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办证

队长生日快乐!成年了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哦!



临近春节,蓝雨的大楼才开始渐渐空了起来——家在远方的战队选手和工作人员纷纷加入了春运的大潮,训练营寒假班也不同于往常的热热闹闹,整个俱乐部只剩下一些G市或者G省本地人。

所以,当黄少天一大早撞见喻文州往俱乐部外走,一开始并没有特别意外。

“文州!”黄少天远远地招呼他,“你这是准备回家了?”

走近了他才发现对方两手空空,没有行李箱甚至没有包裹,怎么也不像是要回乡的样子——再一想,黄少天终于记起喻文州和他一样是个土生土长的G市人。

“不,”换做半年前喻文州或许根本不会搭理他,而现在的他很自然地如实相告了,“我去一趟派出所。”

黄少天狐疑:“你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了要去派出所?别明天就上社会新闻了,我们搞电竞的本来就被黑得很惨了。”

当然这是开玩笑的,喻文州也知道,笑着摇摇头:“恰恰相反,我是去办个无犯罪记录证明。”

“你办这个干嘛——”

黄少天拉长了声音,尾音落在空气中时他终于反应了过来,瞪大了眼睛打量了喻文州一眼:“你能注册了?”

 

荣耀职业选手的注册归联盟管,黄少天说笑的话则也有一定道理,职业选手来自五湖四海,有些人早年的经历在主流的眼中就是不务正业。虽然一般来说一群宅男并不擅长打架也不太惹是生非,但规定就是规定,之前吐槽的时候,公会的会长只好安慰他们,外面找工作签合同很多时候也需要这么个证明,并不一定是针对他们打荣耀的。

不过黄少天这会儿的注意力显然已经不在这个证明上。

“你什么时候过的生日?”

荣耀选手的注册要求申请人必须年满18岁,黄少天只记得喻文州和他同年,或许之前什么时候提过他的生日……但总之现在,他对此毫无印象。

被问的少年相当坦然:“昨天。”

 

三胜魏琛之后,在蓝雨内部,喻文州一下子就获得了诸多关注。然而他本身并不是一个高调行事的人,没有好奇的人主动去找他,他也就不会自发地和其他人经常来往。风口浪尖过后,他基本又恢复了原先吃饭、训练、复盘的生活节奏。

而“基本”之外的那一些变化,正愣愣地站在他的面前。

黄少天先是“啊”了一声,大概没想到会是这么近的一个时间点。很快他恢复了正常,大方地道:“虽然晚了一天,还是要祝你生日快乐哈!”

“谢谢。”喻文州礼貌地说。

黄少天似乎神游天外地在想什么,没有回应,喻文州喊了他一声才回过神来:“那我先走了。”

“这么急?”黄少天眨眨眼,语气里有一点惊讶又有一点调侃。

“是啊,”喻文州轻声说,“等不及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喻文州大步流星地走远了。

喻文州平时做事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他还是活在自己的节奏里。黄少天还真是很少见到这样脚步匆匆的喻文州——当然,每周一赶去食堂抢白切鸡时除外。

望着对方迫不及待的背影,黄少天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加速心里刚刚形成的一个行动计划了,当即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喂,经理吗?我记得你下星期才走吧?有个急事我跟你说……”

 

喻文州走出派出所的时候正好接到了战队经理的电话,经理似乎是和黄少天一样,找不到喻文州的人,以为他没打招呼就回家了。

“没有呢,”他先是解释了一番,而后对电话的那头有些无奈地说,“现在需要单位介绍信了,之后还要麻烦你。”

即使是冬天,G市依旧温暖,风打在身上,依旧无法吹冷一腔热血。

 

一番周折后喻文州终于回到了蓝雨的门口,时间倒是比他想象的还早,正好可以赶上吃个午饭。

然后他在俱乐部门口又看到了黄少天。

“少天。”他下意识地招呼他。

黄少天似乎被吓了一跳:“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话听上去有点奇怪,喻文州看了黄少天一眼,总有点微妙地觉得,怎么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

黄少天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常:“啊,我是说,派出所办事不是都很慢吗?而且春节前人手更加不够吧?没想到你倒是回来得挺早的。”

“运气不好,”说到这个喻文州就有点遗憾,“没办成。”

“怎么会?是少了什么东西吗?”

“差不多,”喻文州耐心地解释,“现在需要俱乐部先开介绍信。”

“哦……”黄少天似乎在思索什么,“你饭还没吃吧?快去食堂,待会儿就没了。”

“嗯,那我先走了。”喻文州说着,往食堂的反方向走去。

然后他就被黄少天一个箭步给拦住了。

“文州,那个,”他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食堂在那边你别走错了……”

这下喻文州笃定黄少天“有问题”了:“我先去经理那边拿个东西。”

“原来是去找经理,”黄少天好像松了一口气,“你不早说。”

喻文州微笑着看他:“我说了,你就会告诉我,你们在我宿舍做了什么事吗?”

 

“黄少你怎么拿个蛋糕拿这么久……”

经理抱怨着,一抬头却见到拎着蛋糕的黄少天身后跟着喻文州,不由得一愣。

“我也没想到文州这么快就回来了,”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把蛋糕放到了桌上,转头对喻文州道,“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尽管问黄少天的时候,喻文州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他们做了什么,但亲眼见证到的时候,心情依旧算得上是惊喜。

小小的屋子里被打扫整理过一番,也不知道这群宅男是从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气球和彩带,虽然还没全部装饰完毕,但已经颇有一点小型派对的模样。

“之后会替你收拾好的,保证把房间原封不动还给你!”见喻文州没说话,黄少天赶紧信誓旦旦地补充。

“行了那我们赶快开始吧,”方锐催促道,“文州还没吃饭吧?”

“你是下午的火车,自己急着走吧,”黄少天无情地戳穿了他,“文州你别理他!”

“你们拉我干活,结果一块蛋糕都不给我吃?”

最后这场争论还是在喻文州“那我还是假装不知道吧”的调解中落幕的,黄少天才想起来:“蛋糕也不能当饭吃。我去食堂买点菜回来,文州你想吃什么?”

旁边的老队员提醒:“郑轩刚过去了。”

“哇,文州你面子很大啊,”黄少天说着用手肘撞了撞喻文州,“阿轩平时懒得,恨不得有人天天给他带饭。”

 

虽然郑轩不是会质疑“拉我干活,结果一块蛋糕都不给我吃”的人,但最后他们还是等到郑轩回来,像所有生日派对都会走的那套流程一样,点上蜡烛,关上灯,一起唱生日歌,让寿星许愿。

等房间里重新亮起来,可能是都知道说出来就不灵验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问他究竟许了什么愿。

吃完后散场,方锐第一个跑路,黄少天倒是履行了自己的诺言,留下来收拾喻文州房间里的杯盘狼藉,也总算看到了喻文州心心念念的那封介绍信。

然后他在信上还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哎为什么我也……”黄少天看了眼开头,是家里附近的派出所,了然,“文州你家和我家还挺近的?”

“我户口在爷爷家。”

“哦哦哦我说我印象里怎么不是……经理他们也太懒了吧,被阿轩传染了吗!”黄少天一边吐槽,一边很快动起了别的脑筋,“那个,文州你看啊,这么近的话,你帮我一起拿了?免得我到时候再跑一次……我明天会帮你买好白切鸡的!”

到底是谁被郑轩传染啊,喻文州笑着纠正他:“不行,必须本人去,申请表上要按手印的。”

“按手印?那是申请表还是卖身契啊……”黄少天晃晃脑袋,只好接受了现实,“好吧,那我和你一起去。”

喻文州眨眨眼,站了起来:“那我们走吧。”

“啊?”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什么走?”

“去办证啊,”喻文州一脸无辜,“派出所五点下班,还来得及。”


Fin.


真实原因是明天(后天)有白切鸡

评论(16)

热度(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