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8(完)

首章  前文


决赛最后圆满地落幕,并且在有喻文州这样一个百分百的主持新手的情况下也没出什么岔子。活动结束后不能免俗地开了庆功会,喻文州和黄少天这样的核心新人自然逃不了被灌酒的命运——另一边的叶修已经一杯倒了,一群老人就愈发肆无忌惮。

黄少天平时“树敌”比喻文州更多,这个节骨眼上更加在劫难逃,一顿夜宵后面色已有些酡红。他似乎比平时还来劲了一些,抓到个人就叨叨个不停,到结了账准备去KTV续下一摊,就有人示意喻文州把他带回宿舍。

黄少天却一爪子拍开喻文州拉住他的手:“干嘛,你居然帮他们不帮我?”

他说话时一双眼睛倒还是亮晶晶的,不像是醉汉的样子。说不上是被说服还是被打动,总之喻文州到头来还是放手任他去闹了。

这群人里除了工作人员,剩下的就都是参赛的歌手或者乐队成员,在KTV里一个个全是麦霸,之前舞台上的表演让他们意犹未尽,这会儿唱了好几轮才拱手让位。

专业的都吼累了,黄少天却仍战斗力高涨,嘴皮子动个不停,终于从吵吵嚷嚷的背景音中被抓起来按到点歌台前。

“强烈要求黄少来一首《安静》!”

“《安静》还不够嘲讽,我提名《一直很安静》。”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黄少平时没有亏待你们吧你们要这样对他?我觉得还是意思意思,唱一首《最近比较烦》吧。”

“喂喂喂到底是谁比较过分?”黄少天终于按捺不住了,“还嫌我烦啊我看你们比我还烦!我想了想,不如这样吧——”

他下指如飞地点歌,置顶,切歌,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大屏幕上跳出新的歌曲,起哄的人呆滞了一秒,随即炸开了锅。

“你居然让我们不要说话!”

 

真的唱起来的时候,倒是确实有些安静了。

黄少天并没有坐在一群人中间,他被赶了出去,坐到大屏幕旁的高脚凳上。来不及去调凳子或者摇麦的高度,他稍稍压低身子,径直轻轻唱了起来。

和平时还有主持时都不一样,黄少天有些刻意地放低了声音,配上乐曲和歌词竟显得有些温柔和伤感。

但意外地,进入副歌之后,喻文州再次捕捉到了塞壬的声波。

一天听到两次,喻文州之前从没遇见过这么频繁的情况,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副歌很快结束,按理说进入了相对平稳的第二段,可声波并没有随此减弱或消失——相反,塞壬的魔力一点一点地强大了起来。

黄少天依旧在唱。他像是熟悉串词那样熟悉歌词,甚至没有回头看过屏幕,目光却也没有像主持时那样落在面前这群人的中间。他眼睫低垂,这个角度,喻文州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便也无从得知,他的情绪何至于这么激烈。

是对歌的共鸣吗?

黄少天的声音不大,却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胸口。喻文州看着中间屏幕上的歌词,觉得之前吐槽的同学说得太对了,这首歌怎么看怎么听,似乎都不会和黄少天扯上关系。

明明他才应该是深有同感的那一个。

许许多多的画面像屏幕上快速切换的画面那样在他的脑海里闪回,从他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那个下午,到他们一起吃过的每一顿早饭午饭和晚饭甚至夜宵,再到黄少天阴差阳错地穿上自己亲手设计裁制的西服,最后定格在今晚舞台上,黄少天递给他的那个眼神。

外界的喧闹都变得有些遥远,在一片恍惚中,喻文州忽然又感受到了同样的视线。

他抓住一根稻草般对上了黄少天迎面而来的目光,像是挤进了回忆与现实交错的罅隙。

黄少天动了动嘴唇,最后一个音长长地落在了吵吵嚷嚷的包厢中。

与此同时,一个放在先前可以说是很大胆的猜测在喻文州的心底爆开。

他感到一阵晕眩。

 

等喻文州从短暂的惊喜和震动中回过神来,黄少天已经切了歌,敏捷地跳了下来:“好了好了,你们继续!”

回应他的是一团诡异的寂静。

“怎么了,”黄少天很稀奇地看着其他默不作声、脸上有疑云有慌张的同学们,“你们真的不说话了啊?”

大事不好——

喻文州倏地站起来,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腕:“少天,你醉了,我们出去走走。”

黄少天顿了一下。

他微微偏过头,下意识地放大了声音挣扎道:“我没醉!你们谁要陪文州出去吹吹风?我看你们都快睡着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真的有人纷纷躺倒在了沙发上。

黄少天目瞪口呆。

“这,”他的舌头有点打结,和刚才流畅地唱完一首歌的样子判若两人,“这什么情况?”

他伸手推了推离得最近的一个人,根本推不醒。

黄少天转过身,整个包厢里,只有他和喻文州两个人依旧站着。

黄发青年捏了捏自己的脸,轻声道:“我是在做梦吧?什么时候睡着的我怎么没印象……话说这里又是什么设定?我有超能力吗?”

喻文州有点好笑地看着他。

现在说会不会吓到他?还是先说另一件事?

就这么一秒犹豫的功夫,黄少天已经三两步走到了他的面前,那双颜色浅淡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他:“既然是在做梦——”

“那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喜欢喻文州。”

 

即便喻文州就在刚才及时做完了心理准备,即便黄少天或许只是把他当作梦境中的倾诉对象——他还是不可控制地感受到了巨大的喜悦。

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激烈的震动把喻文州头脑中理智的生存空间挤压得全无,对黄少天来说,他的回应会是一场美梦还是别的什么、醒来后又该怎么解释,诸如此类的问题,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思考。

他只是非常本能地,吻上了黄少天的嘴唇。

是炙热的,有一点淡淡的酒气。

被喻文州揽住的人身体僵了僵,随后迅速反应过来,开始热情地回应他,大概还以为是在梦里,颇有一股不管不顾的气势。

直到有些喘不过气了黄少天才放开他,一头扎进喻文州的肩膀:“我好晕。”

喻文州拥着他,找了个空处顺势坐下:“那就睡一会儿。”

怀里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说:“不要,我还不想睡。”

他抬起头,正视喻文州:“醒了你就不喜欢我了。”

不知是醉了的缘故,还是和喻文州已经互表心意的关系,反正喻文州从没见过黄少天看上去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那种感觉很难说清楚,像是一颗异物在柔软的蚌肉里摩挲,曾是锋利的砂砾,亦是光润的珍珠:“不会的,少天。”

“我一直喜欢你。”

 

喻文州隐隐约约听见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有一点轻薄的重量落到了他身上。

他缓缓睁开眼,正对上黄少天的脸。

眼前的人呆滞了一下,然后往后退了一点:“抱歉文州我吵醒你了?”

昨晚喻文州一直撑到黄少天睡着才放心休息,这会儿他坐起身来,环顾四周,KTV包厢里除了他俩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其他人结账后就先回去了,”黄少天解释道,“怎么叫都叫不醒你,我只好留下来陪你了。”

说完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喻文州:“现在你醒了,也没有其他人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这话让喻文州瞬间清醒过来。

这次他没有过多地考虑,径直反问道:“你记得多少?”

黄少天的脸“腾”地红了。

那就是都记得,喻文州温柔地笑了笑:“我喜欢你,就是这么回事。”

“你这人……”黄少天瞪着他,“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喻文州自然是知道的,他只是想提醒黄少天,这所有的一切,得到回应的喜欢也好,令人陷入沉睡的“超能力”也好,都是真实的存在,并非他的另一层梦境。

“确实,我也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


Fin.

评论(23)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