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38

HPparo,含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喻文州跟着黄少天来到了校医院,就像他们一直以来相处的那样,黄少天率先推开了诊室的门:“方教授,麻烦登记!还有,有人……”

“找魏琛?他刚走。”方士谦正在收拾置放药材的储物柜,都不用正眼看,听声音就知道是黄少天进了病房。

“这么快就好了?”黄少天有些诧异地问,“之前不是说要静养好一段时间吗?”

“哦,你也知道要‘静养’啊,”方士谦加重了一个词的读音,“出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魏教授打算离开霍格沃茨,去更安静的地方休养一段时间。”

“离开霍格沃茨?”黄少天并没有马上相信,他揣摩了一下方士谦所说的“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随即严肃地保证,“方教授,我真的会保持安静,就让我见魏老大吧,别开玩笑了我今天……”

“没和你开玩笑,上次决斗消耗了他太多魔力,在身体恢复前——”方士谦同样严肃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怕黄少天还不信,特意放下手上的药材,准备面对面地向他解释,转过身,看见喻文州刚好走了进来,“——不能再用魔法了。”

“您说什么?”

问话的人是黄少天,方士谦却看向了喻文州,没有再说什么。

沉默亦是回答。

“我去找他。”黄少天接着开口,不是追问,而是一句相当平稳的陈述。他谁也没看,径直迈步离开了诊室,走廊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越来越急促,最后听上去像是奔跑了起来。

“你不去?”方士谦转而询问喻文州。

喻文州摇摇头,拉起自己的袖子,露出带着淤青的手腕:“教授,麻烦您了。”

方士谦念了一道魔咒治好了擦伤,又去拿消除淤青的魔药:“黄少天下手不是很重嘛。”

喻文州不语,方士谦递了一个小药瓶给他:“不过有时候,不下重手,一口气憋着,未必是件好事。”

 

黄少天站在魏琛办公室门口时已有些喘不过气。他伸手推门,门紧锁着,纹丝不动。黄少天又不死心地重重拍了几下门,“砰砰砰”的声音在考试周结束后变得空旷的走廊里回荡,要是在平时一定会引得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黄少天大可以念一个开锁咒,不过冲进上锁的办公室并非他来这里的目的,他很清楚魏琛不是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人,既然要找的人不在,那么强行进入也没什么意义。他有点后悔,自己头脑一热直接跑了过来,刚才在校医院应该直接向方士谦问个明白才对。

他正准备离开,门内忽然传出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东西撞上了桌子或者椅子。黄少天感到疑惑,随即听见走动的脚步声。

 “魏老大是你吗?”黄少天只当之前魏琛是睡着了,“你锁门干什么,让我进去啊!”

办公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以黄少天绝佳的耳力也只能听见窸窸窣窣的细响。他警觉起来——如果里面的人是魏琛,不可能不回应他。

但不是魏琛的话,办公室里鬼鬼祟祟的又会是谁?

他没来得及多想,行动快于思考地拿出了魔杖:“阿拉霍洞开!”

原本紧闭的门应声而开,黄少天一眼望进去,办公室里没有魏琛,同时也没有其他人。他背脊有点发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办公室看上去和平时并没有太大区别,东西随意地摆放,符合魏琛给人的印象。

黄少天很快在纷杂的房间乱象中找到了不同寻常之处:壁炉附近的地上落了不少炉灰,正前方的桌子歪歪扭扭,一本精装硬皮书在桌子的边沿上摊开,桌子下方还散乱地堆叠了几本。

“谁?”黄少天径直问。魏琛虽然不怎么整理办公室,但没有把东西往地上扔的坏习惯。而现在是夏天,不是用壁炉取暖的季节,地上沾满炉灰只有一种可能:有人通过飞路网进了办公室。

单字的音节飘入空中,显得有些清冷。黄少天仔细地打量起办公室,又发现书架上有一排书中挺明显地被抽走了几本,空挡边上的书本斜着躺了下去,像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

除此之外,转了一圈,毫无收获。倘若不是魔法世界的幽灵可以用肉眼看见,他还真要怀疑是不是闹鬼了——黄少天想到了一个例外,又觉得不太可能:“苏沐秋?是你吗?”

依旧没有人回应他。这是当然的,黄少天想不出苏沐秋能和魏琛有什么关系,就是随口一喊。现在办公室里安静得太过正常,让黄少天不禁以为自己在门口时是产生了幻听。他最后环视了一遍办公室,然后走了出去,顺手把门合上。

在门虚掩上的一瞬间,黄少天转过身,把耳朵轻轻贴在了门上。

开玩笑,现在去找方士谦或者别的什么人,等他回来,就算有什么人估计也早就跑了。唯一的办法,只有静观其变。

黄少天现在非常后悔没有把君莫笑话店的伸缩耳带在身边。门内并没有传来什么新的动静,看来办公室里的不明存在警惕心比他还高。

他等了有一段时间,精神高度集中,甚至感觉贴在门上的那只耳朵都有些发麻了,终于出现了新的响动。

他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看见了有些惊悚的一幕:空中飘着一个头颅,还有一双手抱着一叠书,若隐若现,正往壁炉的方向飘去。

“卧槽!”见识过各类幽灵和神奇生物,但这还是黄少天第一次在魔法世界见到和麻瓜的恐怖电影如此相似的场景,情不自禁地爆了粗口。他条件反射地抽出魔杖,抬手就是一个“统统石化”。

魔咒毫无意外地打空了,不幸地落在一边的书架上,刹那间十几本书“哗啦”一下全掉在了地上。

他的视线对上那张脸,脸颊倒是和其他霍格沃茨的幽灵一样苍白,看上去还有一点眼熟,黄少天觉得自己之前肯定在城堡的哪个角落见过他。就在他愣神的短暂功夫,头颅也好、手也好、书也好,倏地从空气中消失了,只有书架上摇摇欲坠的几本书册昭示着刚才他见到的并不是某种幻象。

他刚想再施放一道魔咒,门外忽然远远地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十几把钥匙撞来撞去的叮当响——黄少天不用去看就知道,是陈夜辉来了。

黄少天还来不及去关门或者溜走,霍格沃茨的管理员就站到了魏琛办公室的门口,如临大敌一般看着黄少天:“怎么回事?”

“这里有人,”这时跑已经来不及了,黄少天只好试图向陈夜辉解释,“我正好路过,听见动静就进来了,然后看到有一个人头还有一双手……”

“哪个幽灵吧。”陈夜辉打断他,扫视了一圈空无他人的办公室。大概是魏琛的办公室平时就乱七八糟,他硬是没看出什么端倪,最终还是放过了黄少天,只是警告说:“这次就算了,下次别让我再看到擅闯办公室。”

 

被陈夜辉撵出了魏琛的办公室,黄少天带着一肚子的疑问跑回校医院,喻文州已经不在了,只见到了方士谦。

“回来了啊。”方士谦忙着手头的事,都没正眼瞧黄少天。

黄少天稍稍冷静了下来,比起刚听到消息时少了分慌乱,只是再次确认:“魏教授已经走了?”

“走了。”

“那他去了哪里?”

方士谦手上动作没停,抬头瞥了眼黄少天:“这我就不知道了。啊,”在黄少天再次发问前,他赶紧补上一句,“好像没去圣芒戈。”

黄少天不知道他是真的不了解还是刻意隐瞒,但不论是哪一种情况,他都不可能从方士谦这里得到准信了。他想还是换一个他可以解答的问题:“那他要多久才能恢复?”

“快的话两个月,慢的话,”方士谦想了想,“我也说不准。”

“怎么这么严重,”黄少天已经不再质疑方士谦的话,与其说是提问更像是自言自语,“那次决斗到底……”

“不是决斗的问题。”方士谦明白他的疑惑。

不等黄少天追问,他直接地提醒他:“你应该知道,决斗前,他的身体状况就不是很好。”

“那如果他没有参加决斗,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吧?”黄少天听懂了方士谦话里暗含的来龙去脉。

他想起决斗之前,他试图说服喻文州把申请撤下,到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一句“随便你了”。那会儿他是真的担心喻文州会输得难堪,也不愿喻文州和魏琛之间那样剑拔弩张。

可他说什么都没用。

还有些别的,在喻文州说到厄里斯魔镜的时候,他隐隐地体会到一种被单方面欺瞒的不快。黄少天提出要和他决斗,除去实实在在的愤怒和临时起意的冲动,多少还有一点下意识里的报复心。

最后他算如愿以偿地决斗了,还赢了,只是依旧高兴不起来。他只觉得累,这些天他们都没怎么说话,喻文州稍稍服软示弱一点,他就快要原谅他了。

结果还是差那么一点。

“没有的事,”方士谦倒是否认得斩钉截铁,“你不要想太多。”


TBC.


在欧欧西的大路上一去不复返……

评论(16)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