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潜

有时天真 有时很邪恶

【喻黄】帮助归国青年了解蓝雨

太迟交卷0分

去年的



杨聪是在三零一战胜了蓝雨后接到喻文州的邀请的。

“要来蓝雨吃宵夜吗?”赛后握手的时候喻文州笑着问他。

对于喻文州的这般大度,杨聪并不意外,倒不如说这几周来已经有些习惯了:所有和三零一交锋过的战队,都对他们的新队员白庶很感兴趣。

核心的战术和具体的玄机,也不可能在三言两语之间就被摸个透底,所以杨聪从第一回开始,就很放心地带着人登门拜访,也算是一个让白庶熟悉国内选手的上好机会。

何况就冲着蓝雨的宵夜,这一波也不亏。

 

结果晚上三零一度战队几乎是全体来到了蓝雨的食堂。

“我看你们是蓄谋已久来我们这里蹭吃蹭喝的吧?”黄少天扬着脸问,却没有真的生气,更多的是为自家食堂得意和自豪的神情。

以杨聪和白庶为首的三零一众人扫了一眼摆满了各式小吃和烧烤的食堂窗口,以及用几张食堂桌子拼到一起、正好能坐满一圈人的座位。

到底是谁蓄谋已久啊?!

 

虽然大桌的座位完全没有安排,不过一群人很快相当自觉地分成了三三两两的几团。

徐景熙和孙明进凑到了一起,丝毫没有对方是同职业竞争对手的自觉。

高杰站着犹豫了一会儿,显然并不想坐到黄少天边上被文字泡淹死。以往他是和于锋一起聊的,现在于锋走了,他四下张望了一下也没见着蓝雨小剑客的身影,只好问喻文州:“小卢呢?”

“未成年人可是祖国的花朵我们蓝雨未来的希望,这个点当然是已经去睡了你就不要惦记了!”被嫌弃的黄少天找到反击机会一样地嚷嚷。

和宋晓聊得正欢的李亦辉突然插嘴:“你们蓝雨不是不熄灯的吗?”

他可还记得黄少天拿这事嘲笑过王杰希。

黄少天挑了挑眉毛:“是不熄灯啊,我们瀚文可是很自觉的一点不用我们操心,哪像微草……”

喻文州直接递了根烤串到黄少天嘴边,正在喋喋不休的剑圣很顺势地一口叼过,习惯性的垃圾话也因此戛然而止。

 

“好吃!还是我们中华美食味道好!”

发出感慨的却是白庶。

他长相白净斯文,确实是副出去留学的读书人模样。不过在国外待久了,看上去安静内敛的人表达也变得直接而热烈,不吝赞美之词。

“是吧是吧!”烤串已经被飞速解决大半,黄少天拿着那根签子手舞足蹈,一副“年轻人你很有想法跟我学做菜吧”的表情,手腕一转竹签的尖端指向了李亦辉,“当然你们B市的豆汁是要除外的!”

李亦辉已经有点放弃挣扎的意思:“黄少你就继续黑吧,我的内心是不会有什么波动的。”

“那可难说,”黄少天不依不饶,“也不知道某些人会不会身在曹营心在汉,我看觉悟还没有你们新来的同志高!之前我看网上都在黑英国菜巨难吃,原来是真的不是夸张啊?”

白庶一边啃着烤翅一边疯狂点头。

“毕竟要抓住男人的心,”喻文州说着在黄少天的碗里放下一块脆皮叉烧,“先要抓住他的胃。”

 

“说到这个,”白庶嚼着东西的声音有点含糊,“网上黑你们队里只有男人,原来也是真的不是夸张啊?”

“这位新同志你怎么回事,刚才我还夸你呢。”黄少天痛心疾首。

喻文州倒像是被提醒了什么,问杨聪:“你们小钱怎么没来?”

杨聪一愣,他没想到会是喻文州先提起这个问题,以往起哄最欢快的还是黄少天,毕竟妹子在蓝雨的出现频率实在太低:“文举说要减肥就不过来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队长和她都是术士,关心一下同职业的后辈不是很正常么!”黄少天这会儿力挺自家队长。

杨聪眨眨眼:“我还以为你会比较关心。”

“我现在比较关心你们白庶同学,”黄少天摊手,“如果说女选手在联盟是保护动物的话,那外国选手就是大熊猫了,物以稀为贵嘛……”

 

聊着聊着便说回了荣耀上,吃宵夜的时候还是比较放松,白庶讲了一些在英国打比赛时的趣事,极大地满足了众人的好奇心。

“以前还是挺羡慕黄少的。”杨聪和喻文州倒是自成一圈,谈及风格变动时也忍不住感叹。

一个剑客,虽非刺客职业,却把角色玩成了真正的刺客。

喻文州没有否认,只是实事求是地说:“今天你的舍命一击很漂亮。”

“谢谢。”

喻文州喝了一口凉茶,又说:“说不定以后被羡慕的人就是你了。”

“被谁?”杨聪大笑,“王杰希吗?”

 

“sprout战队……怎么拼啊?”黄少天飞快地掏出手机,他们一群职业选手,特别像他这种训练营里出来的苗子,中学时代学的那点英语早就忘到天边去了。

得到答案后随便一搜,黄少天盯着“幼芽”的翻译,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那你ID是什么?”他插了嘴问。

“bough,”这回白庶贴心地直接给出了解释,“大树枝的意思。”

“听上去和‘白’有点像啊。”徐景熙艰难地挽尊。

恰巧这时杨聪的说话声有点大,王杰希的名字就这么落到黄少天的耳朵里,令他醍醐灌顶的同时也令他不禁皱眉:“所以你们那个什么战队是英国版微草?”

 

除了这支小插曲,总体来说,两队还是完成了亲切而友好的交流。等桌上的宵夜彻底被消灭,双方正要告别,杨聪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似乎有些意外,急忙就将电话接了起来:“文举?出什么事了吗?”

电话里讲了一会儿,他的表情倒是舒展下来,说了几句知道了没关系后才把电话挂了。

“她一个女孩子,单独在酒店,没事吧?”黄少天这回挺严肃。

“她是没事,”杨聪解释道,而后颇为遗憾地对白庶道,“我们俩有麻烦了,浴室的水管爆了,酒店又说没有多余的房间。”

“那怎么办?”白庶有点茫然。

“我记得过三条马路有一家连锁酒店,”高杰努力回忆,“我们回去的路上看看?”

“没用的,”喻文州摇摇头,“因为比赛,这边附近的酒店早就被订完了。”

说完黄少天十分配合地点开一个大型旅行网站,调出酒店的页面给他们看。

“其实我问题不大,有朋友在G市,我可以去蹭一晚,”杨聪在所有人探究的目光又不得不补充说明,“家里亲戚。”

“唔,只有白庶一个人的话那倒也好办。”黄少天若有所思地说。

 

所以是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

白庶洗完澡躺倒在黄少天房间的床上时,有一种恍然从梦中清醒过来的感觉。

蓝雨其实也没有多余的空房间了,黄少天十分大方地把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说可以让白庶借宿一晚。

他们都是没什么洁癖的人,白庶就接下了这好意。

可现在的情形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白庶以为黄少天那么好心,是因为剑圣是G市本地人,完全可以回家。

总之绝不是现在他能清楚听到的,黄少天跑去和喻文州挤着睡了。

挤着睡也不是根本问题,关键是现在这动静——白庶很想找到别的解释,但浸淫过腐国文化的他此刻心中只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他们就是在开车吧!

白庶有些被震惊到,而回想了一下之前两个人的表现,又觉得不那么意外了。

隔壁飙车的速度同样有点惊人,或者说车已经不太贴切了,简直有点往高铁发展的趋势,又快又稳。

这就苦了白庶,翻了好几个身才不安不稳地入睡。

 

第二天早晨是喻文州贴心地来敲门喊他起床的。

见到白庶脸上突兀的黑眼圈,饶是喻文州也难掩饰住惊讶:“抱歉,看来你昨天还是没睡好。”

白庶不确定蓝雨队长知不知道他没睡好的真实原因,只好机械地点头。

一起去食堂吃早饭时黄少天也过来了,一见到他就立刻狂笑起来。

“昨天还说你是大熊猫呢没想到现在还真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白庶悲愤地想,关于蓝雨的说法中他确信了一点:黄少天这人果然很吵,各种意义上。


Fin.

评论(24)

热度(825)