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为你臣服,为你捍卫

【喻黄】红莓花儿开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吐血

BGM



“报数——!”

“一!”“二!”……

斩钉截铁的声音此起彼伏,而黄少天只扫了一眼面前的队列就知道少了谁。最后一个数字刚落到所有人的耳朵里,他就皱着眉大声问:“喻文州呢?”

“报告黄少!”

年轻的教官横了一眼过去:“你说什么?”

“报告教官!”

见黄少天微微颔首,张佳乐才继续道:“喻文州在出板报!”

 

结果第一轮休息的时候,喻文州小跑着姗姗来迟。

“别的班也出板报,怎么就你动作这么慢?”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往边上一指,“站十分钟。”

喻文州神色平静,好像这样被罚了也并不委屈。

“好。”他说。

“大声点!”

“是!”

 

罚站的时间刚过了一半,几个辅导员协力把板报搬了出来。

“哇!”队伍里女生们发出小小的惊呼,黄少天顺着她们的视线看过去,占据了板报一大角的那幅画像立刻就进入了他的视野。

干净利落的几笔线条勾勒出黄少天坚毅英俊的脸庞,凝视着前方的眼睛里透着几分冷峻,与平时给人印象截然不同。

他自己也看得愣了愣,紧接着隔壁班的李轩来到他边上,用手肘捅了捅他:“黄少啊,都把你画这么帅了,对人家好点啊!”

“去去去,”黄少天看似不耐烦地赶他走,眉目间的喜悦却掩饰不住,“是我本来就帅好么!”

他的目光略过喻文州,太阳底下站着一动不动的青年朝他眨了眨眼。

黄少天忽然又没有那么高兴了。

他走到喻文州面前,用比刚才冷静了几倍的语气说:“行了,你回队伍吧。”

喻文州依旧纹丝不动,只是盯着他:“时间还没到。”

“我说到了就到了!”黄少天低声喝道。

喻文州紧绷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放松了下来,黄少天满意地转过身,就听见喻文州在他身后小声喊他:“天哥。”

那个称呼仿佛是炎炎夏日里的一杯红豆冰沙,如同过往几年每一个梦魇里魔鬼的甜蜜引诱一般,令黄少天不敢回头。

喻文州继续道:“喜欢吗?”

黄少天无视了他的问题,生硬地说:“说了别那样喊我。”

 

当然是喜欢的。

喻文州以前成绩不上不下,画画倒是不错,家里人是想过让他走艺术生的路子的,这些黄少天都知道。他能在板报上用寥寥几笔惊艳众人,黄少天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令他意外的是,他不在的这几年,喻文州竟能取得那样突飞猛进的进步。黄少天接到学校点名通知,让他参队去那个大学带训时,仍旧有一种太过不真实的感觉。

可真实又是什么?

傍晚收队的时候,他又看见那块板报被带走,夏日的夕阳打在那个状似黄少天的肖像上,反而显得更加清冷。

现在,他在喻文州眼里,或许就是这样了。

 

隔几天夜里拉练,喻文州又迟到了。

但这回黄少天没再为难他,或许是忙着整队,又或许是夜晚本就容易让人放松,他只是挥了挥手,催促喻文州赶紧入队,而后一路小跑到了队伍最前端。

喻文州望着他的背影,随着队伍一起迈开了前行的步伐。

这次长距离的拉练要出校门,所有人保持训练强度的同时还须更加注意安全。喻文州看见黄少天时不时回头,却也看不出他的目光有否在自己的身上刻意多停留一秒。

没料到半途还是出了意外,从漆黑的小路里突然闪出一辆摩托车,直直地就朝队伍冲过来,离得最近的女生尖叫了一声,喻文州下意识地伸手把她往边上一推。

等喻文州反应过来时,自己摔到了地上,本在队伍前方的黄少天已经冲到他面前:“文州!”

他抬头就正对上了黄少天焦急的表情,是一个多星期来喻文州从未见过的。他觉得这一刻自己全身的痛楚都减弱了下去,只留下心脏还在隐隐地抽疼。

黄少天好像丢开了所有的面具和伪装,手脚轻快地挨个掀过喻文州的袖子和裤管,确认他没有流血破皮后朝他伸手:“能起来吗?”

喻文州咬咬牙,起身却是一个趔趄,他抿着嘴唇没出声,看着黄少天几乎是刮了他一眼,然后迅速转过身蹲下来。

“我背你回去。”黄少天说,是开训以来一如既往的不容商量的口吻。

 

和队尾告别后,深夜校园的路上就没有其他人来询问情况了,世界一下子就没有了声音。

放在几年前,是谁都不会信他们之间还会冷场的。可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夜风路过的时候黄少天打了个寒颤,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身上的喻文州似乎贴得更紧了一些。

走过岔路口时喻文州终于打破了沉寂:“我宿舍不是这边。”

“我知道,”黄少天说,“先给你上药。”

于是一切又安静了下来。喻文州看着瘦弱,实际分量并不轻,到教官楼门口的时候黄少天只觉得身心俱疲。

那些从训练场搬回来的板报全堆在楼门口,走过的时候黄少天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却没有瞧见画了他的那一块。

察觉到他身体一僵,喻文州轻声解释道:“换了主题,准备院里的汇报演出。”

黄少天倒也略有耳闻,他沉默了半秒,问:“你们演什么?”

喻文州报了几个集体项目,又说到个人项目,前几个月军队在邻国胜利阅兵上的合唱备受好评,在叶修的提议下,他们决定参考那个风格搞独唱:“叶修第一个抢了《喀秋莎》,然后王杰希拿走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还没想好。”

“你要唱?”黄少天的声音微微上扬,喻文州知道那是看好戏的情绪。

“没办法,”他有点无奈,“都不肯报,只能班长顶上了。”

楼道里没风,黄少天脑子一热,就不那么清醒了:“那刚才呢?也非得你顶在前面吗?”

喻文州更加无奈了:“不是……”

他们到了黄少天的房间门口,黄少天把喻文州从身上放下来,一边掏钥匙一边继续道:“那是什么原因,总不是你看上她了吧?她确实长得还不——”

“不是。”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打断了他的话。

黄少天转钥匙的动作顿了顿,同时听见喻文州叹了口气。

“除了你,”他努力压住自己的声音,“我还能看上谁啊。”


红歌成黄歌(x)


Fin.

评论(34)

热度(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