生觉得。”苏沐橙补充道。

“那我可要让她们伤心了。”黄少天干巴巴地开了句玩笑。之前都是他看着喻文州被人追求告白,这下角色对换了一下,黄少天还有点心虚,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将信件当场拆开、收起来还是就地销毁。

“少天不看吗?”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喻文州终于开口了。

“好吧,既然文州你都这么说了——”黄少天硬着头皮拆开了信封,展开信纸,跳过了前面的内容,直接翻到落款,“嗯?这是?”

方锐瞧了眼:“哦,这我知道,斯莱特林三年级的。”

“斯莱特林?”黄少天把信合上,再次不知所措,“这不会是恶作剧吧,谁都知道我最不喜欢斯莱特林了啊!”

“有妹子你还挑,”方锐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不然你喜欢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黄少天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必须是格兰芬多,而且得和他同级;成绩不用很好,但听课要认真,能教他题目;要喜欢魁地奇,能和他讨论比赛,一起商量怎么打败难缠的其他三院的对手;不歧视麻瓜出身的巫师,对麻瓜世界充满好奇和热情是加分项……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将这么细致而冗长的答案说出口,以免方锐又翻个白眼说他太啰嗦。

何况喻文州已经替他回答了:“我这样的。少天也不需要妹子了,他有我了。”




除开“喻文州已经有男朋友了”这个既定事实,还有一件令人意外的事发生在了喻文州的身上。

他回到霍格沃茨后,上的魔咒课也好变形课也好,恰好都是理论课,所以一开始只有黄少天知道这一点。

“文州,你这是因祸得福,”黄少天托腮看着他,“不过……我从来没这么希望过快点来一节实践课,你说你进步这么大,教授会不会再给格兰芬多加分?其他学院的估计要恨死你了。”

确实是因祸得福,喻文州想,要不是那个意外,他可能还没这么快认清自己的内心。

LOF什么毛病,上个课有什么好屏蔽的???


TBC.


文州打通了任督二脉(滚

评论(23)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