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35

HPparo,含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他先是奔到了礼堂门口,公告板上贴满了决斗的通告,黄少天找了一会儿才在一堆毕业生的决斗申请和通告中找到了喻文州的,白纸黑字地写着,特殊决斗将于今天下午第一场进行。

礼堂里正举行着决斗,黄少天没有闲心去围观,转身去了图书馆。

喻文州并不在图书馆。黄少天找了一圈,人稍微冷静下来,也完全从晚起的昏沉中清醒过来:如果要准备决斗,他当然不会在图书馆。

他跑到教学区域,考试结束后那条走廊比图书馆还人丁稀少,一路上他都没有遇到什么人。他从印象中喻文州最常待的教室找起,一间一间地寻过去,竟没有碰到。就当他快要放弃,准备去礼堂趁午餐时间堵人时,远远地看见喻文州的身影拐过了远处的转角。

“文州!”黄少天顾不上会不会被陈夜辉听到后训斥,大声喊住了他,迅速地跑到他跟前,“总算找到你了。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他注意到喻文州的长袍底边沾了点灰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算了,先不管这些,跟我走,现在取消还来得及。”

“取消什么?”

“特殊决斗啊,”黄少天去拉他,“你不会是真的想和魏老大决斗吧?”

“少天,”喻文州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神里有些抱歉,更多的是坚定,“是真的。”

“为什么?”黄少天有点急了,他本以为那天在办公室,喻文州的那句“我知道了”已经消灭了这种可能性,“没必要非得搞成这样吧?我明白你想证明自己,可是,决斗了又怎样,反正你——”

他差点把那句“打不赢”说出口,意识到的时候猛地刹了车,而喻文州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少天,”他的视线有些飘忽,像是回想着什么,低低地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一点都不在意?”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黄少天觉得简单的“是”或“不是”听上去都有点怪怪的,几秒后他才说道:“我以前确实这么想过。但在你找斯莱特林决斗以后,我就觉得,你比我之前想象得在意。本来我还以为你不会在意做不做队长这种事,现在我倒也看不懂了。”

“没什么难懂的,”喻文州笑了笑,似乎挺满意他的答案,靠在墙上朝走廊的一边指了指,“你还记得我跟我说过的那面魔镜吗?”

黄少天当然记得,点了点头,喻文州继续说道:“你不好奇我在里面看见了什么吗?”

“是什么?”黄少天禁不住追问,“等等你什么时候去看的?不会就是在刚才吧?”

“挺早之前了,”喻文州说,“刚才还想去再确认一次,可惜镜子已经不在了。”

喻文州记得,听黄少天提起过后,有了点想法的自己动身去探究秋木苏的存在,幽灵没见着,却见到了那面神奇的镜子,里面的场景,带给他的与其说是震撼和惊喜,不如说是思考和迷茫。

他并不确定,厄里斯魔镜展示的是否如题字所言,是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而现在,他确定了大半:“那时我看见,我们拿着冠军杯,你是格兰芬多院队最亮眼的找球手,而我是队长。”

黄少天知道自己说服不了喻文州了,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有了自己的主意就会立即动身,像刚才说的镜子一事,还有找斯莱特林决斗的事,他从没有找黄少天商量过。想起这一点黄少天觉得更加气了:“随便你了,我话说在前面,我不会给你加油的。”

“没关系,是我先打破了约定,”喻文州说着朝楼梯口走去,“早上我把一个加隆放你长袍上了。”

“那个是你的?”黄少天隐约想起套上长袍时落到地上的金币,“给我干什么?”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黄少天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你什么时候欠我的?上次霍格莫德?”

“是啊。”决斗这事真要算起来,还是喻文州欠黄少天的,他不想把话题翻回去,轻飘飘地说。

 

经过上一年的毕业季,老生们对毕业季的决斗已见怪不怪,挤在礼堂里的人没有去年这个时候多了,不过总体还是很热闹。喻文州站在一边准备随时上台,不时地回答几个熟人的问题。

“黄少呢?”有人好奇地问,“他怎么没来?”

“谁喊我啊?”不远的地方响起了黄少天的声音,他的耳朵尖得很,“喊我干嘛?又不是我决斗,好好看舞台行不行?等等,我看到魏教授来了。”

魏琛在决斗快开始前才姗姗来迟,迈着豪放的步子直接走上舞台。喻文州跟着走了上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魏琛看上去脸色有点差。

“你听说了吗,格兰芬多院队队长的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夹杂在毕业生中关注度没有那么高,到底还是有些八卦流传了起来。

黄少天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朝台上看去。舞台边上,裁判的教授依旧是韩文清,另一边叶修竟也在,看上去有些疲累,到底是经过了一上午的车轮战,现在估计又是下一场哪个毕业生申请特殊决斗的对手。

两人行了个礼,按照规矩各就各位。

韩文清的“一”话音刚落,喻文州迅速对自己念了个“盔甲护身”,与此同时魏琛召出了一群白鸟,把舞台的视野分割成了好些碎片。喻文州跟着念了一个蝙蝠精咒,黑色和白色交织在一起,一会儿就消失了一片,混战中一只蝙蝠“啪”地扑到魏琛的脸上。

“喻文州一分。”韩文清喊道。

“这也算?”黄少天目瞪口呆。喻文州朝他那边看了一眼,回过神时魏琛的一道魔咒打了过来,他堪堪躲过没被正中:“魏琛一分。”

“这也不算吧?”黄少天又忍不住,他总觉得这场的判分特别松,前几天明明不是这样的。这下换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他才闭上嘴。

魏琛乘胜追击,趁喻文州站在角落的时候又甩出一道魔咒,拿下了第二分。场上已经没有蝙蝠和白鸟了,喻文州边移动边念了句什么,薄薄的一层雾在舞台中间展开。

他看到对面的一点闪了闪白光,立刻念了一句:“除你武器!”

黄少天的角度可以看出魏琛对自己也念了一道盔甲护身,这是决斗中常用的防护咒语,但不知是不是喻文州的魔咒生效更快,魏琛手里的魔杖竟还是脱手飞了出去,幸好魏琛眼疾手快地接住了魔杖。

“喻文州一分。”韩文清说。

然后决斗陷入了僵持之中,双方都没有再拿分,只是来来回回地交换着魔咒。不知不觉这场决斗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般决斗的用时,黄少天愈发有些不明白,以他的了解魏琛应该是和叶修、韩文清那样速战速决的类型,故意放水把决斗时间拉长打成指导赛,这种事情只有吴雪峰、林敬言还有以前的林杰才爱干。

魏琛的动作看上去有些迟钝,或许是被喻文州打乱了节奏,倒是喻文州仍不慌不忙,不过分数上他还落后魏琛一分。

他念了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荧光闪烁”,剧烈的白光在魏琛边上炸开,所有人一瞬间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甚至包括他自己,但闭眼不意味着不能念魔咒,接着一道红光飞了出去:“昏昏倒地!”

魏琛已经对自己上了一道盔甲护身,仍是不怠慢,朝旁边挪动,但没有成功,一股巨大的冲力把他砸下了舞台。

“决斗结束。胜利者,喻文州!”

与此同时所有人睁开眼,魏琛已经不在舞台上了,他们惊异地询问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人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随后,叶修那边爆发出了几声惊叫,人群摇摇晃晃地围成了一个圈,黄少天见状,从人与人的缝隙中钻了过去。

等跑到圈外他也被吓了一跳,魏琛正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叶修给魏琛念了句什么,他的手指动了动,缓缓睁开眼,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围观群众都松了一口气,想起方才决斗的最后喻文州是用了一道昏昏倒地。倒是叶修皱了皱眉,不容分说地道:“能走吗?我带你去找方士谦。”

“魏老大你没事吧?”黄少天不安地问。

“没事个屁。”魏琛说,一脸战败后的惨白。

黄少天回头往喻文州那边望去,看见几个格兰芬多的学生围住了他,热络地聊着,忽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他跟着魏琛还有叶修一路来到了校医院——叶修跟韩文清说了几句就从礼堂开溜了,遭到了不少学生的口头抗议。

方士谦看见魏琛这副模样吓了一跳,翻箱倒柜地找起魔药来。三个人小声地说着什么,黄少天想跑过去加入,被魏琛瞪了一眼。他有些后悔自己跟了过来,插不了嘴憋得慌不说,连听都不让听了。

待了一会儿实在坐不住,他起身,对着魏琛喊道:“魏老大我先走了!”

魏琛见他要离开,倒是自己走了过来:“你跟喻文州说一下,只要韩文清同意,我这边没问题。”

黄少天点点头,又说道:“他这做法我一开始就反对,可惜他不听我的,我回去要跟他谈谈。”他想了想还是没说“居然把你伤成这样”,他觉得魏琛输了决斗已经挺惨了,不能让他惨上加惨。

“有什么好谈的,决斗,多正常的事,”魏琛不以为意,拍了拍黄少天的肩,“不要伤了和气,他确实是最好的队长人选,将来格兰芬多院队就交给你们了。”


TBC.


想写个生气的少天,然后失败了,sigh

评论(20)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