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负距离

黄少天一觉醒来,发现他的世界变得有些不太对劲。

他睁开眼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先起床了——周一早上有蓝雨的高层例会,喻文州作为队长从不会迟到——但也不久,另一半的床铺还是温热的。

果然,喻文州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少天醒了?”

“嗯,刚醒。对了今天我想吃虾饺奶黄包还有——”黄少天套上T恤,刚刚让头从衣服中钻出来,还没得及伸出两条手臂就顿住了动作。

喻文州的右肩膀上方,赫然漂浮着一个银白色的数字:2.1。

黄少天晃了晃脑袋,以为自己是睡迷糊了,眼前的景象没有被甩开,反而更加明晰了:喻文州走到写字台边上拿笔记本时,那个数字跟着有了变化。

黄少天一下子的沉默让喻文州有点奇怪,他转头看见黄少天依旧半套着T恤,关切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没有,”黄少天一边穿好衣服一边下意识地否认,“就是感觉有点没睡醒……”

喻文州看着他又揉了揉眼睛,有点好笑地说:“每周一你都这么说。”

“不能怪我啊,正常人刚过完周末都会不适应周一的节奏吧。”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往洗手间走,眼角的余光仍朝喻文州的方向飘,喻文州肩膀上的数字依旧在缓慢地跳动。

“少天的意思是我不正常?”喻文州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你正常,我不正常,行了吧。”黄少天说着往牙刷上挤牙膏,拿起两人共用的杯子放满水。

喻文州准备出门了,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朝他挥了挥手。黄少天抬头便看见喻文州边上的数字变成了柠檬黄,却比刚才大上不少——81。

黄少天摇了摇手向他的恋人道别,心里却想,完了,他可能真的有点不正常了。

 

黄少天去食堂的路上碰到了郑轩,把他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也没见到奇怪的数字:“郑轩早啊——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郑轩懒得解释:“醒得早。”

“今天郑轩好早啊!”李远刚从宿舍楼出来就看见两个队友站在原地,见黄少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调侃道,“把黄少都惊呆了?”

黄少天才反应过来,随便扯了几句就拖着李远一起去食堂了。李远的身边也没有数字,一路上看见的人,认识的眼熟的、不认识的眼生的,都没有再出现那个奇怪的现象。黄少天想之前大概是真的没睡醒,直到他和李远踏入食堂。

“我去排队了。”李远沉痛地说,跟黄少天道了别。

黄少天站在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喻文州坐的位置——以及他头顶一个浅蓝色的数字,虽然隔得远却依旧看得清楚。

喻文州也看见了他,朝他笑了笑。

黄少天向他们的座位走过去,随着他的接近数字渐渐变小,颜色渐渐变亮。这种感觉令他有点熟悉,简直就像——

“队长,”黄少天坐了下来,喻文州顺手把一笼虾饺推到他面前,“我跟你说一件事。”

“好,”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吞下一个虾饺,“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并不意外喻文州早就看穿了他的异样,尽量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早上起来后,在他身上,或者说在喻文州身上发生的怪事。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到了荣耀的距离插件……”喻文州沉吟道。

“是吧!”黄少天猛点头表示同意,“我也是马上想到了网游的插件,但是为什么我就只能看到你一个人的啊?再说这也太不科学了吧,我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喻文州把手伸过去,捏了捏黄少天的脸颊,黄少天看见喻文州边上的数字赫然变成了一个橙色的0:“等下别训练了,先去医务室吧。”

 

喻文州先给战队经理打电话请了假,又给宋晓打了电话让他监督好其他队员。两人一起去了医务室,等黄少天讲完,队医给他做了一套检查,没查出对身体有什么直接的负面影响,最终也只是给出了“压力太大,好好休息”之类的建议。

“但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压力啊,我又不是郑轩,”离开医务室后,黄少天抱怨道,对队医的诊断结果显然不是很服气,“队长你还去开会吗?还是我们一起去训练室?”

“少天,谨遵医嘱。”喻文州示意他回去休息。

“不是吧,还要休息?这又不影响训练。”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往训练室的方向走,看着他的队长和他之间飘着明黄色的数字,一字开头的二位数,小数点后的两个数字不停地跳动。

喻文州也没坚持,既然是“压力太大,好好休息”,那自然要选择黄少天觉得轻松自在的方式,让他为了这事放下训练,反而是在给他添加压力了。况且,他也没觉得,队医说的就能解决黄少天碰到的奇怪问题。

但正确的解决方式又是什么呢?

 

周一的白天战队方面有不少事要忙,要分析上周刚结束的几场比赛,喻文州方面还有些俱乐部的事情要处理,等到能静下心来好好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时,已经是晚上了。

说是寻找,其实也只能在网上找找资料,犹如开新等级时满地图找新的世界boss,还只有两个人,自然是几乎没有收获。

“简直怀疑我是不是被诅咒了,”黄少天仰面躺在床上,又关掉一个网页,举着手机的右手已经有些酸了,于是把手机换到了左手,“我觉得微草干这事最可能,要不打个电话直接问王杰希吧。”

“真要是他干的,他也不会告诉你。”喻文州坐在写字台前,一边指出黄少天话中的漏洞,一边点开了一个新的网页。

“有道理……”黄少天嘟囔着,搜索结果越往后越离谱,尽管这件事本身就在常理之外。

说到诅咒……黄少天看了一眼手中不知第几次看到的故事,深吸一口气,然后起身。

他就像早晨在食堂那样自然地走到喻文州面前,看着喻文州头顶的数字从米白色变为鹅黄色,从一位数变为二位数,到二十以内又多了小数点后的部分——大半天下来,数字变化的规律黄少天也差不多摸清了,和荣耀以身位格作为单位不同,他所看见的数字,应该就是先以米为单位,之后又变为厘米。

至于数字的位置,倒是和荣耀网游插件一样的,似乎哪里合适,就会出现在哪里。

“少天?”喻文州听见他走过来的声响,回过头。

黄少天弯下腰,顺势吻上了喻文州。

他们接吻的时候都是习惯闭上眼的,不过这回黄少天有意识地睁开了眼。他看见喻文州的耳边飘着一个清晰可见的零,许久没有变动。

好一会儿温热的触感从他的唇上移开,数字重新开始上涨,慢慢向深黄色过渡。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黄少天眨了眨眼,转身准备走开,没看见喻文州跟着站了起来,然后一个猝不及防被拦腰拉入了怀中。

喻文州贴在他的耳边建议:“要不要,试试激烈一点的方法?”




Fin.

评论(31)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