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她的睫毛

黄少天女装注意。梗自网络


下课的时候已经快十点,天色浑然一片漆黑,教学楼外摆放自行车的地方也空出了一大片,路灯洒下昏黄黯淡的光,在地上拉出几枚孤单落寞的影子。

喻文州出来取车时就是这样的光景。他刚找到自己的车,正准备掏出钥匙,就听见身后有人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高挑又漂亮的女生,长发染成了亚麻色落到肩头,上身穿着一件针织的外套,森系长裙则显得整个人更为清秀,大概是因为晚上有点冷,颈间还松松垮垮地围了一条薄薄的围巾。

确实是他不认识的人,又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古怪。

可她并没有走到哪一辆车旁,而是径直走到了喻文州的面前。阴影笼在喻文州的自行车上,迫使他抬起头:“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

眼前的女生突然按住了喻文州的手,什么也没说,然后用另一只手霸道又强硬地揽住了他的脖子。

瞬息之间一张总让喻文州觉得哪里有些眼熟的脸庞在他眼前猛地放大,精心装扮过后白皙粉嫩的皮肤,甚至可以看清对方长长的睫毛,与此同时嘴唇上传来了柔软又炽热的触感。

他被强吻了。

喻文州反应过来后迅速地推开了面前的人,情急之下用了点力,女生踉跄了一下,喻文州又赶紧伸手扶住她:“抱歉,我……”

女生却一下拍开了他的手。喻文州有些懵逼地向她看过去,对上对方酡红色的脸颊、忍不住弯弯上翘的嘴角,和似乎是得手后有些自信骄傲、与喻文州对视后又变得有些决然的眼神。

太熟悉了,这样的神情,和喻文州脑海中黄少天的模样渐渐重合。

“等等!”

他一把抓住“她”,却被对方用力地挣脱了。动静有些大,远处其他人朝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那句“少天”也就生生地卡在喉咙口,终究没有被喻文州喊出口。

“女生”很快不见了身影,喻文州依旧站在原地,不自觉地用手指摸了摸嘴唇。

居然还涂了唇膏,他失笑,又觉得自己全身都那一点红色沾染上了甜蜜的气息。

喻文州本已心如死灰,再也没有想过,黄少天竟会先向他示好,还是用这样激烈又疯狂的方式。

他当机立断地拨通了一直默默存在通讯录中的某个号码。

“滋——”

静谧的黑夜中传来电子设备震动的声音,喻文州皱眉,循着声响找过去,而后从前方的拐角处捡到了一部闪动着光的手机。

毫无意外,是黄少天的手机。

 

黄少天逃得气喘吁吁,心也砰砰地跳得飞快。刚才喻文州要他站住他真的是吓了一跳,拔腿就跑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他会因为被强吻揍自己一拳吗?

不不不喻文州怎么会打女生呢,黄少天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对苏沐橙“直男绝对无法识破”的化妆技术还是颇为相信的,毕竟他现在的样子,对着镜子他自己都快认不出来。

那又为什么叫住他,难道……难道喻文州真的动心了吗?

这位航院的院草,婉拒了无数女生甚至一些院花的告白,原来真的也会对女孩子动心吗?

换完装出来在另一处取了车,校园的夜风随着骑行打在黄少天的脸上,让他终于冷静了几分。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感到开心,还是难过。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喻文州,就是上个学期,在图书馆借一本选修课结课论文要用的书,手往上伸要取下书时却和另一只微凉的手撞到了一起。

他侧过头,冬日午后和煦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落在喻文州的身上,描绘出一个浅淡的金色轮廓。然后他就看见对方温和地笑了笑,像是那团柔软的光凝聚成了实体,声音低沉却悦耳好听:“你先吧。”

黄少天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后悔自己没有当场和喻文州交换一个联系方式,用诸如“我看完就把书给你”之类的借口,等他回过神来喻文州已经离开了书架区,不知所踪。

不过黄少天见多识广,朋友也多,很快就打听到了喻文州是何许人。可他一个文科生,曾和工科生的喻文州上同一节选修大课,已经是难得的交集了,而这个学期已经结束,他又如何去制造一场巧遇?再说用什么理由呢,“我想和你交个朋友”?

感觉好奇怪,如果自己是女生就会更自然吧。

黄少天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第一次仔细地去思考之前打听时不敢去深究的细节,那些隐隐约约的情绪如碎片一般合在一起,重组成一个令他震惊、害怕又恍然大悟的答案。

他喜欢上了喻文州。

一开始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黄少天无可避免地感到了痛苦。快二十年来他一直喜欢的是女性,从来没有过这样离经叛道的想法,可这个认知一旦萌芽,就暴风一般地在他的心底生了根,无法拔除,并且很快踞满了整块土壤。只要有一点喻文州相关的风吹草动,那片植株就会在他的心里飒飒作响,藤蔓密密麻麻地勒紧,胸口狠狠地发疼。

黄少天也不是没有想过喻文州和自己是同类的可能,可对方和他不一样,在航院那种男女比例悬殊的院系,身边有那么多的同性,是gay的话一年多了总会有点化学反应吧?理工科那边不乏一些男男情侣,黄少天也不是没有耳闻。

或许学霸不需要爱情,他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令他产生危机感的是这次的情人节,文学院的女生多能听到的八卦也多,大概是有人去关心了一下喻文州的感情生活,得到的回复是,谢谢关心,已经有心上人了。

“那他打算表白吗?”黄少天状似心不在焉地问。

“他说再等等,唉喻总那个性子黄少你也知道的吧……”

喻文州喜欢的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不然为什么一副没有把握的样子,黄少天有些酸涩地想。

他告诉自己应该死心,但大概是春天临近,心里的那株植物反而愈发地枝繁叶茂。

他也不能贸然拖喻文州下水,他的痛苦,并不止因为这是一场暗恋,黄少天再清楚不过,又怎么忍心把喻文州一同拉进漩涡。

喻文州那边没有新的传闻,倒是黄少天自己这边出了事:居然有个男生来同他告白。

本来拒绝就是了,结果那个男生仗着人高马大,激动地要对他动手脚,黄少天一个条件反射就暴揍了回去,最后还是他亲自把人送去了校医院,所幸没什么大碍。

他一战成名,倒是赢得了不少妹子的好感,情书一沓沓地收,还有放得开的女生当面来表白,黄少天苦恼地拒绝了一个又一个,却因此受到了启发,心中竟产生了一个荒诞又大胆的计划。

他不想给喻文州带去困扰,可又压抑不住源源不断的思恋,而这是一个难得的两全之策。他知道这样做太过卑鄙,但他实在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

而今晚的实践证明,他的决断是对的。黄少天抿了抿嘴唇,喻文州的温度好像还残留在皮肤的表面,他努力地想把那种感觉牢牢地记住,记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记在脑海的最深处。

他得到了他认为能够拿到的最多的东西,自此以后,别无所求。

推开寝室门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放松了下来,室友郑轩早早爬上了床,窝在被子里玩电脑:“黄少今天怎么这么晚?我们打你电话也不接。”

“哦,我没注意……”黄少天一摸口袋,随即呆住了,“卧槽我的手机呢!”

他里里外外找了个遍,甚至顶着室友们古怪的目光把叠好的女装翻出来扒拉了个底朝天,也还是没有。

“你现在要去拿吗?”另一个室友提醒他,“还有五分钟就门禁了。”

真是有得必有失,黄少天还是有些抓狂:“算了算了,明天吧!真是倒霉。”

“放心,今晚你不是一个人。”郑轩安慰他。

“怎么?”黄少天拿过杯子毛巾,刚才在教学楼那边卸妆急匆匆的,他感觉脸上还是有点难受,“不会你们也掉手机了吧?”

“你在教学楼那边没看到吗?”室友吃惊。

“看到什么?”黄少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这个,表白墙上的,”男人八卦起来也是很可怕的,“打扰了,麻烦帮忙找个人,今天下课取车时被一个女生强吻了,她跑得急,手机被我捡到了。”

“想告诉她:要么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让我吻回去,要么手机归我了。”

 

喻文州在原地等了快一个小时。

等待是他相当擅长的事,他性格中的一大优点就是过人的耐心。青春期刚开始时他就意识到了自己喜欢男性,可时间过去那么久,他从未真真正正地喜欢上过一个人。

直到大一去旁观新生篮球赛,他第一次见到黄少天。

只一眼,喻文州就知道,自己终于等到了那个人。

航院是篮球的强院,对上男生本来就稀少的文学院,基本是稳赢的。但即使是这样,黄少天也毫无松懈,身形矫健如一匹猎豹。比赛的结果并无悬念:航院获得了胜利,而黄少天摘下了MVP。

先宣布的是MVP,因为激烈运动的关系黄少天的脸一片通红,拎起球衣胡乱抹去脸上的汗,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满是自信和骄傲,仿佛这个结果是多么理所当然。

这样的眼神在听见文学院被淘汰时,难免黯淡了几分。双方握手告别时眼睛里的情绪几乎到达了顶点,喻文州甚至有点怀疑,黄少天是否在下一刻就会哭出来。

他很想走过去安慰他,但他们相隔太远,立场完全不同的院系,喻文州只能看着黄少天被文学院的女生们簇拥。

他知道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会像这一刻一样,远远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也是个学校的风云人物,提起来颜值并不比喻文州要低,只是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他话多的特点,文学院的女生们似乎更乐于把他当作哥们或闺蜜,反倒是外院的追求者更多一些。

关于黄少天的消息,他听说得越多,便愈发可以确认,对方和自己并不是一路人。

把直男掰弯这种事,他不是做不到,但他无论如何无法对黄少天下手。

回想起来,喻文州也有些佩服自己,他竟然能够如此地理智,和黄少天保持着绝对的距离。

意外发生在第二年,他发现自己和黄少天选了同一门选修课。不过也没关系,本来就是学霸的喻文州一如往常地坐到了第一排——而黄少天果然是一直坐在后排,还时不时翘课。

天知道这个学期,喻文州有多少次压下了回头偷偷看他一眼的念头。

大概是月老发现任务无法完成,到课程快结束的时候,终于放了个大招。

喻文州是真的没有注意到黄少天也在那里,但两只手碰触到一起时已经来不及撤离,黄少天的手是火热的,让他很轻易地联想到那场球赛,那个炎热的夏日。

想到那天,他的心里就止不住地柔软,黄少天看过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把书先给了他:“你先吧。”

幸好喻文州还保持了一丝理智,除此之外没有再和黄少天多说什么。之后一切回归平静,除了情人节那会儿被无恶意地骚扰了一回,这个冬天他竟过得十分舒适惬意。

喻文州想这样也不错。干渴得久了,偶尔有一滴雨,便也是甘霖。

谁知之后他迎来的却是狂风暴雨。黄少天把人打进医院的那天,喻文州第一次失眠了。

在此之前,喻文州或多或少地,在内心深处还是怀有一些绮念。说有心上人固然是要挡下那些桃花,但是“再等等”,一直以来,确实是他最真实的愿望。

他没有料到黄少天对同性的告白会如此地排斥。

其实就算是喻文州也难免会有一些疯狂的想法,比如破釜沉舟去摊牌算了,被揍又如何,如果这样他就能和黄少天在一起,那他愿意被打到遍体鳞伤。

可这也只是个妄想。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一丝光芒。

而当熟悉的神情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喻文州几乎是本能地,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一根浮木一般,一把抓住那道光。

可惜光逃得太快了。不过他可以等,等了那么久,也不妨再等一段时间。

等到保安开始巡逻赶人,再不回去就要错过门禁,喻文州才恋恋不舍地上车骑回寝室。一路上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先前他的好奇心克制得太好,也并不清楚黄少天这个学期的课程安排,去堵人恐怕是不太现实。

或者向人打听一下他寝室在哪儿?

喻文州立刻想到了他那些混学生会的朋友们,脑海里浮现出叶修王杰希洞悉一切的神情,以及张新杰肖时钦较真问他为什么想知道这个的样子,然后迅速放弃了这个打算。

喜欢这种心情,他只想和黄少天第一个分享。

但拖下去不是办法,别的不说,黄少天没了手机,生活还是挺麻烦的。正想着,他就接到了肖时钦的电话——不是张新杰催他回去的他就放心地接了起来:“喂?”

肖时钦一副“我们都知道了”的口吻:“这么晚,看来今天的这位挺难搞定的吧。”

是挺难搞定的,喻文州在心里叹气,但他知道室友们知道的一定不是事情原貌:“消息这么快?”

“嗯,”肖时钦苦笑,“还是瞒不过你,王杰希下课正好看到了。”

喻文州有一瞬间怀疑王杰希是不是整天看见不该看的才会两只眼变得大小不一样,听见肖时钦又说“他打算po表白墙被我拦住了”后赶紧道了谢。

这倒是启发了喻文州,刚到寝室楼下,他甚至来不及锁车,就再次打开手机,点开表白墙的账号发去一条消息。

 

喻文州喜欢上了他扮演的女孩。

黄少天一想到这一点,脑子里就变得一片乱七八糟。一个晚上他辗转反侧,下定决心还是要跟喻文州说清楚——告诉他这只是个恶作剧,并乞求对方原谅自己。

但他还是没有勇气用真实的面目面对喻文州。

倒不是怕被喻文州揍一顿——黄少天并不是一个双标的人,他自己身上发生过差不多的事,程度还更轻一些,如果仅仅是挨打他可以说是无所畏惧。

只是如果以“黄少天”的身份去见喻文州,那么从此以后,他就真的无法再和他产生任何的交集了吧。

真是太自私了,黄少天忍不住自嘲。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晚上,他换上了昨天的那身少女装束,视死如归地来到了昨日发生一切的地点。

喻文州似乎已经等了有一会儿,远远地就朝他看了过来。

黄少天一步一步走过去,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近,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而后他终于站到了喻文州的面前。他一出声就会暴露,什么也没法说,只好向喻文州伸手,拼命朝他微笑眨眼,希望对方能明白“快点先把手机还我”的意思,全然不知自己长长的睫毛和闪动的眼睛是有多么犯规。

喻文州却握住了他的手,然后一把将他拉进怀里。

黄少天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耳边,随后是喻文州温柔的声音,宛如天籁一般的宣告:“其实我不喜欢女孩子。”

“但你这样穿也很可爱,少天。”


Fin.

评论(58)

热度(1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