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我得到神奇宝贝了!中



郑轩和方锐都对喻文州的加入表示了欢迎,搭伙的新机制从第二天就开始顺利运行了。

喻文州虽然作息较一般同龄人规律,但到底是年轻人,周日仍旧六七点起这种张新杰会干的事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等他拎着袋子从菜市场出来,已经十点多了。

他刚拐进小区,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黄少天穿着短袖短裤,趿拉着凉鞋,边玩着手机边急匆匆地往小区的另一边走去。

“少天?”喻文州喊他,兴许是有点距离,黄少天一开始没听见,仍自顾自地走着,“黄少天?”

“啊?”黄少天终于回过头,看见是喻文州,打了个招呼,“是文州啊。你这是刚买完回来?辛苦你了啊,起这么早,郑轩他们还在睡懒觉呢。”

现在算很早吗?喻文州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认知:“……你也挺早的。”

“那当然,我……”黄少天说着低头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喻文州跟着望过去,随即看穿了一切,“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午饭见!”

喻文州看着他大步流星地离开,在远处的一个喷泉面前停下,举起手机对着喷泉一顿操作。黄少天露出的胳膊和小腿都是健康的小麦色,线条紧实有力,若不是亲眼所见,喻文州绝不会把他和一个游戏宅划上等号。而且听他的口气,黄少天还是那种周末会睡到中午自然醒的年轻人。

这游戏真的这么好玩?喻文州不禁好奇。

黄少天很快完成了他的任务——收服了一只玛瑙水母,没了需要奔波在外的目标,一下子觉得酷热难忍起来。他想难怪水母会在喷泉里,尽管现在已经九月了,但这么热的天,待在外面,恐怕是要被晒成水母干的。*

他转身准备回家吹空调,却看见喻文州仍站在原地,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黄少天顿时有种上课时偷玩手机被老师发现的感觉,有点心虚。他晃了晃脑袋跑过去,明明喻文州和他一样大,怎么会有这种错觉:“你怎么还在这儿?不会是在等我吧?走吧走吧,别晒中暑了。”说完他伸出一只手,很顺手地接过喻文州手里的一个袋子,替他分担了一点。

喻文州不置可否。他和黄少天并肩走在回去的路上,黄少天习惯性地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又觉得口干舌燥,大约是奔波在外实在是有些太热了,一时间两人之间竟有些沉默。

“少天,”还是喻文州先开了口,“你在玩的那个手游,叫什么?”

 

继抓到皮卡丘之后,黄少天觉得本月他可以大吹特吹的事又多了一件:他竟然卖出了一份安利。

“现在你可以选初始的精灵了,”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操作,不时地做点讲解,“今天……轮到的是第三代啊。”

“轮到?”

黄少天来劲地解释道:“现在图鉴出到第三代了,御三家——就是可以选的三个精灵——三天一轮,你现在这三个是第三代的。”他担心自己说得有点太多,稍微顿了顿,又觉得这话不说不行:“我建议你还是等一天吧,明天是第一代,可以选彩蛋皮卡丘……”*

“不用了,”出乎意料地,喻文州谢绝了他的好意,“你选的是什么?”

“我?我玩的时候还只有第一代图鉴,也不知道还有彩蛋皮卡丘,就选了妙蛙种子,”黄少天一口气说完,还不忘继续安利,“你要是不想要皮卡丘的话,明天的小火龙也不错啊,进化以后比较帅气,还能飞上天。”

喻文州没回答,黄少天低头一看,喻文州手指一滑,已经抓了个水跃鱼。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黄少天目瞪口呆。

“之前趁你在做饭,查了点资料。”喻文州说。

黄少天迟疑着问:“那你这个也不是随便选的吧?”毕竟以他个人的审美,水跃鱼既不帅气也不可爱。

“嗯,稍微考虑了组队打道馆。”喻文州笑了笑,给他的水跃鱼命名去了。

稍微?黄少天飞快地思索了起来,水跃鱼进化成巨沼怪后是水系加地面系,而他未来的妙蛙花是草系加毒系,如果组队——好像是可以规避火系克制黄少天的情况。

“可以,这很学霸。”黄少天不禁对喻文州肃然起敬,这游戏态度实在太认真了。

更让他震动的是喻文州那句“组队打道馆”——方锐誓死不买他的安利,郑轩是懒得买,大学时期的好哥们天各一方,一时间,玩个手游他都只能孤军奋战。

尽管喻文州刚刚建号,但这句话所描绘的未来太过美好,让他没法拒绝。

黄少天接下来更热心地给喻文州展示了游戏的其他方面,最后两人来到喻文州的卧室。

“补给站这里可以放个香,之后半小时内附近出现精灵的几率会变高。”方锐嫌黄少天太吵,午饭后直接把他踢去了喻文州家开展教程,当时黄少天还抱怨了几句,现在看来倒是必要的。他点击了补给站的图标,使用了那个道具,地图上的蓝点跟着飘起了粉色的花瓣。

两人又忙活了起来,但收获不是很大——至少对黄少天来说是如此,这次并没有黄少天第一次来这里时那么好运,再出现稀有的精灵。

在时间还剩三分钟的时候,黄少天忽然发出一声惊呼:“我靠卡比兽!”

他把剪影给喻文州看,然后两人飞快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右下角的脚印还是两个。

“说不定在我那边!”黄少天果断拉着喻文州出门,奔过去猛按门铃,“方锐开门!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门开了,黄少天如一阵小旋风般冲了进去,喻文州则对方锐说了声“抱歉”。

“文州快来!还有一分钟!”郑轩的房间传来了黄少天的呼叫。

“说好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看着学长陪室友发疯,方锐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裂了。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黄少天正好听见:“你说什么,卡比兽和郑轩不是很配么!”

方锐看了喻文州一眼,觉得要用文学院的思路和计算机学院的对话实在是很心累:“对对对,最配了。”

等道具的效果时间结束,黄少天一看时间,觉得不能再玩下去了:得准备晚饭了。

“走,东西都在文州你家吧。”黄少天三步两步走到门口,回过头却看见喻文州没跟上来,而是朝他伸手。

“少天,钥匙,”他说,“你拉着我出来,我没带。”

“……”黄少天跑回房间,捏着那把中午喻文州刚刚给他的备用钥匙出来,由衷地夸奖道,“文州,你真的很有先见之明。”

 

有一个战友存在的好处马上凸显了:比如在选择伊布的进化分支时,黄少天的选择从三种可选进化分支中,最喜欢哪一个,变成了最讨厌哪一个。

“其实我都想要,”黄少天说,“根本没有哪个让我觉得讨厌的啊!”

“我的要进化成雷精灵,”喻文州很理智,“守道馆很好。少天就在水火里选一个吧。”

后来事实证明,他们都想得有点多——有时候未雨绸缪是没用的。伊布的进化本就不可控,网上的攻略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概率。他们碰到的是最不可控的情况——但未必不好——黄少天的伊布在一个白天进化成了太阳精灵。

黄少天很喜欢太阳精灵,只不过这个进化分支实在是飘忽,连网上都没总结出统一的规律,黄少天对此是抱着随缘的心态,这样的结果让他觉得自己成功偷渡到了欧洲。

方锐听说后,说黄少天是蹭了喻文州的欧气。这段时间里黄少天和喻文州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简直相见恨晚——特别是喻文州把账号密码给他,让他去占了公司门口那家道馆后。而等喻文州的等级练上来,已经是秋天了。

“文州,你有没有觉得最近的野生精灵种类有变化?”这个周六吃完晚饭,他们例行去楼下散步,顺便看看有没有新的野生精灵可抓,“按理说只会跟着地形和时间变化吧,官方把季节因素也考虑进去了?”

“虫系确实出现得少了,”喻文州说,“或许吧。”*

走到一半时黄少天看了一眼微信群,不看不要紧,一看他立刻叫了起来:“G大校医院门口刷新了吉利蛋!”

喻文州回过头,扬了扬手里的学生卡:“走?”

“现在走应该来不及?”黄少天有点犹豫。

喻文州只是又问了一遍:“你想去吗?”

黄少天想了想,明天是周日,也没什么要紧的事:“Gogogo!”

 

说是走,其实两人还是拦了辆出租车——这要是被方锐知道,肯定得吐槽他们网瘾少年了。

亮了学生证,顺利进了校门,车子弯弯绕绕地开到校医院门口。在车上黄少天就兴奋地看着剪影出现在附近精灵的列表,之后脚印逐渐减少——车一停下,他扔下一句“文州你先结账,我待会儿还你”便冲出去了。

相比之下,还是黄少天更沉迷一些。

晚上的校医院门口大概从来没有这么门庭若市,男男女女来来往往,都是拿着手机在门口的台阶旁站了一会儿,又喜形于色地离去。

喻文州走过去时黄少天已经收服了吉利蛋,催着喻文州赶紧操作——喻文州做任何事都颇为慢条斯理,有时候黄少天看着都觉得着急。

“喻文州学长?”等喻文州也收服了吉利蛋,两人准备离开时,有女生喊住了他,“没想到你也会玩这个!”

“少天带我玩的,”喻文州说,“黄少天,也算你的学长。”

“嗨,”黄少天友好地打了个招呼,“没见过你,你是文州的学妹?这么说你也是文学院的?”

“学长我见过你哦,”女生眨了眨眼,“你大概不记得了吧,还有我是计算机院的。”

“这么可爱的学妹我居然不记得了!罪过罪过!”黄少天夸张地捂住了胸口。女生倒也不生气:“好啦,不打扰你们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学长好好玩。”

等她走了以后,黄少天用手肘戳了戳喻文州:“男神可以啊,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这个,你真的是想多了。”

“想多了吗?”黄少天反问,“我可什么都没说?”

喻文州直接地无视了他的调侃:“来都来了,要不要转转?”

黄少天点亮屏幕:“好啊,就从图书馆那边的补给站开始吧,看上去近一些。那边好像还有一只喵喵。”

等他们走近了,两人都愣了愣。

这是在图书馆侧面的一片草坪,平常不太有人路过。而草地的一角,赫然立着一块小小的墓碑。而那只喵喵正十分应景地站在墓碑的正前方。

喻文州先收服了精灵,侧过头看黄少天想问他知不知道墓碑是怎么回事,却看手速一向快的黄少天还没有收服那只喵喵,反而开着微信群的界面。

“怎么了?”喻文州问。

“有点玄学,”黄少天说,“你今年才来肯定不知道,这个墓地就是埋了一只猫。这只猫一直待在图书馆,我们都叫她馆长,后来,三年前,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

喻文州听完还是沉默,半晌才说:“太残忍了。”

他又想到了什么,对黄少天说:“你等我一会儿。”

 

喻文州匆匆走进图书馆附近的一家花店。店里打工的营业员正是之前医院门口的那个女孩子,有点吃惊地看着他:“喻文州学长,好巧啊。要买什么?”

喻文州扫视了一圈,很快做了决定:“一束白玫瑰。”

花店不能刷学生卡,他付了钱,女孩一边包扎一边小心翼翼地说:“呃……有个问题……”

“不是给他的。”喻文州说。

女孩鼓起勇气又追问道:“那他是你的男朋友?”

喻文州笑了笑:“还不是啊。”


TBC.


*全是私设,强行386(反正我觉得总有一天都能收的)

猫的事件有部分三次元参考

想什么花的时候,纠结于白百合还是白玫瑰,然后想起long long ago,我有个点文 @终泽 ,遂选了白玫瑰(…………基友说我这样会被拉黑的)

评论(14)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