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3

首章  前文


之后一周文艺部的例会上,喻文州召集了约好的四位主持人,准备安排一下之后的各项工作。

这些人彼此之间都算熟悉,除去黄少天外,其他三人都是学校的播音主持特长生——其中最惹人注意的,是一对长相出众的兄妹。

“小吴不在,这次串词谁写?”哥哥苏沐秋率先发问。

学校一年只招一位主持的特长生,本科四个年级一共四位。本来,这样确实能应付所有的校级大型活动,只可惜今年大三的吴雪峰出国交换,便生生空出了一个位子,让黄少天这个非特长生得了机会。

以往他们的主持稿都是由吴雪峰亲自操刀,现在他人在国外,文艺部实在没有道理给人远程指派任务。而苏沐秋这么问,显然自己是没什么时间了,像他这种经管学院的大四学生都在忙实习,给资本主义打工自然累得像狗,即使喻文州只有大一,也能从他满脸的疲态上就能推测出这些。

部长方世镜只好征询地看向大二的主持特长生曲茗南。

女生本人还没发话,黄少天抢先道:“学姐读了我们系的双学位,一学期要修三十五个学分,还是不要给她火上浇油了吧!”

三十五个学分,那基本是每天从早上八点上课上到晚上十点的节奏,就算曲茗南上的全是课业相对轻松的文科课程,也很难再有时间去写串词。何况她作为主持特长生还要参与广播站那边的活动,黄少天“火上浇油”的形容并不算太过分。

方世镜看了看苏沐橙和黄少天,然后径直问在场的其他文艺部干事:“你们谁有兴趣试试?”

部长直接跳过了剩下的两位主持人,应该是觉得大一新生经验不足,喻文州这样推测。

会议室陷入了一片微妙的沉寂。

这件事总要有人做,喻文州一边想一边在脑海里飞速过了一遍自己这学期的课程和计划,而后开口道:

“我来写吧。”

“我来写吧!”

那个与他重叠的声音,喻文州当然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只是依旧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黄少天的双眼里写满了跃跃欲试,和喻文州视线相撞,也没有丝毫的退缩,大方而友好地朝喻文州眨了眨眼:“或者到时候我们一起写?”

其实喻文州本身并没有多想写这个串词,文艺部的惯例就是由主持人来写,所以按理说,有人主动接活,他就可以功成身退了。但被黄少天用那样期待的神情看着,即便这一次他的句子里不带任何属于人鱼的魔力,喻文州依旧产生了一种难以拒绝这个提议的感觉。

“这样,少天你先写,”最终方世镜一锤定音,“写完再让文州和你一起改。”

 

定好了分工,离开工却还是有一段时间:要等文艺部把大致的节目单定下,黄少天才能动笔。

喻文州在这期间十分忙碌,配合各个特邀嘉宾的档期做协调耗费了诸多精力。等他拿到第一版的节目单,准备发给黄少天时已经是秋天了。

喻文州并没有黄少天的微信好友。他们倒是都在这届歌手大赛的筹备群里,但这个微信群几天没人说话,已经沉到列表很下面的地方去了。要因为和黄少天一对一的沟通把群顶上去,喻文州是觉得不太合适。

他本准备借机加个微信,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们这些做社工的,对微信的感情比较微妙:方便是方便,可没几个人愿意自己课余的悠闲时光总被突然甩过来的文件打搅。

这么一想,喻文州还是打开了文学院的通讯录,将黄少天的邮箱地址贴到了发件人的那一栏,简单说明了情况,最后点击发送。

还没来得及关闭网页,喻文州就立刻收到了退信。

他有些狐疑地对着通讯录上的地址核了一遍,粘贴过去的能出什么差错,域名也没什么问题,只能猜测是通讯录里的地址本身就错了。

看来还真的只能加微信了。

喻文州正要关掉通讯录,一眼扫到了黄少天生日那一栏。

8月10日。

那一刹那他知道地址错在哪里了——

黄少天大名的全拼后,跟着的三个数字并非代表他生日的810,而是510。

他用的是不是外接键盘?喻文州敲打着笔记本修改数字,思绪飞到了很远的地方。而后他才意识到一个巧合:黄少天的生日和自己的正好差半年,不多不少。

要是黄少天手再抖一点,敲出的不是510而是210,这个错误倒可能早早地被做表格的人发现——一个系里有两个同月同日生的人,必然是会引起注意的。

这一回邮件终于成功发送了出去,没有被退回。

而等喻文州看到回应,已经是夜里凌晨一点多的时候了——他有睡前泡脚的习惯,这时候没什么其他事,不可免俗地拿起了手机。

打开微信他就接到了新的好友申请。

是黄少天。

他点了通过,正要去刷朋友圈,“啪”地跳出一条新信息。

>>>你居然这么晚还没睡?不会还在忙十佳的事吧?

你不也这么晚还没睡?而且这个居然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对方对他有很大误解。不过再怎么说,这么直接吐槽回去实在不是喻文州的风格,只能解释一下。他才打了几个字,又一条消息冒了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邮箱地址的啊?通讯录里那个一直没改,院会说下学期开学再统一发修改版,我也是日了狗了!

<<<刚写完作业。

<<<看到了你的生日,猜的。你也早点休息,串词不急,下周日前给我就好。

这一次黄少天没有再打断他的发言思路,过了一会儿回了一条语音过来。

喻文州眨了眨眼,伸手把架子上的耳机取了下来:幸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还不用站起来。

“说来惭愧,其实……我也没在写串词……”喻文州隐约可以听见键盘的敲击声,这个声音,看来他之前对于外接键盘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你放心,别说下周日,就明天一个周日我也能写完!妥妥的……靠!”

黄少天忽然骂了一声,然后语音就结束了。

喻文州当即就猜到了大概,微微一笑,直接回了一条:

<<<在打LOG?*

之前他确实没有联想到,现在结合语音里的背景音,喻文州就想起一条关于黄少天的传言:他是他们院荣耀联盟玩家中唯一一个王者。

“对啊再不打就掉段了!”黄少天匆匆忙忙回复,“我还有几局呢你先去休息吧!我突然想起你们班好像明天出去素拓?是不是啊?”

自己还在玩游戏,倒是催着别人先去睡觉,喻文州笑着摇头,看来黄少天操作虽好,也架不住一直要抽出功夫给喻文州回消息。

但以黄少天的性格,明明可以直说,或者干脆不回,这样黏黏糊糊,反而让喻文州有些好奇他打算如何结束这段对话。

<<<是啊,少天消息挺灵通的。

那边沉默了好一阵,喻文州心里刚浮起想什么来什么的感慨,终于又来了一条语音:

“那你还不快去睡!!!”

这是喻文州关于这个夜晚最后的记忆了。



TBC.



*LOG,League of Glories,又名荣耀联盟,江湖人称撸啊哥,是一款作者瞎几把虚构的MOBA网游。如有雷同,当然是我抄的

评论(19)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