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勇敢的心 32

HPparo,含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黄少天的视线跟了过去,发现那边赫然坐着孙哲平,还有一个人背对着他们,看不出是谁。

黄少天朝他们挥了挥手,孙哲平点点头算是回应,又对同伴说了什么,那个人回过头,向他们微微笑了笑。

“是林教授!”黄少天有点吃惊,“他要回来了?”

关于王杰希的教职一直有着各种传言,其中有一种认为他只是临时代课,过不多久林杰就会回来。

黄少天向来不畏师长,有问题时都是当面请教,他直接跑了过去:“圣诞快乐!你们怎么也来这里?”

孙哲平没回话,众所周知他是个狼人,常年就待在霍格沃茨,黄少天那问题实质上指向的是林杰一个人。

“回来看看。”林杰言简意赅地答道。

答案简单,却也正中了问题的核心:“哦我还以为您是要回来教我们了……”

“怎么,王杰希讲得不好么?”林杰称呼王杰希的语气,好像那位新院长还是他的学生一般。

“好,说实话比我们想得还好,”黄少天不喜欢斯莱特林的某些学生,对斯莱特林的几位教师倒一直比较服气,“啊,当然,我不是说您教得不好……”

“我知道,”林杰当然不会计较这种小地方,“那就好。”

孙哲平适时地提醒黄少天:“你的饮料似乎到了。”

“啊!那我先去回去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黄少天识相地察觉到孙哲平是在给他下逐客令,“打扰教授了。”

“没事,”林杰还是很客气,“圣诞快乐。”

黄少天跑回喻文州身边,喝了一口蜂蜜水,差点被烫到,吹了几口气才说道:“林教授说他只是回来看看。不过,他和孙教授很要好吗?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他可能是来送狼毒药剂的,”喻文州瞥见林杰迅速递给了孙哲平一个装满了深棕色液体的小瓶子,正和狼毒药剂的性状相吻合,黄少天闻言回过头,只看见了孙哲平收手的动作,“再过几天又到月圆了。”

“这样啊……啊?”黄少天回忆起开学时诸多传言中的一条,“不是说王杰希也会配那个药的吗?而且这几个月孙教授不是一直都好好的。”

“这就不清楚了,或许之前孙教授一直是喝多下来的药呢。”喻文州颇为随意地说道。

黄少天又想起之前喻文州给他介绍过的话,忍不住感慨:“到底是林教授自己发明的药,看来还是本人更清楚一些。”

 

假期后的第一节草药课,直到上课前喻文州才到温室,脚步急匆匆的,手里拿着两副簇新的耳罩,黄少天认得那是今年喻太太给他们的圣诞礼物。喻文州收到的圣诞礼物中,书是一年比一年多,黄先生这回还送了他从中东带回来的书,说是出差的时候在机场买的。因此,像耳罩这类更实用的礼物,对喻文州来说是相当难得。而其他同学不了解其中由来,几个和喻文州关系还不错的打趣道:“文州,你终于受不了黄少要戴耳罩啦?”

喻文州还没说话,黄少天抢着回答:“滚滚滚,文州和你们能一样吗?说吧,你们是不是嫉妒我和文州关系好能问他作业,所以才来挑拨我们关系。”

“看来在假期里,只有喻文州预习了我们这学期要学的内容?”方士谦准时地从温室的另一边走了过来,听见了黄少天和同学的小打小闹。他把手里拎着的一个巨大袋子搁在了桌上,坐得近的学生们往袋子里瞧去,发现里面装着好些各种颜色的耳罩,看上去比喻文州手上的稍旧一些。

“我也预习了。”黄少天大声地说,从喻文州手里拿过一副深蓝色的耳罩——二年级圣诞节时喻文州戴着黄色的手套回家,被喻太太知道了两人都喜欢蓝色。

“那就请你来说一下,为什么我们要准备耳罩?”方士谦也不客气,直接点名黄少天。

黄少天背书一样流利地说出了答案:“这学期我们要学曼德拉草,这种草的哭声会让人昏迷,严重的会导致死亡,所以在操作的时候必须戴上耳罩。”

“很好,”方士谦不知道的是,黄少天说的全是圣诞节收到耳罩觉得不明所以时,喻文州告诉他的原因,“不过有一点说错了,我们不光是这学期要学,到夏季学期结束前,我们都要和曼德拉草打交道。那么,你能再说说它有什么特性吗?”

“这……”黄少天根本没预习,当然不知道曼德拉草有什么特性。

喻文州拿起羽毛笔,在羊皮纸上沙沙地写:解药材料,强效恢复剂……

“……我们一般把它当做解药材料,”黄少天的优点之一就是眼神很不错,他稍微放慢了语速,一边说一边斜着眼睛往边上看,“它还是一种强效恢复剂,用于……大概是用于治疗一些疾病,帮助病人恢复健康。”

黄少天想自己回答得模棱两可,应当不会被抓出什么错误,谁料方士谦摇摇头,也没生气他乱答,只是开玩笑般地说道:“看来你没有你的朋友预习得认真。喻文州,不如把你写给黄少天看的告诉我们?”

全班哄堂大笑,喻文州只好放下手里的羽毛笔——正是它的颜色过于招摇,让方士谦注意到了他:“曼德拉草最有用的是它的根部,主要能用来恢复被变形或者中了魔咒的人。”

“很好,格兰芬多加五分。”接下来方士谦讲授了一些操作的注意事项,然后分发了耳罩。发完耳罩时只剩下了最后一副,方士谦说幸亏喻文州和黄少天自带了两副耳罩,否则他还得跑一趟隔壁的温室仓库,说完才发现班上大多数人已经把耳罩戴上,应该听不见他的话。

然而黄少天清清楚楚地听见了方士谦的话,他明明已经戴上了耳罩,疑惑地看向喻文州。

“我也听见了,”喻文州说,黄少天点点头示意他能听见,“要不要跟方教授说先……”

已经来不及了,方士谦见所有人都戴好了耳罩,便同以往一样,先给他们做了示范。他一下子把一株曼德拉草拉了出来,植物的根部像是一个绿皮的婴儿,皱着脸大声喊叫。

而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没有听见传说中可以杀死人的叫声,只听见窸窸窣窣小土块落到桌上和地上的细小声音。

“看来这耳罩只是隔开了曼德拉草的声音?怎么做到的,太厉害了!”黄少天毫不吝惜对喻文州母亲的赞叹。

“我不知道,”喻文州说,也有点惊喜的样子,“回去以后我可以写信问问她。”

然后他们两人一组,先把曼德拉草的幼苗移进小盆。植株虽小,但转移的时候费了不少力气,完全不是方士谦表现得那样轻松。黄少天一个人根本扯不动,和喻文州一起才把曼德拉草拉出了土壤。

两人终于把曼德拉草塞进了小盆,抬头发现他们竟是温室里第一组圆满完成任务的。黄少天闲得无聊,和喻文州絮絮叨叨地聊起了八卦,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肆无忌惮地在课上讲话,而周围全是移动空盆、拨弄肥料和土壤还有叶子抖动的声音,偶尔有几声不满的抱怨。

等到所有人都完成移盆,已经又过了十来分钟,方士谦用魔法告诉他们可以拿下耳罩了。

“闷死了,”黄少天立刻摘下了耳罩,“现在冬天就这么热,到夏天了该怎么办……”

“黄少,为什么我见你整节课嘴就没停过,都戴着耳罩你还说话,你不累吗?”不少人立刻体会到,随着耳罩的摘下,难得的宁静也被终结了。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我是在和曼德拉草交流霍格沃茨的生活,告诉它这几天这么冷最好快点进小盆,它乖乖听了,所以我和文州才是最快的。”黄少天吹得跟真的似的,他还是决定不告诉他们喻太太送的耳罩的秘密,免得他们对自己的嫉妒雪上加霜。

 

二月的时候,喻文州生日到了,又收了一些礼物。这回比圣诞节时少些,甚至比往年也少些。黄少天察觉到了喻文州礼物数量的减少,看着他整理,快完的时候不确定地说:“我好像没有看到你父亲和你母亲送的?”

“这个,”喻文州扬了扬手中的信,解释道,“他们今年给我买了手机,这里不能用,就直接放在家里了。”

“你买手机了?”听到这个消息,黄少天简直比喻文州本人还兴奋,“快告诉我号码!”

“还没办,说等我回去后,让我自己选,”喻文州说着拿出黄少天去年圣诞节送他的麻瓜笔记本,让他把自己的手机号写了下来,“其实,我觉得他们有点搞不清具体怎么办。”

“那等放假了,我陪你去办!”黄少天胸有成竹地说,他父母常年在外工作,这类事情他早就学会了自己处理。

“好。”喻文州简单应下,接过自己的笔记本,然后笑意盈盈地看着黄少天。

“生日快乐,文州。”黄少天说,站在原地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没了?”喻文州是不计较礼物之类的事,但现下这个情形还是让他有点吃惊,还有那么一点失落的。

“没了。”黄少天看见喻文州一下子安静下来,因为惊讶扬起的眉毛此刻微微地皱了起来,嘴角的笑还有点僵住的样子。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刚喻文州的反应比他想象得还要激烈一点:“好了骗你的,不过现在确实没有。”

喻文州不知自己该是开心还是生气,最终出口的声音听上去还是开心多一些:“是还没送到?”

“准确来说,是还没开始卖,”黄少天摇了摇手指,“我想请你去听演唱会,就在今年年底。”


TBC.

评论(17)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