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46

首章  上章



这近乎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回答,威森加摩的成员们交头接耳起来,冯宪君只好连着喊了几声“肃静”。

“然而事实并非你说的这样,”冯宪君从手边的纸堆中找出一张羊皮纸,费劲地读着那张纸上的文字,“根据我们从麻瓜那里得到的……通话录音,你的同伴黄少天先生曾警告你别过去,是这样吗?”

喻文州没有回答,但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这只是黄少天的建议,和喻文州必须去并不冲突,”叶修忽然说道,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举了个有些俏皮的例子,“就像我的学生经常建议我取消期末考试,但他们还是必须参加。”

“他这是狡辩。”陶轩轻声抗议。

“至于为什么他必须这么做,”叶修继续说道,“我想提醒一下各位,《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的第七条规定,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包括当巫师本人或同时在场的其他巫师或麻瓜的生命受到威胁时。”

“我想黄少天本人可以更好地解释当时是怎样的特殊情况,帮助在座的各位理解。”叶修拍了拍边上的黄少天,然后看向冯宪君。

他是在争取让黄少天作为证人发言。冯宪君也无法否认叶修的反驳,况且像叶修这种人,如果不答应他,恐怕会搬出《威森加摩权利宪章》,便干脆直接点了点头,表示许可。

“原因其实很简单,”黄少天站起来,先用一句话概括了之后的叙述,“如果他没有去,那我今天也没有机会站在这里了。”

“在我打电话给他之前,坐在我周围的人,前后左右,已经全部中弹身亡了。我反应快,第一时间躲在座位后,逃过一劫。”黄少天一边回忆一边说,显然这段糟糕的经历无法让他摆出喻文州和叶修那样淡定的表情。“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给文州打了电话。”

“一开始有很多人朝门口逃,场面很乱,很快门口也被堵死了……他出现的时候,我想剧场里最多也只有一半人了吧……”黄少天的脸色有点发白,他扫视了一圈整个审判室,不少人和他一样神情凝重,“我不想文州过来,那里太危险了。”

“但他还是出现了,”喻文州再次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如果说当时我没有一点高兴,那肯定是假的。”

这是喻文州走进审判室后,第一次看见黄少天露出一个笑容,尽管有一点虚弱:“我很感激他。”

“然而喻文州施展魔法致使大量麻瓜昏迷是不争的事实,”冯宪君说,“这是很严重的后果,我们认为它与你所面临的威胁并不对等。据我们了解,麻瓜的救援也在同时进行,我相信他们的行动更加专业,也更具有针对性。”

“麻瓜的救援并不及时,”叶修反驳道,魔杖一挥,冯宪君来不及阻止,审判室的中央立刻出现了一张小型的城市地图,几个角落跳动着几个数字,“当天并不只有这家剧场发生了袭击,我们可以简单地做个计算。”

“十一分钟,”叶修说,“根据麻瓜媒体的报道,警方至少需要十一分钟才能攻入这家剧场。而喻文州没有施展魔法的话,再过八分钟,这家剧场里的所有观众都会被杀死,除非他们带的武器数量不够。”

“我想比起死亡和昏迷,不论是谁,还是会愿意选择后者,”叶修环视四周,已经有一些人点头表示同意,“麻瓜世界现在的统一口径是警方使用了无差别的强力催眠瓦斯,目前并没有昏迷伤者的家属抗议,只有死者家属质疑警方为何不更早一步采取行动。”

“最后,我必须提醒各位的是,真正需要为这次事件负责的,”叶修似乎是故意地顿了顿,场外不少人流露出好奇的目光,“是魔法部。”

冯宪君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对这样的指责很不满意:“你是什么意思?”

“麻瓜警方已经公布了袭击者的身份,”叶修回答,“我想陶司长应该都很清楚,魔法部和他们发生过什么。”

冯宪君不语,威森加摩之外观摩审判的人则大多一头雾水。陶轩开口了:“叶修,你没有证据。”

“我有。”

他击了击掌,一扇边门被打开了,有人从门后的阴影中稳步走了出来,审判室渐渐跟着他走到叶修身边的脚步安静下来。

陶轩猛地站了起来:“部长,让其他人出去。”

他盯着这位新证人:“威森加摩和傲罗指挥部的可以留下。”

已经来不及了,陶轩的声音在没那么吵闹的审判室中显得有些响亮,不少人听到了那句话,原本印象有些模糊的此时也认出了走出来的证人是谁。

苏沐秋。

“怎么是你?”冯宪君还算镇定,只不过边上的人迅速地拿出了一个小药瓶,倒出几枚药片让心脏不好的魔法部部长服下。

“各位好久不见。”苏沐秋挺平常地向围观的人打了个招呼。

“我来到这里,”他立即开始了证词的陈述,“是为了证明,这起袭击的发起者曾在十三年前,在他们的国家遭到三名傲罗的攻击。他们并不知道魔法世界,只把这笔账算在了我们的国家上。”

“恰好,这三位傲罗,今天都在场。”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而后笔直地望向前方。

“我。”

“叶修。”

“陶轩。”

“如果傲罗指挥部没有下令攻击他们,那么前几天的报复袭击也不会发生,”苏沐秋说,“而且,在魔法部的命令下,巫师便可以攻击麻瓜,没有魔法部的允许却连自保也不行,难道你们觉得这样是合理的?”

无关的人士已经被赶走,审判室内顿时冷清了不少,陶轩的冷笑声因此格外明显:“我们都知道你是叶修的好友,你无法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更何况……”

“我不介意你们对我使用吐真剂。”苏沐秋说。

这态度太过明显,而魔法部不可能真的对证人使用吐真剂,毕竟请出证人是请他们陈述,而不是要拷问他们。

“够了。”冯宪君揉了揉眉心,打断了他们的争执。他叹了口气,决心结束这场已经偏离轨道的审判:“赞成指控不成立的请举手。”

超过半数,将近三分之二的人举起了手。

“我宣布,”冯宪君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疲惫,“对于喻文州先生的指控不成立。审判结束。”

“太棒了文州!”稀稀拉拉的掌声和拖开椅子的声音中,黄少天的欢呼并不响亮,但喻文州听出了其中的情真意切。他几乎是扑了过去,靠在刚刚被宣布无罪的同伴耳边兴奋地说:“我以为差点见不到你了。”

“我也曾这么以为。”喻文州说,伸手给了他一个迟到的拥抱。

 

他们跟着叶修和苏沐秋一起离开审判室,刚一出门就被之前赶出去的人围住了——其中有一些人拿着照相机和纸笔。

这些人都对着叶修喋喋不休,语速之快、问题之多甚至让黄少天都自叹不如。托叶修的福,现在似乎并没有人关心审判真正的主角,他和喻文州仗着尚未成年的身板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我看到你父母了!”黄少天眼尖,拉着喻文州便往喻先生和喻太太站着的地方跑去。

两位家长礼貌地对黄少天出庭作证表示了感谢,倒让黄少天很不好意思:“这都是应该的,本来文州就是急着过来找我才会……”

“多的我们也不说了,”喻先生和喻太太都是请假过来旁听儿子的审判的,特别是喻先生,儿子亲手制造的大麻烦令他在节后有大量的文件和报告需要处理,“你们和好,我们也放心了。”

喻文州的父母离开后,黄少天正打算问喻文州下一步是什么打算,一名年轻的男巫师站到了他们面前。

“我是《预言家日报》的记者常先,”他有些迟疑地问:“你是……喻文州吧?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喻文州还没回话,黄少天警惕地瞪着对方:“有什么好问的,他已经被宣判无罪了!”

黄少天没见过魔法世界的记者,但在麻瓜世界还是见过一些的。他小时候看过黄太太打替人打官司,并不喜欢这些审判结束后上来问东问西的人,觉得其中不少人甚至比提问的法官还要咄咄逼人。

“我知道,”对方虽然看上去有点紧张,却也很沉得住气,对喻文州说,“这本就是你应得的结果。”

黄少天听了这话,对他的敌意稍减,小声提醒喻文州:“小心他套话。”

喻文州笑着拍了拍黄少天的手,暗示他放心:“谢谢,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唔,你能成功施展幻影显形,真的很了不起,请问你之前练习过吗?有什么诀窍?”

“没有练习过,”喻文州说,蹙了蹙眉,“也没什么诀窍……就是想着要快点见到少天。”

“嗯,倒是挺符合三D原则的,”常先说,“那个影响巨大的缴械咒也是没有诀窍吗?听你说似乎和你的体质有关?”

“是这样,不过主要还是因为那时我情绪失控了,我之前也说过这一点……”

听了几个问题,黄少天发现常先对他们确实没什么恶意,不像冯宪君的提问大多是挖了坑等人跳的。过了一会儿,远处有人喊常先的名字,他应了一声,回头谢了谢喻文州准备离开,看了他俩一眼又提议道:“我给你们照一张相吧!”

常先让他们站去人少的角落,微微蹲下身子,“咔擦”“咔擦”,刺眼的银光闪过,黄少天下意识伸手去挡,被喻文州拉住。

常先挑了挑,选了一张,说是没有拍好不能刊登,就送他们留作纪念:“真羡慕你们关系这么好,许多亲人或者恋人都做不到你们这样……”

黄少天毫不客气地表示那当然,大方地接过了照片。喻文州听了,却怔了怔。

审判前被暂时关押在魔法部的日子里,他不是没有安安静静想过,自己这样做是不是不对,或许太过冲动,是否有其他更稳妥的方法。但他一想到差点出事的是黄少天,就觉得自己别无选择。

可能不对的是别的什么地方。

喻文州回想着他读过看过的,还有道听途说的,要符合这样的感觉,他的脑海里只闪过一个词。

有什么东西渐渐地改变了,像是第一缕在清水里化开的颜料,看上去似乎与原先没什么不同,又像是清晨破开泥土的萌芽,小却无法忽视,再多给一点时间和滋养,就能长成饱满的植株。

黄少天把照片递到他的眼皮底下,晃了晃,让他成功地回过神来:“这张到底是哪里没拍好啊?我怎么看不出来?”

照片里的黄少天跟着现实中黄少天的抖动挥了挥左手,右手被站在边上的喻文州拉着,一直没有放开。

“我也看不出来。”喻文州说。

他是真心觉得,发现自己喜欢上黄少天后拿到的第一张合照拍得很好。


TBC.


*幻影移形遵循3D原则,目标(Destination),决心(Determination),从容(Deliberation)

评论(14)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