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1

喻文州骑车经过校河边时,下午第二节课刚刚开始。

因为是在上课时间,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多,喻文州路过那条小道和主干道的交界处时,很容易就看见冯宪君站在那里,面前还站着一名年轻的男生。

喻文州只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黄少天。

黄少天一反常态,低着头一言不发,喻文州隔着些距离都能感受到他们之间气氛的不对。他见黄少天边上也停了一辆自行车,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长跑刷卡机,心里便有了大致的猜测。

喻文州一边默默给黄少天点蜡,一边迅速在路边停好自行车,快步赶到他们面前,朝冯宪君打招呼:“冯老师好。”

“是小喻啊,”冯宪君点了点头,“下午没课?”

“正准备回宿舍呢。”喻文州微笑。

“那你来得正好,”冯宪君说着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这孩子,骑车刷卡被我抓着了。我等下有个会,麻烦你帮我监督他跑完剩下的距离。”

喻文州本是准备给黄少天说几句好话的,见冯宪君没有没收黄少天长跑卡的意思,倒是松了口气,从善如流地应了下来:“没问题,您就放心去吧。”

冯宪君又教育了黄少天几句,然后总算挥挥手在两位学生的目送下离开。中年教师的身影刚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黄少天就来到了自己的自行车边上。

他弯下腰,掏出钥匙把车锁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转身来到刷卡机面前,“滴”的一声刷了卡,而后这位以喋喋不休在院里出名的青年终于开口出了声:“啊啊啊果然要从头算了好烦——”

抱怨归抱怨,黄少天却没有向喻文州求情,也没有同他说上什么,甚至都没有回过头去看喻文州,只是径直沿着校河边的长跑路线迈开了步子。

三点多的阳光蜜一样地倾泻下来,在黄少天身上勾勒出金色的轮廓。他越跑越远,在小道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过了和喻文州预想得差不多的时间,黄少天跑完了第一圈,从另一边绕了过来。他大口喘着气,更像是一般人跑完两圈的样子,让人不难理解之前他为何要偷偷骑车刷卡。

而那个声音,落在喻文州的耳朵里却与常人又有那么一点不同,多了一些难以辨明的细碎声响。

喻文州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一会儿,还是没法从他的喘息中判断,黄少天究竟是不是塞壬。

 

喻文州第一次有这样的怀疑,还是在开学时的新生音乐会上。

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黄少天。他是观众席中的千分之一,而黄少天站在体育馆中央临时搭建的舞台上,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依旧压不住他的朝气蓬勃。

而很快这个青年让喻文州无暇去顾及其他。

黄少天说的是一段再普通不过的串词,语速中等,感情适当,中规中矩得挑不出任何毛病——只有喻文州从“……新生音乐会现在开始!”的尾音中听出了一些端倪。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是一种特殊的、只属于人鱼的声波。

非常熟悉,又与他这些年来亲耳听过的截然不同。

像澎湃的深海,对人类而言或许也充满诱惑,但对喻文州这样的鲛人来说,才具有最为致命的吸引力。

同为人鱼,喻文州的辨声能力自然也很强,他几乎立刻锁定了那道声音的来源,目光粘上了黄少天,同时集中起精神,努力想再从音响放出的男声里寻出一些蛛丝马迹。

可直到黄少天和其他主持下场,乐队奏起了悦耳的交响曲,喻文州都没有再次捕捉到那种与众不同的、来自人鱼的声波。

 

后来喻文州特地去查了资料,也请教了母亲那边家里的长辈,得到的是令他匪夷所思的回答。

“你说的是塞壬吧,”一位曾在南欧留学数年的表亲以亲身经历说法,“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喻文州的脑海里浮现出黄少天那张亚洲人的面孔,又不那么确定了。

黄少天与他毫无交集,唯一的关联,大抵就是两人都就读于本校的文学院。然而两人专业并不相同,喻文州没有什么和黄少天打照面的机会。新生音乐会的事情就像一颗秘密的种子,悄悄埋进了他的心里。

 

如果黄少天真的是塞壬,那他不擅长跑步,倒是很说得通——陆上运动对任何一种人鱼来说都不是很愉快的事。

想到这种可能,喻文州自然就不愿那么较真了,趁黄少天第二次在刷卡机上打卡的功夫,对他说道:“你不用这样。”

黄少天回过头,喻文州继续道:“我不会告诉冯老师的。”

“这样,不太好吧,”黄少天一边摇头一边断断续续说,“本来就是我不对。”

喻文州便不好再坚持,只是像遵循冯宪君的叮嘱似的,静静立在一边目送黄少天再次跑开。

随着圈数的增加,黄少天的喘息声越来越厚重,然而喻文州还是无法凭此做出一个决断。

该不该直接问?喻文州也有些拿不准。如果他真是塞壬倒还好说,但要是黄少天只是一个声线有别于常人的普通人类,他又该怎么解释——被当作脑子有问题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想让一个普通人类获知人鱼的存在。

权衡之下,他还是选择放弃冒险。

黄少天终于跑满四圈,靠在刷卡机边上休息。汗水肉眼可见地从他的皮肤里蒸出来,整个人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湿漉漉的,黄少天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也并没有什么好转。

越看越像塞壬,喻文州想着,手里变戏法似的多了一块蓝底白纹的手帕,递给黄少天:“你还好吧?”

黄少天很明显地愣了愣,随后将手帕接了过去:“谢谢。”

展开的时候他还是有点犹豫的样子,喻文州见状补充:“没用过,是干净的。”

“呃,我不是嫌脏,”黄少天便不再客气,抹了一把脸,看上去干爽不少,“就是有点惊讶,这年头还有人用手帕。”

他说着好奇地望向喻文州,喻文州发现他的瞳色很浅,并不是纯粹的黑色,在阳光的折射下亮闪闪的。

目光相触的那一刻黄少天话锋一转,语气却是更迷惑了:“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听上去像是一个烂俗爱情故事的标准开场白。

他们之间有那么一秒是寂静的,然后黄少天自己都笑了起来,抖了抖手里的蓝色手帕:“你哪个系的?叫什么?我总要把这个洗完还给你吧?”

他的问题豆子一样倒出来,语速飞快,之前跑步时呼吸间的那一丁点杂音此时完全消失了。

“中文系,”被提问的人决定从长计议,“喻文州。”



TBC.



#发现可能有点歧义……这里塞壬取的是人鱼形象,强行和鲛人同族(。)

评论(29)

热度(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