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To Time Thou Grow'st

黄少天,生日快乐。

你比夏天更美好。


*设定借鉴了《武器种族传说》,有私设


黄少天第一次遇见喻文州纯属意外。

那是在蓝雨总部西南方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黄少天匆忙而不失小心地穿梭在枝叶能够遮去大半夏日阳光的树林中。就在快要抵达边界的时候,他敏锐地捕捉到喃喃的咒语声,紧接着是一声“咻”的轻响,像是羽箭划破空气,又似乎更加沉闷一些,直直地朝他逼来。

他凭着卓绝的本能闪躲,黑紫色的光在他原本停留的地方炸开。

是诅咒之箭。黄少天立即就认出了术士的咒语,随即一个掠步,只一刹那便站到了术士的身后,一记手刀扬到空中,向术士的颈边斩下。

他的动作忽然停在了半空中,意图挣扎,整个人却是动弹不得。

“呜呜呜呜——”他无法张口,嘴唇和舌头也跟着石化,只能用声带挤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术士应声转过身,那是一张年轻而清秀的脸庞,黄少天并不认识,但从外衣上雨滴形状的蓝色徽章来看,这名术士和他一样是蓝雨战队训练营的成员。

“黄少天?”术士微微睁大了眼,倒是认出了眼前被六星光牢困住的人。

他像是迅速明白了什么,后退了两步:“我不会说出去的。”

说着他又念了句什么,黄少天终于能够说话:“什么说出去?我看这里风景不错,人也不多,就到这里散个步,有什么不能说的?”

“是吗?”术士笑了笑,看得黄少天内心有点紧张,“那我去喊魏队了。”

黄少天一听便急了:“等等!”

他想了一想,放缓了语气:“你先帮我把咒术解开吧?”

术士其实根本没动,好整以暇地看着黄少天:“帮你解开,我有什么好处?”

“你这人……”如果不是被陌生的咒术困住,黄少天这时应该已经冲上去把人揍趴在地了,他想明明是他先动手伤人,怎么占到了便宜后反倒问人要起好处来,“那你要什么?”

术士重新走上前,抽走黄少天腰间的一柄剑。利剑出鞘,在昏暗的树林中闪着银白色的寒光,一看就知道主人平时将其保养得精心:“冰雨给不给?”

黄少天瞪着他,声音里透着不满和无奈:“你一个术士要冰雨干嘛?再说了,我说不给,你就会还给我了?”

黄少天抗议的时候,年轻的术士已经在空中打开一个小小的空洞,里面翻滚着灰黑色的气浪,他顺手就把冰雨丢了进去,洞口消失,只剩下剑鞘落在地上。

“快走吧,有人来了,”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后者觉得全身的力道一下子涌了回来,“祝你好运。”

远处确实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黄少天盯着面前不知是敌是友的陌生术士,一咬牙,还是决定相信他:“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帮我这样一个逃跑的武器种族……但还是,谢谢你。”

“不客气,”术士轻声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后来黄少天倒真的知道了这位算是帮过他一次的贵人。蓝雨战队的术士喻文州,在这块地界上渐渐声名鹊起,实力强劲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作为联盟的战士,多次拒绝了联盟指派给他合契的武器种族。

其实黄少天也吃不准那天他碰到的术士究竟是不是喻文州。在他看来,术士差不多都长一个样——可能魏琛长得稍微猥琐一些,虽然本人坚称年轻时风流倜傥——更别说他根本没见过喻文州的肖像。

就是一种感觉。

一个愿意帮助逃跑的武器种族保守秘密的人类,一个不愿意与武器种族合契的人类战士,感觉,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而黄少天没有料到,他再次见到喻文州,竟又是在一起意外事件中。

那天黄少天在酒馆被人下了药,一顿饱餐后便沉沉睡去,醒来发现自己被锁在了一间囚室里。

不知是何时他又被人看出了武器种族的身份。觊觎武器种族的人类太多,想要闯出一番名堂的冒险者总是希望通过与武器种族的合契,得到这片大陆上最强力的武器。

甚至连声称要保护武器种族权益的联盟也不能例外。

他很轻松地便挣脱了禁锢他的锁链和镣铐,比较麻烦的是囚室门口的法术——这种专门用来囚禁武器种族的法术,往往具有独一性,需要特别的破解方法,像他这种不专修法术的只有干瞪眼的份。

他正抱着脑袋想该怎么办,门口突然传来两个声音。一个是酒馆里与他相谈甚欢的陌生人,也是囚禁他的人,另一个只是有些耳熟,黄少天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起来是谁:“能让我看一看他的样子吗?”

“可以的,您小心就好。”

囚室的主人念了句什么,黄少天厌恶地往门口看去,也偷偷跟着用了魔法——叠在对方的咒术上,即使是他的水平,也容易成功一些。

于是他见到了一个穿着术士袍的黑发青年正朝里面望来,两人的视线对上,而后术士朝他露出一个安心意味的微笑。

这下黄少天终于想起那个声音是谁了。

那个曾替他隐瞒行踪的术士对他眨了眨眼,黄少天数着,一下,两下,三下——

他顺手施放了一个剑刃风暴,一直没能被砸开的门这回轻轻松松地被剑气劈开,黄少天一个闪身便来到了术士的身旁,后者凭空变出了一柄利剑甩给他。

是冰雨。

黄少天称心地接住久违的兵器,赞许又感激地向术士投去一个眼神。他们没有对话,却像是老朋友一样配合默契,诅咒和剑光交错着朝犯罪者追去,黄少天甚至没来得及嘲讽,对方已经被术士的咒术困住。

一道成功的催眠咒后,术士在地上摊开一张传送卷轴,手杖轻轻一指,犯罪者倏地从两人面前消失了。

然后黄少天就被封住了去路。

术士这一回没有用上任何咒术,只是简简单单地拦住了黄少天:“你又要走?”

“不走,难道等联盟抓我回去?”黄少天反问,盯着眼前已经长得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的人,“你的任务反正也做完了,就帮人帮到底,再放我一次吧?”

“我的任务没完,”术士纠正,“摸清组织情况、剿灭据点、解救武器种族,以及……”

他比了一个遗憾的手势:“把他们带回去。”

黄少天握着冰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理应冲上去立即和对方开战,他能感觉到对方也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尽管术士站着的姿势看上去轻松惬意。

“我不想和你打,”黄少天有点烦躁地说,“你救了我我却……这样说不过去。”

“那就跟我回去。”

“不,”黄少天摇头,“我回去他们就会给我找一个搭档,然后呢,就会逼我们合契,但我一点也不想和不认识的人类合契,一点也不。”

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黄少天滔滔不绝:“都什么年代了,不喜欢老板和同事可以辞职走人,结婚了不满意都可以再离婚,合契以后却还是不能正常解除契约?这些年武器种族学的研究简直是止步不前啊!”

“所以你还是不想合契?”术士敏锐地抓住了黄少天话中的重点。

见他点头,术士沉默了,垂着头似乎在考虑什么,半晌才抬起头提议:“你可以和我搭档。我猜,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这本该是嚣张自负的话,从术士的嘴里说出却听上去很自然,像是陈述一个普通事实一样平淡。

黄少天的视线粘着术士手中的灰色手杖,之前在树林中他并没有见到术士有这样一把武器。手杖的一端是与术士温和的面庞截然相反的可怖骷髅,雕刻与花纹繁复。

倒与传言中的描述吻合,黄少天这么想着,低声说道:“你是喻文州。”

喻文州没有反驳,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话。

“我凭什么相信你?”黄少天话锋一转,声音跟着变得尖锐。

喻文州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伸出两根手指抹过冰雨的刃身:“冰雨的剑鞘还在魏队那儿,你不想拿回来吗?”

他的手指修长而白皙,黄少天甚至有一瞬间担心他一个手抖,会被冰雨划出一道鲜红的口子来:“你什么意思?不是应该在你这儿吗,怎么会到魏老大那里去了?”

“我把它扔在了刀锋峡谷的入口。”刀锋峡谷在蓝雨总部的东北方,与那日他们待在的小树林相去甚远。

“现在,”他看见黄少天露出震惊的神色,嘴角不禁扬起,“你可以相信我了吗?”

黄少天定了定神,强迫自己在心底涌出的一股异样暖流中冷静下来:“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他质疑得没错,喻文州无法证明这一点。他再一次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你在犹豫。”

“你并不想离开蓝雨,”不是正面的回答,却直击要害,“而和我搭档,你可以不用合契就待在蓝雨。”

黄少天确实不想离开蓝雨。他喜欢蓝雨设施齐备的剑术训练场,喜欢全联盟最好吃的食堂,更放不下魏琛、方世镜这些亦师亦友的前辈和一起学习奋战的伙伴。

他曾为自由而决定放弃这些,而眼前的人在对他说,你可以有一个两全的选择。

黄少天难以抵御这样巨大的诱惑,即使它是一枚涂满蜜糖的毒果,落入口腹前他最后挣扎道:“为什么是我?联盟里应该也有很多其他不愿意合契的武器种族找过你吧?”

“因为蓝雨真正逃出来的武器种族只有你一个,”喻文州微微举起手杖,一扇银白色的门在两人面前展开,他朝黄少天伸手,“我很中意你。”

 

两人的搭档组合凭借着一流的任务评分,很快在蓝雨乃至全联盟名声大噪。喻文州本就出名,而黄少天也只是在逃出蓝雨后变成了一个不被提及的名字,几年前知晓他的人也并不算少。这样的强强组合最初令不少人感到意外。

当然,许多人还不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没有进行合契,否则就不单单是“意外”一词可以概括了。

“今早拿到的情报,魏队最后接触的这个人,两天前出现在了这个小镇。”方世镜递给喻文州一份地图和报告。

蓝雨战队的队长魏琛在执行一项联盟机密任务的途中突然失踪,下落不明已有一周有余。一般人遇上这种情况大多生还希望渺茫,而魏琛的武器搭档方世镜却仍能感知到魏琛微弱的生命力。怕引起轩然大波,方世镜尚未将这件事对外公开,而是找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看好的接班人和魏琛最得意的学生。

“这段有点问题,”喻文州对着报告在地图上画出了嫌疑人的行动路线,着重指出了其中的一部分,“这家铁匠铺和当地的矿场有直接合作,至于这条路,少天应该……”

“是一条废弃的车道,但并不是没有使用痕迹,之前一直判断是小量的非法交易,也就没有去管。”黄少天很顺口地解释了下去,武器种族对环境的观察较人类更灵敏一些,而他现在已经非常信任这个伙伴,所知所想总是毫无保留地讲出。

“看来确实有小量的非法交易,”方世镜总结,“只不过性质和我们早先预想的不太一样。”

而等他们顺着那条偏僻而破败的小路摸进敌人的大本营,看见一路上堆得到处都是的各种各样的矿石,黄少天不禁感慨:“这哪里小量了!情报错误得严重了好吗!”

喻文州飞快地吟唱咒语,只能丢给黄少天一个“明明是你说的”的眼神。昏暗的空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箭头,转了几圈之后终于停下。

黄少天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那个方向有人。”

“多少?”“……三个。”“武器种族呢?”

黄少天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鼻腔和胸腔满满的都是浑浊,大脑也是一片混沌:“不好说,太微弱了。”

微弱?那只能是年幼或者年老的武器种族,对他们还是难以构成威胁。喻文州稍稍放心,下定决心道:“走。”

在黄少天的带路下,他们奇迹般地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闯进了一间暗室。

“那是……”喻文州看见房间中央的平台上躺着一个人,不是很确定地皱了皱眉。

而黄少天直接得多:“魏老大!”

他冲过去拍了拍那张胡子拉渣的脸,魏琛依旧昏迷着。他对着周围扫视了一圈,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转头问喻文州:“这是怎么回事?他身上怎么有武器种族的气息?”

喻文州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蹲下身把人背到自己身上:“先别管了,快走。”

他们原路返回,这一次便没有那么顺利了,半路闪出一个男人,手持一把大刀挡住了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黄少天抽出冰雨冲了过去,而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放出了熟悉的咒术。他的咒术一点没妨碍到黄少天的行动,反而限制了对手的移动,冰雨与大刀短兵相接,发出铮铮的声响,竟还是黄少天略胜一筹。

几个来回后,只听“咔”的一声,紧接着男人的手上闪过一道白光,大刀从他的手中消失了,而一个中年男子像刚才魏琛躺着时那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啧,人造的就是不经用。”男人小声抱怨,吼了句什么,黄少天只看见边上的通道闪过一个曼妙的身影,随即男人的手上多了一条金鞭。

“像你这么丑的人还有这么多武器种族投怀送抱?”黄少天叫喊着自己的不解,耳尖的他听见“人造”两字心里一个咯噔,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怠慢,“他们是瞎了吗?是瞎了吧!绝对是瞎了!”

他一剑斩断了男人手里的鞭子,这次是一道金光,黄少天终于看清,通道那边有一个年轻女子倒下。

男人并没有乍一交手时表现得那么弱,他很注意躲开喻文州的咒术,一次也没有被打中,而对于躲不开的黄少天的攻击,他则毫不吝惜地用手中的武器去挡。

敌人的补充似乎源源不断,喻文州和黄少天心中的疑云也越来越厚。

“文州快走,”黄少天趁着男人换上第六把武器时叫道,“我先拖住他。”

喻文州没有理他,而是对着男人的长矛放了个燃烧箭矢,可惜再次被躲开了。

“喻文州!”黄少天大喊,“我又不会死,你担心什么?”

理智上来说,黄少天的策略是正确的,喻文州应该先离开这块封禁了传送法术的区域,无论如何先把魏琛送回去。

但他真的不想把黄少天丢在这儿。对手的情形太奇怪,喻文州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就像那条有些许痕迹的道路背后隐藏着大量交易,他觉得事情没有表面上显现的那么简单。

黄少天恶狠狠地瞪着他的搭档,他们其实很少一起行动,以免暴露他们没有合契的事实,他一直以为喻文州成熟冷静,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是那种队友让走还死活不走的人。

剑客一个走神,胸口的软甲被划了一道狭长的口子。

“少天!”喻文州脱口而出打断了自己的咒语,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分心得严重,而黄少天也因他分心而受了伤。

不能再待下去了。理智迫使他决绝地转身,背着魏琛朝来时的入口赶去。

喻文州的脚步声消失,黄少天冷冷地盯着另一边出现的两个身影,身形一晃,六个黄少天姿势一致地出现在了这个空间里。

然后他迅速转身,朝着与来人相反的方向奔跑起来。

“给我追!”身后的有人发号施令,“刚才大意了,别放过那个武器种族!”

 

几乎是一到封禁区域的边缘,喻文州放下魏琛,提起手杖吟唱起来。

刚才他虽然站着没怎么移动,但输出咒术所产生的消耗其实不比黄少天少,再加上一路上移动时小心翼翼地释放隐匿踪迹的咒术,这会儿要放个传送门比平时费力许多。

快一点,再快一点……

他一脚踏进空间的洪流之中,周围的景色还在晃动,而他耳边传来一声徐景熙的尖叫。

他甚至来不及说一声拜托,放下身上的队长就转身匆匆折返。

他必须尽快找到黄少天。

如果黄少天被抓住,身份被发现……这些心狠手辣的人和上次遇见的黑市商人不同,他们不仅擅长驾驭武器种族,而且手段残忍粗暴。

联盟的训练再严酷,也干不出拿武器去挡下攻击,不顾武器种族是否受伤的事。

 

真正的黄少天躲藏在一个不起眼的岩洞,如果不细细寻找,根本找不到这个视线的死角。

他觉得自己的视线在涣散,眼前的一切都逐渐开始模糊起来。

好困……

醒来的时候,还会在这里吗?还是会被带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会不会被强制合契?说起来,不知道合契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强制合契是什么感觉……但只要一想到几十年的时间要和一个陌生人绑定在一起,黄少天就觉得本能地抗拒。

可是他动不了。

早知道就跟喻文州合契了……他看着眼前陌生的三个人影,模模糊糊地想。

喻文州顺着指示咒术赶到的时候,正看见为首的男人把黄少天从地上拎起来。

而黄少天没法挣扎,也没有挣扎。

“轰”地一声,像有什么大型咒术在脑海中爆开,喻文州觉得心里像是开了个死亡之门,嗜血的欲望不断地从中争先恐后地溢出来,

他真的这么做了。手杖微微举起,甚至没有唱出咒语,黄少天的身边挤出了一个巨大的圆门,缓缓地旋转着,不断弥漫的黑气却迅速地向外扩张,一把抓住提着黄少天的男人,把他拖了进去。

另外两人反应敏捷地跳开,触手一样的线条似乎伸展到了尽头,努力地抓取着,但没有够到他们,不甘心般地缩了回门内。

门消失的一瞬间,“啪”地一声,喻文州的手杖跟着碎了。

而喻文州顾不得这些。他已经快步来到了黄少天边上,死亡之门敌我分明地避开了昏迷的剑客,被男人放开后黄少天滑落到地上,却没有被摔醒。

喻文州揽起黄少天,警惕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个敌人。短短的几秒钟,他在心里排除了许许多多的作战方案——他发现他第一时间能想到的方法中,每一种都需要黄少天的帮忙。

不知不觉间,这个搭档已经融入了他的思维。

可黄少天……

喻文州感到怀里忽然有一小股力量扯了扯他的手臂,低下头看见黄少天艰难地睁开眼:“文州,我们……”

他的声音虚弱,到后面就成了气音,而喻文州仍从口型和对他的了解,判断出了黄少天说了什么。

合契吧。

这样的话喻文州不是没想过,在矿山里几近绝望地搜寻时,他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动摇。最早,是黄少天坚决的逃离让他意识到并非所有的武器种族都愿意接受与人类合契的安排。他不想再看到有谁再对自己露出那样掩不住怀疑和厌恶的眼神,一开始以自己成绩排名太差为由拒绝了联盟的安排。

再后来,倒真如黄少天所说,有不少武器种族主动联系他,希望和他搭档。他每每快要心软答应的时候,都会想起黄少天。

他应该很讨厌随便就和武器种族合契的人类吧?

当黄少天答应和他搭档的时候,他真的是松了一口气。黄少天帮了他一个大忙,间接帮助他排除了和武器种族合契的可能。

而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在潜意识里,把心底那个本应永远不会给出去的位置留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要和他合契,而喻文州一点也不想拒绝。

“你一个人,”像是怕他不答应,黄少天努力地加上几个字,这对他来说真是少得难得,“打不过。”

别人如果这么说,喻文州虽然不会表现出来,但多少心里会有些生气。优秀的人总是难免有点傲气的。可这么说的是黄少天,他好像很容易就接受了,仿佛受了蛊惑,把手递到黄少天的嘴边:“来。”

黄少天垂头,用舌头抵住喻文州的手背。透入喻文州皮肤的并不是柔软的触感,反而有些坚硬,细细感受似乎还有些棱角。

是黄少天的核石。喻文州很早就知道,黄少天的核石长在舌尖上,早些时候他还拿这事调侃过黄少天,问他不停说话是不是因为舌头被硌得难受。

大约是灵魂产生了连接,黄少天的唇没有动,喻文州却能够听见黄少天的话音在耳边响起:“文州,跟我一起。”

“Music to hear, why hear'st thou music sadly?”

金色的光骤然在狭小的空间里绽开,喻文州觉得怀中的黄少天在一点一点变轻,同时变得透明。

大概看他们样子不对劲,之前散开的两个敌人终于攻了过来,而喻文州只是心念一动,黑色的咒术便朝他们冲了过去,将他们剧烈地甩到了远处的地上。

他觉得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连一些艰涩的咒术似乎都变得简单,好像只要他开口,它们便会排山倒海地向前进发——甚至其实不用开口。

而这一切,都是黄少天给予他的。

“……Sings this to thee:"thou single wilt prove none."”

誓约冗长,却又似乎结束得太快。

喻文州的右手中出现了一把青色的手杖,杖首微微拗成了一个T字型,细碎的蓝水晶绕着手杖顶端点缀了一圈,蜿蜿蜒蜒,成了一个S的形状。

“少天。”喻文州轻声喊道。他现在看不见黄少天,但他能切实感受到他们正在一起。

“我在,”黄少天的声音听上去也像是恢复了元气,“不要客气,把他们往死里揍!”

接下来的事情无比简单。他们都没有过合契经验,而合契带来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料——在征询了黄少天的意见后,喻文州此行的目标,从“救出黄少天”变成了“剿灭地下组织,同时收集犯罪证据”。

“太爽了!”和蓝雨前来收拾残局的人员接了头,喻文州终于放心下来,就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在空气那端嘶吼着。

喻文州轻轻地笑,正要说什么,手里忽然一沉。

前一秒还生龙活虎的黄少天,已经变回了人类的样子,靠在他的怀里昏迷不醒。

“少天?”喻文州拍了拍他,怀里的剑客丝毫不为所动,一点没有转醒的迹象。

而喻文州一下子从合契的兴奋和胜利的喜悦中清醒了过来。

 

黄少天醒来时还有些迷糊,勉勉强强地认出自己睡在了蓝雨总部的宿舍,正想闭上眼再睡一会儿,一个翻身,脑海里浮现出前一天所经历的种种。

他像是被从头到尾浇了一盆冰水,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没有。

他抬起自己的手背,舌尖轻轻地触碰小麦色的皮肤,记忆中的温度似乎更偏凉一些。

可还是没有。

他感觉不到喻文州的存在。

按理说,合契后的武器种族和人类都能感知到彼此——本身感官就更灵敏的武器种族更甚。这也是方世镜一口咬定魏琛还活着的根本依据。

而武器种族和人类之间的合契并不能轻易解除,除非一方……

不会吧?黄少天难以置信,昨天出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他急匆匆地随便换了件衣服跑出去,抓到个人就问:“喻文州呢?他还活着是吧?”

“在医院……”

黄少天一听,脸唰地就白了,都没说句谢谢就急忙往战队医院的方向跑。

郑轩觉得自己压力山大。传闻他都听说了,他知道黄少天不愿意跟人合契,可也不至于一醒来就想把喻文州弄死吧?喻文州现在情况不太好,他这样算不算害了队友?

黄少天正要往大楼里冲,却在路过楼底花园的时候生生停住了脚步。

他远远地看见一个背影,像是喻文州,但又不像。

那个人的头发全是银色,似乎感觉到了黄少天在看他,回头朝黄少天望过来。

黄少天呼吸一滞。

毫无疑问,那是喻文州的脸庞,连微笑的弧度都那么相似,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感觉多了一点苦涩。

但他的一头黑发不见踪影了先不说,就连他的气息……

内心纠结的时候,黄少天已经迎面跑了过去:“你怎么回事?”

他有太多的话想问,脱口而出的却是一个浓缩了不少的问题。

“少天,昨天的事我很抱歉,”喻文州像是早就打好了腹稿,“当时情况比较紧急,我一时冲动就……”

“谁跟你说这个!”黄少天打断他,又赶紧纠正,“不是,这个等下再说。你先说清楚,你头发怎么回事?”

他说着,目光落到喻文州的额间,中分的发型得以让一块蓝色的核石暴露在了空气中:“这又是怎么搞的?”

“魏队被植入了核石,从一个老年武器种族的身上移植的那种,”在黄少天的惊骇中,喻文州将魏琛的描述用他更理性客观的方式重述了一遍,“匹配结果合适,但实际手术后……魏队产生了排异反应。”

“所以现在是转移到了你身上?”黄少天盯着眼前的术士,他知道魏琛不是为了自己活命而牺牲后辈的人,只有可能是喻文州自愿,“你到底在想什么?”

“移植成功的话,我的身体会跟着变化,跟你的合契会自动消失,”喻文州看着他说,“如你所愿。”

“什么如我所愿,”黄少天气急,“你不要自作主张行不行,你现在变成了一个老年武器种族,头发都白了……”

“不是,”喻文州愣了愣,随即解释,“我没变老,头发这样,是因为核石原来的主人就是这个发色。”

“那也不好,”黄少天只尴尬了一秒,继续抨击他,“现在是成功了,万一没成功怎么办?你是不是就准备做魏老大的替死鬼了?”

听到黄少天的担心,喻文州心里到底还是有点难以抑制的小小雀跃,只是一想到黄少天曾经那样坚决的抵制态度,心情又变得矛盾了起来:“我不在的话,少天不是更开心吗?”

他定定地望着黄少天,话唠的搭档罕见地沉默了。喻文州暗暗叹了口气,想有的话真的不该拿到台面上来说。

他不打算多解释了,踏出一步往大楼里走去,却被黄少天猛地按住肩膀:“文州,我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我是说过不想和人合契,但合契了之后为了自由让战友放弃性命,说实话我做不到,啊当然如果是昨天那些人的话又另当别论……”黄少天讲了一大堆,像是在掩饰什么,对上喻文州偏过头投来的眼神后又顿了顿,下定决心了一般说道,“我要说的是,这些我不想合契的人,不包括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风都好像变热了,擦过两人的耳朵以后有火一样的温度灼烧起来。

“可能现在说这些有点晚了,”黄少天放开了他,“你不必对我感到愧疚。而且,我知道文州你是不想和武器种族合契的,结果我那样对你说……大概让你很难做吧。”

“不晚,”喻文州忽然说,他握住黄少天刚刚垂下的手,让他面对自己,“如果是你的话,合契也没关系。”

他斟酌着措辞,总觉得哪里不对,又更正了两次:“确切地说,是我想与你合契——只想与你合契。”

可能是夏日的太阳太过灿烂,黄少天的眼睛炯炯有神,脸颊被晒得有些发红:“既然我们都这么想……”

他抬头吻上喻文州额间的核石,用舌尖细细舔舐,核石与核石碰撞的脆脆声响让听着的人都有些害羞。

“你不要后悔,”喻文州提醒他,“现在我活得和时间一样长了。”

黄少天没出声,但他的嗓音响了起来:我也是啊,所以说,活那么长,一个人多无聊。而且不要后悔的应该是你,我刚刚想起来,联盟好像是禁止武器种族之间进行合契的……

“逃跑方面的经验少天比我丰富,”喻文州说,“你愿意教我的话,我就不后悔。”

黄少天的喉间发出低低的笑声,大概是喻文州的鼻息落在黄少天的颈间,让他觉得有点发痒。他伸手按住喻文州的唇,示意他不要说话。

“我愿意。”黄少天说。

金色和蓝色的光芒交织在一起,比盛夏的阳光还要耀眼。

而喻文州吟唱起了他们共同的誓约。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Fin.



标题和文州的誓约自Sonnet 18,翻译参考这里。少天的誓约自Sonnet 8,翻译参考这里

书里的人是永远和时间一同长存的,也愿喻黄在千千万万种文字中百年好合w

评论(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