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4

首章  前文


醒来是在天光微曦的清晨,喻文州睁开眼睛,手机屏幕暗着落在了桌上,耳机都没有来得及取下,泡脚盆里的水早就冷了,寒意嗖嗖地往身上窜。

他居然就在电脑椅上睡了一整晚。

其他室友还在沉睡,宿舍里的空气有些浑浊,但意识回笼的时候,喻文州觉得自己前所未有地清醒了起来。

记忆断层前的那条语音,甚至不用播放第二遍,确凿无疑地向喻文州展现了一个他探索已久的答案:

黄少天是塞壬。

昨晚他赶完作业确实又困又累,可远远不到单单坐着就能睡着的程度。况且,喻文州很清楚,与其说他是进入了昏睡,不如说是进入了昏迷。

而这一切,无外乎是因为黄少天最后说的那句话,带着塞壬的魔力,不设防备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抵挡——

他点亮手机的屏幕,却发现那条语音已经不是最后一句了。微信界面的下方还有几条新信息,喻文州并没有及时看到。

他正了正耳朵里的耳机,做足了身心的双重准备后点开语音。

“我刚刚是不是太暴躁了?你别介意啊我绝对没有嫌你让我没法安心打荣耀……真的没有,我就是在中路被树砸了一下。”

原来是自己让他分神了,喻文州失笑,不过他也真的没像黄少天担心的那样,对黄少天的催促有什么不满。

只不过,在黄少天看来,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他的声音有点焦急,之前情绪强烈时露出来的那点属于塞壬的声波不再具有坚韧的攻击力。

“喂喂喂?”

“我说,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喻文州因为睡着了,当然没有做出回应。黄少天沉默了挺长时间,大约半小时后,才有三条聊天记录接了上去:

>>>……

>>>你睡了吗?

>>>晚安!

界面到了最底端,喻文州放下了身体层面的戒备,总算不用担心再被黄少天的“魔音”催眠了。

可他无法彻彻底底地放下心来,甚至可以说,真相浮出水面后,他比之前更加步履维艰。

黄少天让他去睡觉的那句催促,将他的塞壬身份暴露得相当明显。到了这种隔着电子设备都能将人击昏的程度,黄少天不可能还会在之后的语音中再泄出任何声波——塞壬也好鲛人也好,他们从小都受过避世的叮嘱,这样是对自己的保护,也是对普通人类的负责。

而黄少天没有那样做。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相当仔细谨慎——从新生音乐会上他的主持表现中就能看出,对于重要的事,他从不掉以轻心。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黄少天并不知道自己是塞壬。

 

像黄少天这样对谁都会侃侃而谈的人,聪明如喻文州之前也不敢百分百断定,他对自己讲述的一些人生过往,比如家人希望他学意大利语,究竟是纯粹的随口一提还是有目标的试探。

这种奇妙的捉摸不透曾让黄少天的真实种族在喻文州的眼里变得扑朔迷离。而现在,喻文州更倾向于认为,黄少天的热情是一种对同族的示好和亲近。

那是世界上任何一种种族的本能,即便黄少天并不知道他和喻文州是真正的同类。

就像喻文州,他不是没有认识的其他鲛人,家族里不乏远亲,只是满是异类的校园里,忽然遇见了这样一个和自己一样状似融入了人群、却又佼佼不群的存在,怀着好奇心去接洽去认识是再正常不过的天性。

只是触及真相之后,喻文州又及时地悬崖勒马了。

他固然可以马上和黄少天摊牌,给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但这样做,毫无疑问会打乱黄少天原本的生活。

知道了又怎样?少数民族高考还有加分呢,喻文州这个极少数种族,除了某些方面有无师自通的本领外,十八年来也没给他带去什么特殊的好处。

而黄少天这种情况,喻文州还拿不准是不是他的家人有意隐瞒。如果是这样,他岂不是要弄巧成拙、真的给人添麻烦了?

他不是他的家人,自然无权干涉他的人生轨迹。

 

然而,用不了很久,喻文州就意识到,安静生活被打破的,并非黄少天——黄少天的生活也没什么“安静”可言——真正面临这一危机的,正是喻文州他自己。

那天微信里微妙的僵持最后被黄少天写完的串词打破了,他们都是干起正经事来不计前嫌的人,那点小摩擦或者说小乌龙很快就被抛之脑后了。

黄少天有过主持经验,自然也写过串词,喻文州删掉了一些过于繁冗的词句,又根据其他主持人的习惯微调了一些用词用梗。等他改完,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

糟糕!

人一旦专注起来真的会废寝忘食,比如今天喻文州就忘了早点出发去食堂买白切鸡。

他来不及再过一遍文档,抓上学生卡就匆匆往图书馆楼外跑。

刚进食堂,喻文州的手机铃就响了,他低头一看,是黄少天的电话。

黄少天不是那种会急着催稿子的人,再说串词他也是上午才拿到,黄少天没有等不及的理由——应该是有别的事。

喻文州接起电话,还不等他开口,黄少天就急匆匆地说:“文州你是不是刚出图书馆?我室友正好在图书馆做勤工,你没刷暂离?”

人鱼不擅长陆上的运动,喻文州本来就跑得很累了,一听黄少天的话觉得更加喘不过气来:他一时心急,确实在出馆前忘了在座位管理系统的机器上刷卡选择“暂时离开”。

幸好工作人员巡逻时会帮忘刷的人补上,只是代刷只能离开半小时,而不是自主刷卡的满满两个小时:“不要紧,他已经帮你补刷了,你吃完饭早点回去就行!不过,你什么事这么急啊?感觉你不是那种会忘记刷卡的人……啊,我看见你了!”

喻文州下意识地抬头,就看见黄少天坐在门口的一张空桌边上,激动地朝他挥手。

喻文州朝那边颔首,然后毫不犹豫地往窗口赶过去。

“……喂喂你太无情了吧就看了我一眼?”电话还没挂,那一头的黄少天故作不满地说,“我来猜猜是什么勾走了你的魂——烧鹅还是白切鸡?遗憾地告诉你烧鹅已经卖完了……”

“是白切鸡,”这边喻文州已经能望见窗口内的菜式,无奈地说,“来晚了,白切鸡也卖完了。”

拿着手机端餐盘不方便,喻文州就先挂了电话,最后点了两份素菜,在黄少天对面坐下。

刚落座他就发现了——黄少天显然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非常得意地说:“我手快抢到一份,怎么样?”

这跟手快有什么关系,喻文州笑了笑:“恭喜。”

“我还没吃啊,你……”黄少天说到一半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你很想要?”

他眨了眨眼:“那就求我啊!”

“好啊,”喻文州从善如流,神情恳切地盯着黄少天,“那就拜托少天把白切鸡让给我吧。”

黄少天对着他看了两秒,忽然移开视线,低头把那盘炙手可热的菜肴挪过去:“好了好了都给你。”

喻文州谢过黄少天,又说:“对了,也替我谢谢你的室友。不过,我印象里并不认识新闻系其他大一的人?”

“你当然不认识,”黄少天嘴里嚼着东西,含含糊糊地说,“人家认识你不行吗。”

行是行,但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这么有名:“我没做什么吧?”

“你的姓啊,”黄少天解释,“太少见了,简直过目不忘好吧。”

这个理由是不错,但无法解释,黄少天的室友又怎么会知道他俩之间认识,还能精准地用一个电话让黄少天直接通知喻文州。

黄少天瞥了他一眼,又补充道:“那次我去洗手帕,我室友看到了,觉得有点奇怪就问了。”

这样,喻文州不置可否:“少天室友记性不错。”

“没错,”黄少天加重了这两个字,然后迅速岔开了话题,“你快点吃啊我看看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了啊!”



TBC.

评论(7)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