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49

首章   上章

私设如山



事情说开了,黄少天难免有点愧疚,这时喻文州开口说:“我能理解少天的心情,我也有做得不妥的地方。”

“你小子是够狠的,”魏琛到底没忍住,“看在你照顾索克萨尔的份上,我就当它过去了。”

“魏老大你怎么知道?”这下黄少天真的惊讶了。

魏琛翻了个白眼:“难道还能是你照顾的?”

“魏老大你这样说就不太好了吧,为什么不能是我照顾的?我去年保护神奇生物课好歹也拿了个E。”

“算了吧,”魏琛神神秘秘又有点得意地说,“我有‘线人’。”

黄少天嗤之以鼻:“你说苏沐秋?那次我在你办公室里见到他就猜到……”

他的话没讲完,喻文州拍了他一下,罕见地打断了他:“少天,我们得走了,不然要迟到。”

“哦哦,”黄少天随即意识到刚才自己差点把私闯教师办公室的事说漏了嘴,向同伴递去一个感恩的眼神,赶紧在魏琛反应过来前开溜,“就是这样,我们先走啦!有事写信给我!”

 

热议来得快去得也快,没过几天,霍格沃茨便不再有专门去堵喻文州的人了。而让喻文州稍稍奇怪的是,黄少天仍旧跟得很紧,几乎到了如影随形的地步。

喻文州当然不介意黄少天这么做,甚至还有一些开心,毕竟没什么人能拒绝喜欢的人一直在身旁的诱惑。他不是没想过向黄少天告白,要对朝夕相处的好友藏住别样的心思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他很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愫只会越来越难以掩饰。

但喻文州终归还是害怕告白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他也思索过黄少天为什么这段时间和他同进同出,只是还不敢,或者说没有自信到会把黄少天这种比往常更热情的行为归结到他最希望获得的答案上,只当黄少天是经过剧场袭击和法庭审判后,沉浸在同伴失而复得的喜悦中。

黄少天却不这么想。他知道自己之前替喻文州挡下那些追求者,不光是因为喻文州是他的好友,遇到麻烦了就要帮忙一起解决。

他控制不住自己对那些人怀有敌意。

他一开始没有厘清情绪,慌忙地用调侃来粉饰,有些玩笑到嘴边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再后来,只要喻文州不在他的视野里,他就会忍不住去想他——喻文州在哪里、在干什么?

黄少天是行动派,光想想是不可能够的,干脆直接跑过去找他。

心脏噗通噗通地跳,说是一路奔过去导致的也不是不可以——

黄少天心里明白,这就是喜欢。

 

关注喻文州的人渐渐少了,这要归功于君莫笑话店新推出的一款热销产品:迷情剂。

“迷情剂是一款爱情魔药产品,每次效果最长可以达到二十四小时,这取决于您心上人的体重,和您与心上人的关系——”*黄少天展开被夜雨声烦投入房间的广告纸,读到一半转而问喻文州,“文州,楚云秀的事你听说了吧?”

张新杰当然不会和喻文州八卦这些。见喻文州摇头,黄少天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她误食了迷情剂,好像是个高年级学生偷偷放的,没说是哪个学院的,不过我觉得听上去像是斯莱特林……对了,据说还是个女生。”

喻文州轻轻“嗯”了一声,似乎注意力都还在他的书上。黄少天顿了顿,做出随意的样子继续说道:“不过那个女生也挺可怜的,喜欢的是同性,太难追了……”

喻文州对很多事情都表现得不咸不淡的,黄少天实在摸不清他对同性恋的态度。他这么问,也是想看看喻文州的反应。

“那也不能这么做啊。”喻文州终于有了回答,如果他抬起头,还能撞上黄少天悄悄投向他的视线。他刚才说的倒是真心话,设身处地,他不会也不愿意对黄少天用迷情剂。

说是爱情魔药,但它并不能创造真正的爱情。

“没错,”黄少天自觉试探失败,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之前我还觉得最近盯着你的人少了,结果现在倒好,出了迷情剂。文州你可要小心点,我看那些女生都对你虎视眈眈呢。”

“我会注意的,包括男生。”喻文州抬起头朝他笑了笑,黄少天脸上一热,迅速低头假装自己在看笑话店的广告。

看起来喻文州不是特别排斥——黄少天想,他到底该不该拿出格兰芬多的胆识和气魄?

 

喻文州觉得最近自己越来越不懂黄少天了。

这话说出去,认识他们的人都不会相信。但情况就是如此,或许是喜欢上一个人后,想得太多反而会有些把握不准。

不过总算还是有些令人高兴的事:喻文州的生日到了。

他今年仍是收到了四位家长的礼物,是四本他都很喜欢的书。黄少天买了一副最新款的魁地奇手套给他,说是要为今年拿冠军做准备——当然,他给自己也下了一单。

最令人意外的是魏琛,早餐时索克萨尔带着一张纸条来找喻文州,黄少天好奇地凑过去看:“哇!说什么不舍得?我看魏老大分明是自己不想养了就丢给你,这也算生日礼物?”

“挺好的。”喻文州笑吟吟的,显然并不介意。索克萨尔和他们也相熟了,待他们摘下纸条,叼了一小块牛肉就飞走了。

等到上完课又写完作业,两人回到宿舍的时候,才充分体会到了“没有最意外,只有更意外”。

一个女生刚好从两人的房间走出来,看见他们顿时有些尴尬,埋下头扔了句“抱歉”就匆匆擦肩而过。

“怎么可以随便进别人的房间?”黄少天有些生气,但也只是和喻文州抱怨了一句,推门进去打算瞧瞧她究竟准备了什么惊喜。

“——这么多?!”黄少天惊愕地看着喻文州桌上和椅子上堆满的各式各样的礼物,转头对喻文州感慨道,“那我真是冤枉刚才那个女生了,她要是不进来,其他人也不答应啊。”

喻文州笑,黄少天还是挺善良的。

椅子上那些礼物,隔着包装纸都能摸得出是书,还算投人所好。喻文州拆了几本,大多挺合他的喜好。

桌上那些就有些杂七杂八了,没等喻文州发话,黄少天已经飞快地拆了最近的一件。喻文州正在翻看礼物中的一本书,就听见黄少天说了一句“哦!这个我喜欢”,无奈地笑了笑,抬头望过去后嘴角的微笑则凝住了。

“不要吃啊!”喻文州扔下书,用前所未有的速度拉开黄少天的手。剧烈的动作下,半个巧克力坩埚掉到了房间的地上。

“你干什么!”黄少天明显被喻文州吓到了,不明所以地瞪着室友,看见喻文州一下子煞白的脸色,忽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靠!我一饿就忘了……不过我感觉还好啊?可能这盒没放迷情剂吧?”

“不可能,这盒是手工做的,”喻文州立否定了黄少天的猜测,“而且它味道也不一样。”

“有吗?”黄少天将信将疑地凑近了剩下的大半盒,“闻起来很正常啊!”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喜欢巧克力,所以闻起来是巧克力的味道,”喻文州当机立断,拉上黄少天就往外走,“现在跟我去趟校医院。”

黄少天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不过他很喜欢喻文州紧张他的样子,还是乖乖跟他去了。

 

方士谦当值,看见两个学生走进来,都没起身,直接往边上的柜子一指:“迷情剂的解药,那边第三排都是。”

“谢谢教授。”喻文州说。

听见喻文州的声音,方士谦才仔细打量他们,接着喊住喻文州:“等等。”

他走到黄少天面前:“是你吃了?”

“是我,”黄少天点头,随即抗议起来,“其实我没觉得哪里不舒服,文州硬要我过来找您看一看,要我说说不定我吃的那盒里根本没放迷情剂呢。”

“放了,”方士谦简短地说,“不过没起效,不用喝解药了。”

“什么意思?”黄少天一头雾水。

“你有女朋友吗?”方士谦直截了当地问。

“没有啊,”黄少天依旧觉得莫名其妙,“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对你们的私事不感兴趣,”方士谦说完示意喻文州,“你先回避一下。”

等喻文州走出病房,方士谦用魔咒将门关上,转向黄少天:“好了,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问:“这跟迷情剂有什么关系吗?”

“笑话店卖的这种迷情剂,”方士谦从柜子顶层翻出一张广告纸递给他,正是黄少天之前看过的那张,指着“您与心上人的关系”的字解释道,“如果服用的人心里有特别喜欢的人,基本就不起效了。”

“广告上没这么说啊?”黄少天又看了一眼方士谦手上的纸。

“全说了你们还会买吗?” 方士谦把广告放回去,“真的迷情剂比这强效多了,它是改良过的。”

 

喻文州站在门外,方士谦刚才的话还在他的脑海里回放。

迷情剂在黄少天身上不起作用的原因跟女朋友有关,黄少天肯定没有女朋友,这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他本人也这么回答了。之后方士谦就支开了他。

所以,应该是和女朋友类似性质、但不方便告诉他的原因。男朋友?方士谦不像是会这么问的人。

考虑到他们是学生,那只能是——还没确定关系的,也就是暗恋的人。

少天暗恋的人……

“咔哒”一声,门开了,黄少天端着一个小瓶子走了出来。喻文州认得那个药瓶,正是方士谦之前让他自己去拿的解药。

“怎么样?”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手里的解药,难得地迷惑了,“不是说不用喝?”

“方教授让我给你的,”黄少天把瓶子递了过去,“说是预备着。”

喻文州没有接过,只是笑了笑:“我不用。”

黄少天不是很信服地看着他:“你就这么自信自己不会喝到迷情剂?”

他们正好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视野里一下子敞亮了起来。大厅里移动的楼梯还没有飞过来,两人只好停留在边上等待台阶的靠近。

“不。我只是和少天一样,”喻文州看向黄少天,心平气和得像是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有喜欢的人。”

“你知道了?”黄少天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尖锐。

不等喻文州回答,他又说道:“那好。”

时间已经不早,大厅里几乎已见不到其他学生的身影,只有楼梯飞来飞去的呼呼声和壁灯哧哧的燃烧声。黄少天的眼底像是落入了所有的火光,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四射:“喻文州,我喜欢你。”

他气势汹汹地说:“不管你喜欢的是谁——”

下一刻,这句话便被喻文州突如其来的吻打断了。

喻文州顺手环住眼前的人,紧紧地拥住他,感觉他像只戳破的气球一般一点一点地放软了身体。

他们等的那截楼梯终于停靠了过来,但没有人迈步上去。

恍惚间远处传来“嘭”的一声,像是什么玻璃品摔碎的声音。在一团炽热中,黄少天模模糊糊地感觉手中一下子空了。

解药。他终于反应过来。

但已经用不到了。

喻文州离开了黄少天的嘴唇,凉凉的空气灌入鼻腔,让彼此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依旧没有放开他,而是靠在他的耳边温柔地回应道:“我也喜欢你,少天。”



TBC.


*原文是“每次效果可以长达二十四小时,这取决于那个男孩的体重——和那个女孩的迷人程度”,加了一定私设,毕竟不能让苏沐秋搞发明创收去坑妹对吧(x

评论(17)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