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仗剑随行 2

我感觉你们也忘了前文


二 白虹

黄少天毫不掩饰他的惊讶,脱口喊出眼前这个角色的ID,带着满满的疑问。

“嗯。”喻文州点头,不打自招地报上了所在的服务器。当然不用他解释,眼尖的黄少天已经从索克萨尔身边的其他ID中察觉了端倪:那些名字下的帮会全是他熟悉的老朋友。

他很快反应过来:“你什么时候买的号?”

“就这两天,”喻文州答道,随即停下了操作,回过头看他,“你认识?”

他的表情坦坦荡荡,任由黄少天盯着,怎么都看不出其他端倪。

黄少天大方承认:“是认识,他是我亲传师父。”

多的要再说,那可能是个挺长的故事。见黄少天看上去也没有展开的意思,喻文州感慨:“那真巧了。我听说你们都在这个服务器,就买了这里的号。”

黄少天捕捉到了喻文州话中隐藏的信息,略一思考,问道:“是方明华告诉你的吧?”

喻文州那么说,也是没想瞒他。他们这个寝室一共四个人,除开他和黄少天,还有一位因大四实习搬出去住、他们只在报到时见过一次的学长,剩下的便是方明华同学了。

“他人呢?”喻文州不否认,黄少天很快得到了答案,又有了新的问题。

对于黄少天的这个疑问,喻文州反而不是很确定:“好像是和女朋友约会去了。”

方明华并没有什么女朋友,在剑三里倒是有个同城的情缘。这点黄少天是知道的,只是他也没料到两人这么快就面基了,很是意外,毕竟大晚上,什么意义简直不言而喻。喻文州刚讲完,黄少天就飞快地跑回自己的写字台前,拿了手机“啪嗒啪嗒”地给人发去消息。

 

比起黄少天,喻文州和方明华并不熟,原先也不相识。黄少天是因为数学竞赛的关系,大半年前就和对方有几面之缘。不过两人分属不同的省队,再加上黄少天后来被选进国家队,而方明华因几分之差与机会失之交臂,真正相处的时间不多,熟悉起来还是在学校开学、新生报到之后。

作为首都的本地生源,报到那天喻文州自然被学院里拉去做苦力了。等他忙完一切得以歇口气回到寝室,已经是晚上了,宿舍大楼因为搬进了新生变得富有生气,喻文州推开寝室门时,甚至有种这里和白天家长们没走时一样热闹的错觉:“哎等等刚才我看到了什么!你也渣基三?”

黄少天很容易和新朋友打成一片,在方明华的手机上瞄到玲珑密保锁的APP后就和这位新室友迅速建立了友谊的桥梁,在他们互报家门发现彼此在同一个服务器且都是浩气之后,友谊瞬间升级为战友情谊——当然,在黄少天得知方明华有个情缘后,刚竣工的桥梁就又坍塌了。

喻文州一边收拾完桌上的东西一边围观了全过程,在黄少天用单身狗的嘴炮疯狂攻击方明华时站出来打圆场:“情缘是什么?”

这个问题回答起来,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很难,但黄少天是最不怕长篇大论做解释的,抢答道:“就是网游里的情侣,为什么叫情缘呢是因为这个游戏它叫剑侠情缘三……”

大概就是网恋吧,喻文州最终提取出这么一个中心思想。

解释是完了,可黄少天的话还没有说完:“百闻不如一见,要不要一起来渣啊,俞文州?”

这个游戏可能是真的很好玩,至少黄少天不遗余力的安利和闪闪发亮的眼神,都让喻文州这么觉得。

只可惜他要让他失望了。

“喻文州。”喻文州先纠正了一下对方的读音,他早就习惯了,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情绪,倒是黄少天急忙道歉:“哎呀抱歉!我们竞赛上来的语文都很差的,文州你千万不要介意。”

“你语文差别拉上我。”方明华无奈道。

“没关系,”喻文州笑了笑,顺手从写字台的柜子上拿下一本书,“不过我还是算了吧。”

空气大约安静了有那么几秒,随即才响起黄少天有点泄气的声音:“哦……”

“理解理解,”这回轮到方明华来打圆场了,“学生会那边很忙吧?”

“嗯,”这个台阶给得很好,喻文州接得毫不费力,礼貌地说,“开学事多,以后有机会一定试试。”

 

其实任谁都没想到这个所谓的机会这么快就到来了。耳机里的背景音乐和音效闹哄哄,然而喻文州还是听得很清楚,黄少天开始发消息后就没再说话,根本上还是警惕地和自己保持距离。

黄少天当然不会单纯因为喻文州没有和他们一起玩剑三就疏远他。摸底考的成绩下来,喻文州作为纯高考进来的,分数不算意外地不是很漂亮,黄少天还拉着方明华给他做了详细的辅导——都是聪明人,喻文州不太愿意接触网游的另一重背后的原因也由此浮出水面。

转折发生在上周六的傍晚。本来晚上就不熄灯,又是第一天大攻防,蓝溪阁刚走了主心骨,黄少天作为帮会攻防团的主力不可能不上线脱身不管,正准备出门,却迎来了这时他最不想见到的辅导员,而且上来就严肃地警告他们不要沉迷网游。

话起头的时候黄少天的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还以为自己东窗事发,幸而辅导员话锋一转,原来就在一小时前,辅导员正要和社团在校外聚餐,路过一家网吧时撞上系里的一个新生走进去,便抓了个现行。

这也太巧了吧?

不光黄少天,大多数人是不相信辅导员的这套说辞的。最普遍的看法认为,辅导员是事先就知道了这件事,上门执法。

那么,是谁把这个信息告诉了辅导员?

这么一想就有些细思恐极,大学生涯方伊始,黄少天一点都不希望把日子过得跟谍战片似的。

衡量了一下他还是没有顶风作案,只是捱到了第二天还是有些耐不住,群里又一直在圈他催他,吃完午饭后他把书包甩到身上就打算出门,被喻文州一句话拦住:“少天,打算去哪儿啊?”

流言蜚语总是传得很快的,关于昨晚告密的嫌疑人,有些说法黄少天也有所耳闻。面对喻文州的质询,黄少天面不改色:“我坐久了出去活动活动。你呢?下午一直待寝室?”

“我去学院,学生会有点事,还要去找缪导。”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他不太相信那些风言风语没有一句飘进喻文州的耳朵,但面前的室友太淡定了,一点也没有做过告密这种亏心事的样子,黄少天甚至觉得,比起顶风作案的自己,喻文州的心理素质说不定还要更高。

这样的人,就算当面和他对峙,他要是矢口否认,肯定也问不出什么。

 

可事实就是,真相站在大多数人愿意相信的对立面。

“不是我。”喻文州确定黄少天发完了消息,第一次开口为自己澄清道。

这个事情也不能算是百分百的巧合,那个网吧不在聚餐的必经之路上,只不过那位讨厌学弟学妹玩网游的辅导员确实是故意绕了路,想去探查一番,然后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给他抓到一个。

于是被重点怀疑的喻文州就有点撇不清关系了,这么说出去就没几个人信,换位思考下他自己也不得不赞同。要是别人还好,他是要混学生会的,一开始和系里的大多数人关系搞得这么僵,总是不太方便。

黄少天脑子一转,就有些震惊了:“你不会是因为这事,才下了游戏买了号吧?”

喻文州笑:“你说呢?”

“不是……就不能好好说吗?”说完黄少天就也知道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又说道,“那你现在可是在缪导眼皮底下犯事啊?”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你当缪导不知道你?”

“啊?”黄少天愣住。

“那位摸底成绩就不好,才被蹲点的。”喻文州解释。言下之意,对于黄少天这种成绩优异的,能预防自然预防,不出情况的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你摸底成绩也不好呀!黄少天动了动嘴唇,到底没能把这话说出来。

“以后还要多请教你,”倒是喻文州自己很自然地说出来了,“数学和游戏。”

一说这个,黄少天又想起个重要的事:“方明华没跟你说我的ID?”

“没有,”喻文州说,“他让我自己问你。怎么了?”

这也太巧了吧,黄少天扶额,不过这件事上喻文州没什么瞒他的必要,只能说他这位室友可能是体质特殊天赋异禀了:“我ID是夜雨声烦。”


TBC.

评论(8)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