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勇敢的心 23

HPparo,含修伞,注意避雷。首章  上章



“给你是没问题,”黄少天翻出一张羊皮纸和一支羽毛笔就写了起来,“但是你家通电了?而且你家也没有网络吧!”

“之前来人装过。”喻文州的回答出乎黄少天的意料。

“可我上次去你家,并没有见到你们用电器啊!”黄少天回想了一下,确信自己在喻文州家时,没有见过任何现代化工业的产品。

“现在是没在用,”喻文州解释说,“以前是计划要用的,后来霍格沃茨来了通知,就真的没用过了。”

“那现在还能用吗?”黄少天很是怀疑。喻家本身就有树林外貌的魔法屏障,或许还没有麻瓜的身份。从麻瓜的角度去想,一片荒野中,突然出现了电力和网络流量的消耗,怎么想都会很奇怪吧。

“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喻文州眨了眨眼,“可能用了点记忆相关的魔法。”

“……你爸滥用职权啊,可以跟魔法部举报吗?”黄少天看见他的表情,终于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在麻瓜的眼里,喻家大概是林场的一个巡逻站,倒和上次黄少天到喻家作客时联想到的林间小屋还真差不太多。

 

喻文州回到家的第一顿晚餐非常丰盛,除了欢迎儿子回家,还有为他庆祝考试成绩进步的缘故。这一年喻文州的实践考试没有太拖后腿,结合优异的理论成绩,总分还算中规中矩。

随着学习的深入,喻文州施展魔咒的特点也在逐渐显露:简单的、所有人都会的简单魔法,他不见得做得比平均水平高;而稍微难一点、复杂一点的魔法,他施展达到的效果反而比较令人满意。

“爸爸,校长找您谈过?”喻家三口的对话一直是敞开式的,说到学习成绩和留在学校等话题,喻文州想起黄少天的话,问。

“没有啊,”喻先生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前年圣诞的时候韩文清教授找过我们,你知道的。”

“那您认识叶教授?”喻文州有点吃不准,难道真和他对黄少天随口说的一样,是在工作中见过?

“挺久以前了,”喻文州的父亲竟证实了他认为不太靠谱的猜测,“他去霍格沃茨以前在魔法部工作,我没跟你说过?”

“没有,”喻文州仔细一想,好像真没听说过叶修以前是教什么课一类的传言,原来是个空降的校长,“他之前是做什么的?”

“傲罗。”

这个回答让喻文州真的吃了一惊。叶修平时有点吊儿郎当的形象和魏琛有一拼,喻文州完全无法将他和傲罗那种训练有素、雷厉风行的职业联系起来:“那他为什么不干了?”

喻先生和喻太太迅速对视了一眼。这个小动作并没有逃过喻文州的眼睛,他有些明白了,问:“不太能说?”

“其实没什么,”喻太太说道,“也过去十多年了……那会儿你还刚出生呢。”

“他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也是傲罗,在一次任务中去世了。”喻先生叹了一口气。

去世?喻文州的大脑里思绪翻滚着,有什么东西缓缓浮出了水面:“那位朋友,是不是姓秋?”

“不是邱家,”喻先生摇头,邱家是很出名的巫师家庭,“是个麻瓜出身的巫师,我还去了他们家……唉,部里的决定是消除记忆,叶修不同意,后来就辞职了。我想想,好像是姓苏吧?”

“苏?”喻文州切牛排的手抖了抖,小刀敲过盘子的边沿,发出清脆的“当”的一声。

“怎么了?”喻太太有点关切地问。

“有个同学恰巧也姓苏。”喻文州没细说,糊弄了过去。

但此时,他心里明亮得跟厄里斯魔镜似的,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

 

喻文州今年的生日礼物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喻先生费了好大劲兑换到麻瓜货币,又咨询了麻瓜出身的同事,才把货币和要买的东西弄清楚。为了给家里开通电力和网络,他更是花了不少精力,还打着魔法界法律的擦边球用魔法解决了一些用非魔法手段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新一代年轻人的固有天赋,喻文州对着黄少天给他的麻瓜电脑入门书籍,很快就设置好了电脑和网络,上网注册了邮箱,给黄少天的邮箱写了一封信。

很快黄少天回复了他的邮件:文州,我现在在机场,还有半小时就要登机了,飞机上会有一段时间我没法跟你联系,我跟你说过吗?

黄少天回复得挺快,看来打字速度很不错。

喻文州回他:没有。不过我知道。

他们聊了起来,黄少天对于喻文州怎么上网的还是很好奇,问了一大堆,半个小时后恋恋不舍地跟他作了告别。

喻文州自己上了一会儿网,他觉得麻瓜的搜索引擎令人赞叹地好用,把他想不明白的问题输进去,就能找到回答——虽然有些不是太看得懂。当然,巫师和魔法相关的问题,答案在他看来就十分靠不住了。

美中不足的是,他看了大约一小时,就觉得眼睛有点难受,有点酸又有点干。他就这个问题又搜索了一下,坚定了关电脑休息的决心——他想,难怪街上那么多麻瓜戴眼镜。

 

黄少天在法国玩了大半个七月,中间和喻文州的邮件往来基本没断过,换成羊皮纸的话,估计也能堆成一小摞了。

比起书信更方便的一点是,黄少天可以把照片附在邮件中。麻瓜的照片与巫师的不同,里面的人竟然能乖乖站着不动,喻文州看着一邮箱安安静静、几乎不像黄少天的黄少天,觉得麻瓜的“科技”真是神奇。他觉得应该把这项技术向魔法世界推广,至少让人有选择的权利:像王杰希那种,肯定非常乐意让人给自己照一张人物不会动的侧面照。

喻文州并没有一整个假期都泡在网上,一是为了他眼部的健康着想,二来稍微熟悉网络之后,他觉得网上完整的信息还是太少,想系统地了解什么还是得看书——当然网上也能看书,只是付费操作需要网银,就不是他能够自己解决的问题了。

不过他整个七月几乎都待在自己的房间,笔记本一直开着,邮箱设置了声音,黄少天的新邮件一来就会发出“咻”地一声,就像是猫头鹰从空中急速飞来。到后来他的父母都觉得他待在家里太久了,几次建议他多出去走走,晒晒太阳锻炼身体。

等黄少天回国,喻文州就践行了父母的建议,和黄少天一起写完作业后,去各个地方玩了一圈。

写完了作业的假期总是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又到了开学前夕。喻文州特意写邮件提醒黄少天,让他别忘了把同意孩子前往霍格莫德的申请表交给父母签字。

谢谢你文州!!!我真的忘了!!!

他看着黄少天的回复里的一串感叹号,仿佛对方激动的情绪溢出屏幕感染了他,不禁也露出一个笑容。恰在此时,卧室的玻璃窗被扑棱着翅膀的猫头鹰叩响,他急忙起身去开窗,接下霍格沃茨的开学通知书。

今年的开学通知书来得特别晚,都快到八月底了才送到学生家中。喻文州刚拆开信封,读起信件,就听见邮箱“咻”地一声又来了黄少天的新邮件:文州,我刚收到开学通知了,我们什么时候去对角巷?

他们最后敲定下来,还是和去年一样,在开学前一天去对角巷,九月一日直接去火车站。只是到了对角巷后他们才想起一件事,那就是最后一天来的话,雪枭又是售罄了。

“怎么人这么多,”黄少天被挤得直皱眉,“我记得前两年都不是这样的啊?”

破釜酒吧甚至开启了限制订房,优先麻瓜出身的霍格沃茨学生和麻瓜家长订房——毕竟巫师们可以用飞路粉回家过夜。喻文州蹭了黄少天身份的方便,两人订走了酒吧仅剩的几间房之一。

“应该是开学通知发晚了的关系,”喻文州见街上大半都是和他们一样的学生,推测说,“之前都是七月底发,有的人马上就买完教材和需要的东西了。”

“那为什么今年发这么晚呢?我看书单和去年也没什么区别啊。”黄少天一边抱怨着一边拉着喻文州进了药店,然后自己想到了原因,拿出通知书后附的所需物品清单看了看,“不会吧,他们到开学前才确定魔药课教授的人选?”

“不清楚,不知道是不是斯莱特林的新院长。”喻文州说,他们在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尚且有聊得来的朋友,在斯莱特林真的是没有熟人,仇人倒是有好几个。

“希望斯莱特林的新院长是个讲道理的,”黄少天虽然不喜欢斯莱特林,但对林杰还是比较有好感的,基本是因为一年级时,他帮喻文州准备魔药的材料,林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缘故,“或者像叶教授那样不出现的也行,否则今年开始,格兰芬多就惨了。”


TBC.


网络那段确实写得很牵强,反正凑合着看吧……

明天准备裸考一个考试,希望笔下的学霸们保佑我呀(x

评论(15)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