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5

首章  前文


不久大赛筹备的流程走到了准备主持人的服装,决赛的规模很大,按照惯例由部里统一到校外的店里租借合适的礼服。现在的网络发达,工作人员势必是先在网上货比三家,确定了大概再带几个主持去现场试穿。

这时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十分熟悉,被部里差遣先去跟黄少天拿来衣服尺寸,也几乎是举手之劳的事了。

其实这件事,喻文州根本不用特意去问黄少天。他脑海里浮现出黄少天鲜活灵动的模样,然后十分本能地就在心中得出了那些答案:肩宽、衣长、袖长乃至胸围、腰围、臀围……

这些流水线生产需要的数据,他都能直接报出来,且远远不仅止于此。

这是鲛人的种族天赋之一,它需要建立在两人日日相见、形影不离的基础上——换作室友们,喻文州也不能一眼得出这些答案。

但即便如此,喻文州还是不能为了省事直接把尺寸回给部里:万一哪天黄少天问起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总不能说自己有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吧?

他还是循规蹈矩地发了微信问黄少天。

<<<部里在选服装了,让我来问你衣服的尺寸

“什么尺寸?”黄少天直接回了语音,喻文州一听就知道他又在打荣耀联盟,“按一米八的来就好了啊!”

他根本没认真思考喻文州的问题。以前黄少天不是这样的,就算在打游戏也会分点心好好回复他,明显和喻文州熟了以后就开始对他得寸进尺。

不过比起这个小问题,明显黄少天的托词有更大的槽点。

<<<……

<<<少天离一米八差得有点多吧?

“哪里多了!”黄少天嚷嚷,“一厘米不算多!”

可你也不是一米七九呀,喻文州腹诽,最终决定无情地戳穿他。

<<<是4cm吧?

“……”那边奇异地沉默了一会儿,只有背景里刷刷刷的游戏音效,喻文州依稀能认出那是光剑砍人的声音,“文州你是X光眼吗你怎么看出来的!”

结果还是被这么问了,喻文州有一瞬间觉得还不如一开始就把尺寸报给部里。

<<<我178:)

“你可以闭嘴了,”黄少天冷漠地说,语音背景里捅人的音效似乎更密集了,“就你话多!你不也没一米八你得意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恼羞成怒也不去说什么。他知道黄少天并不会真的生气,只是接着道:

<<<好了别闹,说正事呢

“其实具体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回答并不算太出乎喻文州的意料,“反正总要去店里试穿,到时候现场量一下不就好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部里的工作人员做前期准备,最好还是拿了比较确切尺寸去和货源做比对的,不然去了店里,万一这件袖子长那件肩太窄,到头来没一件合身的就尴尬了。

喻文州想了想,动了动手指回复道:

<<<稍等,我马上到你寝室

 

喻文州推门进入黄少天的寝室,黄少天果然还在打荣耀联盟。他的室友都不在,于是他干脆没戴耳机,小小的房间里杀伐声不断。

“文州你先坐!我马上打完!”黄少天嘴上热情地招呼,身体却像在椅子上生了根一样,一动没动,只有手上的动作更快了。

喻文州并不介意,靠在黄少天床位的梯子旁看他玩。黄少天的操作确实如传言的那样很强很牛逼,虽然实际上并没有“马上”打完,但也没用太久,屏幕上就跳出了“荣耀”两个大字,黄少天伸了个懒腰,迅速退出了游戏。

“让你久等了!”他跳起来,“我要做什么?站好把手伸直就可以了吗?”

喻文州打量着面前的人:“你先把衣服脱了。”

黄少天的表情明显地僵住了。

“这个……”他有些迟疑,“应该不用吧?”

怎么不用,喻文州作为专业种族当然不同意:“不穿更准确一些。”

黄少天盯着他看了几秒,深吸一口气,然后认命一般地闭上了眼。

像是被押上刑场的死刑犯,他动作迟缓地脱下了那件多余的薄外套,让喻文州简直怀疑刚才在键盘上运指如飞的是另一个人。

外套被精准地扔到了椅子的靠背上,黄少天还闭着眼,喻文州趁他看不见的功夫迅速变出了皮尺,然后就听黄少天颤抖着声音问:“真的要脱光?”

“……”

“少天,你的脑洞太大了,”喻文州忍着笑站到黄少天身后,搭上他的肩膀,按着他的手臂让它们伸展,“这样就好。”

他本以为黄少天会匆忙掩饰一下自己刚才的乌龙,或者坦率地表示不用真的脱光真是太好了。而事实上,他预想中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黄少天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身体的线条略微僵硬,简直就像被喻文州刚才的话石化了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差点以为自己基因突变成了美杜莎。房间里只余下两人的呼吸声,以及皮尺与布料偶尔擦蹭的声响,结合刚才中断的对话,整个气氛都变得非常微妙。

喻文州再次抖开皮尺,手绕过黄少天胸前的时候对方终于有了反应,很明显地瑟缩了一下。

这些细节逃不过喻文州的眼睛。

“少天,放松。”喻文州很快收手,装作是迅速地记下了他早就烂熟于心的尺寸。

他知道有的人鱼对于他人的接触十分反感,但黄少天这样的性格都会有排斥的反应,还是有点让他意外。

“没事……”黄少天的声音听起来怎么都有点艰难,“就是有点痒……”

原来是这样,喻文州了然。他很想说我们别量了反正我都知道,但到底忍住了这种会引起麻烦的冲动——对于喻文州那样的反常行为,黄少天肯定会刨根问底。

上半身勉强算是顺利量完,到臀围时黄少天终于压抑不住,抓住喻文州的手:“我可不可以自己来?”

喻文州刚要松手同意,只听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两个人都回过头,黄少天的室友站在门口,一脸复杂地看着他俩。

喻文州低头,他和黄少天的姿势,远远看起来可能是有一点奇怪:他的手和黄少天的叠在一起,靠在人鱼最敏感的部位——他们的祖辈在那个地方都有着一条漂亮的尾巴。

“你回来了啊,”黄少天率先打招呼,从喻文州的手里一把抢过皮尺,“这是喻文州……”

“就是你经常提的那位?”其他人可不像喻文州那样经常纵容黄少天把话讲完,“一直听黄少说你,百闻不如一见啊。”

“是吧是吧,”黄少天抢着说,不知为何喻文州总觉得他瞪了室友一眼,“文州,你认识的,肖时钦。”

他怎么就认识了??喻文州一头雾水。

“就是那个……”黄少天用手肘捅了捅他,“帮你在图书馆刷了暂离的。”

哦,是他,喻文州的脑海里顿时云开雾散,同一时间他也立刻明白了黄少天这位室友记得喻文州的真正原因。

如果恰如室友所说,黄少天在寝室里一直提起他的话。

喻文州的心情忽然变得轻快起来。之前由黄少天那种隐隐的抵触所带给他的那一点刺刺的情绪,像少年迈入青春期时冒出的胡子一样,被这个可能旋风般地刮得一干二净。



TBC.

评论(12)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