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移魂

给少天的生贺,愿剑圣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0

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上下透着一种不同寻常的疲累。

头晕晕乎乎的像是在发烧,呼吸也不是很顺畅,骨头更是仿佛跑了几公里后那样要散架。

黄少天翻了个身,肌肉牵扯着某个隐秘的部位隐隐作痛,令他的神志更为清晰了一些,而半秒后他的目光触到了身边躺着的人时彻底惊醒了过来:

“队长?!”

 

1

“队长队长队长!”

喻文州是被走廊外黄少天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他睡眼惺忪地去开了门,还没来得及问出了什么事,就被黄少天扑上来一个熊抱:“队长你居然抛弃我了做完就跑你算什么Alpha!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今早醒来我发现发情期已经过去了?看来后面的比赛可以放心让我上场了……”

说到一半黄少天忽然顿住了。

他的脑袋动了动,就着那个拥抱的姿势埋首喻文州的颈间。

黄少天温热的鼻息喷在喻文州的皮肤上,让喻文州觉得痒痒的,不由得偏了偏脖子:“少天?你怎么了?”

“怎么回事,”黄少天皱眉,然后像只大型犬一样对着喻文州左闻右闻起来,“为什么我不闻不到你的信息素了?”

“我没懂你在说什么,”喻文州感到十分莫名其妙,头一歪看见走廊另一头似乎有人走了过来,用了点力试图从黄少天手里挣脱,“等等少天,有人来了。”

黄少天的动作明显一顿,随即迅速松开了喻文州,同时眼神变得警惕了起来,盯着他往后退了两步:“你是谁?”

 

2

“你是谁?”

另一边先提出这个问题的却是喻文州。

他这么问的时候黄少天刚刚掀开了盖在两人身上的空调被,于是两具什么都没穿的躯体就这样落入黄少天的视野,进一步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话应该我来问吧!你真的是队长吗?”黄少天咽下一口口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面前的喻文州身上有一种罕见的压迫感。他深吸一口气,准备继续质问,突然就闻到一股非常浓厚的薄荷味。

可是这扑鼻而来的清凉味道并未让黄少天更为冷静和清醒,反而有一团热迅速在身体里炸开,大脑“嗡”了一下就不再运作,他浑浑噩噩地伸手往身后探,摸上柔软湿润的入口时又猛地被拉开。

“真的,”喻文州平静地回答,另一只空闲的手从床头柜中翻出一个药瓶,“别动,虽然发情期的Omega适应能力很强,但你这样乱来会弄伤身体的。”

……发情期?Omega?

“队长你在说什么啊……”黄少天模模糊糊地提问,喻文州示意他过去,他便听话地挪到他边上,喻文州示意他张嘴,他便乖乖地做出“啊”的口型。

然后黄少天就被塞了一枚药片,喻文州捏着他的下巴,几乎半是强迫地让他将抑制剂吞了下去。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房间里那股柠檬和薄荷缠绕在一起的气味终于淡了下去。

而黄少天恨不得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黑洞好让他钻进去躲起来:他刚才都做了什么?

“好点了吗?”喻文州从洗手间出来,关切地问。

黄少天点了点头,对方露出了稍稍放心的表情,继续道:“那么,我们讨论一下,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吧。”

 

3

两人沉默地僵持了一会儿,喻文州叹了口气:“进来说吧,黄少天——我应该可以这么喊你吧?”

在黄少天冗长而急促的叙述中,喻文州了解到,眼前这具躯壳里的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与这个世界十分相似、却又有所不同的地方。

“所以你也叫黄少天,同样在蓝雨战队玩剑客、是副队长,之前在苏黎世和这里一模一样的酒店准备参加世邀赛,只不过和这里不一样的是,你在的地方所有人都分为三种性别?”喻文州总结了黄少天刚才说的话。

“是六种,”黄少天纠正他,“比如我是男性Omega,队长是男性Alpha,也算不同的性别。生理上很不一样,所以我一早醒来就觉得不对了。”

“不过我一开始以为是我身体的问题,”黄少天继续道,“见到你才确信……现在想来,你们落地后根本没做过吧。”

喻文州心里“咚”地跳了一下,没来得及出声,就听黄少天接着说道:“刚才是我太激动,差点被人看到,没考虑到你们这边同性恋的困难……之后我会多加注意的。”

那句话就像在喻文州的胸口打了个洞,空调房的冷气全都呼呼地穿了过去。

但他还强撑着笑了一下:“我想你可能有点误会。”

“我和少天,跟你们不一样,并不是情侣。”

 

4

“那Omega岂不是很不方便?”黄少天吃下的抑制剂已经发挥药效,但他还是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

“是这样,不过少天和我都觉得,Omega也有Omega的优势。”

“那是,”黄少天套上T恤,“我要是Omega,碰上喜欢得不行的Alpha,肯定算好发情期,到时候直接上了他。”

喻文州无奈,像是老师碰上了最调皮的学生:“不是指这方面。Omega一生只能被标记一次,你说的那样还是太冲动,遇上不负责任的Alpha是很危险的。”

不负责任?

黄少天斩钉截铁:“他不会的。”

他说完就对上了喻文州了然的眼神,紧接着就听对方笃定地问道:“你是说那边的喻文州吗?”

“……是又怎么了……”被这样正面询问,黄少天还是红了红脸,“等等你是怎么猜到的?”

喻文州笑了笑。

“少天对我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5

黄少天先是吃了一惊。他打量了一会儿喻文州的表情,马上又换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面上敲击,随即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那你还怕被人看到?身正不怕影子斜啊!”

这解释起来恐怕有点麻烦。其实他们之间并不能说特别正直,在广大群众的眼里,应该属于比较弯的那种。现在什么圈都有这种宣传需要,尤其是女粉丝们喜闻乐见,大概是能哄女孩子开心,黄少天好像还挺乐在其中。

有几次喻文州都要信以为真,打算假戏真做,全被黄少天“我是开玩笑的队长你知道的吧”之类的话给打消了念头。

是他怀有别的心思,又怎么好拉黄少天一起被误会。

 

6

本来Omega在发情期,是不用也不能去训练的,现在黄少天服下了抑制剂,本着对这个世界的国家队认真负责的敬业精神,他还是拖上了喻文州一起准时出现在了训练室。

其他队员见到他们,显然都有些意外。

“哟,文州来了,那今天我就不用主持了吧。”叶修发挥了超高的手速,迅速把激光笔丢给了喻文州。

黄少天找了台没人的电脑坐下,忽然感受到从四面八方窥探过来的视线。

“怎么了都盯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黄少天按下开机键,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自然,然后有些求助意味地望向喻文州,“别看我了都看队长啊,队长你快点开始吧。”

“这还差不多,”方锐拍拍手,“我们还以为你又不方便说话。”

黄少天奇怪地看着他:“什么又不方便说话?”

方锐笑而不语,他旁边的李轩赶紧打圆场:“说你和喻队感情好。”

好什么?黄少天摸不着头脑。不过被说和喻文州感情好,说明他还没暴露吧……这么想着,他开始认真地听喻文州介绍接下来几天的具体安排。

这下换其他人不明白了,但是喻文州已经开始说正事,另一个当事人又听得认真,他们也不好打断去八卦什么。直到会议结束,苏沐橙才小声说:“今天少天有点奇怪。”

孙翔听见了:“不会是抑制剂吃坏了吧?”

“虽然常吃抑制剂对Omega身体不好,”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但是通常来说,一年服用一次并不会有太大问题。”

“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年吃过没有?”黄少天无语,他刚穿越过来,自己都不知道这具身体什么详细情况。而且吃药这种事情,怎么想都不是人尽皆知的吧?

张佳乐一副“大概他真的吃坏了吧”的表情:“这还用说?你自己翻翻你微博好吧?”

“就是。”周泽楷补刀。

黄少天不明所以,还真连了WIFI打开微博。首页琳琅满目,他粗粗扫了一眼,这个世界的黄少天品味跟他差不多,随后又点进了自己的主页。

主页就不太一样了,他随手翻了翻,一半是荣耀和蓝雨相关,剩下的大半是跟喻文州秀恩爱,小半是变相和喻文州秀恩爱。

卧槽眼睛疼。黄少天觉得自己巨冤。

上一条微博是两天前的了,下面的评论倒是最新的:“黄少发情期又到了吧”“宇宙第一Alpha@喻文州V”“黄少天:拿完这个冠军我就回家给队长生猴子!”“nili喻黄的猴子是又手残又话痨吗?”“微草粉来找什么存在感,SB滚”“我赌五毛,黄少这么A的O,猴子肯定是Alpha”“生A生O都一样!”“你们O权主义也太敏感了吧??”……

黄少天关掉了微博。

“走走走去吃饭了,我跟你们说我今天真的特别饿,饿得都没力气说话了。”这倒是他的真实感受,早饭时问了喻文州,得知根本原因是发情期消耗体能较大。

“少天等一下。”喻文州喊住他。

等训练室里的人渐渐走光,黄少天发现,王杰希也留了下来。

其实黄少天也察觉到了,之前所有人或调侃或担心他,唯有王杰希一言不发,简直取代了平时周泽楷的位置。

“怎么回事,”微草队长终于开口,“他是黄少天?”

“王杰希你可以的啊,怎么猜出来的?”黄少天目瞪口呆,他自认刚才的表现多少是不自然,可不至于能马上推测出现在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并不是原装的Omega。

王杰希面不改色:“面相。”

“难道我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

“是的,”王杰希冷漠地说,“一看就是纵欲过度。”

“那也不是我好吗?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等他回来后你跟他说!”黄少天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说起来你肯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快说说我怎么做才能回去!”

王杰希摇头:“也不算知道。”

他了解得其实也不算多,只知道这家酒店在当地有个美丽的传言——说某个房间里有一面魔镜,在特定的时间照镜子的旅客会得到神灵的庇佑,实现一个很难达成的愿望。

不过竞技总局定这家酒店,倒不是图什么吉利,单纯是因为出行方便,这点喻文州再清楚不过。

“你来这边之前,有照过镜子吗?”王杰希问。

 

7

“我不太记得了啊……”黄少天颇为苦恼,一边说一边回忆,“来之前我还在发情期,记忆断断续续的。”

这么夸张?喻文州难免担心:“少天过去撑得住吗?”

“可以吃药的,”黄少天有气无力道,“靠到时候回去又是我受罪……”

“什么发情期?”王杰希一头雾水。

他们虽然和王杰希解释了情况,但王杰希并非能看穿一切,黄少天也没有同跟喻文州讲解一样,把另一个世界的情况说得仔仔细细。一定要说明的话,确实怪尴尬的:“额……这不重要……”

黄少天的话忽然止住了,喻文州捕捉到了那一瞬他的迟疑:“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黄少天看了看王杰希,又看了看喻文州。

王杰希自觉退避三尺。

黄少天用只有他和喻文州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小声说:“昨天晚上队长把我压在浴室的镜子前……”

他还没说完脸就红了,喻文州很容易就猜了出来:“然后?”

黄少天的目光心虚地飘开:“我就想,要是我不是Omega,他哪有这么容易……但我就随便一想啊,谁知道会真的有魔镜这种东西啊!”

他还是有点想不通:“这魔镜根本不准啊,其实我觉得,跟你们一比,当O也挺好的吧,起码我和队长能名正言顺地结婚。”

这无疑又给喻文州的伤口上撒盐,难得地他想为这个世界争辩一下:“但你们发情期很麻烦。”

“麻烦是麻烦,”看到王杰希快走回来了,黄少天压低了声音,“可是也很爽啊,你们Beta不会懂的。”

回来听了个尾巴的王杰希依旧一头雾水:“什么Beta?我们怎么就是了?”

 

8

“大概刷牙的时候?”黄少天歪着脑袋努力回忆,“我倒是还记得,我那个牙膏居然是粉红色草莓味的,外国友人品味怎么如此张佳乐,赶紧换了一支,打开是蓝色薄荷味的……”

他的呼吸忽然滞了滞。

“我才反应过来这是情侣套装,也不知道是酒店放错了还是怎么……”

然后他就想,如果喻文州和他不是同性,他们是不是早成为情侣,说不定还能住同一间酒店房间。

就算喻文州不喜欢他,他也能有足够的把握,把人追到手。

而再醒过来,黄少天就来到了这个和他的假设几乎一模一样的世界。

但他的心还是被留在了原地。

“确实照了镜子的话,那还比较好办。”王杰希打断了黄少天有点伤感的思路,提出了下一步的对策。

“原来真的是镜子?”黄少天有点难接受这个设定,“但如果是镜子的话,为什么东西没有反过来啊?”

“镜子只是一个通道吧。”喻文州推测。

“差不多是这样,或许也有一些地方是恰恰相反的。”王杰希解释得有些神神秘秘。

黄少天突然燃起希望:“对啊,说不定是我上队长呢!”

喻文州笑得不置可否:“那你得先回去。”

王杰希听完他们的对话,皱着眉思考O到底怎么上A,这使得他的左眼看上去更小了。

 

9

快要到点的时候,他们一起来到了浴室的镜子前。

这位突如其来的黄少天,就要回到属于他的世界,和属于他的那位喻文州团聚了。

一想到这一点,喻文州既替他们感到高兴,又难免有一些酸涩。

还有一分钟。

“我就要回去了,”黄少天有些亢奋,又有些急躁地说,“我们AO在一起确实不会想这么多,但是你的担心我觉得还是多余的。”

“我很爱我的队长,”镜子中的黄少天眼底闪烁着同样热烈而坚定的光芒,“他和我这么相似,又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10

“说真的,不是很好受,”黄少天正对着镜子,他自然没有印堂发黑,但是脸色看上去比原来的自己要苍白一些,“你要好好照顾他啊。”

“你们也要加油,”喻文州和他道别,又补上一句,“不止是拿世界冠军。”

他的话音刚落,黄少天的身体就僵了一下,像是低血糖的人一下子站起来时茫然无措的样子。

“少天。”喻文州凑过去,亲了亲爱人的嘴角。

黄少天呼吸一滞,揽上喻文州的脖子:“……文州你带的什么抑制剂啊,怎么跟没吃一样……”

 

11

黄少天安静了一会儿,随即狠狠抱住了喻文州。

这回他们不用担心被别人看见,但实际上喻文州根本没来得及想到这一层,只是非常本能地拥紧了他。

“队长我回来了,”他靠在他的耳朵边飞快地说,“我到了一个超级奇怪的地方,那里简直跟这边一模一样也在准备打世邀赛,不过也有一点不同,你猜——”

“少天。”喻文州侧过脸看着他。

“我喜欢你。”


Fin.

评论(23)

热度(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