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45

首章  上章



黄少天的身体在不断地下坠,眼前则是一片漆黑,不像穿行在飞路网至少还有不断一闪而过的场景片段——倘若他去过魔法部,那他对这种感觉一定不会陌生。

可惜他并没有。等他再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周围的景色已经稳定了下来,并且是他很熟悉的地方。

正是叶修的校长办公室。

摆设看上去与现在并没什么不同,一定要说的话,现在他待的这间办公室比刚才他摔下来之前要空旷整齐一些。而黄少天的注意力很快被叶修和喻文州的对话吸引了。

黄少天想这应该是一种魔法,类似于麻瓜世界的虚拟现实技术,因为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这个不速之客。站在喻文州面前,打量了几眼,黄少天立刻确定这个喻文州最多只有一年级——或许比他们认识时还小一点。

“你很勇敢,”叶修对喻文州说,“你是第一个我见到敢这样做的学生。”

喻文州并没有为显而易见的表扬而惊喜,就像黄少天一直以来了解的那样,只是露出了一个微笑,有些不确定地说道:“谢谢校长。那么请问,我可以在霍格沃茨上学了吗?”

黄少天愣住了。

他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好多问题,喻文州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本来不能在霍格沃茨上学,只是后来做了什么,就可以了?那他到底干什么了?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跟自己提过这件事?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因黄少天的震惊而停止,叶修似乎有些无奈:“很遗憾,这件事现在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他的话音刚落,“刺啦”一声,一只黄褐色的猫头鹰挤入了窗子,丢下一封信又飞了出去。

喻文州把信捡了起来,黄少天看见信封上的落款是魔法部交通司。

拆信的时候,喻文州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紧张。黄少天看着,心下一紧,想起这里不是现实后,又觉得有些有趣。

他赶紧跑过去,靠着并不真实存在的小伙伴,读起了他手中的信:

喻文州先生:

今天上午九点五十起,之后的半个小时中,你在没有预先使用保密或隐形魔法的情况下,从霍格莫德村飞行至霍格沃茨,引起部分麻瓜围观。这违反了《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保密法》的第十三条。鉴于你还没有成年,且造成的影响较小,魔法部最终决定对你发出一次正式警告。之后,若……

黄少天还没看完,喻文州倒先把信合上了,黄少天没法阻止他,只能听着他对叶修说:“一次正式警告,叶教授。”

叶修拍了拍喻文州的肩:“那问题不大。”

黄少天松了一口气,随即感到身后有人也拍了拍他的肩,他回过头,便看见了另一个叶修:“看够了就走吧?”

 

回到真实的校长办公室,黄少天刚刚站稳,开口便问叶修:“刚才那些都是真的?”

“是真的,这是冥想盆,里面都是记忆。”叶修没有回答,响起的是另一个声音。黄少天有点不可置信地朝声音的方向望去,那里站着一个年轻的男人,黄少天并不认识,但又觉得眉眼之间有几分熟悉。

他怀疑地看向叶修,叶修点点头,回答他的疑问:“介绍一下,苏沐秋。”

黄少天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问:“……可你不是死了吗?”

“又活过来了嘛。”苏沐秋讲笑话似的摊了摊手。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叶修用食指敲了敲桌子,示意他们看过来:“先说正事。”

“你刚才看到的是我的记忆,”叶修解释道,黄少天隐隐还能瞧见冥想盆一片银色里略有模糊的场景,“喻文州昨天直接被带走,有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曾受过正式警告。”

“唔,就是他有前科的意思?”

“也不算前科,”叶修纠正,“但他受过警告,后天要是判他有罪,魔法部可以直接强令他退学,不需要经过霍格沃茨同意。”

“那怎么办?”发现情况不容乐观,黄少天的眉毛挤成了一团,他忧愁地看向叶修,“说到底他是为了救我……”

黄少天想起喻文州在剧场里突然出现时热切而焦急的眼神,而在那一瞬间席卷他全身、几乎能吞噬所有理智的,有惊喜,更多的是害怕。

他害怕那些不分敌我的枪弹伤害到喻文州,从一开始就警告他不要靠近,而喻文州的出现无疑放大了他的这种情绪。

所以,当爆炸声响起,他条件反射地向喻文州扑过去,那一刻他根本没有想别的什么,只知道不能让喻文州在这件事中受到更多伤害。

现在他依旧害怕,害怕喻文州被判有罪,然后永远地离开霍格沃茨。

黄少天刚刚知道,喻文州好不容易才能得到在霍格沃茨学习的机会,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失去这样的资格。

他也不想喻文州再次离开他。刚刚过去的半年,回忆起来竟有些恍惚,似乎浑浑噩噩地就那样过去了——远没有两人冷战之前的日子鲜活快乐。

他害怕以后的时间要与那半年无所差别。

黄少天努力驱赶掉内心惧怕的情绪,问:“我能为他做什么?”

“也不是什么难事,”叶修说,“需要你出场做人证。”

“没问题,”黄少天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不过魔法部会相信我说的吗?是不是有什么说话的技巧?”

“主要是不要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叶修有些无情地指出,“还有就是尽量简练。”

换做平时,黄少天一定会抗议对方变着法子说他话多。而现在,他郑重地点头:“我明白了。”

“如果有一些问题比较尖锐,或者问话中发生一些意外,也不要表现出极端的情绪。”叶修又叮嘱了几句,黄少天一一记下。

 

这里就像魔药课地下教室的走廊,喻文州跟着不认识的官员走在前往尽头审判室的路上,大抵是触景生情,竟想起了一年级时黄少天和斯莱特林学生决斗的事。

那时他没法施展魔法,只有黄少天总护着他,因为替他出头挨了不少罚。

而当时喻文州也没有想到,会有像今天这样,两个人交换了位置的局面。

“祝你好运。”这位官员的语气有些公事公办。

“谢谢。”喻文州说,拧开门把手,走进了并不明亮的审判室——然后,一眼看见黄少天和叶修共同站在被告证人的席位上。

这是他们在新的一年里第一次相见。黄少天的视线从喻文州走进来的那一刻起,便粘在他的身上没有挪开。喻文州朝他笑了笑,他的表情才略略放松。

喻文州坐到被告席,椅子扶手上的镣铐发出铮铮的声响,但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他也就稍稍放下心来,望向威森加摩的成员们。

坐在最中间的是魔法部部长冯宪君,年纪不老,只是一脸疲累和沧桑,咳了一声:“都到了,开始吧。”

他介绍了参加审判的所有人员,讲到叶修时,全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喻文州敏锐地发现,这些投过去的视线中,有友好,有尊敬,也有厌恶和畏惧。

冯宪君翻出一张羊皮纸,宣读指控:“指控被告方有如下罪行:被告在完全知道自己行为是违法的情况下,蓄意地、明知故犯地于12月24日晚八点十分,先后使用了幻影显形咒、缴械咒、昏迷咒和禁锢咒,其中缴械咒和昏迷咒均为当面对麻瓜使用,且被告在三年前因类似事件收到过魔法部的书面警告,情节恶劣,严重违反了《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第三段、《国际魔法师联合会保密法》第十三条和《幻影显形使用管理办法》。”

“喻文州先生,”冯宪君直接进入了提问和辩论的环节,“三年前,你曾受到魔法部的正式警告,是吗?”

“是的。”喻文州说,余光瞥见黄少天并不讶异的眼神,又看了一眼叶修,立即明白校长已经向他的挚友交待了他的过去。

“你在12月24日的晚上连续使用了幻影显形咒、缴械咒、昏迷咒和禁锢咒?”

威森加摩的人群中,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毕竟这个年纪要成功施展幻影显形咒几乎是个天方夜谭。

黄少天皱了皱眉,喻文州看见了,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回答:“是的。”

他们都明白,一个证人为一个犯罪嫌疑人作证的可信度,要比两个犯罪嫌疑人试图互相作证高上许多。

“你明知道你还不到十七岁,不允许在校外使用魔法?”“是的。”“明知道你当时身处一个麻瓜密集的地方?”“是的。”“你这么做,是想令他们受伤、失去意识,是吗?”

“不,”喻文州终于给出一次不同的答案,冯宪君示意他讲下去,“我只是想保护我的同伴。”

“那你清楚,你的缴械咒和昏迷咒可以令他们受伤、失去意识吗?”

“不,”喻文州说,这一次他没有停顿,径直说了下去,“我在霍格沃茨的魔法实战成绩非常糟糕,当时只是条件反射,并没有预料到魔法会施展成功,甚至超出我以往的水准。”

“你在霍格沃茨的魔法实战成绩非常糟糕?”

“是的,”喻文州说,“一年级时我差点因成绩不佳而被退学,这一点叶校长可以作证。”

“魔法实战成绩非常糟糕的你却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一次性成功施展了幻影显形咒?”一旁陶轩用一股十分怀疑的口吻问。

“是的。”

“并使用一个缴械咒造成剧场内近百人昏迷?”

“是的。”

审判室内一片哗然。冯宪君不得不扯着嗓子让人群安静下来,用眼神示意陶轩不要再说话,又问喻文州:“请你解释一下你的在校成绩和你在剧场事件表现中的矛盾。”

“我的体质特殊,不容易凝聚魔力,”喻文州答,显然有备而来,“在魔法的学习中,属于极少见的前期困难、后期容易的类型,同时在情绪激烈的状况下施展魔法更易造成大范围影响。因此,令近百人昏迷并不是我的本意,而是我情绪失控的结果。而造成我情绪失控的原因,是剧场内发生了麻瓜的特殊事件,我认为我不必对此负责。”

“但你可以选择不去剧场,对吗?”

喻文州移开视线,看见黄少天担心地望了过来。显然,冯宪君还是认为他需对施展四个魔咒的后果负责。他对上黄少天忧虑的眼睛,回答道:“不。我没有‘不去’的选择。”


TBC.


帅气属于喻黄,弱智属于我……

评论(12)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