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勇敢的心 42

首章  上章



喻文州的话一下子噎住了黄少天,他本想说什么,脑海里却只有喻文州赛后和刚才的话重复交替着。

他们说的受伤,还有心理准备,根本不是一回事。

喻文州继续说道:“我那时有点……不,非常生气,也对你说了重话。”他收起笑,神色郑重起来:“对不起,少天,那不是我本意。”

“我知道。”黄少天立即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他又重复了一遍,没有留下安静的空隙,心底深处的许多话争前恐后地涌了上来,“老实说,当时我讲完就后悔了。你可能没觉得,那时我还在场上,底下观众说话的声音嗡嗡响,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想起了我们,还有你和魏老大决斗的时候。”

黄少天的目光落在了很远的地方,好像穿过城堡的墙壁,再穿过厚重的时光:“你说你无所谓,但每次我听了,都觉得很难过。”

喻文州凝视着这样的黄少天,思绪也随着黄少天的话回到了过去。他想起十来个小时前,自己听到的这样那样的话,心又一次隐隐抽痛起来。

“虽然其实昨天比赛之后,说你的不多,大多数还是在说我,”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和喻文州想到了一起,自嘲一般地笑了笑,“不过我大概算活该吧,就是连累了你。”

喻文州跟着笑了,拍拍黄少天的手:“哪里,还要谢谢你替我吸引了火力。”

“要说连累,”他眯了眯眼,“不如说我连累了魏教授。”

喻文州收回手,被长袍宽袖遮住的手指不自觉地攥紧。纵使他在脑子里演练了千遍万遍,真的在黄少天面前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他还是有点忐忑。

“昨天我也想起了决斗,”喻文州说,用词保守,语气却很肯定,“应该比你早,在你反问我,说上场前就该准备好时。”

“我以前也这么说过,”他脸上的表情有点绷不住,目光灼灼地望向黄少天,“但昨天你说了之后,我才感受到了,那时你为什么那么生气。”

“魏教授对你很重要,”喻文州缓慢而认真地说,“我没有想要伤害他,更没有想让你难过。”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一直坐着有点冷,他揉了揉鼻子:“其实我也知道方教授说得没错,他受那么重伤根本原因不在你,你要是这么厉害还怎么会……呃。”

这种玩笑从来都是无所谓的,喻文州不在意,偶尔假装生气回击两句,但这回或许是生疏太久,或许是场合不对,又或许是让他想起了喻文州唯一翻脸的那次,黄少天顿了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态度也不好,说了不少气你的话,有些是故意的有些……”

他转头看向喻文州,目光坚定起来:“反正,以后不会再这样了。这几件事,我们就算扯平了,好吗?”

“好。”喻文州说。

黄少天终于放下心来,像是大功告成一样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松懈下来后马上觉得冷了,赶紧套上毛衣,再抬头一看喻文州已经走到房间门口了,对黄少天露出了一个熟悉的微笑:“那我先去餐厅了,少天你抓紧一些。”

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闹钟:“离第一节课开始还有很久啊?”

“外面雪这么大,”喻文州指了指窗外,“得抽空去看下索克萨尔。”

黄少天想起昨晚喻文州反常的晚归,有些不确定地问:“昨天你回来那么晚,是因为索克萨尔?”

喻文州点点头,反过来问他:“我把你吵醒了?”

“没有没有,”黄少天急忙澄清,说完又反应过来自己的自相矛盾,补上一句,“是我还没睡熟。早上倒是睡得挺沉的,还要谢谢你喊我了。”

“不用谢,”喻文州挥手,临走前扔下最后一句,“以后还是我叫你吧。”

 

很快又到了圣诞节假期,两人在和好之前就定下了回家过节,临到放假再申请留校似乎有些来不及了。特别是黄少天,他早就计划好了要去听一场演唱会,前排的门票已经安安静静地躺在家里上锁的抽屉里。说起来,这又是一件黄少天后悔的事了——演唱会的门票他只买了一张。

“抱歉啊文州我不是故意的——呃好吧那时确实是故意的,”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他还想起这是他之前说好的今年给喻文州的生日礼物,没想到因为先前两人之间的冷战,一拖竟要拖到明年去了,“实在没办法,这次演唱会在一个小剧场,门票不多,早就卖完了,我爸爸信上跟我说网上都找不到票贩子。”

“没关系,”喻文州倒是真的不太在意这类事,“我们早就说好扯平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喻文州今年也没有送他生日礼物:“我是说了扯平,可没指这个!你不能……”

喻文州拿了一张羊皮纸,转身递给他,黄少天狐疑他的室友何时写字这么快了,定睛发现纸上的墨迹明显干涸了许久,是一串数字:“……这是?”

“我的手机号。”喻文州回答。

“你自己办的?什么时候?”黄少天条件反射地去找自己的手机,想把号码存进去,行李箱都从床底下拉出了一半才想起霍格沃茨的城堡里没法正常使用电子设备。

“暑假。”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悻悻然把行李箱推了回去,没有再把话说下去。

那时他和黄少天的关系已经很不好了,而除开黄少天,喻文州实在没什么买手机的必要。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去做一件没什么意义的事,想了半天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就当是为了不浪费父母送的生日礼物,同时还能更好地学习麻瓜研究那门课。

但他也不是不明白,跟父母提出想要一部手机、升入三年级后选修麻瓜研究,根源都是身边有了黄少天这样一个人。

幸运的是,现在这件事终于有了意义。

黄少天感受不到喻文州内心复杂的矛盾,但他多少联想到了一些,最后勉勉强强地同意了:“那好吧,今年就算了,明年可不许这么打发我了啊!”

离开霍格沃茨后,在黄少天的指导下,喻文州开通了社交网站的账号,互相添加了好友。

平安夜晚上六点多,黄少天上传了一张照片。他正站在小剧场的入口处,身后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点也没有因为过节放假而门可罗雀的样子。黄少天穿的是麻瓜世界的衣服,戴的却是格兰芬多的围巾,倒也很合适,整个人像是被团在一簇火焰中,给冬天的街景平添了一抹温暖的颜色。

“我准备入场了!怎么样他们人气挺高的吧?不过周围的商店都关门了啊,等下演唱会结束后我还想找点吃的,没有餐厅也就算了,你说地铁会不会停运啊?”提示音响起,喻文州顺手点开了聊天。

他很快读完信息,慢悠悠地敲字回复:“我帮你谷歌一下。”

“不用不用!!!!!!”黄少天迅速回应,一大串感叹号在手机屏幕上直接挤到了第二行,然后又刷出了一个新的对话气泡,“就算不停运,结束后坐的人肯定也很多,我还是让我爸来接我好了!”

但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靠,我爸说他车没油了,这什么理由?明显就是懒得来接我,郑轩都比他走心,气死我了!”

“那我来接你?”喻文州提议,又加上一句,“带上飞路粉。”

“这个好啊!”黄少天欣然接受了喻文州的好意,“不过我才知道,原来飞路网是随便用的吗?比这边的公共交通方便多了!”

也不算随便用,喻文州想,不过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他们遇到的情形又跟随便用没什么区别,干脆回复道:“是啊。”

到了七点,演唱会正式开始,黄少天和喻文州打了招呼,约好散场后见便结束了聊天,沉浸到现场的氛围中去了。喻文州先是看了点麻瓜世界的热点新闻,之后给手机设置了出门去找黄少天的时间,同时不忘先和父母汇报一声。最后,如同每个在家的普通晚上,他打开了一本读到一半的书。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快一个小时的时候,喻文州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的来电铃声和闹铃分别是黄少天喜欢的那支乐队的两首歌,闹铃是黄少天喜欢的风格,确实能把人从梦中震醒的那一类;而来电铃声的风格则是喻文州更喜欢的,带有一些古典音乐元素。

喻文州奇怪黄少天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他的号码目前只给过黄少天一个人。

“怎么了?”果真是黄少天,他接起电话,像平时在霍格沃茨那样随意地问。

出乎喻文州的意料,电话里并没有震耳欲聋的摇滚乐,背景音吵吵嚷嚷,不像是演唱会现场,更像是在一条熙熙攘攘的大街。突然有一种尖锐的、喻文州没怎么听见过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有人尖叫起来。

“少天?”喻文州追问,那些声音给他的感觉十分不妙。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见过那种突兀的声响,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手机里传来人跑动的声音,夹杂着衣服窸窸窣窣的摩擦声,然后喻文州听见了黄少天不太稳定的呼吸声。

“文州,”他说,“别过来。”


TBC.


BTW, happy birthday to Harry Potter~

评论(16)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