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48

首章  上章


 

兴许是叶修报出的数字大得让人难以置信,有那么短暂的一瞬,整个餐厅陷入了沉寂。随即,掌声和尖叫如同曼德拉草被拔出土壤时那样在格兰芬多的人群中炸开,离喻文州坐得近的学生们纷纷起身涌了过来。

喻文州看上去依旧镇定,只有他自己知道,尽管之前在走廊里已经沐浴过不少霍格沃茨学生惊叹或是崇拜的目光,但现在整个学校都把注意力投到他一个人身上时,他还是难免有一点茫然。

而这时,黄少天一把揽过喻文州的肩膀,在他的耳朵边大吼:“文州!你太厉害了!今年格兰芬多肯定是学院杯的冠军!”

这句有些震耳朵的大喊,把喻文州从飘渺的空中拉回了坚实的地面。

“那你也不能总是违反校规,一百二十分扣起来很快。”喻文州回了一句玩笑,可惜他的声音被鼎沸人声盖过,黄少天什么也听不清,只对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第二天,果真如陈夜辉所说,城堡里圣诞节的装饰全部都被撤走了。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松了口气——昨天晚餐后他们回到塔楼的艰辛历程,真的谁都不想再经历一遍。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一路上毫无阻拦。幸而这天两人的第一节课是保护神奇生物课,走出城堡以后人丁稀少了许多,两人几乎是踩着时间来到上课的地方。

“要是今天我再迟到,格兰芬多准会被扣分。”黄少天小声地跟喻文州感慨。

“上周你迟到了?”喻文州问。

“这不是你不在嘛……”黄少天抓了抓脑袋,“而且我找不到索克萨尔在什么地方。”

孙哲平在课堂的伊始给每个人发了一副眼镜:“这是特制的魔法眼镜,你们每个人都戴上,等会儿会用到。”

“欢迎回来。”发到喻文州的时候,孙哲平简单地说。

“谢谢教授,替我向张教授问好。”喻文州意识到孙哲平想起了张佳乐的预言。孙哲平没多说什么,拿了一副眼镜递给他,喻文州似乎犹豫了一下才接了过来。

“文州你不喜欢戴眼镜吗?”一边的黄少天见到同伴这样,有些好奇地问,“说起来,我确实没见过你戴眼镜的样子。”

“也不是,”喻文州说着把眼镜架到鼻梁上,“不过少天,我也没见过你戴眼镜什么样。”

黄少天把眼镜戴上,又伸手推了推,视野里喻文州戴着眼镜的斯文模样倒是清晰,就是鼻子上清晰的重量让他很不习惯:“真想让你照照镜子……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跟肖时钦还有张新杰关系不错了。”

孙哲平特意给原先就戴眼镜的学生用魔法作了调整,之后带上一个盛了生肉的铅桶,带着所有人进了禁林。

一路上气氛给人的感觉有些压抑,只有黄少天一直在叽叽咕咕,许多大气都不敢出的学生第一次觉得这位格兰芬多的话唠如此可爱——要是一点说笑声都没有,还真像是突然间会有什么吓人的东西窜出来。

“大家站好。”他们最终来到一片光线昏暗的林间空地,孙哲平示意他们聚拢到一起,然后发出一声尖利的怪叫。

伴随着踩踏枯叶的声响,一匹样貌奇怪的神奇生物从树干后绕了出来。它有着一对巨大的翅膀,配上脑袋的形状令黄少天想到白垩纪的翼龙。而与翼龙不同的是,它的躯干形状看上去更加像马,又非常瘦弱,简直是皮包骨头。

这种造型怪异的动物只能让黄少天联想到暑假里自己玩过的游戏,不禁脱口而出:“好帅!”

像是回应他的夸赞,动物仰头嘶叫了一声。

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黄少天的审美,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些女生甚至后退了几步。

“好了,不要害怕,它不会伤害你们。”孙哲平说着伸手摸了摸动物黑得发亮的皮毛,动物闻见了食物的味道,把头埋入了刚放在地上的铅桶中。

“现在,你们可以把眼镜摘下来。”孙哲平说。

黄少天早就受不了戴着眼镜的奇怪触感,迅速就拿下了。他晃了晃脑袋,除了觉得脸上没了分量,并没有发现什么变化。

“咦?”其他学生发出了惊讶的质疑声,黄少天转头看见不少人露出了困惑或害怕的表情,有人似乎明白过来,又把眼镜戴上。

“他们怎么了?”黄少天不解,压低声音悄悄问喻文州。

喻文州没有回答,折起摘下的眼镜,直接放到了自己长袍的口袋中。倒是孙哲平开口了:“还有谁能看见?”

就喻文州一个人举起了手。

“什么,原来你们看不见吗?”黄少天也不傻,很快从孙哲平的问话和喻文州的回应中悟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孙哲平点点头,似乎并不意外:“很好,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没有问黄少天,显然看穿了这位格兰芬多并不会做什么预习,而是直接向喻文州发问。

“夜骐,只有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见。”喻文州平淡而流利地回答,不禁让人怀疑他面前是不是有一本和夜骐一样无法被看见的教科书。

“格兰芬多加五分。”孙哲平继续讲课,选择性忽视了一些学生“格兰芬多还加分啊”的嘟囔。

黄少天的眼镜也被他放回了长袍的口袋中,他环视了一圈,目光还是落到喻文州的脸上。

一直被人盯着的感觉并不好受,何况那是黄少天,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偏过头:“少天?”

上课开小差被抓了个现行,黄少天朝喻文州调皮地眨了眨眼:“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还是不戴眼镜好看。”

喻文州愣了愣,随即无奈地笑了笑:“好好听课。”

“你总算……”黄少天依旧看着他,收敛了一点玩笑的表情,“你还是笑起来好看。我说真的。”

他伸过手去,握住喻文州的手,雪一般的温度侵入他的皮肤,皱了皱眉:“文州你还好吗?手怎么这么凉?”

“我没事,”喻文州觉得一股暖流从黄少天的手心缓缓地流遍了他的全身,心跳都跟着活跃了起来,他顿了顿,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起码比心跳声稳健,“生肉的味道有点恶心。”

黄少天眼力耳力都好,嗅觉倒是一般,被喻文州这么一说,才感到空地上这会儿蔓延的气味有点熟悉。

“听课听课,”黄少天说得似乎一直走神的并不是他,“别胡思乱想。”

他攥紧了喻文州的手,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热量都传递过去。

 

之后一天的早上,两人正在餐厅里吃早饭,黄少天收到了一封信。

送信的是索克萨尔。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视一眼,取下了索克萨尔脚上绑着的信件——与其说是信,不如说是字条,上面潦草的字迹他们都认识,是很久没有见过的。

黄少天读完了之后便把字条放回了口袋:“魏老大找我,文州你先去魔药课教室吧。哦对了,我先把之前的笔记借你,你可以在课前看一下。”

他翻出了一沓羊皮纸,上面的笔记和黄少天平时说话的风格不同,整整齐齐、重点分明,大概是黄少天入学以来写得最认真的一回了。

喻文州放下刀叉,被扫荡一空的餐盘从两人面前消失了,他依旧没有伸手接过黄少天递来的东西:“我和你一起去吧。”

喻文州是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队长,魏琛之后肯定是会找他的。

但他现在要去,不算是为了魁地奇。黄少天其实也清楚这一点,并没有拒绝:“好,我觉得魏老大肯定也想见见你。”

他们一起进入办公室的时候,魏琛倒没表现出意外。他的办公室终于比他之前不在的时候整齐了一些,看上去像是刚刚整理过。

“魏老大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们等下还有魔药课,现在格兰芬多分数那么高,要是迟到了王杰希肯定往死里扣。”黄少天毫不客气地提醒魏琛,大跨步地走到办公桌前,差点把撞翻一摞堆叠到有半人高的书,幸好走在他后边的喻文州及时伸手按住了顶上摇摇欲坠的几本书。

“你小子给我小心点!”魏琛看着喻文州把书堆重新摆齐,问黄少天,“总算和好了?”

大概也就魏琛会这么直白地提出这个问题。黄少天不清楚他知道多少来龙去脉,先点点头,坦诚地说道:“嗯,我们之前有一点……误会。虽然我现在还是觉得,他在决斗里那样下手还是有些……”

“你还没和他说?”魏琛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黄少天茫然:“说什么?”

等他说完才发现,魏琛是对着喻文州发问的。

“还没,”喻文州回答,“是想找个机会。”

他回到霍格沃茨后几乎没什么歇口气的时间,心里又有些乱,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游刃有余。

魏琛微不可闻地啧了一声:“之前叶修要复活苏沐秋,想找个人帮忙,但对身体消耗很大。”

将灵魂重新融入躯体的“复活”魔法会令施法的巫师变得极其虚弱。叶修的朋友要么还在傲罗指挥部,要么就在霍格沃茨。傲罗的工作特殊,很难有一段时间好好恢复休息,霍格沃茨的老师会好一些,有一个暑假的时间可以缓一缓。唯一的烦恼是放假前的决斗热潮,而魏琛作为飞行课的教师,已经好几年没有学生向他提出过决斗挑战了——这就是叶修选择让他帮忙、而魏琛也放心地答应了叶修的原因。

“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魏琛最后总结,“但这事确实不能怪喻文州。”


TBC.

评论(17)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