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我得到神奇宝贝了!下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喻文州回到草坪时,那边竟然已经来了好些人,原本黑漆漆的小角落顿时亮起了荧荧的光。和之前校医院门口不同,虽然也有玩家举着手机对准了某一点,但没有人发出惊叹或者吵吵嚷嚷。

黄少天退到了一边,和本科时期的同学站在一起小声地对话。留在学校读研的同学好奇地问他校园外的生活,他正准备回答,视野里的忽然出现了一团不同于手机屏幕的光亮、而是有点柔和的白色。

他像是有所感应般,朝来路的方向望去,恰好看见喻文州捧着一束白玫瑰,目光从墓碑前移开,转了一小圈,最后落到他身上。

喻文州这样的重新登场令黄少天有点意外。而喻文州径直走到他面前:“久等了。”

“我还以为你迷路找不到这里了,”黄少天毫不掩饰他的惊讶,“搞半天你是去买花了?”

“这是玫瑰啊。”一旁黄少天的老同学则是有点八卦地拉长了声音。

“送谁送谁?”黄少天一听,立马来了劲,“刚才那个妹子?你还说我想多了?”

“他怎么会送——”老同学反驳,出口一半又觉得不妥,刹住了话头,有些顾虑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不以为意,看着黄少天说道:“那个妹子倒还以为,我买花是要送你。”

黄少天本想同往常一样,随口接上一句,诸如“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直接送我吧”,对上喻文州的眼睛却没有见到料想之中促狭的笑意,而是流露出有些黯淡的情绪,仿佛是他们头顶夜空中被薄云遮去的月光,被揉碎了细细地洒了进去。

黄少天忽然就觉得,那样的玩笑说不出口了。

心里空空落落的,连带着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是送馆长的吧。”他像是想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没有过太久,只是对黄少天而言已比平时要长。

喻文州似乎察觉到了,没再说什么,抱着白玫瑰去了墓碑前,把花束轻轻放下。

“他人很好啊。”望着喻文州的背影,黄少天的同学跟他感慨。

“是啊是啊,我跟你说有一次……”黄少天应声附议,滔滔不绝地讲起一个故事,在例子的结尾总结道,“就是这样,他对谁都特别好,特别好说话,有时候我真担心他这样会不会被人欺负啊。”

“……是这样吗?”他的同学听了有点狐疑,虽然喻文州刚才的表现确实是个温柔的人,但好像跟平时的印象不太一样啊?就喻文州无情拒人发卡的事迹,哪里像个好说话、好欺负的人了?

像是解答他的疑问,几乎被吹上天的当事人出现在黄少天身后,略微有点无奈地纠正他的结论:“那次是你和我说,我才答应了。”

“嗯?是这样吗?”黄少天微微一怔,和同学一样的话脱口而出。他接着想说那送花总不是他提的主意了吧,转念一想,喻文州会送花,源头还是他科普的事。

喻文州确信地说:“是这样啊。”

 

临走前黄少天老同学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转了几圈,最后意味深长地丢下一句:“加油。”

黄少天不傻。平时跟爱起哄的女生对着闹是一回事,而今晚这样又是另一回事——他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微妙。

他想问喻文州,这样是不是不太对,可真要问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回家的路上黄少天玩着游戏,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喻文州,发现对方似乎也挺认真地盯着手机屏幕——或许,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别扭。

他刚把注意力真正放回游戏上,就听见喻文州喊他:“少天。”

他停下脚步,几乎是同时喻文州也停下了脚步,定定地看着他。

“有一件事,我决定还是要和你说。”

黄少天望向喻文州,他听上去、看上去如平常一样波澜不惊,但手指紧紧攥着手机,指节不太自然地屈起。黄少天注意到这一点,像是走近了路灯,模模糊糊的预感渐渐清晰起来。

夜色早已降临,但今晚的大学校园并没有因此安静下来。来往学生的谈话声、自行车链条扭动的咯咯声、远处篮球场清脆的进球声,一点没有深秋的萧瑟。

而这些声音,都盖不过喻文州的那句话。

“黄少天,我喜欢你。”

仿佛一切喧嚣一瞬间被抽离,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思维和听觉一样产生了大段大段的空白,其他什么都没有在想了,密密麻麻的内心弹幕全是那七个字。

大脑罢工,声带跟着罢工。黄少天久久没有回应。

“我不想再和你开玩笑了,”还是喻文州先打破了沉默,“我受不了,也觉得这样不是太对。”

黄少天犹豫着没有问出口的话,他很自然地就说了出来。讲完他顿了一下,见黄少天仍没有开口的意思,继续说道:“我猜你多少也感觉到了一些。我就想,既然你没有先问,那就让我来问吧。”

“少天,”他的声音低沉,正如这夜色,却又如夜雨前的雷声一般响彻黄少天的耳畔,“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似是被闪电击中,黄少天终于回过神。

“你让我想想。”他轻声说。

说完黄少天又玩起了手机,率先朝校门口的方向走去。手机外放着活泼的游戏背景音乐,却少了平日里的主唱,像是一轨没有人声的伴奏带,听上去异常单调。

 

来的时候比较匆忙,走的时候则不那么着急了,两人选择了更经济的出行方式——地铁。

玩起游戏后黄少天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在补给站刷到稀有道具了就得意地朝喻文州炫耀,嘟囔着怎么没见到新的剪影,路过什么地方突然跳出一只精灵时又会叫住喻文州,自己抓完不算,还监督喻文州一起捕捉。

“咦——”这会儿在运行的列车上,黄少天发出一声长长的惊叹。

喻文州知道他一定是又见到了什么,头微微偏过去看他的手机屏幕,列表的右下角终于出现了一个久违的黑色剪影,是兔子的形状,底下标了三个脚印。

“下去抓?”喻文州揶揄他。

“算了吧,”黄少天谢绝了他的“好意”,保持了理智,“也不知道是在上面的什么地方。”

但他很快失去了理智。这个黑影不像其他路过的精灵那样,大多保持着三个脚印不变,直到再次消失在列表中,而是渐渐地减少了脚印数,并且在列车进入车站后终于变为了一个。

黄少天立刻举起手机对着车厢外的站台。他看见一只负电兔靠在一根柱子后,露出半截身子和长长的耳朵,而列车缓缓地刹停,兔子最终被甩到了后方。

“文州我马上回来!”门一开,黄少天马上冲了出去。*

喻文州摇摇头,跟着下了车。

已经是晚上,地铁里的人不多,这又是个人流少的小站,黄少天没什么阻碍地跑到了能抓到精灵的范围,立定,对着屏幕就是一波飞快的操作。没几秒精灵就被收服了,捕获的音效响起的同时,列车也开始响起“滴——滴——”的关门警报。

黄少天还在站台上,喻文州想着干脆等下一班地铁,就站着没动。谁知黄少天加大了马力朝喻文州奔过去,在第四声警报响过时站到了喻文州面前,喻文州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被黄少天用力往地铁里一推。

喻文州的视野一个晃荡,刚刚在车厢里站稳,就看见黄少天跟着钻进地铁车厢的同时,车门正在合上——

“少天!”

他条件反射地转身去拽,然而黄少天的身体像是在两扇门间生了根,这一瞬间喻文州明明用尽了全力,黄少天却仍是纹丝不动。

一秒的时间仿佛被无限地拉长,黄少天手心的温度以迅雷之势传递给了喻文州,即使在秋天还是热得像个小火炉,烧断了喻文州理智的保险丝。

幸而车门马上再次移开了,黄少天一下子摔在了喻文州的身上。

喻文州不带任何迟疑地伸手抱住了他。

黄少天被紧紧拥住,他能感到喻文州在微微发抖,甚至能闻到喻文州身上残留的白玫瑰清淡的香气。

“吓死我了,”他把头埋在喻文州的颈间,看不见喻文州的表情,只能看到对面的车门上印着自己还有些苍白的脸,故作轻松地玩笑道,“差点要上新闻头条了,网瘾少年沉迷手游,险些——”

“少天,”喻文州难得强硬地打断了他,“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他说完,似乎恢复了理智,放开了搭在黄少天背后的手:“抱歉,我——”

一双火热的手环住了他,喻文州感受到怀里身体的力量,刚出口的话跟着一滞。

“少天?”

“别说话,”黄少天说,大概是自己也觉得提出这样的要求十分好笑,弯了弯嘴角,“让我好好想一想。”

喻文州便没再说话。他感觉时间又一次被拉长了,但和刚才的意外不同,这一次除了紧张之外,也多了一份安心——黄少天身上的温度透过不算薄的衣服,贴上他全身的皮肤。

过了几站,喻文州觉得过了几个世纪,黄少天终于再次开口:“文州,我想好了。”

他说的时候迅速扫视了一遍车厢,这条路线周末的人不多,他们又在人最少的列车中段,视野里就零零散散的几个人,闭着眼打瞌睡的,戴着耳机听音乐玩手机的,还有自顾自腻歪的情侣。没人盯着他们,黄少天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是吗。”喻文州说,句子末尾是一个降调的肯定。

黄少天没有推开他,他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嗯,”他也肯定道,“文州,我也喜欢你。”

列车进站,开门,进来两个小姑娘,看见他们抱在一起似乎吓了一跳,又忍不住好奇地瞟上两眼。

“你怎么不说话?”黄少天有点着急,声音轻快地跳进喻文州的耳朵。

“嗯……”喻文州似乎是在思考,停顿了一会儿问,“之前,你为什么不直接从旁边进来?”

他还真挺认真地想了想,当时要是看见黄少天马上进了车厢,自己就在门边,总是来得及跟进去的。

“啊?”黄少天显然没想到喻文州会问这个,茫然了几秒,才回答道,“这个啊……”

“因为看见你站在那儿,下意识就跑过去了啊。”

 

下了地铁,再走回家,黄少天觉得整个人还是有点恍恍惚惚,夜风稍微把他吹得清醒了一些,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喻文州牵住了手。

他定了定心绪,把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一路上黄少天竟没再玩手机了——大抵是地铁上的意外发生之后,还在心有余悸的状态。直到过完最后一条马路,确认不会有什么问题后,他像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一般,再次摸出了手机。

喻文州简直要给他的男朋友跪了,不过在亲眼看到黄少天收服了一只皮皮后,他也夫唱夫随地点亮了屏幕。

走到他们住的公寓的路上也有一个补给站,他们每次路过都会刷上一刷,这次也不例外。喻文州拿到了几个糖果,随手就给自己的伊布喂了。

手机一阵震动。

“嗯?”黄少天耳朵尖,在一堆背景音乐和游戏音效中仍抓到了这一丝不同寻常的响动,“总算进化了?让我看看,是不是你一直想要的雷精灵?”

在看到屏幕上的精灵后,黄少天沉默了半秒立即爆发:“喻文州!不!喻欧皇!受我一拜!”

那赫然是一只月精灵。*

“爱卿平身,”喻文州调侃道,“不过我记得,少天你也有太阳精灵吧?”

“那不一样啊!”黄少天反驳,“虽然都很稀有,但是月精灵防高血厚,你懂的,守道馆的王者配置!”

“有什么不一样,”喻文州说,似乎有点委屈,“我号都给你了。”

“也对……”黄少天一掂量,觉得喻文州说得挺有道理,又想起一个问题,“说到你的号,我突然想起个事。”

“什么?”

“你的密码,”黄少天回忆起了当时的场景,怀疑地问,“到底是什么时候改的?”

喻文州把游戏账号给黄少天的时候,说为了不泄露自己惯用的密码,也为了方便黄少天记忆,直接把密码改成了黄少天的生日。

“不太记得了,”喻文州想了想,“你第一次告诉我生日是什么时候?”


Fin.


*私设如山系列

评论(19)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