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27

HPparo,含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他们准时用了午餐。选拔前没有胃口吃不下饭这种事是不会发生在黄少天身上的,他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第二块三明治。这次喻文州先吃完了,他倒也不催黄少天,只是建议道:“你别吃太多,当心等下消化不良。”

“吃饱了才有力气飞!”黄少天仰头喝完杯子里的橙汁,嘴里嚼着东西,因而声音含糊,“文州,你说今年的新项目会是什么?”

据不可靠消息,今年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队长方世镜提出了新的选拔方案,说是一种之前没有用过的方式。喻文州、黄少天和其他格兰芬多的学生之前去观战,除了从他人身上汲取经验以外,更重要的是根据其他学院的特色项目,缩小格兰芬多院队选拔方法的范围。

“方队的话应该会侧重实践吧,”把斯莱特林的训练经历、拉文克劳的战术、赫奇帕奇变化过的基础项目排除后,喻文州如此推测,“或许直接打一场比赛?”

“得两场吧,”黄少天回忆了一下报名人数,说道,“那天我去找魏老大,桌上那些报名表绝对不止十几个人。”

他们俩各猜对一半。格兰芬多并没有让参与选拔的学生们直接打一场比赛,也没有让他们打两场比赛。

“基础性项目考核的前十二位可以进入比赛考核的环节,我们会根据各位在比赛中的表现确定最后的录用人选。”韩文清依旧板着一张脸,让听见选拔流程还有淘汰环节后倍感紧张的几名学生愈发胆战心惊。

“十二位?看来他们真的没打算招找球手。”听完选拔规则,黄少天对喻文州说道。之前他了解过格兰芬多院队队员的组成,猜到了今年不会招找球手,只是现在亲耳听见,确认了这一事实,难免还是会感到有些失落。

第一个选拔项目并不新奇,是传统的测试飞行速度的项目。韩文清魔杖一挥,草坪上方的空中便多出了一圈深红色的光,像是浮在空中的跑道。魏琛喊了一个叫方锐的学生,那人应声飞到了飘着“起点”字样的一端,在魏琛吹响长哨后,离开了起点,沿着深红色的光向身后“终点”的字样飞去。上空红色光芒的正中央,一个数字自他飞出去后就在不断地跳动,正是计时的魔法。

“99秒!”方锐到达终点后,魏琛大声地宣布了结果,方世镜则拿出一叠羊皮纸,认真地记了下来。

很快魏琛叫到了黄少天,他在起点稳稳地停住,等待魏琛发令开始。

尖锐的哨音刺入黄少天的耳膜,他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被午后阳光晒得有些热意的空气扑面而来。身边的景色切换得太快,就好像坐在加速几倍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当红色的光芒马上要从视野中消失的时候,黄少天一个急转,换了方向,继续飞行。

他觉得自己飞得太快,有些睁不开眼,胃里还有些难受,可是又不想停下这样极限的飞行,最后一个拐弯后几乎是凭着本能朝终点冲去。

“81秒!”魏琛喊出了目前为止最快的成绩,不光是在格兰芬多,和之前三个学院的参选学生比,依旧是最好的结果。

学生名单是按字母顺序排的,喻文州在倒数第二个被喊到。他的飞行和黄少天不同,多了一些稳健,连转弯都显得很流畅,不像其他人多半会有一个或长或短的停顿。不过他最后的冲刺相对乏力,最终成绩是102秒,位于中流。

第二个项目考验的是投球能力,魏琛放出了三个用魔法染了不同颜色的鬼飞球,要求学生把红色投入左边圆环、黄色投入中间圆环、蓝色投入右边圆环。黄少天在这里的表现都没有在第一个项目时的亮眼,水平大概排在前二分之一,而苏沐橙取得了最优异的成绩。

“他来了吗?”见和苏沐橙一起聊天的女生飞上去开始考核了,黄少天走过去,好奇地问她。

她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远处看台的一个角落。黄少天张望了一下,果然依旧看不见鬼影,便也放弃了,和苏沐橙互相打气后,注意力回到场上正在准备开始考核的喻文州身上。

计时开始后,三个球纷乱地飞窜在空中,“咚”地一下,喻文州迅速抱住一个球,往指定的圆环扔了过去。他不慌不忙地在空中移动,有节奏地在三个球毫无规律的轨迹中来回穿梭。不一会儿他的掷球数上了二十次,刷新了苏沐橙的记录——只可惜他的命中率稍低,最终的进球数不如苏沐橙。

“你是怎么截到那么多球的?”喻文州落地后,黄少天便跑过去问他。说实话,他对喻文州的表现之好也是有些惊喜的,上个学年喻文州有一半的时间根本没碰过魁地奇,他先前还有点担心这位室友的飞行技巧会不会比一年级时生疏,幸好现在事实证明他想得有点太多。

喻文州对自己的表现也挺满意:“运气好。”

“行了,跟我就别谦虚了,”黄少天一只手搭在喻文州的肩上,整个人靠了上去,“说吧,什么秘密武器?”

“嗯,其实,就是稍微算了下,”喻文州回答,注意到方世镜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便偏过头,在黄少天耳边说道,“一半是碰巧猜对了。”

他的气息拂过黄少天的耳根,黄少天没避开,觉得那一边的耳朵有些发痒又有些发热:“你说就说,干嘛像做坏事一样……”

喻文州一脸无辜,眼神又往不远处的方世镜和韩文清瞟了瞟:“万一被听见了,觉得我投机取巧,扣我分怎么办?”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黄少天一板一眼地说,“据说是占卜课的张教授说的,我虽然不信占卜那一套,但我觉得这话说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最后一个项目测试的是击打的能力,这次魏琛用的不再是实体的球,而是用魔法变出许多虚幻的游走球影像,逐一朝人飞去。学生击打成功后得一分,反之,被击中则要扣一分,同时,场上除了统计击球数的魔法外,还有一个魔法刷新着数字,魏琛特意解释,说是将参选人的击球力道换算成了具体分数。

这个项目的场面有些混乱,角度不好的时候,根本看不清参与考核的学生是打中了球还是被球击中。幸而魏琛的计分魔法不会出错,许多人就愣愣地盯着跳动的数字发呆了。

黄少天的反应速度很快,只被球击中了两次,但他的反击就显得杂乱无章了,手里的球棒像只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场上第二个魔法数字不是很好看。

“文州你看见没,我这才叫运气好。”黄少天拿到个中上的成绩,下场以后对喻文州炫耀,另一边的方世镜几乎是绷着脸把他的成绩记上了羊皮纸。

喻文州朝他笑了笑,过不多久,也飞上去参加考核。他在原地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方向,只有一些角度刁钻的游走球影像,比如从底下窜上来的和从头顶砸下来的,一时间很难打到,他才被逼得不得不移动,将那些球引入能被自己击打到的轨迹。

喻文州被球击中的次数比黄少天多,但同时他成功击球的次数是格兰芬多里最多的。平衡算上能排在前三的力道数值,他的成绩还是比黄少天凭运气的要高一些,拿下了这个项目的第一。

“我们都有一个第一,肯定能进比赛考核。”黄少天笑嘻嘻地对喻文州说。方世镜还在核算成绩,而大多数人对自己的成绩心里有数,像喻文州和黄少天这样表现比较出色的,完全没有在担心被直接淘汰的问题,只有像郑轩那样成绩位于中间的一些学生,表情有点七上八下。

十二位参加魁地奇比赛考核的学生名单出炉,喻文州和黄少天不负所望地在列。韩文清宣布名单的同时,还将学生们分成了两组,最后说道:“接下来的比赛将以A组与B组对抗的形式进行,给你们十五分钟讨论配置和战术。”

对抗赛的消息并没有让人意外,在报出比赛环节考核十二人的数目时,所有人都猜到了这一形式。同时,有两位格兰芬多院队的追球手来到了场上,看样子是要临时充当两支队伍找球手的角色。

而喻文州和黄少天并没有分到一组。

“那我过去了!”黄少天对喻文州挥了挥手。

“加油。”喻文州转身朝与黄少天相反的方向走去。

黄少天那组有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在他的主导下,很快他们结合自己和队友的经验、特长,确定了队伍配置。而喻文州这边,他干脆利落地提议道:“我们每个人报一下自己擅长或者想打什么位置,如何?”

所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像一年级最后一节飞行课上学生们表现得那样,所有人都集中地去抢一个位置:苏沐橙和另外两人常打的位置是追球手,喻文州和另一个人正好擅长击球,而郑轩一直是守门员。

这让喻文州心下更为明朗,魏琛、韩文清和方世镜商议后的分组并不是随机安排或者简单地依据总分排名,而是结合了三个单项的表现,更可能事先对这些学生做了一些了解。

“对方的守门员不太有经验,所以那边击球手会侧重限制我们的追球手,”同级生的情况喻文州本就知晓,他又询问了二年级的参赛学生,基本确认了其他对手的情况,“他速度很快,赶上不是问题,不过他还不习惯截球,追球手们最好加重一下力道,辛苦你们了。”

喻文州的话并不能让所有人信服,但他讲得头头是道,听上去还挺合理,其他人一时又拿不出更好的分析和方案,便都从了他的建议。

“我们是牵制找球手比较好,还是追球手?”另一个击球手问。

“找球手,”喻文州说着看向A队里年级最高的正式队员,“我想两位水平应当差不多吧?我们最好速战速决。那边的追球手都是二年级,郑轩撑得住吗?”

“这么麻烦……”郑轩立即表现了他斗志不高的一面,其他人还没来得及朝他瞪眼,他马上又说道,“那我试试吧。”

讨论时间结束,魏琛一声哨响,所有人起飞、离地,迅速各就各位。

正如喻文州所推测的,B队守门员的经验确实不足——是黄少天。

他有些紧张,坐在扫帚上绷直了身体。对于魁地奇本身他向来是充满自信的,只是现在要他负责的工作实在非他所擅长的部分,难免会有一点不适应,比如他强迫自己盯着红光而不是去寻找金光。

黄少天连着拦下了两个球,期间郑轩拦下了三个球——A队的追球手们不时被一个游走球干扰,不像B队的追球手能那么轻松自由地带着鬼飞球朝球门冲去。然而第三个球他没能招架住,他人在右边的圆环,喻文州喊了一声“现在”,苏沐橙便把鬼飞球扔向了离他最远的左边的圆环,一路上竟没有一个B队队员出现阻拦。黄少天往圆环赶过去,一个游走球朝他飞来,他不得不停顿了一下躲避,再抬头时,球已经进了。

“抱歉抱歉。”B队的击球手对黄少天说,游走球竟能飞到场地后方,这记漏球确实不能怪守门员。

“没事,继续加油。”黄少天摇摇头,目光瞥向了打出这个球的喻文州。

之后A队的得分则要算在黄少天的经验不足上了。好几次他赶到了圆环边上,鬼飞球以极快的速度和力道擦过他的手臂,甚至有一次直接撞上了他的手腕。尽管隔着手套,黄少天还是疼得龇牙咧嘴。

黄少天正一边盯着场上,一边用下巴去搓揉刚被砸到的左手以缓解疼痛,视野的角落里忽地有一个金点闪烁了一下。

就这一秒,等他回过神来鬼飞球已经冲到了他上方的那个圆环,他反应过来后立刻冲过去,还是没有赶上。

“黄少天?”队友们有点疑惑地喊他,他们没有责怪先前黄少天诸多的截球不力,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和他也是半斤八两,或者还不及他。但刚才的那个球,绝对有失黄少天的水准。

“我的错。”黄少天坦诚,于是其他人也没追究什么,只是互相鼓励继续加油。黄少天说完往远处临时担任找球手的高年级队员看去,队员正背对着他,也没有感受到他焦急的目光。

黄少天郁结,这不太好喊出口,太大声了A队同样会听见。守门员离其他人都远,他也没法拦个队友让人转达。你倒是转个身啊!他在内心呐喊。

与此同时,喻文州飞过A队的找球手身边时,扔下一句:“对面守门员看到金色飞贼了。”

找球手没来得及多想,下意识往黄少天看过去,这位守门员显然盯着鬼飞球,找球手正奇怪准备移开目光,看见黄少天的头忽然转向了自己。

他立刻回头,金色飞贼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一划而过,他调转了扫帚的方向马上扑了上去。B队的找球手看到他的动作也冲了过来,然而离得太远根本来不及——

“A队获胜!比分是210比60!”

黄少天整个人随着比赛结束的哨音僵在了空中:这就结束了?自己的表现合格了吗?肯定不够好吧,本就不擅长守门员不说,A队追球手被B队干扰、B队追球手没有干扰的情况下,A队和B队进球数却是一样多,这不是说明B队的守门员不如A队的吗?

B队的其他队员也或多或少有些慌乱和紧张,虽然韩文清说最终的评选不会完全按照队伍成绩,但他们和黄少天看法一样,输掉比赛,本身就说明表现不如另一队的优异。

唯二毫不在意的,是两方的找球手。他们本就是来体验一下在比赛中担当找球手,顺带给方世镜帮忙,没什么压力,嘻嘻哈哈地跑到魏琛那边准备围观成绩的计算和名单的讨论。A队的找球手抓着金色飞贼,这次找球手的体验果然新鲜,金色飞贼还在他手中打着圈。

“怎么还在动,”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印象中金色飞贼是被抓住后不久就会停止动作的,今天似乎用时有点长,“魏教授,交给——”

他话还没说完,刚一松开手,金色飞贼旋即如同挣脱了禁锢的小鸟一般冲向了天空,魏琛正和方世镜对着记录成绩的羊皮纸指指点点,刚才没怎么注意找球手在喊他,听见找球手“啊!”的一声呼叫才抬起头。

黄少天正停在圆环前,骑在扫帚上盯着魏琛和方世镜发呆,突然看见一个金色飞贼冲了上来,又听见底下有人喊“它跑了!”,没怎么多想就迅速追了上去。

这会儿已经接近傍晚,在空中飞行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凉风让黄少天觉得非常惬意。兴许是中午的午饭已经消化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在做的是自己喜欢而擅长的事,在这样快的速度下,黄少天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他看见飞贼离他越来越近,按理说金色的光点极易埋没在夕阳中,但飞贼逃往的是城堡的方向,此刻黄少天视野里的背景图案正是一大片镶嵌在橙红中的瓦蓝和灰黑,金色飞贼在这片冷色调中反而被凸显了。

他伸手,将金色的不安分的小球笼在了自己的手心。

回到地面的时候金色飞贼还在他的手里扑腾,几个和他相熟的同学跟在他身后凑热闹。黄少天一直担任的是找球手的位置,比临时来玩角色扮演的正式队员更熟悉情况,举起右手给魏琛他们看:“这个飞贼有问题吧?怎么办,我松手的话它又得跑了。”

“那就麻烦你一直捏着吧。”魏琛开玩笑道。

“那怎么行!”黄少天惊呼,“这是学校的公有财产吧,我怎么好把它拿走……”

“你还知道是学校的公物啊,”魏琛说着不客气地敲了敲黄少天的脑袋,“这就是上次你们砸坏的那个,说到底还是你们自己造的孽,啧啧。”

“上次?”一边方世镜插嘴,“他就是您说过的,在城堡里抓回金色飞贼的找球手?”

黄少天赶紧澄清:“我只是帮忙找回来,不是我弄坏的好吗,弄坏它的是个击球手……他被淘汰了已经走了……说到底这玩意儿到底该怎么办?没修好就拿出来用魏、魏教授你还行不行了……”

韩文清大概是被他们吵得不行,直接拿出了魔杖说了句“别动”,黄少天乖乖地站在原地闭了嘴。他念了几句什么,像是应验了那句“别动”一样,金色飞贼终于停止了转动。

黄少天把金色飞贼还给了魏琛,看他放好,又环顾了一遍四周。参加比赛的学生们站得或远或近,但没有少一个人,都在等待着什么。

“韩教授,”他边上的喻文州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开口打破了这片安静,“现在宣布入选名单吗?”

韩文清看了一眼魏琛,魏琛又看了一眼方世镜。格兰芬多院队的队长思索着什么,然后下定决心一样对魏琛说道:“没问题,我有办法了。”

学生们还来得及去想所谓的问题和办法都是指什么,韩文清的话彻底拉走了他们的注意力:“经过选拔,今年格兰芬多院队的新成员名单是——”

“苏沐橙,喻文州,黄少天。”

“啊啊啊我们进了!”黄少天的欢呼雀跃盖过了场上稀稀拉拉的掌声,他把右手握成一个拳,朝喻文州伸手。

喻文州会意,也伸出握成拳的左手,由下往上和黄少天的拳头碰在了一起。*

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三位新队员则被留了下来。

“不过,要我当守门员的话,接下来还真是要苦练一段时间了。”冷静下来后,黄少天觉得未来的日子真是又光明又黑暗。刚才的比赛中,苏沐橙作为追球手、喻文州作为击球手的表现都是数一数二的,相比之下,他的表现实在不算令人满意,这次能入选恐怕还是因为基础项目的总成绩比较优秀。

“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猜到给你们安排的位置了,”方世镜没说什么冠冕堂皇的恭喜或者欢迎之词,开门见山地直入主题,“不过,最终可能与你们所想的有点小小的出入。”

他什么意思?黄少天飞快地转动着思绪,难道因为自己不擅长做守门员,就让苏沐橙或者喻文州和他对换?

他还没把疑问说出口,方世镜倒抢先丢给他一个问题:“黄少天,你想不想当找球手?”


TBC.


*灵感来自海报拼图


前天,lo主加班,故休刊一日。昨天,lo主去迪斯尼取材,故休刊一日。(x

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体验了一把飞越地平线,愈发羡慕那些会飞的巫师,空中俯瞰的感觉棒极了。

其实,昨天回来都快写完了,突然发现我搞错了追球手的设定,原来他们是抱着球直接扔的不是用球棒打的……然后痛苦地把选拔项目重新搞了一遍

评论(19)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