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勇敢的心 24

HPparo,含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这一年,喻文州和黄少天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和一名新生待在了同一间车厢。这位名叫于锋的新生,父亲是巫师而母亲是麻瓜,和黄少天当年一样,是在接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后才知道魔法世界的存在的。这样相似的经历让他们很有共鸣,很快聊了起来——黄少天话多的优点在这种时候就能得到展现,在谈论在场所有人感兴趣的话题、且不会害学院被扣分的情况下,他还是挺受欢迎的。

男生们谈天说地,自然跳不开魁地奇。开学通知书和书目、材料清单发得晚了,但新生的入学通知还是和往常一样在七月底送到的,于锋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也对魁地奇这项风靡魔法世界的运动做了一些了解。

喻文州没有参与这些内容他已经听黄少天讲过好几遍的讨论,黄少天也不知他有没有在听他们对话,一把揽过正翻阅着三年级的新课本的室友:“哎于锋,我跟你说,一年级时我们院飞行课成绩最好的在这里呢!”

“真的?”喻文州看上去文气,一路上又是在看书,没和他们聊魁地奇,确实不像是对魁地奇感兴趣、甚至擅长魁地奇的样子。

“真的啊!不信你去问其他人,或者魏教授。”谈到魏琛,黄少天又拓展了新话题,说到他是自己的新生指导老师,随口问道:“对了,你的新生指导老师是谁?哎,你父亲是巫师的话,还有新生指导老师吗?”

“有的,”于锋解释说,因为他和母亲先前都没听说过魔法,所以霍格沃茨还是给他派了指导老师,“是孙哲平教授。”

“哦!说起来,我们今年还要上孙教授的课呢。”黄少天说,喻文州配合地举起他手中的书,正是《神奇动物在哪里》。

列车到站后,于锋看见站台上来接老生们的孙哲平,还上前去打了个招呼。

“来格兰芬多吧!”于锋和其他新生都得跟吴雪峰走,告别之前,黄少天对他说,“孙教授也是格兰芬多的!”

“不,我是赫奇帕奇的。”孙哲平纠正道。

在马车上,黄少天一脸挫败地对喻文州说:“孙教授居然是赫奇帕奇毕业的,太奇怪了,为什么我一直有一种他是格兰芬多毕业的印象……”

“我倒一直觉得他是赫奇帕奇毕业的。”喻文州提到了他在火车上看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教材,作者也是赫奇帕奇毕业的著名巫师。

“所以那些什么四间学院学生的特质之类的说法其实完全靠不住吗……”年级高了,乱七八糟的非官方说法黄少天也听闻了一些,他看着眼前据说一点也不格兰芬多的喻文州,又想起被好多人说一点也不格兰芬多的郑轩,有些怀疑地嘟囔。

“总还是有些道理的,”喻文州不置可否,“但凭一个人什么样,就断定他属于哪个学院,或者反过来,我觉得都不太对。”

 

不久之后,他们就来到了餐厅里,新生们还没被吴雪峰带来,餐厅里非常热闹——甚至比往年更喧闹。

原因无他,所有人都看见了主宾席上一张并不陌生的新面孔。

“我去,”黄少天刚进门,还没坐下来参与讨论,就发现了这件令全校人都处于震惊之中的事,“魔药课的新教授是王杰希?”

喻文州也没有料到这个人选:“确实令人惊讶。”

“史上最年轻的教授。”喻文州身后的拉文克劳学生正好是张新杰,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加上一句。

“关键是,”周围的人大多在探讨这个话题,也有不少人和黄少天一样内心不是特别服气,“他上学期结束击败了林教授对吧?霍格沃茨什么时候变成这种竞争上岗了?不是我怀疑他水平,但是刚毕业就教课,他行不行啊……还有,难道斯莱特林的新院长也是他?”

喻文州看着和上学期年终宴席一样空缺着的一个位置,不太确定地说:“这就不知道了,方教授还没来……”

“叶教授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门口望去,真是几年没出现在开学宴上的叶修。

他刚坐下,吴雪峰便从餐厅边上的一个小门里走了出来,带了一群新生,开始分院。

黄少天远远看见了于锋,向他挥手,显然于锋也看见了他,原本有些紧张的表情有了点松弛,朝他笑了笑。

分院顺利地进行,轮到于锋时只剩没几个人了。

于锋坐在分院的凳子上,看上去还是有点局促。他戴上分院帽,分院帽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黄少天看见他渐渐皱起了眉毛,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分院帽并没有用时太久,裂开一条缝喊道:“斯莱特林!”

“什么?”黄少天的声音在远处传出的掌声中有一些突兀。于锋好像是听到了,朝他匆匆看了一眼,然后又匆匆朝斯莱特林的长桌走去。黄少天意识到后,压低了声音问喻文州:“他妈妈不是麻瓜吗?斯莱特林不是只收……”黄少天不想说那个词,但一下子又找不到简洁的替代表达,只好对喻文州比了个“纯血”的口型。

“没这回事。”喻文州摇摇头。

分完院,叶修站了起来:“大家好,好久不见。”

餐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夹杂着大笑。

“今天方教授没来,我觉得,连着缺两个人不太好……”底下的学生又笑了起来,“那么,先说一件事,你们应该也都猜到了。”

叶修微微侧过身子,朝着王杰希的方向伸了伸手:“我们迎来了新的魔药课老师,王杰希教授!”

王杰希应声站了起来,朝所有人鞠躬致意。他没说什么,行了礼便又坐下了。一些斯莱特林的学生们起头鼓掌,然而更多的是七嘴八舌的说话声。叶修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也不多介绍了,大家都很熟悉。另外,他还是斯莱特林的新院长。”

刚微弱下去的讨论声一瞬间又大了起来,什么“嘿你输了!五个西可啊别忘了!”“跟你说魔法史教授是不可能当院长的你偏不信”“史上最年轻的教授,再加上院长”等等,此起彼伏。

叶修费了好大劲儿才让场面再一次平稳下来,陆续介绍其他教授。提到林敬言时,他又调侃说:“现在你们可以喊他林教授了。”

在热闹又喧哗的气氛中,他们享用了晚餐,黄少天高兴地听到吴雪峰宣布了魁地奇院队选拔的消息,他还朝魏琛挥了挥手,魏琛给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去年七年级有三个人毕业,”回学院的路上,黄少天就迫不及待地提起了这个话题,他上一学年就摸清了各个学院队伍的情况,也算是为日后对战其他三个学院做准备,“守门员、击球手、追球手各一个。”

“少天还是想做找球手吧。”喻文州笃定地说,甚至不是一个问句。

“是这样没错,但我觉得还是先进院队比较重要,”黄少天认真地说,“现在的找球手是方队,他很出色,也不像是会为了N.E.W.Ts放弃魁地奇的人。”

他们来到了公共休息室门口,今年总算没忘记问级长,报出了“斗者意志”,一个听上去十分契合格兰芬多的新口令。

“可惜了,如果于锋来格兰芬多的话,说不定以后也会进院队,和我们一起打魁地奇,”黄少天说得好像自己和喻文州已经被院队录取了似的,“结果就一个分院仪式的功夫,朋友都做不成了。”

“为什么?”喻文州反倒不以为意,“也不是不能和斯莱特林做朋友。”

黄少天走在喻文州前面,猛地停下来,喻文州撞上他差点摔下楼梯,幸而黄少天手脚快稳住了室友:“你觉得,我们都这样了,还能和斯莱特林做朋友?”

“……我还是认为,交朋友是不分学院的,少天不也有一些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的朋友。”他说得有些牵强,黄少天忍不住反驳:“你也说了是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斯莱特林和他们能一样吗!”

喻文州想了想,放低了声音:“你还记得秋木苏吗?”

黄少天赶紧伸手捂住喻文州的嘴——他竟也有让别人不要说话的一刻——另一只手拉上喻文州马上回了寝室。两人到了房间,锁上门后,黄少天才说:“秋木苏怎么了?”

喻文州把和父母的对话大致跟他说了一遍:“他是格兰芬多,叶教授是斯莱特林,而他们还是‘特别好的朋友’。”

“……或许他们是进入魔法部之后才认识的,”黄少天不太甘心地给出了一个他认为合理的假设,“在工作中培养出了感情。”

喻文州想着分院帽给于锋分院的样子,又想起分院帽给自己分院的情形,不禁问道:“那如果是我呢?”

黄少天有点不解地看着他。

“如果我去了斯莱特林,”喻文州指了指自己,“我们还是朋友吗?”

黄少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轻声答道:“我不知道。”

他看不出喻文州对他的回答是抱有什么想法或者情绪,继续说道:“这种事没法假设。事实上,现在你就在格兰芬多。”

“并不是假设,”喻文州说,“分院帽确实也想过把我放进赫奇帕奇或者斯莱特林。”

“看来你还真是让分院帽为难了,”黄少天说到一半,忽然笑了起来,“等等,这个假设,还是不太成立。”

他笑得很得意,像是在“谁是斯莱特林新院长”的打赌中赢了许多金加隆一样:“你说过,你当时也希望我们能分到一个学院。所以,就因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你才来了格兰芬多呀。”


TBC.


新口令让我纠结了好久,备选的还有热感飞弹和蓄能火炮,最后还是觉得斗者意志比较帅气,就用了它。

评论(18)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