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44

首章  上章



“我们并没有要销毁魔杖。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有权暂时收走魔杖,方便事件的调查,”被称作“陶司长”的官员先是更正了叶修的说法,之后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叶修,好久不见。”

他解释的时候叶修对着黄少天动了动魔杖,后者恢复了自由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住了喻文州:“那开除是怎么回事?幸亏叶校长过来了,不然你们就随便胡说八道了是不是?”他看着一位官员施放了一个魔法,银白色的光在空中交替闪烁,其余几人交头接耳了几句,黄少天耳力好,听见一句“没有致死”后底气更足了:“碰到这种事,文州这么做根本没有错!你们是不知道枪有多危险,现在大家都活得好好的,要是文州没来,别说这些麻瓜,我活不活着还是个问题。你们不能把他带走。”

“按照规定,我们可以把喻文州先生带走,也必须带他走,我说得没错吧?”出口的话是问句,那位官员看向叶修的目光却十分从容笃定,“至于开除,确实是我们冒失了。不过,一旦他被判有罪,霍格沃茨也无法再次留下他了。”

黄少天想说什么,拉住喻文州的那只手被反握住。喻文州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转头对魔法部的官员说:“我明白了。我跟你们走。只是我有一个要求。”

叶修挑了挑眉毛,没说什么,魔法部的官员不置可否:“你说。”

“既然要按照规定,”喻文州不急不缓地说,“我希望能推迟开庭审理的时间,确保事件得到充分调查。”

他依稀记得是有相关的条文的,要求重大事件经过彻底的调查后才能开庭,又循着记忆加上一句:“我没记错的话,三天后魔法部才上班,我很怀疑圣诞假期期间调查的完整性和可信度。”

领头的官员听完了他的要求,皱了皱眉,过了一会儿说道:“最多十天。只是霍格沃茨……”

“我没意见,准假,”魔法部的官员朝叶修看过去,他立刻接口表态,不知算不算表扬地拖上一句,“很有想法嘛。”

“谢谢叶校长。”喻文州说。他看见黄少天瞪着他,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又询问魔法部的官员:“这个,你们要检查吗?我想交给我的朋友。”

喻文州从外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手机,令人惊异的是经过幻影移形和一场枪战后,这个麻瓜世界的电子产品竟没受到什么损伤。魔法部的官员们交换了几个眼神,最终勉强同意。

“给你家人报个平安吧。”喻文州把手机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接过手机,不顾其他几个官员不耐烦的催促:“那你呢?你真的要在魔法部待十天?”

“我父亲应该已经在魔法部了,”喻文州的话让黄少天稍稍放心了一些,“开学前几天的笔记就拜托你了,少天。”

黄少天目送喻文州和魔法部的官员们“啪啪”地消失在空气中,剩下的一半人则忙着调查整理现场,一时间遗忘咒和传送咒交错,没有人再搭理他。

“我送你回去。”见黄少天愣在原地,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

黄少天回过神来:“谢谢叶校长。不过能让我先打个电话吗?”说着他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拨给黄先生的电话很快接通:“爸,我少天……我没事,你现在在哪儿?”

比起刚才反驳魔法部官员时,黄少天的声音太冷静,一点也不像经过一场重大的变故。电话里的黄先生显然很担心他,问了许多问题,黄少天一一回答后才终于把电话挂断。

“叶校长这么忙,我还是自己回去吧,我父亲就在附近了,”黄少天谢绝了叶修的好意,他之前脑子里乱成了一团,喻文州被带走以后才渐渐理出点脉络,却还是毫无头绪,“文州的事……”

“先别想这些了,今晚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下午一点来我办公室,我们仔细说说这件事,”叶修递给他一个破旧的烟盒,“门钥匙你会用吧?”

 

喻文州被带到魔法部后,立刻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喻夫人又担心又紧张,抓着喻文州上上下下看了几遍,确认他没有受伤后才稍稍松一口气。喻先生则看上去淡定一些,只是眉头仍是紧紧锁着。

“很抱歉,他不能跟你们回去。”陶轩简单解释道,喻先生作为同僚表示了理解。可能因为喻文州的父亲是他熟悉的同事,他的态度比先前面对叶修时软和了不少:“他的情况比较麻烦,之前被警告过,这次恐怕会从严处理。不一定会去阿兹卡班,但霍格沃茨那边按规定是要开除的,只不过叶修……”

他没有把话说完,喻先生已经了然:“我明白了。”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十几岁的少年比起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挺拔了不少。对于这位父亲,那时喻文州倔强而又有些害怕的神情依旧历历在目,这时相对平静的少年与之相比无疑是很大的进步:“为什么不先跟我们说?你应该清楚这很危险。”

“我不知道,”喻文州说,“当时也没有想这么多。”

或许他真的对麻瓜世界的危险没有正确的认知,但更多的,只是一想到黄少天还在那里,就一刻不停地赶了过去。就像被人拿魔杖指着,总会下意识地先给自己上一个盔甲护身那样。

喻文州没什么悔意,如果有什么魔咒可以让时光倒流,他也许会去阻止黄少天前往这场演唱会,但这一切若是依旧发生,他想他仍然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你还记得暑假时我们跟你说的吧?”喻先生看着从未流露出动摇的儿子,拍了拍他的肩,“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支持你。”

目送喻家夫妇离开,陶轩若有所思地问喻文州:“那个黄少天是你什么人?”

喻文州有点奇怪地看着他。按理说,黄少天的身份背景,魔法部在赶到现场前就差不多摸了个透,他们应该早就知道黄少天是喻文州的同届同学,两人都来自格兰芬多,是快四年的室友,都在三年级加入魁地奇院队,说不定连之前两人之间进行过的决斗和冷战都能调查个一清二楚。

他想了一下,还是回答道:“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朋友?”陶轩皱眉,忽然又释然,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轻声说了一句,“难怪。”

 

第二天下午一点,黄少天和父亲说明了情况后,准备从家里出发。他捏着叶修给他的那个空空的香烟盒,想起昨天打电话时叶修毫不惊讶的神色,并不意外这是麻瓜世界挺常见的牌子。

电视上节目片头曲响起的那一刻,黄少天立即从家里消失了,只留下围观的黄先生啧啧称奇。

黄少天只觉得全身被一股巨大的拉力扯住,双脚不知怎么离开了地面,有点像在空中飞行,却更身不由己,还有点头晕目眩的难受。

他摔在地上的时候想,前一天晚上喻文州幻影移形过去找他的时候,是比他现在好受些,还是更难受一点?

黄少天从地上爬起来站定,这是一个圆形的房间,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放满了书册的书架,另一边的墙壁上则挂满了巫师的画像。

黄少天扫视了一圈,在一个书架的某一层看到了分院帽。

毫无疑问,这里就是叶修的办公室了。

他看了一眼摆在诸多画像间的挂钟,已经过了一点,他准时赴约,叶修却还没有出现。

黄少天知道霍格沃茨的现任校长是个大忙人,倒也不急,不在乎多等这一会儿。干站着太过无聊,他仔细打量起办公室的摆设,目光很快被办公桌边一个高脚凳上的石盆吸引了。

盆子看上去不大也不深,里面盛满了说不清是气体还是液体的物质,幽幽地泛着光,摆放在一个摆满了羊皮纸和书册的办公桌旁显得有点突兀——如果是在王杰希的办公室,可能会合理一些。黄少天好奇地凑上前去,原本银白色的东西一下子变得透明了,望进去还能看见里面的景象。

呃?好像还是校长办公室?

石盆里的场景正是这间校长办公室,连摆设都没太多改变。黄少天本以为这是类似于麻瓜世界的监控装置,但他很快发现石盆中的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如果是监控的话,他应该能看到自己。

或许是以前的监控?黄少天觉得这样的窥探不太好,且对此并没有太多兴趣,正准备移开视线时,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石盆中。走在前面的那个毋容置疑就是叶修,因为他看上去和现在别无二致。

而后面的那一位……

黄少天眨了眨眼,确信自己没有把人看错。

是喻文州。

比现在要小上一圈、并没有穿着霍格沃茨长袍的喻文州跟着叶修走进了校长办公室。他们好像在说什么,可这石盆跟麻瓜世界的电子产品不同,并没有什么声音冒出来。

他凑过去一些,想近一点说不定能听见什么,身后倒是响起了一个声音:“黄少天吧?久等了。”

他还来不及去分辨声音的主人是谁,一个激灵跌了进去。


TBC.

评论(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