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6

首章  前文


然而,正如胡子会冒出新的,并未根除的烦恼也总是源源不断。喻文州很快发现,黄少天开始躲着自己。

第一次黄少天说有事不能来和他吃饭,喻文州并未起疑心。在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黄少天就抱怨过时间不够用,这会儿又临近期中,时间碰不上太正常了。

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时候黄少天直接告诉他,说这段时间中午要代肖时钦去图书馆做勤工,晚上则要回电视台里准备节目。言下之意,最近不可能一起去食堂了。

接到这条微信的时候喻文州恰好在图书馆,起身准备去抢白切鸡。路过的肖时钦跟他打了个招呼,友好地提醒他出大门前不要忘了刷暂离。

于是这顿午饭的白切鸡都变得索然无味。

同时减少的还有黄少天的消息,不如说是基本没有了,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开学时,喻文州还没认识黄少天那会儿的状态。

喻文州又一次放下手机,几条新信息里依旧没有来自黄少天的。最初是黄少天强硬地闯入了他的生活,却很快完美地融入,如今突然抽身,竟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心里还有些空空落落。

无数次和手机的拉锯后,喻文州开始意识到,黄少天对他来说,似乎并不止是单纯的同族。

 

所幸期中过后不久,十佳歌手大赛就迎来了第一次彩排。

喻文州挺早就赶去了彩排现场,大教室的门虚掩着,他正要进去,恰巧听见里面传来曲茗南的声音:“喂?天天?”

这个不同往常的亲昵称呼,让喻文州顿住了动作。

安静了好一会儿,里面的女生似乎有些不满:“什么惊喜,还不能说啊——”

平时一副女强人姿态的学姐现在尾音拖得长长的,听上去更像是撒娇,令喻文州愈发笃定了猜测。

其实这也不是完全没有苗头,好像第一次开会结束的时候,以曲茗南为首的几个学姐就感慨过文科男生的受欢迎程度,黄少天长相帅气,性格又开朗外向,她们都非常看好这位学弟迅速脱单。

只是喻文州也没想到这个内部消化来得猝不及防。

回过神时他已经推开门,曲茗南瞧见他,迅速对电话那头的人道别:“行了我知道了,等你来就是了。拜拜!”

“看来我到的不是时候,”喻文州微笑着看她挂了电话,似是不经意地问,“男朋友?”

“不是!”曲茗南疯狂摇头,但是耳根的一抹红色出卖了她。

这种事情,喻文州不好多问,他认为也都很明白了,随便几句就岔开了话题。他觉得自己好像分裂成了两部分,嘴上和人说着决赛的事,思绪却飞到了很远的地方,比如黄少天是不是准备表白,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个惊喜又是什么……

“抱歉抱歉我有事来晚了!不过我带了奶茶——”

熟悉的声音把喻文州的思绪从远方拉回现实。他朝门口看去,黄少天赫然站在那里,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凭借的却不是手中一大袋子的奶茶,而是他一头栗黄色的短发。

“不要都盯着我看啊!”他嚷嚷着,视线直接定格在离喻文州最远的那几个女生身上,她们最中间坐的正是曲茗南,“怎么样,惊喜不惊喜?”

“太意外了!”曲茗南带头点赞,“不过还是挺适合你的。”

确实是很适合黄少天的发色,他站在那里,比以前更为耀眼。

喻文州移开目光,黄少天笑得得意又张扬,如一柄利刃般深深刺伤了他。

胸口开始一抽一抽作痛的瞬间,喻文州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他喜欢黄少天。

 

喻文州不是没有想过抢先告白。

人鱼崇尚勇敢追求真爱,对于恋爱乃至成婚对象的种族和性别都不太讲究,喻文州也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对黄少天有超出友谊的好感的事实。

但人类不一样,或者说,以为自己是人类的黄少天肯定不一样。喻文州以前从来没有和黄少天聊到过同性恋爱的问题,一时间对黄少天的态度竟也没有确切的把握。

更何况黄少天和人两情相悦——本来成功率就低,这样更是跌到了谷底。

喻文州不得不打消那样的念头,努力将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学习和社工中。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几次他看着书,翻着翻着就开始走神,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一边的笔记本上乱涂乱画了大半页。

各式各样的涂鸦,全部都是黄少天。

他一闭上眼,那些纸上的线条就像活了起来,黄少天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栩栩如生。

部里的学姐喊他帮忙在网上挑主持人的衣服,他浏览了一圈,矮子里拔高个地选出了一家,学姐非常满意,干脆让他负责设计了工作人员的T恤图案。这点小事对鲛人来说轻而易举,交完设计稿后喻文州又开始神游天外,习惯性按下保存的快捷键时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开了个新画布。

他眨了眨眼,屏幕上那些线条,和他脑海里那个人的样子几乎可以完美地贴合。这张尚未成型的设计图,参照的模特毫无疑问是黄少天。

喻文州并没有经历过这样强烈的情感冲动。但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如果不及时停止,放任自流,喻文州也完全可以想象下一步的自己会完成什么。

然而他并不打算抗拒这种源自鲛人种族的本能。

 

歌手大赛的决赛很快来临。

地点按照惯例是在学校的体育馆,喻文州作为工作人员,一大早就来到场馆参与布置。主持人们到得也早,苏沐秋因为实习住在校外,还在赶过来的路上,剩下的三人对了一遍串词,干脆也加入到布置场馆的行列中。

黄少天仍旧避着他。不过令喻文州稍稍欣慰的是,男生都被派了体力活,因此黄少天也没什么机会和曲茗南待在一块儿。

送花的人到了,喻文州和几个男生出门去搬。他刚抱起一盆,一回头看见曲茗南匆匆跑了过来。

她迎上那个之前在和司机对话的高瘦男生。他们站在卡车的前方,喻文州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但是并没有过太久,他看见曲茗南飞快地在男生的脸上啄了一口。

喻文州手里的花盆差点摔在地上。

脚底心有一股寒气往上冒,大脑却不断发热。他甚至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体育馆,有那么一点希望黄少天突然跑出来,没有看到人影后又莫名松了口气。

好几种情绪碰撞,最终汇成了一种:愤怒。

他在为黄少天感到生气。

身体已经先于理智走了过去,他定了定神,尽力克制着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友好而平静:“学姐,这位是?”

估计是没料到来人是喻文州,曲茗南愣住了,倒是那个男生主动自我介绍:“外联部,龙傲天。”

这个名字!

喻文州迅速对号入座:“龙总?”

他对这位外联部部长倒有所耳闻,听说是个富三代,学校体育馆挂的还是他爷爷龙力原的名。这样的家庭背景做外联简直开了挂,龙总的外号和他那个逗比的本名也由此传播得广为人知。

龙总……龙傲天……天天……

一直以来以为是既定事实的事,突然开始错位。

曲茗南看着喻文州露出了些许意外的神色,也终于反应过来:“文州,看来你沉迷学习,都不看朋友圈了啊!”

喻文州笑着道了恭喜,转身回体育馆进门的时候,看见玻璃门上映出自己的倒影,唇角挂着的笑弧度根本压不下去。

他哪里是沉迷学习。黄少天那么爱发朋友圈,之前的他又怎么敢打开看。

不过现在可以了。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东西就拿出手机,忙里偷闲地打开了黄少天的主页。

黄少天的朋友圈,数量自然多到爆炸,幸好过多的字都会被缩成一定长度,喻文州往下翻了一会儿便找到了染发后的第一张自拍。

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一条的配文倒是特别简短:

这才是真正的我[太阳]

 

TBC.

评论(19)

热度(374)

  1. 露西亚云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