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不虞之喻

交卷,答广东高考作文。

又超时,又超字数,又偏题,零分作文样本




黄少天拿起最新的一期《电子竞技周报》,随意翻了几页,注意力被一块满是数字的栏目吸引了。那是针对常规赛前半程比赛中每位选手的打分简评,黄少天一眼就看到自己在上一场团队赛中的表现被打了100分,在一堆两位数中分外显眼。

对此黄少天早已习以为常,尽管这打分点评的是职业联赛——他在训练营里,也是一直拿满分的。

他的目光往左边移了一点,落到一个现在不能再熟悉的名字上。

喻文州,55分。

真是一点也不客气的打分,黄少天想。

他回忆起这样的分差早早就见过。那时他和喻文州还不熟,只是偶尔会坐得比较近。有一回他在一项基础训练中拿了98分,被魏琛半真半假地训斥:“你小子怎么回事!重做!”

而后,蓝雨前队长走到了边上那名少年的背后,态度转变得比G市夏天台风过境还快:“不错,有进步,继续保持。”

黄少天好奇地瞄了一眼,就嚷嚷了起来:“魏老大你这是双标啊!这……”他一时没想起那人的名字,张口就喊道:“这吊车尾才61分,你表扬他都不表扬我!”

少年依旧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手上有条不紊地操作着。

“你懂个屁!”魏琛重重地拍了下黄少天的脑袋,“这叫因材下药!”

黄少天假装吃痛地惊呼一声,嬉皮笑脸着问:“魏老大,你是想说因材施教还是对症下药?”

话音刚落下的时候,黄少天用眼角余光瞧见,正襟危坐的少年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嘴角。

 

“少天在笑什么?”喻文州的声音把黄少天的思绪从往事中拉了回来。

“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赶紧把报纸胡乱地叠起来,塞回报架上。这个赛季,蓝雨替换了半身的血液在联盟中亮相,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的讨论是围绕新任队长喻文州展开的。没有人料到蓝雨经历了第三赛季的颓靡之后,会启用一个新人担任队长,更没有人料到这位新人的操作水准有着另一种意义上的“鹤立鸡群”。

喻文州为每周的赛事准备战术设计已经很累,黄少天不想让他再为那些手速相关的非议烦心。

喻文州倒没戳穿他:“我准备去复盘,一起吗?”

“走。”黄少天一手搭上喻文州的肩。

黄少天第一次和喻文州一起复盘是在他连胜魏琛三局之后。那天对战的结果是整个蓝雨的不虞之事,魏琛离开训练室后,训练营的少年们簇拥上去要和喻文州对战。

而训练结束后,喻文州仍留在训练室里,继续他刚才因为对战而耽搁的练习。等他把这天的量全部补完,抬头便看见偌大的训练室里,除了他,罕见地还有另一个人。

黄少天“哧溜”一下推来一张电脑椅,径直在喻文州边上坐下,好像根本没有担心喻文州会拒绝:“你要复盘吗?我们一起吧,我想听听你的思路。”

面对喻文州这个击败魏琛的意外,所有人都七嘴八舌地提问,跃跃欲试地发起对战。然而风头过去,留下来和他细细梳理每一项技能、每一个动作、每一处地形的,只有黄少天一人。

现在,会和喻文州一起复盘的,自然不止黄少天了,但黄少天永远是那个最让喻文州省心、也最能启发喻文州的队友。

“这个三段斩,”喻文州按下暂停,黄少天立刻会意,“还是稍微近了一点,是因为那个僵直的关系吧?”

“盯得太紧了。”喻文州也免不了感慨一番。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的队形被强行撕开一道口子,攻击从夜雨声烦身后的缝隙钻进去,狠狠地打在索克萨尔的身上。他转过头,看见喻文州微微蹙起的眉,忽然就下定了决心一般地说道:“我会比他们盯得更紧。”

黄少天做到了。团队赛中的夜雨声烦走位愈发飘忽,而在需要他的时候,如一场及时雨精准地出现。一开始的时候,许多人把这种越发极端的举动解读为黄少天为避免新秀墙采取的手段,无法接受这种非典型操作风格下的剑客。

“这不是剑客,”有一家报纸的评论这么写道,“这是妖刀。”

这一赛季联盟举办了第一场全明星,黄少天凭借强大的个人实力顺利入选,喻文州则擦线入围。

“恭喜。”喻文州接了一通电话,随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黄少天,黄少天伸手与他击掌。

他们心照不宣地没有提到那些负面的评论,有说喻文州是沾了老账号卡的光、凭借队长的名头才能入选的,有说黄少天代表剑客入选全明星并不妥当的。

 

常规赛结束之后,黄少天又翻开了《电子竞技周报》的评分。比起前半程,现在的全程评分中他被降下了2分——虽然只降了2分,但到底不是满分了。

他仔细读了简评,一分扣在了他甚至令裁判和解说员都忍无可忍的垃圾话上,还有一分扣在“这位剑客新人终于克服了新秀墙,逐渐在强硬和狡猾的风格中找到了平衡点,美中不足的是与除索克萨尔外其他队员偶尔的脱节”。

黄少天无视了第一条,对于第二条批评则勉强可以接受,又粗略地扫了其他人的评分一眼,发现其他进了季后赛的战队,各家王牌选手都在95到100分这个区间。

看来这家报纸是不想在季后赛前得罪人啊,黄少天猜测。

但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喻文州进来时,看到的便是黄少天把报纸狠狠揉成了一团,准备要扔进垃圾桶里的情形。

“这么生气?”喻文州有点好笑地问。

“你不知道他们给你评了——”黄少天嘴快,等他反应过来,再刹车似乎来不及了。

“评了多少?”

黄少天回头看喻文州,蓝雨队长十分平静,看上去就算把最恶劣的负面评论告诉他,也不会有多沮丧或者愤怒一样。当然,黄少天觉得,更多的可能是喻文州已经知道这个还算出名的专栏评分了:“六十一,说你就比及格好一点。”

喻文州一副并不特别在意的样子:“说起来,这两个分数倒让我想起,你第一次喊我吊车尾,就是看到我练习才拿61吧?”

“我怎么不记得?你肯定记错了!”然而黄少天微红的耳根出卖了他。

喻文州又一次没有戳穿他:“不过,现在和训练营倒也不一样了。”

他从黄少天的手心里拿过纸团,一点一点展开,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笔,在紧挨着的两人简评上方写下一个数字:“我们加起来,比半年前加起来要高。”

那时在训练营里,他们还是分开练习,不曾料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分数可以叠加到对方的分数上。

“会越来越高,”黄少天盯着那个手写的数字,又对着旁边其他队员的数字心算,“蓝雨、我,还有你……他们总会知道你有多好。”

黄少天想,和喻文州太过熟悉之后,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会失去太多惊喜:“到时候吓他们一大跳。”

“你就这么确定你不会也被吓到?”喻文州问。

“我?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黄少天反问。

 

黄少天能预料到的确实有很多。比如第四赛季季后赛第一场,在索克萨尔被集火死亡之后,喻文州反而更有条不紊地给出了各项指令,成功带领团队逆转了原先处于劣势的局面,最终走向了胜利。

但他没有预料到,喻文州是在蓝雨落后两个人头分的情况下完成了这次惊天动地的逆袭。只可惜后来联盟禁止了死亡角色在频道中说话,黄少天有很长一段时间坚持认为,这项众所周知针对他才出台的规定打着拒绝垃圾话的幌子,实则是要削弱死亡的队员对进行中的赛事战术层面的影响。

再比如之后的两个赛季,在各家绞尽脑汁使出了绝大多数集火战术后,喻文州的发挥越来越稳定,抗压能力也越来越强。同时黄少天的操作也越来越沉稳,那股来自网游的随性彻底成为了他收放自如的武器,经验逐步积累,和其他同期生一样,慢慢地开始步入职业生涯的黄金年代。蓝雨战队重新回归豪强之列,战术大师和剑圣的名号开始崭露头角。

但黄少天没有预料到,他们那么快就有了极为忠实的支持者,《电竞之家》上一位名叫左宸锐的评论员甚至次次给出了超高的评分——不止是对黄少天一人的,对喻文州同样如此:“不给满分,是因为他们离满分还差一个冠军。”

还有就是那一个冠军了,黄少天从没有怀疑过他们会在某一天摘下荣耀的桂冠。他们击掌,碰拳,拥抱彼此,这赛季打算退役的治疗选手哭了,被嘲笑“奶妈果然最心软”,可每个人眼角都是红红的。所有人调整好情绪走出比赛席,再从冯宪君手里接过自己的冠军戒指,戴在手上,像炫耀战利品那样忍不住正对着观众们挥手。冠军奖杯被交到喻文州的手中,然后在每个人的手里传递。

但黄少天也没有预料到,去往新闻发布会大厅的路上,员工通道居然那么昏暗,让刚刚从光芒四射的舞台上下来的选手们不太适应。他走在最后,转弯的时候差点撞上倒数第二个人:“抱歉抱歉,是队长吧?”

“是我。”喻文州说。

黄少天正准备继续往前走,手突然被抓住了,在他出神的功夫,一个有些温热又有些轻柔的吻落在他指间的冠军戒指上。

“少天。”他听见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喊他。

 

“有啊,”喻文州微笑,“等我们拿到冠军了,就告诉你。”


Fin.

评论(40)

热度(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